人民币贬值预期并非牢不可破

2016年01月29日08:23    作者:金融客平台  (0)+1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机构专栏 金融客平台

  如果央行在2016年逆市引导市场预期,打破人民币的震荡贬值趋势,同时继续强化境内购汇贸易、投资背景的真实性审核,并持续打击非法跨境套汇,完全可能以较小的外汇储备消耗稳定住市场预期。

人民币贬值预期并非牢不可破人民币贬值预期并非牢不可破

  人心无常,世事难料。2013年底,全球投资者几乎都在猜测人民币能否在2014年对美元升穿6.0,但2014年人民币却对美元贬值2.4%。2015年底,市场早已忘记2013年的情景,畅想人民币能否在2016年对美元跌破7.0成了新时尚。2016年1月第一周,人民币央行中间价的大幅贬值更是激发了市场的做空热情,在岸即期汇率迅速跌穿6.60,离岸即期汇率最高跌破6.75,直到1月8日央行出手,人民币才稳住颓势。

  屋漏偏逢连阴雨,北京时间1月15日,IMF发言人Gerry Rice表示,人民币在岸和离岸汇率之差引发外界质疑IMF成员国把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能力,也凸显出人民币受到的管制、中国对汇率的干预及人民币在未来数月所面临的贬值风险,而后者可能威胁人民币当做储备货币使用的可能性,但IMF今年晚些时候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的决定仍有可能成为现实。

  IMF的表态立即被市场理解为人民币仍将走弱,本已收窄的境内外汇差随即再次扩大。市场的逻辑其实很简单:离岸人民币市场更为自由,对贬值预期的反应也更为敏锐,如果央行在IMF的压力下放松对汇率的调控,那么大概率事件是在岸汇率向离岸靠拢,即在岸人民币大幅贬值,而一旦在岸人民币继续贬值,资本外流很可能更为剧烈,从而导致更强的贬值压力。

  2016年刚刚到来,似乎人民币继续贬值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如果再考虑到美联储可能继续加息,而我国的货币宽松还在路上,人民币不贬值似乎“天理难容”。然而,市场往往在投资者形成单边预期的情况下骤然转向,2014年人民币的突然贬值就是最近的案例。

  笔者认为,现在断言人民币必将命运“凄苦”并不明智,至少三个因素可能令人民币走势成为2016年最大的汇市黑天鹅,即人民币可能在2016年中止跌势,甚至不排除全年对美元小升的可能。

  第一,“参考一篮子货币”为人民币升值提供了理论上的巨大空间

  2015年12月“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出台后,人民币与美元脱钩,转向维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的观点日益流行。2016年1月11日,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明确表示,“目前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已经不是钉住美元,但也不是完全自由浮动。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即保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的基本稳定,是在可预见的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主基调”。

  在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中,美元和钉住美元的港币所占权重为32.95%,如果美元大幅升值,那么人民币必然对美元贬值才能维持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但2016年美元一定大幅升值吗?这似乎仍是个未知数。

  美元强势预期的首要根源在于美联储的加息政策。2015年12月美联储启动加息时,比较明确地给出了2016年将加息4次的暗示。但全球市场对美联储加息的炒作持续了1年半之久,美联储的加息靴子才缓缓落地,导致市场对美国经济的稳健程度抱有疑虑,进而对美联储能否实现4次加息高度怀疑。目前普遍的预期是加息2-3次,最悲观的预期则认为美联储可能再次降息。

  一旦美联储果真如市场预期未能实现4次加息,美元可能发生较大幅度的下跌。其实只要美联储在1季度未能继续加息,其4次加息的雄心就很可能破灭。如果美元和港币对CFETS货币篮子中其他货币整体贬值5-6%,人民币对美元就要升值2-3%才能维持对一篮子货币的稳定。美元指数一年之内振幅达到10%司空见惯,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美元从高位跌落,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升值并非没有可能。假设在岸人民币从6.7回升3%,就将回到6.50附近,即2015年底的水平。所以,除非美元在2016年继续保持攀升态势,否则仅从维持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的角度考虑,人民币就存在很大的回调空间。

  第二,人民币贬值预期并非牢不可破

  2014年之前,庞大的外贸顺差是人民币升值的最大支撑,但直至今日我国仍是外贸顺差大国,2015年外贸顺差总额达5945亿美元。但2015年1-11月份,贸易项下的银行代客结售汇却出现190亿美元逆差,而2014年该数据尚为顺差3481亿美元。2015年我国外汇储备共减少5126亿美元。不难看出,人民币贬值压力之所以挥之不去,主要原因在于出口企业在贬值预期作用下持汇待售意愿强烈,否则热钱的撤离根本不足以导致外汇储备的快速消耗。

  2014年以来,人民币经历了多轮双向波动,但震荡贬值的趋势非常明显,这是市场贬值预期不断强化的根本原因,也是出口企业不愿结汇的根源所在。如果央行在2016年逆市引导市场预期,打破人民币的震荡贬值趋势,同时继续强化境内购汇贸易、投资背景的真实性审核,并持续打击非法跨境套汇,完全可能以较小的外汇储备消耗稳定住市场预期。考虑到出口企业手中巨大的外汇积存规模,一旦其结汇意愿因贬值预期降温被激发出来,结售汇必然趋于平衡,甚至转为顺差,贬值预期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当然,央行与贬值预期的对抗注定是一场持久战。人民币贬值始于2014年2月,但银行代客结售汇(即期+远期)直到2014年9月才转为连续逆差。换句话说,人民币升值趋势终止7个月后,贬值预期才彻底主导市场,可见扭转市场预期之艰难。

  目前人民币贬值预期已经形成较强的惯性,无论是通过人民币强势横盘,还是通过震荡升值的方式予以打击,都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奏效。在此过程中,关键是要确保官方政策表态与市场引导步伐的一致性,改变2014年以来“名为双向波动,实为震荡贬值”的汇率走势,给市场以明确的人民币将基本稳定乃至维持强势的预期。

  第三,打击贬值预期是维护国际收支安全的客观需要

  人民币持续贬值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热钱逃离。目前对人民币升值期间涌入的套利热钱规模并无公认的估算,比较悲观的观点认为可能在1万亿美元左右。但即便它们全部逃离也完全可以依赖外汇储备进行对冲,真正可怕的是贬值预期在普通民众中扩散。

  目前,境内1年期人民币与美元理财产品的利差大约在3个百分点左右,而2014和2015年人民币对美元分别贬值2.4%和4.5%,如果这一趋势得到延续,民众资产美元化的冲动必然增强。普通民众根本不在意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是否稳定,持有外汇的预期收益率是否更高是其最重要的理财决策依据。

  2015年出口企业结汇意愿的低迷已经令外汇储备承受重压,如果普通民众在资产保值的压力下大量加入购汇大军,在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购汇额度下,6千万人就足以令外汇储备告罄。今年1月“市民排队购汇”之类的新闻报道屡见报端,显示贬值预期已经开始向普通民众扩散,如果不能在2016年对贬值预期予以主动遏制,我国的国际收支安全堪忧。

  总之,人民币对美元持稳甚至升值既具有理论上的可能性,在央行调控层面也具有很高的可操作性,同时也有助于我国经济安全免遭巨大的内部冲击。因此,对美元大幅贬值并非人民币在2016年无法逃避的“华山一条路”。虽然对美元的波动幅度和波动频率都可能超越2015年,但全年未必大幅贬值,过度做空人民币并非2016年稳健的交易策略。(作者供职于中国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

  (本文作者介绍:金融客平台包括图书杂志出版、网站、微信公众号、金融研究等板块,致力于提供专业的资产管理资讯和服务。)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郝美津 SF173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人民币 贬值 预期 汇率 美元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中国房地产泡沫应该不会溃破 老艾侃股:首日表现优异 猴年牛股机会多多 为什么今天的香港是会这样? 绩效主义让中国企业陷入困境 华人温哥华拆房为何引发抗议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e租宝事件后中国互联网金融路在何方 预售制是房地产去库存拦路虎 中投为啥从加拿大撤走千亿投资? 统一金融监管体系不会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