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福尔曼:特朗普的承诺根本无法兑现

2018年01月04日15:11    作者:Project Syndicate  (0)+1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机构专栏 Project Syndicate 作者 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哈佛肯尼迪学院经济政策实践教授、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2013—2017年任奥巴马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特朗普总统之所以能够赢得2016年大选,一定程度上就是依靠承诺解决这些趋势的驱动因素——这些承诺他(以及无论其他什么人)其实根本无法兑现。

杰森·福尔曼:特朗普的承诺根本无法兑现杰森·福尔曼:特朗普的承诺根本无法兑现

  过去的一年发生了多次针对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攻击,其中一些险些成功。这些秩序是世界发达经济体的繁荣和许多新兴经济体高速增长的基础。关于这些民粹主义攻击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还是文化,目前争论正酣。我怀疑答案是两者兼而有之,特别是因为文化解释提出了“为什么是现在”的问题,而经济的解释则提供了现成的答案:收入增长大幅放缓。

  更难的问题是对此能怎么办。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不满群体的经济愿望和我们能灵活用来满足这些愿望的政策工具之间的脱节。在某些情形下,工具本身可能造成政治上的适得其反作用。

  但是我们必须尝试,因为关于生活满意度的调查揭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趋势。美国综合调查(General Social Survey)显示,美国人的生活满意度在1990年达到顶峰,此后基本一路下降,虽然家庭收入有所上升(但升幅甚低)。其他主要经济体也出现了自我感受的福祉水平下降的趋势,包括意大利和法国,其中意大利的皮尤(Pew)生活满意度指标在2002年达到顶峰。

  特朗普总统之所以能够赢得2016年大选,一定程度上就是依靠承诺解决这些趋势的驱动因素—这些承诺他(以及无论其他什么人)其实根本无法兑现。他承诺要重塑制造业岗位,即使随着机器人将取代人类,制造业就业在全世界都节节下降,产出频创新高但岗位并未相应地增加。

  类似地,特朗普承诺要重塑煤炭行业。煤炭业也已经萧条了几十年,不仅是因为同样的技术性原因,也是因为天然气价格的下降以及—在小得多程度上—煤基能源管制的趋紧。广义而言,他的创造大量工作岗位、工资增长和经济增长达到4%或以上的承诺完全对深层次因素熟视无睹,包括人口趋势和全世界范围内的生产率增长放缓趋势,这些因素才是当今经济挑战的根源。

  正确的政策日程应该能带来更强劲、更包容的增长。尽管各国的具体情况各有各的不同,但总体而言应包括改善教育、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扩大贸易、改革税收制度及确保工人对自己的经济未来有充分话语权。

  但是我担心,在发达经济体,所有这些政策加起来只能对当今的问题形成微小的影响。发展中国家可能因为重大政策和制度变化而发生较大增长波动—比如中国转向市场经济、印度取消许可证制度的改革,以及拉美的经济自由化。但发达经济体的增长率彼此相近,而在过去几十年中也没有证据能表明,结构性政策可以对中期和长期增长造成重大影响(在某些环境下,短期需求政策可造成很大不同)。

  如果发达经济体真的所有事情都能做对,那么它们的增长率或许能提高(比如)0.3个百分点。这绝对是值得的投入;许多经济政策就是为找到办法让增长率能略微提高。但我发现,认为让中位美国或法国家庭十年后能多挣1800美元就能让政治发生重大的变化,这样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类似地,我们应采取强健得多的措施来降低不确定性。在一些国家,这意味着提高工人的议价能力—提高最低工资和加强工会是良好的起点—同时解决有相反效果的问题,如雇主间的勾结和对雇员跳槽能力的限制。

  促进竞争、降低无效租金的政策也能起到重要作用。这包括更有力的反垄断执法和消除进入壁垒的政策,比如给予人们个人信息的所有权。但在这方面,这些政策或许能产生的影响仍远远不足以克服人们对不平等和收入增长缓慢的担心。

  其他一些政策具有经济意义,但在政治上会起反作用。比如,我强烈赞同一个普遍的观点—需要强健的社会安全网来保护全球化和基于市场的竞争的“输家”,但是我担心建立一个这样的安全网对社会凝聚力起到的削弱作用和增强作用会一样大。

  在美国,2010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是近50年来对社会安全网最大规模的扩充,并且很难想象未来50年还能有如此规模的动作。但医保资金的增加和脱保可能性的大幅降低并没有显著改变美国政治或缓和对贸易所造成就业损失的担忧。如果说平价医疗法产生了什么效果的话,那就是增加了极化,因为助长民粹主义的一些因素正是认为政府福利必然来自其他人牺牲的人所感受到的不满。

  尽管如此,这些经济政策是正确措施,它们只是有可能帮助扩散了一些焦虑感。但是我们也必须对我们关于哪些方案能解决当前经济问题,特别是实现更高就业需求的认识保持谦逊之心。

  事实上,2018年及以后,我们的政治问题的解决办法不在于新政治或有本质改变的环境,而在于找出更好的方法来沟通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我们采取了哪些努力解决它们,以及所有决策者所面临的内在极限。必须拿出一个比欺骗人们我们的政策能实现什么更好的答案。

  Copyright: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本文作者介绍: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被称为“世界上最具智慧的专栏”,作者来自全球顶级经济学者、诺奖得主、政界领袖,主题包括全球政治、经济、科学与文化塑造者的观点,为全球读者提供来自全球最高端的原创文章、最具深度的评论,为解读“变动中的世界”提供帮助。)

责任编辑:贾韵航 SF174

  欢迎关注官方微信“意见领袖”,阅读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微信界面右上角的+号,选择“添加朋友”,输入意见领袖的微信号“kopleader”即可,也可以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意见领袖将为您提供财经专业领域的专业分析。

意见领袖官方微信
文章关键词: 经济政策 特朗普 就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游客控诉雪乡:泡面60元一盒 老板称“我就是王法” 女子花45万代孕得来病婴 神州中泰:孩子退回免费做个 黑龙江回应雪乡宰客:确实存在 涉事店家罚款5.9万 2017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 毛振华为何控诉?名下度假村人员近期持续被警方传唤 四川某位市长嫌工资低辞职,如今却光脚坐在火车站… 真正懂行的老领导:东北困境的症结究竟在哪儿 雪乡宰客涉事酒店:年末时价格确实涨了好几倍 黑龙江核查处理雪乡宰客事件:泡面“60”为商品编号 探访亚布力度假村:滑雪场经营正常 官方初步调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