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博弈致煤炭资源税难产

2014年03月22日 23:45  作者:王秀强  (0)+1

  文/王秀强 (微信公号:能源观察)

  煤炭资源税改革拉锯战持续多年,背后的利益博弈激烈。改革计划不断被写入政府工作文件,相关方案不停调研论证,却一再搁浅。煤炭资源税改革涉及煤炭企业、地方政府、税务部门、下游用户等多个利益主体,可谓众口难调。时至今日,我们仍只能在政府文件中寻找改革的信心和动向。

资源税改革的时机一次又一次被错过。资源税改革的时机一次又一次被错过。

  按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政府工作计划,年内清费立税,推动资源税改革;新近发布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也提出加快资源税改革,逐步将资源税征收范围扩展到占用各种自然生态空间。

  山西、内蒙等资源地也在本年政府工作计划中提出“推进煤炭清费立税和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税务总局[微博]长王军透露,煤炭的资源税改革已提上议事日程。目前物价水平不高,煤炭是买方市场,实行从价计征改革对下游产业的影响较小,是推进资源税改革的最好时机。

  从上述表态不难发现,煤炭资源税改革之所以迟迟没有进展,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政府部门担心资源税改革引发物价上涨,传导至产业链下游拉升CPI,影响经济运行。尤其在2009、2010年在投资拉动下GDP维持高增速,对资源税改革引发通胀的担心更大。

  资源税改革的时机一次又一次被错过。煤炭资源税在调节供需,体现环境损害成本、资源价值等方面的功能缺失,税收在减少煤炭消费中的作用被弱化。煤炭在开采过程中,造成土地塌陷,及水、空气、土壤污染,企业并未为此付费。

  当前我国煤炭市场价格走低,是推进煤炭资源税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的宝贵时间窗口。但煤炭资源改革需要配套改革方案并行,将煤炭税费改革与电力价格改革挂钩,实现煤炭、电力联动,改变对电价的行政管制。

  对推进改革而言,这是一个好时代。但问题在于,当煤价处于高位、煤炭利润丰厚时,煤炭企业对提高资源税负仍有微词。更何况在煤炭告别黄金时代后,煤炭企业对于这项改革更加敏感。

  自2012年开始,国内煤炭市场持续低迷,煤价大幅回落,煤炭行业整体效益明显下滑,大多数企业处于微利和亏损状况,税费负担重。根据行业内统计,煤炭企业平均税费负担水平在35%左右,其中税收负担21%,高于国内绝大多数行业。

  基于此,煤炭企业的诉求是:在清理不合理收费、不增加税负的条件下实行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这些不合理收费包括价格调节基金、铁路建设基金、水土流失补偿基金等。

  要知道,这些收费和基金多是产煤地的重要财政来源。国务院在清理不合理收费上三令五申,仍不见实效。煤炭资源税改革的另一重压力来自地方政府。

  对于这些资源地区主政者而言,清费立税没有问题,但资源税税率不能偏低,否则影响地方财政收入。陕西榆林市市长陆治原在“两会”期间建议煤炭从价计征税率确定为10%。

  根据他的测算,煤炭资源税按10%税率征收,吨煤税负增加近25元;取消相关收费后,吨煤费负减少近25元,对企业利润没有影响;如果税率低于10%,将会给地方财政收入带来减收,不利于资源型地区经济发展

  (本文作者介绍:21世纪经济报道能源记者。微信公共号:能源观察(Enenrgyobservation))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欢迎关注新浪财经能源频道官方微信“能见派”(微信号nengjianpai),阅读更多精彩文章。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关注。能见派,关注高端与前沿,描绘美好能源未来。

新浪财经能见派

文章关键词: 资源税煤炭李克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老艾侃股:缩量说明惜售 盘面仍存三大亮点 公共情妇裙下的地产官商同盟 假如奶茶恋在美国会怎样 北京上海为啥坚持做限购的“好基友” 国家征收耕地应遵循宪法原则 人民币汇率暴跌有大机遇 你错过了在股市捡钱的机会吗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 中国汽油标号高为什么质量差? 谁是拯救股民的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