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措施短期全上负面影响大

2014年06月20日 10:31  作者:黄益平  (0)+1

  文/中国经济50人论坛 黄益平[微博] 

  短期来讲,如果改革措施全部实施,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比如从公有到私有行业,一些国企会被关闭,这样首先会使经济增长放缓,然后资源在私营企业中发挥作用,增长才会加速。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需要时间,不可能瞬间完成。

以前的市场化改革基本放开了产品市场,但保留了大量的要素市场扭曲。以前的市场化改革基本放开了产品市场,但保留了大量的要素市场扭曲。

  今年以来,中国和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都较为疲软。就国内而言,中国第一季度GDP增长速度是7.4%,接近之前公布的7.5%的增长目标。对于第一季度的数据,很多经济学家和企业家认为实际经济表现可能略低。

  GDP增长速度放缓是符合预期的,而且这个过程可能还将持续。这不同于过去中国独特的增长模式,即高速的增长速度和严重失衡的经济结构。

  30年来,中国保持着每年10%的增长速度,被称作经济奇迹。前总理温家宝认为这个增长模式是不协调的、不平衡的、低效率和不可持续的。

  因此,为改变这一经济增长模式,经济学家们争论经济增长的目标应该定在7.5%还是7%。但可以预期的是低于7%的增长是可以接受的,但这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结构也已发生变化,但依然处于调整初始阶段。到目前为止,中国经常帐户的再平衡已大致完成,消费占GDP的比重已在上升。

  为真正完成经济增长模式的全方位转型,必须忠实地执行一系列金融改革的措施。而这就要求完成不对称的市场化改革。

  以前的市场化改革基本放开了产品市场,但保留了大量的要素市场扭曲。这些包括劳动力、资本、土地和能源等市场严重扭曲,压低了投入品的价格,把企业的变相补贴,转化为对家户的变相税收。这种从家户向企业的收入再分配过程,正是过去增长模式的主要成因。

  现在随着劳动力市场由过剩转向短缺,工资已经快速上升,这就是我国的经济模式开始出现变化的主要原因。但所有要素市场扭曲中,最为严重的是金融领域的扭曲。

  除了上述经济风险,短期看经济增长仍然面临下行风险,增长加速或者稳定之前可能还会首先进一步放缓。但从长期来讲,较快的、可持续的增长潜力是可期的。 

  推动经济增长的是投资、消费和出口三驾马车。在出口方面,增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部需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长。而投资方面,主要包括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房地产投资三个方面。制造业投资基本是稳定的,因为从出口和消费来看不太可能出现激烈的变化。

  房地产市场可能会有一些风险,但政府已采取一些措施来促进投资,包括增加现金流动性和加速棚户区改造等。现在的问题在于即使想推动增长,但政府面临着在流动性扩张还是融资条件等方面的制约,不可能像过去那样肆意筹资。

  所以政府能够采取的稳增长措施的效果会远不如以前。另外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过去对所谓的改革红利有误解,似乎政府一加快改革,增长就会加速。

  IMF[微博]最近的研究表明,如果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改革的决定,今年的GDP增长率可能会降低0.2个百分点。但只有到了2020年,GDP增长潜力才有可能提高2个以上的百分点。短期看,改革措施如全部实施,负面影响可能会更大。比如从公有到私有行业,一些国企会被关闭,这样首先会使经济增长放缓,然后资源在私营企业中发挥作用,增长才会加速。资源重新分配的过程需要时间,不可能瞬间完成。

  有不少官员和经济学家称增长速度降到7%左右,失业问题就会很严重。因为他们认为城镇还需要1200万个的工作。但在1998年,政府提出8%的增长目标,当时每年劳动力增加800万,城镇每年则需要1200万个的新工作。而今年的增长目标是7.5%,每年劳动力减少300万,城镇每年则不需要1200万个新工作。

  与就业相比,金融领域存在更严重的风险。中国是唯一没有经历过大规模金融危机的新兴市场经济,这个特例能否继续保持下去?

  我国目前金融抑制的程度非常高,比全世界平均水平高,而且比很多低收入国家水平还要高。过去我们没有遇到太大的增长问题,因为受管制的金融体系还是能够有效地将储蓄转化为投资。另外,政府介入金融活动也有助于促进金融的稳定性。

  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抑制性的金融政策已经难以为继。第一,包括资本在内的资源错配,已使我国的增长模式长期来看不可持续。第二,影子银行体系和热钱流动等问题的存在,强力证明了目前利率管制政策已经难以为继。

  关于金融风险,具体而言我有几个判断。第一,最大的金融风险可能是流动性紧缩,而非资不抵债或者资本金损失。第二,存量不是问题,但流量可能是个问题。比如我们现在担心地方融资平台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如果这些问题不断放大,政府必然会无法应对。

  因此金融改革刻不容缓,是为了化解已经出现的问题,同时改进资源配置的效率,控制新的风险,避免金融危机。

  于去年推出的全面性改革计划中,金融领域的改革包含11个重要的方面。而易纲副行长概括为市场准入、市场开放和监管改进三个方面。

  金融改革在很大程度上,是市场创新倒逼政策的创新。影子银行当然有风险,但是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市场对于抑制性金融政策做出的自发反应,即一种自发的利率市场化。


  (本文作者介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4新浪金麒麟论坛”定于2014年11月22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召开,本届论坛主题:变革与决策。聚焦改革深水期的中国经济的转型与挑战。 报名入口》》》 2015,决策下一步,等你来!)

文章关键词: 黄益平影子银行利率市场化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给公务员涨点工资如何?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中国富人大举投资移民美国为了啥 墨西哥取消高铁订单背后博弈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提振房地产中国还有啥政策? 中国奶粉我们为啥还是没信心?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