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假衰退有真威胁

2014年07月03日 09:59  作者:程实  (0)+1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程实

  美国经济存在七大潜在问题,正在进入一个压力测试阶段。目前来看,压力测试的前期结果的确不佳,美国经济危机以来的走势,再一次明显偏离了主流预期。

1美国经济假衰退有真威胁

  经济运行过程中,意外之事经常会成为趋势拐点,只不过,这个拐点的形式,往往也是出人意料的。2014年6月底,美国经济又发生了意外,再度修正后的第一季度实际GDP季环比增长年率终值被确定为-2.9%,2011年第二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并创2009年第二季度至今的最低值。自2013年底以来,笔者就在本专栏反复强调,美国经济存在七大潜在问题,正在进入一个压力测试阶段。目前来看,压力测试的前期结果的确不佳,美国经济危机以来的走势,再一次明显偏离了主流预期。那么,美国经济现况究竟如何,未来又会怎样?

  从核心数据看现状,有三个结论值得强调:

  第一,美国经济还在内生增长。笔者近年来在本专栏分析美国经济时,始终坚持用波动因素剔除法来测算美国经济的内生增长动力,这是判断趋势方向的首要之举。根据笔者的测算,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内生增长率为0.47%,虽然低于2.7%的历史水平和0.75%的危机水平,但并未出现负增长。库存变化和净出口对增长分别造成了1.7和1.53个百分点的拖累,这两大波动因素的羸弱表现是造成GDP增长率出现负值的重要原因。

  第二,美国经济出现意外并不意外。从内生增长动力的分项表现看,耐用品消费、非耐用品消费、服务消费、住宅投资、非住宅投资、设备软件投资的贡献都差强人意,恰是这种“普遍性”让人更加相信,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发生意外很大程度上和反常气候密切相关,而不是出现了未被察觉的巨大增长风险。

  第三,美国经济衰退是个假命题。美国季度经济增长率是环比增长年率,这意味着基数效应很大,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才能说明趋势恶化,而目前来看,第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出现负增长的可能几近于无,所以,美国经济并没有衰退,第二季度甚至可以看到较强劲的增长数据反弹。

  更关键的是,美国经济未来会怎样?分析这个问题,需要结合美国经济海量细节数据和当下美国政治经济局势来综合判断。笔者的分析结论是:美国经济复苏无忧,但复苏挑战广泛存在并更趋复杂。如果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这个意外会变成拐点,那也不是美国经济复苏的拐点,而是美国经济和外部世界相关关系的拐点。

  具体来看,一方面,美国经济内生动力降至0.47%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从基本面看,美国经济复苏基调不会改变,原因有六:其一,消费主引擎依旧有望发挥托底作用。1947年以来,美国季度经济增长率平均值是3.26%,消费为其贡献了2.09个百分点,2014年第一季度,消费贡献降至0.71个点。这种低迷是暂时的,决定消费的是家庭收入、消费模式和消费信心,这三大要素都支持未来消费引擎的恢复。2014年1-5月,美国人均实际可支配收入月均环比增长0.2%,高于0.18%的历史水平和0.04%的危机水平,初步走出2013年无收入增长(月均环比下降0.28%)的窘境;2014年1-5月,美国个人储蓄率月均为4.5%,低于8.41%的历史水平和5.43%的危机水平,家庭消费模式并未偏向保守;2014年1-4月,消费信贷月均增长7.46%,大幅高于2.02%危机水平,消费杠杆明显加大;2014年1-6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月均为81.67,也明显高于70.87的危机水平。

  其二,就业改善瓶颈有望突破。截至2014年5月,美国失业率已从危机期间最高的10%降至6.3%,市场普遍认为,就业边际改善的难度不断加大。但近来,美国就业又出现了突破瓶颈的迹象:就业参与率在持续下降后似乎已经到达一个稳定点,2014年4月和5月,美国劳动参与率均为62.8%,和2013年10月和12月数值一致,2014年3-5月,美国就业率始终为58.9%;刚性失业减少,劳动力市场进入者增多,2014年1-5月,美国非暂时性失业占比月均为42.84%,较危机期间的47.5%有所下降,失业人口中再进入者和新进入者占比月均为28%和10%,均高于25.52%和9.16%的危机水平;劳动力市场先行指标走强,2014年5月,制造业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42.1小时,创1945年以来最高,私人非农企业时薪为24.38美元,创2006年以来新高,劳动时间增长和劳动报酬提高表明现有的雇佣劳动力已无法满足生产需求,未来就业有望提振。此外,各口径的就业扩散指数2014年以来均有所上升,表明就业增长的内生性和可持续性加大。

  其三,工业生产表现强劲。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工业生产指数为102.38,创历史新高,工业生产指数和工业总产值分别同比增长3.43%和3.66%,接近或超过了历史水平;2014年5月,美国工业总体产出指数为103.66,也是历史最高;2014年1-4月,美国净发电量和电力销售月均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57%和3.72%,均大幅高于0.61%和0.68%的历史水平;2014年1-4月,美国制造业新增订单月均同比增长2.73%,虽然不及3.85%的历史水平,但高于2.18%的危机水平。独立于增长数据,工业生产数据持续走强,表明美国再工业化已有成效,实体经济的恢复未受干扰。

  其四,美国经济内外部金融助力未见削弱。从内部看,美国银行业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有所增强,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大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的工商贷款标准下降11.1%和7%,分别是连续18和16个季度持续改善;美国银行业借贷意愿上升11.6%,高于7.54%的历史水平和7.22%的危机水平;在GDP季环比负增长的背景下,第一季度美国银行业贷款和租赁总额依旧实现了0.73%的增长。从外部看,尽管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部分国家出于政治原因在减持美国国债,但涌入美国的国际资本没有下降,2014年1-4月,美国月度国际资本净流入量为664.75亿美元,明显高于230亿的历史水平和239亿的危机水平,值得注意的是,官方领域月均净流出11.8亿美元,私人领域月均净流入676.6亿美元,这个结构表明部分国家“去美国化”的意图和行动并未得到市场认可,国际资本反而加大了流入美国。

  其五,美国经济始终处于去风险过程中。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工商业贷款、消费贷款和房地产贷款的撇账率分别降至0.24%和2.02%和0.26%,均低于0.89%、2.51%和0.57%的历史水平;美国工商业贷款和消费贷款的拖欠率分别降至0.91%和2.31%,均低于2.94%和3.43%的历史水平。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家庭负债比率降至9.94%,创历史最低。2014年第一季度,美国ALT-A级贷款总体断供比例降至1.68%,创21个季度新低;美国房屋空置率为2%,正接近危机前水平。2014年5月,美国丧失住房赎回权案例数量仅为10.98万件,创2006年以来最低。

  其六,美国经济前景指标较为乐观。2014年1-5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月均为53.7,5月走高至55.4,高于52.76的历史水平;2014年1-6月,美国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均高于20,平均为26.38,高于2013年17.93的平均水平;2014年6月,美国费城联储制造业指数为17.8,创近10个月新高;2014年1-6月,经济乐观指数月均为46.12,高于2013年44.78的平均水平;2014年5月,美国中小企业乐观指数为96.6,创2007年9月以来新高。

  另一方面,值得强调的是,尽管美国经济复苏大势不会改变,但美国经济也正遭遇挑战,表现为:第一,房市复苏存在巨大不确定性。2013年底以来,美国房市一度趋冷,2013年11月至2014年2月连续四个月美国20大城市房价甚至出现环比下降,虽然第二季度以来美国房市出现销售增加的积极迹象,但在按揭利率上行预期较大的背景下,房市复苏依旧承压。

  第二,贸易拖累难以迅速缓解。2014年1-4月,美国月均出口和进口增速分别为2.29%和3.3%,均大幅低于6.73%和7.55%的历史水平,在全球化氛围趋淡、美元中期看涨背景下,贸易作为扰动因素可能将继续拖累经济增长。

  第三,美国政治风险上升。在地缘政治动荡加剧的背景下,美国深度涉入了乌克兰危机和伊拉克危机,奥巴马政府的表现却令美国社会感到失望,导致奥巴马的民众支持率降至冰点。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如笔者的分析,寒冷气候、贸易和库存调整是第一季度美国经济出现负增长的主因,而医疗护理对美国个人消费增长仅造成了0.24个百分点的拖累,但依旧有美国投行着重强调了奥巴马医改政策的伤害,这恐将进一步削弱奥巴马的支持率。此外,在11月中期选举到来前,美国党派斗争也渐趋激烈,政治风险正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重大隐患。

  第四,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失慎倾向令人担忧。2014年5月,美国CPI同比增幅升至2.1%,尽管各方面看,通胀难以快速形成,但美联储主席耶伦将通胀斥为“噪音”的言论令市场震惊,美国货币政策偏离物价稳定核心目标、以及耶伦对形势预测的过度自信均不利于美国货币环境的稳定。

  第五,美国经济政策内视性恐将跃升。在季度增长出现较大负值、贸易拖累加剧、奥巴马政府支持率下降、部分国家“去美国化”战略推进、全球大国博弈渐趋激烈的背景下,美国经济、金融和贸易政策的内视性可能都会提升,这并不利于美国的长期稳健复苏。

1

  总结一下,第一季度美国经济-2.9%的负增长不会改变美国经济复苏的大趋势,美国经济运行状态恰如笔者在本专栏2014年年初的展望文章中所强调的,将是“下限稳固,上限难突”。值得中国重视的是,第一季度美国经济的意外将会让美国经济政策更趋内视性,中美经济的相关关系可能不再是内生互促的,奥巴马政府在贸易保护主义、人民币汇率、地缘政治等问题上可能都将变得更具攻击性。在美国政策倾向变化的影响下,全球经济氛围也正在发生转变,和谐共赢不会自发实现,利益博弈和政策对抗将更趋激烈,如此背景下,中国只有更加以我为主、把握主动、先发制人,才更有希望在新环境下实现中国国家利益最大化。

  (本文作者介绍:经济学博士,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著有《多元化退潮:数据背后的经济真相》、《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等专著。)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美国经济衰退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给公务员涨点工资如何?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中国富人大举投资移民美国为了啥 墨西哥取消高铁订单背后博弈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提振房地产中国还有啥政策? 中国奶粉我们为啥还是没信心?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