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龙帕夫和远去的童年

2014年06月03日 10:06  作者:程实  (0)+1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程实

  失去魔力的经济学,对现实世界的改造能力也越来越小,这进一步导致了信念和现实和背离。既然经济学已经无力改变世界,那么,经济学只能改变自己。

1失去魔力的经济学

  六一刚过,又到了缅怀童年的日子。催化回忆的妙物,可能是一颗大白兔奶糖,一张泛黄的红领巾照片,一盘超级玛丽游戏卡,或是一本圣斗士星矢老漫画,当然,离不开一首惜时伤感的好歌,最好的选择就是《Puff the magic dragon》。这首歌最早发行于1962年,演唱者是美国传奇组合Peter,Paul & Mary,我最早听到这首歌则是在十多年前的《Music Heaven》里,BrothersFour的版本,也是我最喜欢的版本,可惜现在想听,又很难在网上搜到了。就像回忆童年的感觉一样,你总以为它就安放在某个缝隙里,不多不少,但想找的时候,却只能发现一丝失落和心焦。

  还是来听听《Puff the magic dragon》吧,这是非常难得的那种歌,一听你就会喜欢,轻快的曲调、松弛的男声,蹦蹦跳跳着,就击中了你柔软的心房。但反复听上几遍,你又会发觉,这歌并不那么简单,就像很多童话故事往往异常残酷一样,《Puff the magic dragon》其实讲述了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

  Puff是一条魔力无边的神龙,住在海边,整日在一个名叫Honah Lee的地方玩耍嬉戏。JackiePaper是一个小男孩,对神龙Puff仰慕不已。他们一起扬帆出海,乘风破浪,好不威武,连王公贵族看到他们也得鞠躬行礼,Puff仰天长啸,海盗们就害怕地降下了船旗。不过,“A dragon lives forever, but not so littleboys”,神龙永生,小男孩却总会长大,Jackie Paper爱上了别的玩具,于是,神龙和男孩的海上神话戛然而止,Puff伤心地躲进了海边的洞穴里,身上的鳞片也如雨点般脱落,神龙不再咆哮,魔力也离它而去。

  这首歌,这个故事,其实,不就是我们“Boys Ⅱ Men”的一个缩影吗?成长的过程,就是抛弃的过程,抛弃那些过去给我们带来欢乐、现在却觉得幼稚的东西,抛弃必然伴随着失去,我们将Puff抛弃在童话的海边,岁月则将我们带离了童真的彼岸。远离童真,我们失去的,是简单的快乐,于是,生活就像《Puff the magic dragon》这首歌一样,前半段还欢欣轻快,后半段突然就慢了下来,沉了下去。

  反复听着《Puff the magic dragon》,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失去童真的我们,和孩提时的我们,究竟有什么区别?表面上看,似乎长大后的我们有了更多的欲望,更多喜欢又想要的东西,所以神龙不能再取悦我们了。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对神龙的喜欢,并没有减少半分。过去,我们喜欢Puff;现在,我们还是喜欢神龙和它们的故事,看到《冰与火之歌》里,龙之母Daenerys Targaryen带着神奇孵化的小龙踏火而出,我们依旧激动万分、欣喜不已。

  喜欢的感觉没有变,那变的是什么?我想,真正改变的,是我们对神龙的信念。小的时候,我们相信Puff是存在的,相信Puff的魔法是真实的,所以我们没有担心,没有害怕,没有烦恼,因为我们相信,神龙的魔法能帮我们打败一切,哪怕是威权的国王和野蛮的海盗。而随着我们慢慢长大,现实一点点残酷地撕碎了这个信念,成人的世界里,充斥着比国王和海盗更微不足道的人,却没有魔法大显神威的空间。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无力打败任何人,任何困难,我们能打败的,只有自己,只有那个幼稚的自己。

  成长是痛苦的,因为我们总是处在一种难以两全的折磨之中:如果不放弃纯真的信念,那么,残酷的现实会不断践踏我们;如果放弃纯真的信念,那么,我们的内心又阴郁沉闷,缺少魔法的光亮。一方面,我们永远无法摆脱这种折磨,这是成长的代价。但另一方面,我们还是可以努力去减轻折磨带来的痛苦,所以,我们必须思考一个更为终极的问题:坚守内心纯真的信念,值得吗?神龙真有魔法吗?

  在我看来,《Puff the magic dragon》已经唱出了答案:魔法源自信念,信念源自现实。神龙羽翼丰满、魔法灿烂,恰是因为小男孩全心全意的信仰赐予了它力量;一旦失去小男孩的信念之光,神龙的鳞片和魔力就立刻随风消散。而小男孩的信念,源自现实,神龙魔法消失的那一刻,就是小男孩认定魔法不属于现实世界的瞬间。

  其实,我们很多人的一生,都不止一个童年,因为信念不会只在神龙Puff上磐恒,每当我们相信一种新的魔法,都会像童年崇拜Puff一样欢欣雀跃,而一旦这种魔法脱离现实,我们又会由于失去新的“童真”而焦虑、烦恼和伤心。

  就我而言,在真正的童年远去之后,我也突然有了新的信念,那是对经济学的信念。在初踏门槛的学生时代,我像个孩子一样,惊喜连连,兴奋不已。藏在一般均衡存在性证明中的神机,蕴含在阿罗不可能定理中的哲理,填满纳什均衡的智慧,让信念在我心底欢乐地生根发芽。我发现并相信,经济学是有魔力的,它不仅打开了我们观察经济世界和世俗生活的另一只眼睛,还用魔法创造出一道光,指引着我们人生每一个或大或小的选择。

  但快乐总是短暂的,我走出校门的2007年,恰是金融危机冲击象牙塔的伊始,经济世界的现实一点点展现在我的面前,残酷地撕扯着我对经济学的信念。危机,总有丑陋的一面,我看到的是,一小部分站在经济学信仰顶端的人,利用民众的信任,打着专业的旗号,向他们真正信奉的利益之神献出了忠心,并以社会福利劣化和金融风险激化为代价,换得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

  在我看来,2007年演化至今的金融危机,根源是专业信息不对称引发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危机的过程,就是经济学脱离现实的过程,这不仅表现为经济学对现实世界的解释力日渐式微,还表现为民众对经济学的信念不断消散。曾几何时,经济学还是显学,危机之后却备受指责。最终的结果就是,失去了信任,经济学也失去了魔力。

  失去魔力的经济学,对现实世界的改造能力也越来越小,这进一步导致了信念和现实和背离。既然经济学已经无力改变世界,那么,经济学只能改变自己。事实上,沉闷乏味的经济学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就像商业周刊专栏作家何帆老师在他的专栏中所言:“经济学的风暴要来了”,43岁的ThomasPiketty和他的《21世纪的资本》,惊动了整个世界,并奏响了经济学回归现实的序曲。虽然似乎来得迟了一些,但这场风暴恰是拯救经济学及其信仰者的唯一选择。所以,既然风暴要来了,就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风暴将至,我心中的神龙Puff终于有了重获魔力的舞台。在我看来,童真永远不会消失,只有失去信念的我们,才会郁郁寡欢地老去。

  (本文作者介绍:经济学博士,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著有《多元化退潮:数据背后的经济真相》、《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等专著。)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经济学神龙信念帕夫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给公务员涨点工资如何?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中国富人大举投资移民美国为了啥 墨西哥取消高铁订单背后博弈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提振房地产中国还有啥政策? 中国奶粉我们为啥还是没信心?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