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不应在多元化格局下好高骛远

2014年04月29日 14:07  作者:程实  (0)+1

  文/新浪财经专栏作家 程实

  从全球看中国,中国经济现在碰到的种种问题既不是彼此孤立的,更不是中国独有的。如果将中国置于全局背景之中,那么,很容易发现,当下中国经济遭遇的困境是新兴市场整体趋弱的一个剪影,只不过相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而言,中国经济的风险释放更加滞后一些,而且实事求是地看,也更加温和一些。

1从多元化退潮看中国经济变局

  眼界有多宽,气量就有多大。很多时候,恐慌并不是源于无知,而是源自短视和窄视,所以,越是连专业人士都有些恐慌的时候,越是应该放眼长期和全局看问题。

  2014年3月以来,“坏消息”接踵而至,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续贬值,上证股指跌破2000点整数关卡,出口数据明显趋冷,通缩压力悄然出现。如此背景下,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担忧骤然升温,而突然发生的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更让市场担忧深层加剧。

  值得强调的是,单看每个“坏消息”,杀伤力可能是有限的,但同时出现导致各类风险相互激化、相互加持,甚至开始对防控“系统性”风险的调控底线产生一定程度的威胁。

  从全球看中国,中国经济现在碰到的种种问题既不是彼此孤立的,更不是中国独有的。如果将中国置于全局背景之中,那么,很容易发现,当下中国经济遭遇的困境是新兴市场整体趋弱的一个剪影,只不过相对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而言,中国经济的风险释放更加滞后一些,而且实事求是地看,也更加温和一些。具体而言:

  其一,人民币兑美元走弱是新兴市场货币集体走弱的滞后反应。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3月11日,人民币兑美元在一个月内贬值了1.3%,在24种主要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中排在贬值幅度第三位,仅次于俄罗斯卢布和智利比索贬值幅度。虽然人民币近一个月贬值幅度较大,但如果把时间范围拉长,就可以看出,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出现的较晚、累计幅度也较小。

金砖四国名义有效汇率金砖四国名义有效汇率

  但是,在过去半年里,人民币兑美元仅略贬值0.32%,而24种主要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中有18种兑美元贬值。2013年1月至2014年1月,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上升了7.67%,在61种全球主要货币中排在升值幅度的第三位,而主要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则大多数排在贬值榜前列。

  其二,中国债务担忧加剧是新兴市场债务风险上升的一种表现。超日债事件加剧了市场对中国信用体系稳健度和潜在债务风险的担忧,不过,值得指出的是,新兴市场整体债务违约风险都呈上升趋势,中国虽不例外,但也不格外醒目。

  其三,中国经济遇冷是新兴市场经济走弱的共生现象。从出口看,2014年2月中国出口同比增幅为-18.1%,低于近二十年历史均速;而印度、俄罗斯和巴西最新的月度出口同比数据也大幅低于历史均速。从工业看,2013年12月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幅为9.7%,低于近20多年来历史均速;而印度、俄罗斯和巴西最新的月度工业生产指数同比增幅为负值,也都低于历史均速。

  从物价看,2014年2月中国CPI同比增幅为2%,增幅较2013年末下降了0.5个百分点;而印度、俄罗斯和巴西最新的月度CPI同比增幅较2013年末也下降了。由此可见,中国和新兴市场面临着同样的境况,即宏观经济风险重心明显从“胀”的一侧明显向“滞”的一侧移动。

  从中国和新兴市场经济金融数据的对比可以看出,新兴市场主要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的经济金融变化大方向是雷同的,只不过变化的时间、幅度和波动性有着较大的差异。大方向的趋同不是巧合,而是一种必然,是全球经济多元化退潮的效应使然。

  多元化的退潮是2012年以来全球经济结构演化的核心趋势,这一趋势与2008-2012年多元化的涨潮形成鲜明的对比。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市场普遍将全球经济结构失衡视作危机根源,多元化发展由此变成了毋庸置疑的市场共识。

  危机前几年,多元化的确在快速推进,发达国家陷入衰退,新兴市场强势崛起。但2012年以来,随着新兴市场经济规模全球占比从危机前的43%蹿升至50%,“西退东进”余势殆尽,“东退西进”反而渐成趋势,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经济快速恢复,新兴市场国家却遭遇崛起瓶颈。

  作为新兴市场领头羊和金砖国家代表,中国经济既然在前期多元化涨潮时表现抢眼,那么,如今在多元化退潮时发生与新兴市场的共振也是不可避免的。

  值得强调的是,多元化的退潮并不是历史倒退、也不是短期偶然,而是危机后全球经济曲折前行过程中的一种阶段性必然。多元化退潮有一定的逻辑:从信用缺失和补位的角度看,危机遵循着“金融市场微观信用崩塌——宏观主权信用补位并由此崩塌——货币信用补位并由此崩塌”的发展路径,而借由短板效应的发挥,危机震心区域则发生“美国到欧洲再到新兴市场”的转移。

  无论原因如何,多元化的退潮已成现实,中国经济现状堪忧恰是退潮后问题不断暴露的表现。有鉴于此,从全局视角看中国经济现况和未来,需要有两种意识:

  一是务实识势的意识。多元化的确是长期发展方向,也是有益于全球和中国的好事,但好的事情,既不会必然发生,更不会立刻发生,中国需要正视多元化正在退潮的阶段现实,而不能对多元化抱有不切实际的憧憬。只有放下独善其身的过高期望,才不会有过大的失望,才不至于让唱空做空中国的失慎论调引发过度恐慌。

  二是顺势而为的意识。既然多元化的退潮已成阶段性趋势,中国经济更要强调和凸显经济发展的“中国标签”,把以人为核心的增长国策落到实处,让金融变为一池活水,将深化改革进行到底,让中国经济在结构转变过程中显现出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

  (本文作者介绍:经济学博士,盘古智库学术委员,著有《多元化退潮:数据背后的经济真相》、《盗梦空间与亚当斯密:电影与经济的思想共鸣》等专著。)

  本文为作者独家授权新浪财经使用,请勿转载。所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

文章关键词: 多元化新兴市场中国经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给公务员涨点工资如何? 如果毛泽东是企业家 现在不降低利率还待何时? 楼市需要告别全民普遍的自利情结 中国富人大举投资移民美国为了啥 墨西哥取消高铁订单背后博弈 没有存款的美国人都把钱花在哪了? 提振房地产中国还有啥政策? 中国奶粉我们为啥还是没信心? 关于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十点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