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作为世人眼中的世界第八大奇迹苏伊士运河再次展现了其令人惊奇的一面。

  仅仅一年——只花费了原计划三分之一的时间,埃及政府便在老苏伊士运河的东边搭建出了一条河道更宽,可以让更大船只通过的一条联通东西贸易的新动脉。

  然而,新苏伊士运河的诞生在让全球惊叹之余也不禁令人心生疑惑——一个更新更大的苏伊士运河是否意味着更好?

  理想与现实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过去大约140多年的时间里,扼守着地中海和红海通航要道的埃及凭借着苏伊士运河成就了其在中东的“霸主”地位。而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费用也成为了埃及政府稳定的财政收入来源。苏伊士运河对于埃及民众来说不仅仅是一条简单的航道,更是关系到国家荣誉的一个重要标志。然而伴随着航道的老化,极端势力不断对该地区形成为威胁等因素,笼罩在苏伊士运河头顶上的光环渐渐失去光芒。为了续写苏伊士运河带给埃及的荣耀,2014年8月,埃及政府宣布将于一年内在苏伊士运河东侧开凿一条新运河,以便扩大其通航能力,从而将陷入经济衰退之中的埃及拉出泥潭。

  所谓“新苏伊士运河”其实是由一段新河道和一段旧河道升级之后“合成”的。在全长为72公里的新苏伊士运河中,新开凿的河段位于老苏伊士运河的东侧,长约35公里,其后的 37公里是通过对老苏伊士运河旧河道进行拓宽和疏浚完成的。作为连接欧亚的最短水上通道,苏伊士运河一直以来都是世界贸易的重要航道之一,并且是全球商业运输最繁忙的水上通衢。在新苏伊士运河通航后,包括油轮在内的更大吨位的货轮也将可以通过这一水域,而新老运河的同时运行也将实现这一地区的双向通航。据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穆哈卜·马米什介绍说,新运河开通后,船舶的通过时间将从目前的18个小时缩短为11个小时。新苏伊士运河的建成也为提高该航道的运量提供了可能。据埃及官方估计,至2023年,经由苏伊士运河的商船数量将从目前的平均每天49艘增加至97艘,几乎翻了一番。而随着通航能力的提高,埃及政府的财政收入也将增长,开罗方面期待着伴随着新运河的开通将有更多的资金流入国库,尤其是该国政府更为急需的外汇收入。埃及政府预测2015年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许可费收入将达到53亿美元,而在2023年这一收入将增加逾一倍,为132亿美元。

  然而埃及政府关于新苏伊士运河通航后的美好愿景却遭到了一些专家的质疑。质疑的焦点集中在了现实与理想的冲突上。专家普遍认为在目前全球经济依然没有摆脱危机影响的现实情况下,世界贸易的增量难以像埃及政府想象的那样美好。如果要实现埃及政府对于苏伊士运河运量大幅增加的美好预期,那么全球贸易量将需要每年增长10%。而根据联合国[微博]贸易和发展会议数据显示,2000年到2013年全球海运贸易只增长了37%。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最新发布的报告也显示,到2016年为止的十年中,全球商品贸易的年平均增长率仅为3.4%。“所有的这些数字都根本不可能实现。苏伊士运河已经为在海上航行的船舶节省了大约十多天绕行非洲的时间,相比这个时间,多等待几个小时的过境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一位埃及经济学家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根据他估算,新苏伊士运河开通所增加的收入将大部分来源于大型油轮,而这部分收入大约只相当于每年多增加2亿美元。

  形象工程

  除了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新苏伊士运河的经济效应还将受到更多外部因素的干扰。

  首先来自于其主要竞争对手,有着“世界桥梁”之称的巴拿马运河。巴拿马运河的扩建工程将于明年完成。作为“连接南北美,沟通两大洋”的航行要道,巴拿马运河的运力提升将分食掉苏伊士运河的众多市场份额,尤其是在亚洲和北美航道方面。其次,中东地区的安全问题也将影响苏伊士运河的运营。苏伊士运河东岸西奈半岛的伊斯兰武装组织最近在该地区附近发动了多次武装袭击。

  一旦新苏伊士运河未能顺利实现其所肩负的经济意义,那么这一项目带给塞西政府的或许将是更多的负面打击。

  为了保证埃及政府对于新运河的绝对控制权,在该项目建设过程中,埃及政府并没有引入任何外来资金,修建新苏伊士运河的大部分费用都来自于政府向埃及民众出售的该项目债券。在新苏伊士运河项目宣布成立后不到8天,成千上万的埃及民众便抢空了政府为该项目发行的约90亿美元的债券。然而埃及民众之所以抢购该债券一方面除了爱国热情,更多是看中了该债券12%的收益率。在2001年埃及陷入动荡以来,国家经济受到了严重打击,通货膨胀率达到了10%。新苏伊士运河的经济效应将直接关系到这些债券最终能否顺利还本付息。

  为了修建新苏伊士运河,埃及政府共投入了约82亿美元。这一工程原本的计划工期为三年,而在塞西就任埃及总统后将该工程的期限缩短为了一年,而压缩工期导致的建设成本大约提升了30%。分析人士认为,塞西政府之所以不惜代价地要求快速完成新苏伊士运河的修建,除了看中其经济意义外,更多是考虑到了其所具有的政治影响力。“快速建造苏伊士运河是要向公众和外国投资人传达这样一个信号:开罗当局有能力领导这样庞大的工程。”卡内基中东地区问题专家阿德利说。自两年前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被罢黜以来,新领导一直受到来自国内和国际的压力,一方面塞西政府必须要向国际社会证明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他又急于向埃及民众展示自己的执政能力。“新苏伊士运河恰恰就是融合政治与经济双重含义的一个形象工程。”阿德利强调说。

  “埃及民众需要向他们自己和世界证明,他们依旧能够成功。”在新苏伊士运河的通航仪式上塞西表示。然而这种证明或许只有时间能够检验。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