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不稳业绩倒退又收罚单 北方信托挑战多多

人事不稳业绩倒退又收罚单 北方信托挑战多多
2018年08月10日 12:44 华夏时报

  由新浪财经主办的“2018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暨第六届银行综合评选颁奖典礼”,定于8月23日(周四)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举办。论坛将邀请监管层领导、银行业高管等重量级嘉宾做主旨演讲,并就金融业相关热点话题展开多场次的议题讨论。敬请期待!【参会报名

  华夏时报记者 刘陈希婷 北京报道

  近日,北方信托收到一张5万元的罚单。记者注意到,在8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发布的处罚信息中,出现北方国际信托身影。

  值的一提的是,这是首家因征信违规被罚的信托公司。北方信托相关人士表示,“这个处罚主要是北方信托未经相关人授权,擅自查看了征信报告,在监管抽查中发现了这一问题,公司内控和管理一直都是很严格的,这次情况比较罕见。”

  “金融机构查询信用报告有严格的法律、制度规定。”北京一法律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除了征信违规之外,北方信托业绩不佳、人事动荡等问题,也不时引起外界关注。

  公开信息显示,北方信托前身为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信托投资公司,于1987年10月经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批准成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自1994年起,北方信托几番增资扩股更名,2008年10月,变更为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至今尚无更改变化。

  据了解,北方信托共有27名股东,其中控股股东为泰达控股,为天津市国有独资类型企业。此外,天津市财政局占有北方国际信托6.23%的股份。因此,北方信托为天津市国有控股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北方信托还是天津首批参与混改的公司之一。今年1月,泰达控股在其官网发布关于举办北方信托混改招商会的公告,公告显示,泰达控股决定召开混改招商会,拟采用增资扩股方式,引入3-6家战略投资者,国有资本持股比例控制在34%-49%之内,其余由社会资本持股,引入资金60亿-80亿元。

  4月初,北方信托混改方案细节出炉,此次混改拟出让57.56%股份,近6成股权让出,还让出了第一大股东之位。拟引入4家战略投资方合计84.19亿元。

  据了解,本次混改完成后,北方信托股东数量将由27家缩减至17家,无论是民企单一持股占比,还是民企整体持股占比,都将是绝对控股地位。混改后公司注册资本由10亿元增加至人民币 21.21亿元。

  上述相关人士表示,增资11.21亿元对公司未来业务开展将形成更强支撑,增强公司进一步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回归信托本源,希望混改后公司治理结构、盈利能力都能有显著提升。经营层方面则需要等到真正实施混改后战略投资者引进来,让股东们决定。

  然而,北方信托的混改并非想象的那么顺利。记者注意到,从年初打算混改至今,推进可谓相当缓慢。记者查询国家工商总局信息显示,北方信托的股东信息仍显示为27位,而10亿元的注册资金也未发生任何变动。

  “某一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增资扩股或股权转让等方式实现股权比例超过天津地方国资持股比例的,应首先获得天津地方国有股东的同意。”某圈内人士指出,“就目前来看,恐怕此方案还处于商榷之中。”

  对于这次北方信托混改,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这对北方信托来说应该是一个利好,引入战略投资者,对其以后的业务开展会产生协同效应,因为对应不同的股东业务方面也会拓宽,而且近两年信托公司一方面在增资,另一方面在引入战略投资者,都是为以后的转型做准备。

  2018年未经审计半年财务数据显示,北方国际信托上半年资产总规模微幅收缩至45.58亿元。该司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实现净利润4482万元。

  而记者梳理北方信托近7年的各项财务数据发现,北方信托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在近几年均出现下降。在营业收入方面,自2010年-2014年一直呈现上升态势,分别为3.58亿元、5.9亿元、9.15亿元、11.38亿元、12.19亿元,但自2014年之后,上述指标便开始下降,其中2015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01亿元、10.01亿元、6亿元;在净利润方面,2010年-2014年净利润同步上升,分别为2.00亿元、3.14亿元、4.33亿元、5.22亿元、5.64亿元,但2014年之后便开始下降,其中2015年-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5.34亿元、4.05亿元、4.24亿元。

  在业绩下降的同时,北方信托近几年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也出现震荡下降的趋势,历年年报显示,2013年北方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近7年最高点,达到2942.32亿元,此后爆发式增长的模式即不再延续,开始震荡下降,其中2014年-2016年北方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分别为2737.39亿元、2832.49亿元、2643.73亿元。2017年年报显示,北方信托新增的信托项目中,被动管理型有275个,而主动管理型仅为3个。

  不仅如此,在过去的一年,北方信托也是麻烦缠身。

  去年5月份,天津银监局对北方信托连开4张罚单,各罚20万元,合计80万元,罚款原因分别为“证券信托结构化比例超过监管部门规定上限”、“关联交易未执行事前报告制度”、“违规发放房地产贷款”、“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批准提前履职”。

  在业内人士看来,北方信托擅自查看征信背后或许与其近两年的发展出现滞缓有关。

  “北方信托的境况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很不乐观的地步,混改是一个重要转机。”一位信托业分析师评价道。

  事实上,除了征信违规、业绩倒退之外,一个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就是北方信托管理出现问题。

  2017年6月26日,天津市委对北方信托董事长王建东不作为不担当问题严肃问责,免去其北方信托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而这也仅仅是北方信托近几年频繁人事地震的冰山一角。

  记者注意到,在该公司历史中,第一任董事长梁建三被曝出现经济问题,隐退后不知去向;第二任董事长戚文福在2001年因贪污受贿,被判刑14年;第三任董事长霍津义因涉嫌重大违纪,在2005被中纪委双规,最后被判无期徒刑。

  2005年到2014年上半年,公司董事长一直由刘惠文担任。2014年4月,刘惠文因离世结束了在北方信托近9年的任职,坊间传闻其是自杀。

  在刘惠文离去的一年多时间里,北方信托董事长之职则由总经理徐立世担任,但这一任职并未通过监管层批准,因此一直处于“拟任”状态。随后,徐立世辞去了北方信托总经理的职务。直到2015年底,北方信托才迎来了正式的新领导班子,其中包括董事长王建东及总经理包立杰。

  但据天眼查显示,目前北方信托的法人代表仍为王建东,董事长一栏的信息也未进行更换。对此,记者致电北方信托询问有关情况,对方表示以公告为准。

  “频繁的人事动荡,也使得北方信托在管理上面临较大的挑战。”上述相关人士认为,随着监管的逐步深入,留给北方信托思考的时间并不多了。

责任编辑:吴化章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