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 > 美股 > 正文

克鲁格曼:《二十一世纪资本论》吓坏了谁?

2014年04月28日 18:17  纽约时报中文网  收藏本文     

  保罗·克鲁格曼 2014年04月28日

  法国经济学家托马·皮克提(Thomas Piketty)的新书《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确实成了一个现象。别的经济学书也曾经畅销过,但皮克提的著作是一部能够改变舆论走向的严肃学术作品,大多数畅销书都做不到这一点。而且它让保守派大惊失色。所以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詹姆斯·佩特库奇斯(James Pethokoukis)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上警告说,必须对皮克提的作品进行反驳,否则“它就会在知识界传播,重塑政治和经济观念,而未来所有的政策论战都会在这些观念的基础上展开。”

  那就祝他好运吧。这场辩论中真正令人惊讶的事情是,到目前为止,右翼似乎未能对皮克提的论述提出任何实质性的反击。他们做出的反应全都是贴标签。具体而言就是宣称皮克提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任何认为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是个重要问题的人,都是马克思主义者。

  入是他们提供的服务换来的正当回报。不要管他们叫“那1%”,或“富人”,他们是“就业岗位创造者”。

  但如果富人的大部分收入并非来源于他们的工作,而是来自他们拥有的财产,那还怎么用这种说辞搪塞?如果越来越多人的财富,并非来自创业进取,而是来自继承,又该怎么说?

  皮克提阐明了,上面这两个问题并非泛泛而谈。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西方社会确实是由一个继承来大量财富的寡头阶层把持的。这本书令人信服地阐述道,我们正走在退回那种状态的道路上。

  那么,如果一个保守派担心这份诊断书可能成为向富人加税的理由,他该怎么办呢?他可以试着以有理有据的方式反驳皮克提,可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这方面的任何迹象。就像我说的,实际上全都是贴标签。

  我想,自己不应对此感到惊讶。我参加关于不平等的辩论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还没有见到过保守派的“专家”能够对这些数字提出反驳,而不在智力上摔跟头。为什么呢?因为事实仿佛根本并没有站在他们那一边。与此同时,只要任何人对自由市场原则从任何角度提出疑问,都会被“抹红”,自从威廉·F·巴克利(William F. Buckley)之类的人试图阻挠凯恩斯学派的经济学理论时开始,这就已经成了右翼的标准操作程序——不是证明那种理论是错的,而是谴责那是“集体主义”。

  不过,看着保守派们一个接一个地谴责皮克提是马克思主义者,也很令人惊奇。即使是比其他人更有城府的佩特库奇斯,也把这本书称作是“软马克思主义”——这种观点成立的唯一前提是:只要一提财富不平等,你就会成为马克思主者。(或许他们就是这样看待这个议题的。最近,前参议员里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谴责“中产阶级”这个词是“马克思主义的调调”,因为你明白的,美国没有阶级。)

  不出意料,《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评论扯了很远,从皮克提呼吁用累进税制作为一种限制财富集中的方式,谈到了斯大林主义的邪恶。可这种措施像苹果派一样美国,主张这样做的曾经不仅有主要的经济学家,还有主流的政治人物,最高包括西奥多·罗斯福(Teddy Roosevelt)总统。《华尔街日报》只有这点本事么?答案显然是:是的。

  现在,替美国的寡头们辩解的人显然没能做到条理分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政治上也节节败退。钱仍然能说了算——的确,现在金钱的声音比过去更加响亮,这在一定程度上要感谢以罗伯茨(Roberts)为首的最高法院。不过,观念仍然意义重大,它能影响我们围绕社会议题展开的讨论,并最终影响我们的行动。皮克提的著作引发的恐慌显示出,右派在观念上已经乏善可陈了。

  翻译:王童鹤


分享到: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猜你喜欢
  • 新闻山西省委门前爆炸制造者被判死刑
  • 体育英超-杰拉德送礼 切尔西2-0双杀利物浦
  • 娱乐吴奇隆谈文章出轨:艺人应接受被偷拍
  • 财经 政府企业储蓄率十年翻番 居民原地踏步
  • 科技《大众软件》转型:游戏业20年缩影
  • 博客柴静:说说节目组里这一堆痴人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十大专业就业差距悬殊 你的专业好求职么
  • 钮文新:金融支撑点在哪?
  • 高善文:政策刺激有限 经济还有一跌
  • 郎咸平:土地流转解决不了城市化问题
  • 钱军:人民币贬升由市场说了算
  • 易鹏:从“首都圈”升温看城镇化
  • 凯恩斯:如何看“史上最严环保法”
  • 孔浩:A股七年之痒 乐观过早是错误
  • 叶檀:很多信托投资者将亏损累累
  • 陈思进:从互联网金融谈投资
  • 贾春宝:从土地到资产的价值重估
  •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