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大西洋》封面文章:父权时代的终结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14日 22:43  新浪财经
大西洋封面文章图片
大西洋封面文章图片

  《华盛顿邮报》记者兼《大西洋》月刊编辑汉娜·罗森(HannaRosin)为本月最新一期《大西洋》封面文章撰写了分析美国社会中女性地位为何日益上升的报告。通过分析,她认为未来经济模式更适合妇女,而男人在社会中的主宰地位因此会被进一步削弱。

  首创从精液中分离出XY染色体的美国生物学家罗纳德·爱立信(RonaldEricsson)在70年代把自己的发现出租给数家诊所,以满足夫妻选择后代性别的愿望。他或多或少有着主宰人口性别能力的自鸣得意。

  然而,女权主义者不喜欢他的发现。对她们而言,在社会普遍认同要男孩的思想支配下,它无疑会导致社会性别的极不平衡。她们还认为,在男性已主宰社会情形下,女性二等公民的地位恐怕永无出头之日。的确,若社会按照这种方式发展下去,就不会有妇女今日的社会地位。

  然而,爱立信上世纪90年代观察采用了他的方法的诊所的结果后惊奇地发现,夫妇双方更愿意选择女孩,而不是男孩。尽管他还对这种方式大做广告,但结果没有多少改观。美国虽说尚无精确的人口性别统计,但从诊所得到的情况能清晰地说明问题。一种称之为MicroSort的最新XY染色体分离办法已通过FDA的临床试验。而人们此后使用这种办法选择女孩的比例高达75%。

  人们从想要男孩转变为女孩的变化趋势无疑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自文明社会以来,通过传位于长子的父权统治一直是社会的组织原则,极少有例外。古希腊男性为多生男孩而结扎睾丸,而女性因未能怀上男孩而自杀或被杀。法国女权主义者Simonede Beauvoir在其著作《第二性别(TheSecond Sex)》中称,“许多女人厌恶自己的性别。她们对新生女婴也抱有同样恶感和愤怒。但延续了多少个世纪的男孩偏好正在消退,或逆转。现代女性想要女孩是因她们喜欢自己的性别。”

  自人类出现以来,男性是主宰的性别。但这种格局在人类史上首次出现以令人震惊速度在变化。带来变化的重要因素是经济发展,它对文化的影响举足轻重。像世上有着最严厉的父权统治传统思想的韩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以前因未能生出男婴的妇女会遭虐待,有家庭甚至诅咒和杀死女婴。但在经历上世纪70-80年代的工业革命后,妇女大量进入劳动力市场,更多地接受教育。她们飞速进步,在社会中表现出色,由此让传统势力崩溃。国家不得不修改法律,让女性在离婚后拥有监护和继承财产权。韩国法院2005年还做出了允许子女采用母亲姓氏的裁决。约半数韩国女性1985年时曾表示家庭至少应拥有1个男孩,但此比例2003年时仅15%。男性主宰社会在韩国已成为历史。此情形同样出现在像中印这些快速发展的新兴国家。

  导致变化的背后因素显而易见,经济成功发展再也不依赖于人的体力和耐久力。能够充分利用所有的,而非一半成年人智慧的各国社会已远远地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面。经合组织(Organization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2006年出版的刊物,《性别、制度和发展数据库(Gender,Institutions and Development Database)》衡量和对比了全球162个国家女性的政治和经济权力。除极个别情形外,所有国家情形都表明,女性拥有权利越大,国家的经济越成功。一些全球性援助机构开始认识到这种关系,并在100个国家推动让掌握权力的妇女人数达到一定比重制度化,以改善其命运。在战火肆虐的国家,女性正形成提供母爱关照的力量。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瑟丽夫(EllenJohnson Sirleaf)把自己的国家视为需要母爱的患病孩童;有过种族灭绝屠杀经历后的卢旺达为尽快修抚平伤痛,它成为首个议会中拥有超过半数女性议员的非洲国家。

  女权主义眼中的,为争取性别平等的持续斗争的缓慢过程却在美国这个世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快速进展。美国夫妻变得更想要女孩,因他们更多地设想女孩未来成年和获得成功。

  进化心理学者们一直声称人类自身烙上了遥远过去所具备的适应性本能(adaptiveimperatives)。男性动作快和更强壮,天生适合争夺稀缺资源,由此体现出他们在华尔街获胜的动力。而女性天生适合寻找供养者(programmed tofind good providers),并具有更多照料下一代的抚养和柔性行为的特征,且适合家庭活动的天性。这种思想框定了人类自然习性(naturalorder)的感觉。但人们要回答的问题是,若考察人类史上一段效率更高的时期,从男女不仅分别履行各自生物规则(biological imperatives),而且还充任社会角色两个方面看,结果究竟会怎样;这个时期当前是否结束;以及新时期经济环境究竟是否更适合妇女。

  目前眼前的事实是,妇女在此次大衰退(GreatRecession)中遭受的冲击相对小。美国损失的800万个工作岗位中,四分之三是男性从事的岗位。受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中,最显著体现的是男性从事,或与男性有极大关联的行业,如建筑、加工和傲慢的金融业。一些工作岗位虽有回升,但它们继续分解的总体趋势既不是随意的,也不是临时性的。衰退只是揭示,或者说明深层经济结构转变在加速,而此转变过程至少已开始了30年,而在另一些领域开始的时间可能更早。

  从今年初起,美国史上首次出现劳动力不足倾向妇女,而她们已占到全美大多数就业岗位。通常以男性定义的蓝领劳工阶层正缓慢转向女性,而男性则远离家庭,妇女承担起决策重任。女学生成为今天高校和职业学校中的大多数。今年,每5个获得学士学位的毕业生中只有2个男生。预计未来10年中有15类工作岗位将增长最快,其中两类主要由女性主宰。今天的美国经济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持续着的姊妹之谊(travelingsisterhood),社会中的高层女性离家就业,她们同时还为其他女性创造就业机会。

  后工业经济时期(postindustrialeconomy)不在乎男性体魄和力量。而社会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充分沟通(open communication)、以及能沉静地坐下来专注某项事务,这些今天最有价值的特性至少在男性身上体现不明显。最明显的例子是印度贫穷地区妇女学习英文。为满足跨国集团全球服务中心(callcenters)业务,妇女们在掌握英文的速度上远快于男人。据称,40%的中国私人企业为女性拥有,红色法拉利跑车成为当地女性企业家的新身份。去年,史上首个公开承认同性恋的冰岛当选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JohannaSIGURDARDOTTIR)在竞选中公开反对毁灭了国家金融体系的男性精英,并发誓要终结该国的男权统治。

  的确,美国存在着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这至少能以性别歧视来解释。而且,大多数女性工作是从事照料儿童,而上层社会仍由男性主宰。但在感受到推动经济的各种力量的威力后,美国存在的现象让人感到像是濒临死亡时代的最后喘息,而非永久性的制度。报告作者罗森接触到的许多高校女生都设想自己会是打工者,而丈夫呆在家中继续找工作,或照顾孩子。未来男性会变为“妻子”。此趋势是以缓慢和非均匀方式形成,但确是无可动摇在变化着。从长期看,现代经济正成为女性活跃的领域。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PierreBourdieu)在其大作《The Bachelors’ Ball》中描述了自己成长的城镇,位于法国南部的比恩(Béarn)地区的性别角色变化过程。此前各家长子沿袭着祖传孝道和后世继承遗产的特权。但数十年后,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把特权变为祸根。尽管土地不再产出像以往那样的重要收入,但男性仍感到有责任照管它。而现代女性不愿意被土地锁定,纷纷进入城市寻找工作和创业。她们只是偶尔回来看看,而等待着的男性逐渐丧失了原有的地位和尊贵,变得难以再婚。

  美国正在发生的男女性在社会中的角色转换一幕在劳工阶层中表现的最明显和最痛苦。近年,在后工业经济对家庭夫妻角色转换冲击最严重的一些地区出现了支持男性权益团体。一些帮助男性解决失业问题,而其他则帮助他们重新联系已疏远的家庭。

  美国女性开始逐渐主宰企业的中层管理队伍。在一些特别专业中,女性人数达到了令人吃惊的数量。据劳工统计局(Bureauof Labor Statistics)数据,全美51.4%的管理和专业岗位由妇女担当,远高于1980年代的26.1%。她们占全美会计师总数的54%,还约占半数的金融和保险业岗位。全美约三分之一的内科大夫是女性,律师事务所的助理有45%为女性。白领型的经济更看重的是人本身的智力能力,而男女在此是在同一起点。它同时还要求沟通技能(communicationskills)和社会智能,女性在这些领域往往表现的更强。

  可能更重要的是,现代经济更看重正规教育背景,而女性在成年早期更倾向获得此经历。现在,只有工程和其他要求非常过硬知识背景的领域中女性还处于极少数的地位。即便如此,现状也比1970年代有很大变化。

  但是,在职场的金字塔上很少出现女性。由女性担任CEO的企业仅占《财富500强企业》的3%,此例几乎从未被突破过。尽管这种现象还存在,但并不能说明大企业最高层男性的地位就很巩固。美国大企业中女性CEO虽少,但她们去年收入所得超过了同类男性43%,平均收入水平增长更大。工商界也把企业高层缺少女性称之为“智囊枯竭('braindrain')”。

  有学者认为,因当今经济活动形式的变化,女性的一些特点和天性更符合企业高管工作性质。以往人们认为引领者应具有竞争性和进取心,男性自然同时具备这两个特点。心理学家研究的结果发现,在实验室模拟的商业洽谈环境下,男女都很自信,都具有竞争性,两性间差异极小。但男性是在以控制他人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自信,而女性在表现自信的同时还兼顾他人的权利,但两种方式同样有效。

  以往的研究者时常夸大以上差异,认为女性只具有本能型的,像处理事物时易于带有情感因素,以及为市场残酷竞争带来超级道德敏感性(superior moralsensibility)之类的特别才干。但在90年代女权主义下的商业理论似乎消除了此看法。然而,这类观点在近期金融危机后又有了市场。研究人员一直在探寻睾丸激素和甘冒风险间的关系,并想了解在相同基础荷尔蒙方式下的不同男性团体是怎样相互挑战,彼此刺激,并做出更狂妄大胆的决定。得到的结果是,男性和市场与非理性和过度激情连相随,女性与冷静和清醒相伴。

  人们现还不能最终确信究竟睾丸激素是否会强烈影响经营决策,但理想的经营领导者的概念在转变却是事实。仅凭下指令和进行控制的管理模式在消退。以学者的言辞,新模式可用"后英雄('post-heroic')",或"变革性('transformational')"来形容。其方式是管理者更像循循善诱的教练,灌输自身魅力,以激励他人努力工作和提高创造性。

  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和马里兰大学研究者在2008年发表的研究报告试图揭开采用更柔性化管理风格(more-feminine managementstyle)的企业与它们经营结果间的关系。他们对全美1500家企业从1992-2006年间的经营成果和女性参与高层管理之间的关系做了量化分析。结果表明,有女性参与高管的企业表现更好,这种情形在企业追求像研究者称之为“全面创新策略('innovationintensive strategy')”时更为显著。因此,研究者坚称,创造性与协作性(creativityand collaboration)在未来经济环境下特别重要。

  无论怎样,让人能最清楚看到的事实是,创新性和成功的企业都是大力提携女性的企业。该研究以企业聘用女性高管多寡为指标对行业排序,它反映出以往经济幽灵的造船、房地产、煤炭、钢铁和机床制造等传统行业在排序末端。

  此外,人们已观察到美国的高校和职业学校在静悄悄地进行着一场革命。无须证明的是,高等教育是通往经济成功的关卡,也是通往更高社会阶层,并支撑着美国社会的中产阶级的必由之路。从人口统计分类角度看,现在可确信,未来几十年的中产阶级必定由妇女主宰。

  美国高校学生数量的性别差异早已不是新闻,而这种差异隐含的问题至今未能解决。全美高校授予的硕士学位中有60%是女生,而她们在法律和医学专业的学位达半数,所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中42%为女性。更重要的是,能保证进入社会后有富足生活的最低门槛,取得学士文凭的人数中,近60%是女性。而目前更多男性的地位像是女性在上世纪70年代那样,大部份是高中毕业。

  从罗森今春造访堪萨斯市的情形便可窥见美国职业教育学校学生数量性别差异问题一斑。在名为都市社区学院(MetropolitanCommunity College)内几乎看不到男生,学校女生人数占学生总数的70%,尽管该校校长从2005年起就强调增加招收男生,并推出对男生进行专项辅导项目,为他们创造更融洽的校内环境。但这些举动让一些女权主义者感到不适。学校男生情况始终无改观。有学习天分的男孩子对整日在众多女学生中出入感到尴尬。他们也遭到朋友的奚落和嘲笑,对他们学习的积极性打击很大。

  高等教育的学生性别差异问题在近年让人感到像是在面对一场危机。典型的例子是,像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Universityof Missouri at Kansas City,UMKC)这样的研究性大学的1.3万多学生中,女生接近60%。这种转变令该校招生办人员对整个环境因此发生的改变和学校声望变化感到忧心忡忡。甚至连该校即将获得博士学位的学生会女主席也对此不安。她抱怨男生太贪玩,成绩落后。她称自己很想交异性朋友,但很难接受连学士学位都无的男友。在UMKC中,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家庭的入学男女生比例差异最大。

  研究者在整个90年代对男孩子在受教育的每个阶段都失利的情形感到焦虑,并认为可能是错误导向的女权主义把行为正常的男孩子当成了最初的捣乱者;或是大脑中化学成份差异;或是要求苛刻,过分强调文字的课程安排忽视了男孩子的兴趣。尽管当前尚不完全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让男孩子表现更糟,但非常清楚的一点是,与经济类似的学校现在更看重自我控制(self-control)、专注(focus)和更适合女孩子的文字型能力(verbalaptitude)。

  研究者们因此也提出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一项针对所有男校和班级,尊重男孩子独特学习方式的运动正在展开。所有这些专门针对男孩子的特殊安排,听起来就像早年为解决女孩子问题所建议的东西,只不过性别掉转了。

  现在的确能让人惊喜地看到女性在未来取得成功。但让数代的男孩子在感到毫无根基和被抛弃的环境下成长并不是改造的目的。美国男性几乎没有支持团体和社会福利,境内的男性权利团体越来越表现出与妇女的对立。婚姻破裂,以及再无重建家庭的情形造成子女在没有父亲的家庭中成长。男人对女人的社会地位不断上升不再反映出庆祝,而是视为一种威胁。

  在当今女性受教育程度超过男性的社会中,承担家庭经济负担的性别也在转换。70年代的女性只能为家庭收入贡献2%-6%。但今天的工作女性占42.2%。每10位工作母亲中就有4位是家庭的主要赡养者,她们其中大多数是单身母亲。因此有学者认为,提出究竟女性是否应外出工作的问题已变得毫无意义,因她们实际上已在这样做。传统的丈夫外出工作,妻子在家相夫教子的理想家庭永不会再现。

  婚姻自70年代以来也发生剧变。女性一方的收入已典型地成为决定家庭是否能沿着等级台阶继续上行,还是停留在原地的重要因素。越来越多的妇女彻底地放弃了婚姻,但有着相同收入和教育程度的男性却少见。上世纪70年代,年龄在30-44岁的84%的女性选择结婚,而今天的比例下跌到60%。据2007年数据,在高中未毕业的女性中,43%选择了结婚。在这种情形下的孤独女性并不是输家,而社会中真正输家是那些自70年代起累积了一些财富的单身男性。

  今天,妇女即使在工薪家庭中的地位变化也很显著。据社会学家KathrynEdin经过5年时间对费城市郊的低收入母亲进行的调查后发现,那里许多家庭转变为女家长制(matriarchy),母亲对家庭中的像生儿育女、如何养育,以及何处养育等许多重大事项做决定。她们还指教丈夫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造成这一变化的重要因素是男人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有保障家庭得到稳定收的能力。90年代的衰退让那时的男人毁灭,他们的境况就此从未得到过改善。近期的危机则让他们变得更糟。(皖东)

转发此文至微博 我要评论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登录名: 密码: 快速注册新用户
Powered By Google
留言板电话:95105670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