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黑石1号施瓦茨曼讲述黑石过去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1月12日 00:52 理财周报

  理财周报记者 李清宇 高森/文

  终于,黑石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施瓦茨曼选择了深秋的北京来散散心。“在美国,别人总问我黑石股价的事儿。”站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台上,他告诉大家,这让他最近比较烦。

  施瓦茨曼是福布斯去年评出的最有影响力的人,他一手创办的黑石集团是世界上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公司之一。

  2007年,一心要做“另一种私募”的黑石集团在纽交所公开上市。可是无巧不成书,这家盈利向来很不错的公司在上市后的第三天,次级债危机便爆发了。

  “次级债的蝴蝶效应也让黑石在并购交易的活跃程度大大降低。”施瓦茨曼并不回避这个问题,“最乐观的估计要到第一季度末,信贷紧张才能消除。

  因为爱看美女被彼得森看中

  一身笔挺的西装,眼镜挂在胸前,身体看上去没怎么发福,他感觉上比62岁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在不到100分钟的报告里,他的幽默不时引来陪同他的黑石集团大中国区主席梁锦松的捧腹大笑。站在清华大学讲台上的施瓦茨曼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烦躁和疲惫,100分钟,他一口水也没喝。

  “周身蕴含着动力、自信、雄心、诚信和创造事业以及希望凌驾一切的巨大欲望。”这是施瓦茨曼在哈佛商学院的老师给予他的评价。与此匹配的事实是,施瓦茨曼在22年的时间里把40万美元变成了30亿美元。讲台上,施瓦茨曼向大家讲述了自己的幸运。

  “当时我都快去服兵役了,闲来无事,就常常去一些不错的写字楼里闲逛,那有很多美女。”施瓦茨曼笑道,幸运的是,他的闲逛引起了彼得•彼得森的注意。“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问我为什么老是在他们公司的走廊里走来走去?我说:‘觉得你们很年轻,很好。’”

  “可能老板就是想创造这样的公司文化吧,就这样,我甚至看不懂财务报表,就听到他跟我说‘你来上班吧!’”施瓦茨曼回忆说。

  施瓦茨曼的第一个辉煌来自雷曼兄弟公司,1985年,他31岁就成了雷曼兄弟高管中最年轻的合伙人之一。“但因为公司的内部斗争,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彼得森离开了雷曼,我是他那一伙儿的,所以我也跟他走了。”施瓦茨曼并没有觉得错过了什么。

  “当你给投资人带来高回报时,他们也会给你更多的钱。”

  在华尔街,黑石是一个神话,其建立的22年时间内始终保持着30%以上的平均增长率。然而22年前的黑石,还只是一个用40万美元成立的小公司,两个合伙人和两个助理。

  “没有任何的开业仪式,甚至‘黑石’这个名字也不是刻意去取的,因为彼得森和我的姓氏分别是德文的‘黑色’和希腊文的‘石头’,我们就将自己的新公司取名为‘黑石’,这样,大家一看到它就知道我们叫什么了。”施瓦茨曼解释说。

  对于施瓦茨曼来说,刚开始的日子很难熬。“我们按事先想好的名单,跟我们的潜在客户进行联系,我原以为他们收到后会纷纷给我们来电话,电话应该满屋子响,可没想到,电话一个都没有。”

  转机来自坚持,后来出现在英国保诚保险那里。

  “那是一个星期五,在纽瓦克市。”没抱任何希望的施瓦茨曼去见英国保诚保险副总裁加内特•基特,后者正在吃金枪鱼沙拉三文治。“当他说我给你们1亿美元吧,我惊呆了。”

  这笔钱为黑石带来了包括通用电气总裁杰克•韦尔奇在内的其他31名投资人,黑石第一只8.5亿元的基金就这样建立起来了。

  其实在施瓦茨曼的眼中,PE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按照典型的美国模式看,就是我们买下一个公司,然后通过一些手段促使它成长,然后再卖掉它,并从中赚钱。”施瓦茨曼说,“这是一个PE为公司增值的过程。”

  在黑石早期,整个投行和基金持有人都推崇敌意并购策略,但施瓦茨曼却为黑石定下了“不做敌意收购”这样一条基本准则,黑石与一般PE机构不同的地方是总和关联公司保持着友善的关系,哪怕最后不得不放弃收购。因为“敌意收购往往是一个把收购成本无限制提高的过程”。

  黑石集团成立第一年就创造了奇迹,“

股票市场的回报只有3%-4%时,黑石的回报超过30%。”其结果就是黑石从此不再缺钱。“当你给投资人带来高回报时,他们会要求更高的回报。”施瓦茨曼说,“但同时,他们也会给你更多的钱。”

  中国企业首先想到的不是私募

  “此后的黑石进入了欧洲市场。”施瓦茨曼回忆说,“当时的欧洲公司规模就好像是中国公司现有的状况。然后我们才关注到亚洲市场,但我们最早进入的是印度。”

  施瓦茨曼说:“原因就是印度人讲英语。”“但我后来发现,即使是印度人讲的英语,只要他们稍微讲快一点,我就听不明白了。”

  在中国市场,后发制人的黑石迅速聘请了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为中国区主席,并在今年9月以6亿美元的代价收购了蓝星集团20%股权。“在中国做PE最大的挑战是,大部分企业需要钱,但他们寻找的是成长基金而不是占PE绝大多数的并购基金。”施瓦茨曼表示。

  “中国股市的走势确实很好”

  

理财周报:您认为中国股市的估值是否合理?

  施瓦茨曼:从上海股市的情况来看,从市盈率来看,股价是比较高的。中国现在经历了巨大的增长,一般来讲,一个国家在经历积极的转型后,这个国家股市的价格和收益会更高。我们可以参照印度的情况,中国有些时候经济增长率达到了11.5%,印度股市的增长率达到了18.5倍,而中国现在是15倍,中国有很多公司上市,现在中国的股市增长跟印度股市增长非常相似,如果GDP增长出现2%的差异,市盈率有可能会出现翻倍的情况。我不能给你一个确定的答案,中国的股市是否被高估了,但是中国股市的走势确实很好。

  理财周报:你在做投资组合结构的时候,会考虑什么情况?中国和印度都有哪些机会?

  施瓦茨曼:刚才我们也讨论过中国和印度的情况,每次世界经济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就会改变我们购买公司的种类,但是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况,中国现在还没有经历过衰退,在西方,每隔六年就会有一个衰退期,每次在衰退期截止的时候,我们都会购买一些公司。在市场不好的时候,我们会改变资产划拨和分布的情况,中国现在没有保护主义,这样可以使

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印度也是这种情况,我们想把这个公司管理好,我们可以看到它在未来有很好的增长。而且在业界,我们可以帮助这个公司表现得更好,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比如说改变它们管理的方法,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帮助他们在其他国家扩展,告诉他们一些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管理方式。

    欢迎订阅《理财周报》!
    订阅电话:020-87385997(广州),
    各地邮局订阅电话:11185,邮发代号:45-138

    新浪财经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Powered By Google
不支持Flash
·《对话城市》走进城市 ·城市发现之旅有奖活动 ·企业邮箱换新颜 ·邮箱大奖等你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