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锋有鱼杯”港股模拟大赛火热开赛,报名交易即有可能赢取60万大奖!【点此报名】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 蓑笠翁

  编辑 | 小鲨鱼

  今天咱们换个口味,先来看两张走势图。

  第一幅图是股灾时候的,是不是有点像过山车,刺激得狠,且在第二波股灾之前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连连攀升创了历史新高,不知道那时进场的道友们今何在啊? 

  第二张图则是在平静了一年之后,先来了个小插曲,随后剧情急转直下,扑通一声,不到一个半月时间,跌了45%,不知被大阳线迷惑了眼的道友此时心情又如何?

  而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一个卖猪肉产品的想要卖牛肉而引发的。

  今天咱们就来趴一趴这个图的主人—得利斯

  一、女承父业,成绩单不理想

  这个故事的开头其实离现在也不遥远,就从2015年3月份得利斯原董事长郑和平辞职,而后其女郑思敏继承父业执掌得利斯开始。

  至于得利斯呢,一直以来,主要都是生产和销售以“得利斯”为商标的冷却肉及冷冻肉等猪肉生肉制品、火腿等各类低温深加工熟肉制品等。

  先来对比一下不同掌门人期间的营收和净利润。

  从上市以来至2014年郑和平掌舵期间的营收和扣非净利润情况来看,基本是稳住了;不过到了郑思敏掌舵的2015、2016年,营收虽变动不大,但是净利润却创了新低,扣非后净利润由2015年的1635万下跌到了2016年的-559万。

  业绩表现不佳的理由则是由于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生猪以及猪肉价格16年一直在高位运行,导致公司整体运营成本高居不下。不得不说这轮猪周期确实是挺坚挺的,无论是在持续时间以及价位上。

  可以理解猪价确实造成了冲击,但回顾历史,风云君相信这不是得利斯第一次面临猪价冲击。上一轮猪周期的高点是在2011年,可从得利斯营收和净利润的表现来看,这影响要小的多。而随后猪价开始持续走低,但是在12、13、14年,得利斯的营收与净利润也未见有明显改善,反而也是持续走下坡路。

  那这问题出在哪里呢?风云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又将其营运能力与同类上市公司比了一比。注意,选取的主要是均是生产、销售冷却肉及冷冻肉等猪肉生肉制品的标的。显然,这差距不小,且近期亦无改善迹象:存货周转天数从近期降幅来看,得利斯排在末位;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仍在增加。

  而风云君还有另外一个疑惑的是,既然生猪价格对成本影响如此之大,且同类公司均早已向上游养殖业布局,可以用来解决猪价冲击问题,那为何得利斯不效仿之?不走寻常路?问题是你得有能力对成本进行有效管控才行吧。

  所以,女承父业这成绩单能及格吗?而对于现任董事长郑思敏,我们也来了解下。

  郑思敏,1977年出生,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大学本科学历,三年德国留学经历, 具有德国国家最高语言资格证书(KDS),历任中央电视台科教节目制作中心导演助理、党办委员、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办公室主任。

  风云君不歧视专业,在金融圈里咱也见识过几个,像彼得林奇原本是学历史的,而索罗斯是学哲学的,风云君也是酷爱历史和哲学(

  而为了能让郑思敏顺利接管得利斯,历练那是必须的。所以,从2010年起担任北京得利斯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来看看这份成绩单如何?

  风云君不得不感慨,父爱如山呐!  

  二、猪肉不行卖牛肉

  上文风云君提到如果可以打通上游把猪养好解决成本压力问题,这方案对得利斯来讲也算一种不错的选择。不过,新董事是有新思路的。

  猪且放着,牛要进场。

  第一浪

  先回顾下文章开头第一张走势图中,得利斯在第一波股灾之后在8月中旬创出了历史新高。风云君觉得挺疑惑的,谁带头在这兵荒马乱的时代还割了一波韭菜啊?明明之前的公告里面已经预警了啊。

  第一则公告是实控人减持不超过总股本18.16%的公告,不过在随后的第二则维稳公告之中废除了,且同时公告董监高增持股票的版本。

  是不是要鼓个掌?但是做人不能太天真。风云君就不做详细统计了,反正郑思敏女士到目前为止一共就持有21400股,而彼时的财务总监更有大将风范,纹丝不动,1股也未增持。

  而第二则公告中同时提及为了很多美好的愿景要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但不到三天,计划终止。而原因更有意思:

  经过大会一致讨论,股权激励对象认为:根据相关规则确定的行权价格为 14.36 元,与目前公司股价相差较大,并且制定的业绩考核指标执行有一定难度,难以实现相关目标,总体股权激励计划方案不能起到激励团队的作用,一致建议董事会终止本次股权激励计划。

  其实,得利斯挺实诚的。像一休哥一样“格叽格叽格叽”转转脑子就可以想到,行权价格与股价相差较大,总不至于是因为行权价定的太低吧?而业绩考核指标难以执行,真的是良心句。风云君也未见这考核指标,想来是真的难,亦或是得利斯管理层对自己要求太严格呢。

  2

  第二浪

  这蹊跷的一波走势不知道跟进军牛产品有没有关系,反正下一波是有的。2015年9月14日得利斯开始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到11月上旬发布重大资产购买及增资预案:拟1.4亿澳元(约为当时6.4 亿元人民币,资金来源:银行借款)收购澳大利亚牛肉企业Yolarno Pty Ltd 45%股权(Yolarno为澳大利亚的大型牛肉屠宰、加工、销售公司)。随后复牌,接连5个涨停,确实牛了一把!

  然而好景不长,在推进过程中,得利斯既收到了深交所关于此次重组的问询函,也收到了因公司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而项目推进也在延期,虽支付了预付款,且还抽时间推出了“控股股东向投资者免费赠送澳洲牛肉产品”的活动,但收购方案最终仍于6月30日终止。原因是由于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相关工作复杂,相关工作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即2016年6月30日前完成。

  这理由风云君就不调侃了,前面已经划过重点。这里就想做个市场调查,有没有当时持股1000 股以上的股东吃到这价值248元的澳洲牛肉(活动时间:20160101-20160110)?毕竟有5万份在那等着呢。

  然而,原合同虽是终止了,但是得利斯进军牛肉市场的信念未变,对澳洲牛肉的热情也不减。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得利斯持续发布了同一则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的公告,并提到:公司与交易对方就交易事项及新的合作协议进行磋商和商谈,并积极推进各项相关工作。

  直到今年9月30日发布的公告的最后部分才有了一丝变化:近日,公司从《澳洲人报》报道获悉,宾得利牛肉集团(Bindaree Beef Group)已将其51%的股权出售给第三方。

  而宾得利牛肉集团与标的公司有何关系呢?

  标的公司为宾得利牛肉集团于2015年7月6日通过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Sanger而成。后续公司生产业务基本就是由宾得利牛肉集团开展完成的。

  所以,这则公告的实质是交易标的已经找好对家,卖了。估计是觉得谈的时间有点长,这花开花谢都两季呢。

  风云君还是忍不住想要吐槽一下,这对手方把主要标的卖了这事,得利斯作为收购方还得从报纸上知道啊?

  第三浪

  至于第三浪这个下行浪,时间点正好踩在了年报发布的当天,风云君对比了下之前预披露的净利润情况,得出一个经验,以后碰到业绩预减的,最好是在下限值的位置再减减,不然心里落差太大。再者,此处净利润并未扣除非经常性损益,所以看到真实的净利润情况之后,对于牛肉又还没有吃上的投资者来讲确实高兴不起来。

  而后续的年报问询函中也提及到了非经常性损益,且对政府补助比较关注。风云君倒是真的很少在问询函中见到对政府补助提出疑问的(兴许是见少了啊),所以也拿起计算机敲了敲,还真说,这数额不大不小的,可是要在净利润面前加个符号确是绰绰有余呢。且中间有一项是最有意思,也是数额最大的。政府给予的1000万对于海外并购项目产业扶持资金,用作对公司海外并购项目已发生中介费用的补助,收到时间为2017年2月23日。

  也就是说,得利斯玩跨国收购结果是政府买单,问题是第一次收购还没成功,理由是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相关工作复杂到期未完成,那钱都去哪儿呢?

  当然折腾也不是没有意义,好歹净利润是个正数。

  结束语

  在进军牛肉市场的道路上,得利斯还真是有股牛劲。2017年9月8日,得利斯还发布了关于投资建设30万头/年肉牛加工项目的公告,但这在9月30日那则公告之前,在跨国收购案基本没戏的情况下,不知得利斯是打算放下牛肉还是勇往直前?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