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资参与艾滋病疫苗赌局 长春高新等待破灭

2013年03月23日 07:51  华夏时报 

  比尔·盖茨与高盛潜入天坛生物 游资联手机构拉升长春高新

  本报记者 金水 包涵 北京报道

  长春高新(000661.SZ)2009年送到广西疾控中心做二期临床试验的艾滋病疫苗至今没有公告任何进展,在4年多的时间里,股价却上涨了至少17倍。2008年11月3日长春高新最低股价为4.88元,2013年3月22日股价收盘达到90.32元,成为A股最贵的3只股票之一。重庆啤酒乙肝疫苗临床试验宣告失败之后,游资和机构再次联手制造了疫苗神话。

  比尔·盖茨和高盛也参加到这场艾滋病疫苗的资本赌局中,耗资上亿元潜伏天坛生物(600161.SH),北京天坛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方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与中国疾病控制中心邵一鸣教授合作研发的DNA和“天坛株”艾滋病疫苗,目前正在北京佑安医院进行二期临床试验。

  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人类突破医学难题充满着风险,全球至今还没有任何艾滋病疫苗获得成功,资本市场的赌局存在很大的风险。

  艾滋病疫苗下半年见分晓

  北京佑安医院是一家著名的传染病医院,中国疾控中心邵一鸣与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联合送检的全球首次使用“天坛株”痘苗病毒作为载体的艾滋病疫苗在这里进行二期临床试验,天坛株曾经为消灭中国的天花做过贡献,与DNA疫苗联合使用。

  负责这次临床试验的夏伟大夫告诉记者,2012年8月开始进行二期临床试验,12月底完成150名志愿者的招募,这一进展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目前3针DNA疫苗已经打完,再等一段时间就可以再打天坛株,估计明年三四月份所有临床数据可以送第三方,五六月份统计结果出来,8月份就可以出临床试验报告公布结果。”夏伟向记者表示。

  “今年下半年开一个中期数据分析会,那个时候基本上知道大概结果。”邵一鸣教授在两会期间告诉记者,据他了解,目前的进展和别的疫苗项目差不多。

  与邵一鸣合作研发疫苗的是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公司第三病毒研究室,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与天坛生物同属于中国医药集团旗下的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高盛和比尔·盖茨豪赌的天坛生物具有极强的疫苗研发和产业转化能力,主要收入来源就是预防疫苗和血液制品。

  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第三病毒研究室主任徐静告诉记者,从2003年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就开始与邵一鸣团队合作,目前还没有考虑试验成功后,由谁来转化生产这个疫苗产品,按照惯例是在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内部之间转让。

  长春高新:资本神话等待破灭

  长春高新支持的是吉林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孔维教授领导的团队,率先推出国内首例进入临床试验的艾滋病疫苗。由于有国外成熟的疫苗和技术为基础,进入临床试验也是最快的。2005年进入第一期临床试验,2007年获准进入第二期临床试验,直到2009年才征集到30名志愿者在广西疾控中心进行二期临床试验,至今仍然在二期临床试验中。

  中国首例艾滋病疫苗激发了资本市场的兴趣。二期临床试验经历4年多的漫长等待,一个神秘散户张国荣却精准地踏上长春高新股价上涨节奏,实现了超额暴利。2008年二季度张国荣开始买入66万股长春高新,2010年第三季度张国荣持仓达到280万股,成为长春高新第一大个人流通股东。在这之后,华商动态阿尔法开始从2010年二季度买入,股价有明显的持续上升,到2011年第三季度,华商动态阿尔法已经持有567万股成为长春高新第一大机构股东。2011年下半年,华商盛世基金开始接力杀入长春高新,并在2012年第三季度持仓达到431万股,位居第二大机构股东。上投摩根内需与汇添富基金在更高的位置上买入,而牛散张国荣开始减持46万股。游资和机构联手制造了帽子戏法的疫苗神话。3月21日,长春高新的股价重上90元,牛散张国荣市值达到两亿多元。

  尽管4年过去了,长春高新对于疫苗二期临床试验仍然没有进行过详尽的信息披露。长春高新董秘办的焦先生拒绝透露疫苗二期临床试验的进展。“具体承担疫苗的研发和临床试验的是子公司长春百克药业,有关技术上的问题,你可以问他们。”负责疫苗临床试验的长春百克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计划发展部张经理似乎也无法透露什么时候可以公布揭盲报告,并确定能否转入第三期临床试验。

  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志愿者招募困难,临床试验不得不一再拖延。同样的故事曾经在重庆啤酒上演过,重庆啤酒乙肝疫苗二期临床试验结果不理想,揭盲结果推迟了一年才公布,公告发布之后股价出现断崖式暴跌,大成基金[微博]遭遇重创,股价从83元的高位一直跌到最低12.58元。

  2011年长春高新宣布与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合作开展治疗性疫苗研究,这是曾毅院士领导的一个团队。知情人士透露,这是长春高新给市场的一个替代方案。

  融资机制短板

  “国际上以发明鸡尾酒疗法闻名的何大一教授也将把疫苗临床试验放在我们医院进行。”夏伟向记者透露,中国艾滋病治疗与防疫水平正在和国际水平接轨,在全球最有希望成功的艾滋病疫苗研究项目中,邵一鸣团队排在第五位;一些全球顶级艾滋病疫苗研发团队涌入中国,这里临床试验费用比较低,医疗市场比较大。

  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疾控中心、军事医学科学院和302医院等军队医院也加入到疫苗研究的竞争,中国的高校对艾滋病疫苗国际顶级人才争夺白热化。最具标志性的就是上海交大引入发现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吕克·蒙塔尼团队。由于预防性疫苗研发难度大,国际上至今没有任何突破,包括蒙塔尼在内的一些团队开始转向治疗性疫苗研究。

  不过,记者发现长春高新对首例艾滋病疫苗研制投入不过1000多万元,但长春高新大股东最近减持262万股,套现的资金已经达到2亿元,2010年曾经减持过313万股,套现金额达到1.5亿元。

  与西方制药公司动不动上亿美元投入研发新药相比,中国医药研发方面的投入还是小规模和作坊式的,资本市场也没有建立一套有效的支持科技研发团队的风险融资机制,仅仅给市场提供的是一个股价炒作的概念。

  徐静告诉记者,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的85%以上的研发经费来源于企业,剩下15%来源于国家科技经费投入,这和邵一鸣团队完全靠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资金支持不同。

  艾滋病疫苗研究在2008年曾经遭遇重创,全球公认最有希望获得成功的美国默克公司项目因为安全性被叫停大规模临床试验。探索人类医学难题失败是正常的,每一次经历都是向成功更进一步,至今全球仍然还有几十个疫苗项目在进行临床试验。

  新闻背景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疫苗股

  疫苗不仅关系到人们的健康,也和上市公司的命运息息相关,各种疫苗概念股受到资金的轮番炒作,虽有时股价一飞冲天,也难免因泡沫破灭一落千丈,疫苗资本赌局这出戏在不断上演,只不过更换了演员。

  流感疫苗之战

  Hib疫苗即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Hib作为流感嗜血杆菌的一种,具有极强的侵袭力。在流感嗜血杆菌引起的严重感染中,几乎90%是由B型引起的。

  沃森生物(300142.SZ)在上市前,宣称用9年时间研发了13个疫苗产品,获得了“在研项目众多、研发能力国内领先、成长潜力非常可观”的市场赞誉。2010年11月1日,沃森生物亮相创业板,共募资23.75亿元,超募18亿元,当时创造了发行纪录。沃森生物之后的命运却风光不再,上市后有的项目停止研发,公司两大拳头产品——Hib疫苗与AC流脑结合疫苗受到竞争对手的有力挑战。股价也是一路唱“跌”歌,惨遭腰斩。

  向沃森生物打出重重一拳的就是智飞生物(300122.SZ),2012年8月22日,智飞生物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绿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获得了Hib疫苗的《药品GMP证书》。智飞生物2013年1月22日晚再度出击,其发布公告称,目前,公司首批自主Hib疫苗(商品名“喜菲贝”)已通过国家食品药品研究检定院质量检定,获得生物制品批签发合格证,在通过各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采购流程后,已陆续进入当地疫苗流通应用领域。

  沃森生物也不甘示弱,2012年10月北上与俄罗斯两大疫苗龙头企业签下销售与许可协议,杀入俄罗斯市场。许可协议涉及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DTP+Hib”)与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两个产品。

  抗乙肝之梦

  头顶“苗药第一股”光环的贵州百灵(002424.SZ)上市3年,多元化发展战略受挫,后劲不足。抗乙肝概念又成了贵州百灵在资本市场的救命稻草,在研项目抗乙肝药——替芬泰(原名Y101)在2013年2月19日被药监局受理,它是在苗药药材马蹄金提取物马蹄金素的药物原理上合成的新型化学药,但抗乙肝概念并不能让贵州百灵的股价逃脱下跌的命运。

  难圆抗乙肝之梦的还有重庆啤酒,在乙肝疫苗上兴风作浪的重庆啤酒于2012年5月31日发公告称不申请乙肝疫苗单独用药组的Ⅲ期临床试验,疫苗赌局告负。

  随着资金对乙肝疫苗炒作的升温、降温,重庆啤酒股价起伏跌宕,2011年12月8日,重庆啤酒公布疫苗“接盲结果”后,乙肝疫苗概念受挫,股价狂泻,从最高价83元回落至2012年1月19日的21.10元。资本赌局的惨烈可见一斑。(严晖)

进入【四海股份吧】讨论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 新闻李克强:政府要说到做到不能“放空炮”
  • 体育亚预赛-于大宝93分钟绝杀 国足1-0伊拉克
  • 娱乐我是歌手周晓鸥逆袭夺冠 沙宝亮淘汰
  • 财经十堰4500套商品房半价售给公务员惹争议
  • 科技汉王进退维谷:电纸书成苦涩“鸡肋”
  • 博客李银河:我们还能吃什么 德国混合桑拿浴
  • 读书高饶事件诱因:毛泽东对周恩来工作不满
  • 教育铁腕外教遭全班学生弹劾皆因不让抄作业
  • 育儿无语凝噎:那些襁褓中被弃的婴儿
  • 谢百三:我反对楼市国五条
  • 不是不好:电改重启的谣言为何又复燃
  • 郑风田:嘉兴死猪投江案的六点反思
  • 温晓东:尚德破产映照新能源发展困境
  • 罗天昊:警惕权贵阶层霸占中国梦
  • 沈晓杰:是谁在决定和操控中国的房价
  • 叶檀:万福生科是中国股市风向标
  • 王海滨:底特律房价崩盘是老黄历
  • 朱大鸣:房价预测为何让很多人损失惨重
  • 张卫星:投资中的二元决策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