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兄弟的华谊,不爱影视爱地产!

没有兄弟的华谊,不爱影视爱地产!
2019年09月23日 22:01 观点

原标题:没有兄弟的华谊,不爱影视爱地产! 来源:观点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赚惯了快钱的华谊,怎么会有耐心按着性子来打磨作品?

  如今中国的电影市场足够让各方利益动心,尽管这两年增速不如预期,但蛋糕却足够美味,热钱与资本的流入必然会引发一场血雨腥风,优胜劣汰这条定律在资本市场从来不过时。

  被噬血的资本挤占的影视行业,分了心的华谊还能走多远,似乎并不难回答!

  “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换回现金,来解决公司流动性问题。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卖画没有什么丢人的。”8月18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五届夏季高峰会上,首次针对公司资金紧张问题对外袒露心迹。

  高位套现的王中军两兄弟在大众面前,尤其是在股民面前并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点,如今说出这样一番话,曾市值高达900亿的华谊却面临现金紧张,昔日影视巨头苟延残喘,更多的只是让人唏嘘。

  华谊如今的局面也终究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怨不得他人。

  失道者寡助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中国社会传承千年不变的真理。在打游戏时最恨什么行为?不是对方超神,而是己方卖队友。

  2000年的时候,一部电影制片方才能分成35%,比例实在太低。这样的协议对制片方来说,不仅不公平,而且风险太大,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于是就有了后面制片方与影视公司在这上面的拉锯战。

  04年张纬平在《十面埋伏》的时候将分成比例提高到41%。《金陵十三钗》上映的时候,张纬平为了将分成提升到45%,独斗八大院线。

  12年五大发行方为了提高分成跟十三家院线开战的时候,华谊带着《一九四二》最先跑路,导致五大发行方联盟瓦解,在那之后再没有哪个发行方敢再跟院线叫板!

  结果《一九四二》叫好不叫座,冯小刚的心血之作在票房上终究抵不过他的喜剧片。

  对赌

  对赌协议让明星变成了资本的奴隶,就像背负了高利贷一样,为了完成协议,他们已经不在乎口碑不在乎质量,怎么能吸引眼球就怎么做妖,怎么能赚钱就怎么来....

  但中国影视圈的对赌却是华谊引进的。

  如今的杨幂、冯绍峰等人饱受对赌协议的苦楚,他们之所以能陷入其中,也有自己贪欲过盛的原因。

  最新财报信息显示,由于没有完成对赌协议,冯小刚和郑凯要向华谊兄弟分别补足6821万元和1963万元。华谊兄弟用资本绑定明星,收获了巨额商誉,业绩落得一地鸡毛,股价跌得一塌糊涂,最终为此买单的还是广大股民。

  而最大的受害者莫过于广大观众与中国的影视行业,不得不吃下这口馊饭。

  华谊与利用人性弱点与明星签订对赌协议,其背后是明星议价能力上升。从王京花出走几乎挖空华谊,到为绑定明星与其成立个人工作室,再到如今的对赌协议。

  背后是华谊议价能力的下降,核心竞争力在不断下滑。资本对明星的追捧是华谊远远不能及的。

  去电影化

  2013年,王中军给华谊的未来定下一个方向:“去电影单一化”。目的就是摆脱对电影的依赖,降低风险,同时发展互联网、实景娱乐等业务,增加收入来源。

  一家影视公司声称要摆脱对电影的依赖,能指望其对创意有多少的尊重呢,或许影视在他们眼中只是一门生意,依靠其扛起民族影视文化的大旗,也只是一场梦罢了。

  事实上华谊身体比嘴巴诚实,例如2010年6月以1.5亿元注资掌趣科技,掌趣科技上市之后,股价飙升一度接近600亿元市值,华谊兄弟从中陆续套现24.82亿元。

  投资收益对华谊兄弟税前利润的贡献节节攀升,在2016年高达86.91%。

  但投资收益是不可持续的,没有一个稳定的项目为企业输血,即便财报数据再好看,资本市场也不会看好。

  华谊的市值一跌再跌不是没有道理。

  玩不转的实景娱乐

  2016 年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主题公园行业发展模式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国内有70%的主题公园处于亏损状态,超过1500亿元资金被套牢在主题公园的投资之中。

  主题公园哪有那么好做,就连鼻祖迪士尼都不能保证每个都挣钱。

  华特迪士尼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也只有6座迪士尼乐园,其中香港迪士尼营业14年有11年赔钱,巴黎迪士尼自1992年开业至今只有两年盈利,累计亏损达24亿元人民币,成为亏损最严重的的迪士尼乐园。

  而缺乏经典IP的华谊在这方面更是乏善可陈。

  在其短短二十余年的生涯之中,能称为经典的电影屈指可数,而其中能够进驻主题公园开发的就更少了。

  再者华谊如今不仅在影视上不上心,近年来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影视作品,在地产运营商也属于半吊子。

  主题公园这么一个难度系数颇高的游戏,华谊敢上手,不得不说勇气可嘉,要知道国内老牌地产巨头华侨城旗下的欢乐谷如今也面临巨大问题,内在还是因为缺乏经典IP。

  以华谊的第一个实景娱乐项目――2012年10月落成的冯小刚电影公社为例,2017年,这个坐落于海南的实景娱乐项目营收达到7.9亿元,为华谊贡献净利润8284万元。而在2018年的风暴之中,公司营收仅有2.5亿元,营业利润更是跌至负数,仅贡献110.5万元净利润。

  华谊想要打造主题公园想法不错,奈何舍本逐末。其心究竟是否在主题公园上也是个问题。

  资本运作

  2009年,华谊兄弟全资或控股公司家数仅有6家,增长至2015年的87家,再扩张至2018年的117家。由此可知,购并始终构成了华谊兄弟自上市以来的主基调。

  并购是企业做大的一大法宝,也是一杯毒酒,就看当事人怎么玩了。

  大量并购导致巨额商誉高悬头顶。自上市以来,华谊兄弟的商誉从零增长到2017年的30.47亿元和2018年的20.96亿元,2018年一次性计提9.73亿元的商誉,直接让2018年的净利润成为负值。

  其并购史中最具争议的莫过于为绑定明星而产生的并购案期间还伴随着对赌协议。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华谊兄弟流动负债达60.4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12.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4.41亿元;非流动负债21.69亿元,其中长期借款20.9亿元。而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共计超过48亿元,远远高于货币资金的18.17亿元。

  Wind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9年半年报账面可动用的货币资金不仅无法覆盖一年内将到期的有息债务,而且缺口高达22.68亿元。

  王氏兄弟高比例股权质押早已是众所周知,截至当前,王忠军、王忠磊二人股权质押比例分别达到91.65%和88.95%,这部分股权始终在滚动质押的状态中。

  很多人疑问华谊明明缺钱,却为什么不断质押股权进行融资,而且进行各种项目和股权投资呢?

  早在去年8月份,华谊影城苏州公司就有高达64.29%的股权被质押。

  或许,这是为了更好地融资呢?资本运作可不是一般人能玩的,反噬相当剧烈,华谊在拼命融资,而这背后又是什么在驱使呢?

  望山跑死马,看到希望对有些人来说是最大的悲哀吧!

  结语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曾撰文表示,如果一家公司长期不能专注于主业,且不培养在主业方面的核心能力,而一味地追求投机取巧和投资收益,那么,其风险随时随地都会不期而至。

  8月29日,华谊兄弟公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营收10.77亿元,同比下滑了49.26%,归母净利润-3.79亿元,同比下滑236.75%。

  王忠磊曾安慰投资者:“企业可以喘气的,人也有生病的时候,华谊在2018年、2019年有很好的机会。”

  但看形式,华谊这口气不大好缓过来啊。《八佰》《伟大的愿望》相继经历了撤映、延期,投资者与股民的质疑声来到了最高点。

  华谊还是一家影视公司吗?

  或许,华谊在实现自己的电影城梦之前,最应该考虑的是这个问题。

地产 华谊兄弟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0-09 交建股份 603815 5.14
  • 10-08 佳禾智能 300793 --
  • 09-25 豪尔赛 002963 --
  • 09-25 晶丰明源 688368 --
  • 09-25 科博达 603786 26.8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