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银行冲A股引战投 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营业支出飙升

广州银行冲A股引战投 计提资产减值损失营业支出飙升
2019年05月21日 14:48 投资时报

  该行2018年中间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2.66%,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增长14.46%;同时该行营业支出增长49.02%,其中资产减值损失增幅高达103.63%

  《投资时报》研究员  金丽

  城商行谋求上市通常遇到的一个“路障”,叫股东人数太多。无论已经上市还是正在准备上市的地方性银行,不少都在处理股东人数问题上耗费过心神。不过凡是有例外,有人虽然其上市之路也不顺利,但其现在最大的麻烦并非股东人数太多,反而是由于大股东股权过于集中,以至无法达到上市要求。

  这位特立独行者,正是地处羊城的广州银行。

  很久以来,该行一直在想方设法解决上述问题,但2018年之前还进展甚微。散去紧握的筹码才能峰回路转,战略投资者的入局便势在必然。不过,根据该行上市辅导券商国泰君安(601211.SH)近期公布的《广州银行中期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第一期)》显示,目前广州银行尚未取得国有股权设置批复文件和广东省政府确认函。

  根据广州银行年报中透漏出的信息,该行已把推进A股上市放到重要的战略地位,行动上也表现得很“着急”。比如,去年引战工作刚完成且尚未获得国有股权设置批复文件和省政府确认函,其就迫不及待与券商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而距离上述协议签完仅5天时间,辅导券商就完成了向监管辅导备案材料提交。这自然有赖于广州银行的积极配合和早有准备。

  对于引战工作和上市进程等问题,《投资时报》向广州银行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全面备战A股

  广州银行的前身为广州市商业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17日,是由广州市政府控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全国资格较老的省会城市商业银行。

  该行最初是由46家城市信用社联社组建而成的广州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由于两家支行违规账外经营案件暴露,导致经营状况迅速恶化,进而全行出现流动性风险,总资产200多亿元几为不良资产。历史资料显示,彼时这家银行的资金头寸缺口一度高达40多亿元,累计亏损20多亿元。

  随后的2001年,广州银行陷入经营困境,不过经过整顿改革,2005年开始扭亏为盈,自此广州银行开始了漫长的重组之路。作为大股东,广州市政府为该行构建了“重组、引资、上市”三步走规划。2009年,广州市政府率先通过广州国际控股集团作平台,用现金置换不良资产170亿元的方式,完成了对该行的资产重组。

  重组完成后,广州银行提出了三年上市的口号,但始终未能如愿,反而是同处羊城的广州农商行率先实现了H股上市。

  广州银行上市最大的障碍莫过于股权过于集中。在去年至今的引战工作前,其国有控股股东持股比例达77.97%。截至2017年末,该最大股东——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及其全资子公司——广州广永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永国资)分别持股占比50.01%和27.96%,分列该行第一、二大股东。

  往前追溯,广州银行股份更加高度集中在广州市政府手中。2014年底时,广州金控和广永国资持股比例高达92.04%。

  按照相关上市要求,股份制银行要实现上市,政府单一股权原则上不得高于30%,且境外战略投资者不能超过两家,持股比例不能高于25%,单一境外投资者比例低于20%。

  然而,广州银行的股权转让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其早在2010年左右就启动过引战工作,法国大众储蓄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台湾富邦金控分别进驻做过尽职调查,但先后以失败告终。2014年8月,广州银行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再度挂牌转让12.65%股份。当年11月初,中国产权交易报价网的项目信息显示,该笔股权转让以底价成交,而最终的受让方却仍躲不过广州国资背景身份,故被外界质疑是“左手倒右手”的把戏。

  2017年后广州银行继续推进股权结构优化工作。2018年6月,该行最终引入了南方电网、南航集团等7家投资者。截至2018年底,广州金控是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22.58%;广永国资持股19.71%;南方电网以及南方航空集团为新晋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6.94%和12.68%。

  在广州银行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提到:“把握行业发展趋势,全面启动A股上市工作,揭开进军资本市场的序幕,加快推进上市引领发展步伐。”

  中间业务收入下滑

  引入战略投资者最直接的一个结果,就是当年资本金会比较充足,这在广州银行2018年财报中已有所体现。年报数据显示,该行一级资本充足率经历了2017年的下滑后,2018年出现明显上升,且超过2016年,为11.24%。因为有了相对充裕的资金,其存放、拆出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产生的利息收入同比增加,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拆入款项利息支出同比下降。

  但是在经营层面,广州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状况并不乐观。2018年其实现手续费及收入净收入3.66亿元,同比下降12.66%。从具体项目来看,银行卡手续费收入增加91.37%,该行解释称主要是因为信用卡手续费增长所致;代理业务手续费和结算与清算手续费收入都呈下滑状态,广州银行把代理业务手续费收入下滑原因归因于同业业务收入的减少。

  与此同时,该行手续费及佣金支出却在增长,即同比增幅14.46%至3.14亿元。

  值得警惕的是,广州银行营业支出大幅上升,在2018年增幅更达49.02%。其中波动最大的是资产减值损失,增幅高达103.63%,说明该行去年资产处置力度较大,同时也反映出其已核销掉了大量不良。业内人士表示,这应该是该行不良率回落的主要原因之一。进一步来看,推高资产减值损失的主要是发放贷款和垫款减值准备、持有至到期投资减值准备、其他资产减值准备,这三项同比变动分别是117.54%、358.17%、5095.03%,其他资产减值准备增加主要原因是计提拆出资金减值准备。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广州银行关注类贷款上升幅度较大,同比上升67.33%。通常而言,关注类贷款往往是转化为不良的潜在因素。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广州银行 营业 损失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06-03 红塔证券 601236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