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2008年中国资本市场倒下15位大佬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12月20日 12:08  东方早报

上证指数

  理财一周报记者/宋金波

  2008年,最不缺的是戏剧性。

  对一个角色,戏剧性意味着命运转瞬间的大起大落,富贵如浮云易逝难收;而富有戏剧性的剧本则必须悬念迭生,不仅能一幕幕拍下去,还要有第二季、第三季……最好能如美剧《LOST》,拍到第四季了,还能让你迷失,让你颠覆自己在第一季时的良好预期,你与真相大白的剧终不是不见不散,而是没完没了。

  黄光裕、刘根山、王益……这些“主角”无一不充满“戏剧性”,他们的命运,可能就在一个下午茶的光景骤然转折。与他们相关的案情,也不乏悬疑特征:它们或者仍欠缺一个说法,或者如一栋烂尾楼干挺在那里。这些剧情的共同之处,是集合的问号已经像掌声般轰响,却不见谢幕。

  必须承认,这些“未了案”中的任何一个,以既有的司法程序衡量,未必都有明显瑕疵;即便有些微变通,也未必不符合长期的惯例。以法律为准绳,是法治社会的刚性要求,人们的吁求不应过度乃至僭越司法律条。

  但正如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所言:“转轨期各类新型、疑难纠纷逐年增多,这就要求办案必须考虑国家的大政策、大局势,立足于切实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促进社会稳定。”“反对重配合、轻制约的做法,反对排斥监督的不良倾向。”资本市场案件,涉案金额动辄以千万、以亿计,关系多少普通投资者的身家,多少企业的成败。从根本上说,一旦出现问题,相对损失最大的终将是为数众多的普通投资者和债权人。不能迅速、完整、彻底地结案,案件延宕的每一天,都会消解公众和市场对程序正义的信心,并需要面对难以预料的后续效应。忽视多数人期望得到答案的问题,付出的社会成本已非法律条文所能评估。

  交易成本是制度的源泉。最好的制度安排就是要最大限度减少交易成本。就搜寻成本而言,法律制度中的信息公开制度要求信息必须公开,以减少交易的搜寻成本,从而降低交易费用。事实上,法律制度的确立有助于建立游戏规则,提供交易信任度。正因如此,在市场经济中,对法律制度和司法行为的要求就是必须能获得明确的预期,特别是风险预期。

  黄光裕事件之初,就有评论者指出,有关部门必须妥善保护各方特别是投资者的权益。黄涉嫌操纵*ST金泰、三联商社,使很多普通投资者被深套,但有关部门却未能及时启动紧急停牌机制以保护投资者。媒体就此呼吁:“秉承依法、公平的原则,尊重程序正义,才能将社会成本降到最低,才能维护投资者与债权人的权益,才能让市场树立公平竞争、依法经营的信心。”

  当然,不是所有“未了案”都能解读出同样的隐喻,但显而易见,把资本市场当成上海滩来闯的人,黄不会是唯一的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初牟其中倒台,有人说意味着“空手套白狼”的时代终结。牟其中的名言是:“种田不如做工,做工不如经商,经商不如贷款(间接融资),贷款不如不还(上市,直接融资),不还不如不管(指项目概念整体转让变现)。”然而,时至今日,“空手道”没有破产,冒险家们前赴后继。

  人们有理由追问,迷雾之中是具有普遍意义的标本,还是若干孤悬的特例?除了一些确因程序要求不得不如是为之的情形,还有哪些顾虑和考量催生了“未了案”?

  这不是满足大众的窥视欲望,这是作为投资者、债权人的公众应有的权利。而我们能做的,是在每一个可能的环节,利用每一种正当的手段,表达我们对未明细节的追问,对混沌状态的抗拒,对当事人或权威机构如何澄清看起来有鼻子有眼的传闻,给予持续关注。

  发生在海峡对岸的陈水扁案件,是一个鲜活的证明:当司法变得可见,民意可以给司法充足的支持。那么大的案件,整个进程始终没有遁出公众的视野,各界的强烈关注也没有从根本上扭曲案件的走势;媒体有立场鲜明的看法,但“特侦组”并没有因此迷失方向,对于“选择性执法”等指责,也始终正面回应。

  太阳之下无新事。相反的例子不是没有。俄罗斯整饬寡头的一幕,便曾为人诟病。在老百姓的冷眼旁观,这不过是权贵与寡头合谋分赃后,一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反目。是的,制止、屏蔽大声的追问、盘问并非不能做到,但谁能制止窃窃私语汇集为嘈切而坚定的背景音?种种猜想、谣传,也将鼠窜蛇行,恣肆疯长。

  第四季已近结束,最寒冷的冬天正在来临。人人都知道,在这个季节造成最多伤害的不是彻骨的寒冷,而是让人难辨东西的雾霾。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春暖花开之前,一场干净的了结值得期待。

  一代枭雄黄光裕兄弟:正被办成铁案

  重磅度:

  ★★★★★

  关键词:

  中国首富

  中关村

  三联商社

  ST金泰

  操纵股价

  进行时:

  曝光至今已有一个月,在本月初有消息称,黄光裕案件由公安部督办,北京市公安局负责承办。目前,该案件正处于经济侦查阶段,所涉全部卷宗材料都将汇总至公安部。

  “黄光裕正在协助警方调查,目前公司运作一切正常,我能说的就这些。”

  ——国美集团副总裁李俊涛

  理财一周报记者/陈金艳

  2008年,顾雏军、张荣坤、唐万新等曾经的福布斯与胡润榜富豪先后被司法终裁入狱,就在11月,“首富”也落马了。

  11月下旬,重登胡润榜榜首才一个多月的国美创始人黄光裕及其兄,新恒基集团董事长黄俊钦先后被警方带走调查。有媒体称,针对黄光裕兄弟的调查,获得前后两任公安部长周永康、孟建柱的亲自批示,要求办成证监市场之铁案。

  官方消息迟到一周

  11月10日,2008胡润富豪榜首富、国美集团董事局主席黄光裕返乡,参加汕头粤东侨博会,这是他在被抓前的最后一次露脸。

  8天后,黄光裕被抓事件流传在广州的媒体圈。11月18日22时,广州一些媒体记者收到匿名手机短信,内容大致是“国美老板黄光裕和财务总监周亚飞已于周一(17日)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至今无下落。黄的老婆杜鹃和一主要财务人员已潜逃,涉及多起重大案件……”

  但就在消息传出的第二天(11月19日),国美高管纷纷辟谣,称有人恶意造谣。但是黄光裕的手机始终处于“无法呼入”的状态,其妻杜鹃的手机处于“无人接听”的留言状态,周亚飞的手机则是“关机无法通”。

  直到一周后,“黄光裕被抓”消息才得到官方说法。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办在11月27日上午9点30分首次证实:黄光裕因涉嫌经济犯罪,目前正在接受警方调查。这是警方首次公开披露黄光裕案件,但并没有透露更多的详情。

  11月28日一早,国美发布公告承认黄光裕正在接受警方调查;当日下午,证监会有关负责人证实黄光裕涉嫌市场操纵;当日晚间,又传来黄俊钦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

  据了解,黄光裕是被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部门立案侦查的,由于所涉及案情重大,目前仍处在警方的调查之中,处于高度保密状态。

  操纵三联商社、中关村

  关于黄光裕被调查的原因,据此前《经济观察报》报道,有公安部门人士证实黄光裕涉嫌的案件主要包括:在国美境外上市期间以及并购永乐期间多次行贿,其名下资产在注入海外壳公司的过程中偷漏税,对ST金泰(600385)洗钱,对中关村(000931)、三联商社(600898)等股价进行操纵,将大量资金挪往海外、目的不明等。但证监会给出的答案是,黄光裕因涉嫌三联商社、中关村股票异常交易案被稽查。

  据了解,今年3月28日和4月28日,证监会分别对三联商社、中关村股票异常交易立案稽查。调查发现,在涉及上述公司重组、资产置换等重大事项过程中,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有重大违法违规嫌疑,涉及金额巨大,证监会已依法将有关证据材料移送警方,北京鹏润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黄光裕。

  早在去年年底至今年8月,三联集团与国美之间的股权之争在市场已掀起过不小波澜,黄光裕“操纵”三联商社的路径显现端倪。

  今年2月14日,三联商社开始拍卖股权。“山东龙脊岛公司”以5.37亿元的总价,竞得三联商社10.69%的股权。受此消息刺激,三联商社股价连续拉出8个涨停,股价由拍卖前的7.83元一路飙升至17.98元的最高价格,最高涨幅达130%。

  随后,黄光裕公司立刻向龙脊岛示好,欲收购龙脊岛,从而间接获得三联商社10.69%股权。而拍卖之前,黄光裕已经介入该股,获得8个涨停的丰厚利润。此后,黄光裕又多次竞得三联商社多数股份。随着黄光裕被抓,这些被掩藏的真相被逐一暴露。

  而关于中关村的迷雾,也开始渐渐散尽。就在11月28日证监会对三联商社、中关村股票交易异常立案稽查后,中关村发布公告证实,公司第一大股东、董事、北京鹏泰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光裕以及董事长许钟民正接受警方调查。

  2006年中关村股改重组中,黄光裕控股的鹏泰投资成为中关村第一大股东,许钟民出任中关村董事长。据媒体报道,许钟民与黄光裕渊源颇深,两人是同乡。许钟民被拘查,使得黄光裕案众多版本之一的“中关村重组案”也得到证实。

  12月3日,ST金泰也发公告,证实实际控制人,黄光裕胞兄黄俊钦因涉嫌经济犯罪正接受警方调查。

  该股曾在去年连拉42个涨停,早先也曾传出黄光裕涉嫌操控了ST金泰股价的传言,不过从目前公开的信息看,这一说法尚未得到官方证实。

  警方介入两年

  事实上,警方在两年前就已经盯上黄光裕。2006年10月,《财经》杂志曾报道黄光裕及其兄弟黄俊钦正接受来自公安部、银监会等部门的官方调查,其涉嫌在创业初期以违规方式,获得北京中行的信贷支持,以及其后的虚假房贷和车贷,总计涉及贷款13亿元人民币。

  当时国美董事长黄光裕用个人名义在内地发表澄清公告,否认国美及其本人受到一级公安部门的调查;又指,黄光裕旗下的鹏润地产出售住宅给第三方,因第三方办理的按揭业务受到调查,而国美作为该笔按揭的信用担保方,故正配合协助调查。之后国美发言人也表示,“之前黄先生(黄光裕)以个人名义发出公告,稍后发的(公告)将会是以上市公司名义发出的。”

  2007年1月16日,国美电器公告称,公安部针对黄光裕及其间接持有的鹏润房地产公司的“协助调查已经正式撤消”。

  不过,黄光裕并没有离开警方部门的视线。据媒体报道,与以往涉嫌操纵股价由证监会提出调查不同,这次调查由公安部门发起,证监会配合执行,调查从2006年到现在从未停止。

  资料显示,中国证监会目前稽查系统分为两部分,原稽查一局变为稽查局,主要负责立案,有一整套稽查立案的程序,而原稽查二局变身为稽查大队,主要负责具体的稽查工作。

  最新的消息显示,目前黄光裕一案已被移交至公安部证券犯罪侦察局指导办案,由北京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执行。警方还透露,依照目前掌握的资料,黄涉嫌的经济犯罪仅属个人行为。

  国美副总:

  “公司运作一切正常”

  黄光裕兄弟案从曝光至今已一月有余,而关于此案的最新进展也仅仅在本月初有消息称,黄光裕案件由公安部督办,北京市公安局负责承办。目前,该案件正处于经济侦查阶段,所涉全部卷宗材料都将汇总至公安部。

  多年来,黄光裕巨额财富的来源,一直饱受诟病,而公安部门的调查也已经证明,“新恒基系”和“鹏润系”在创业阶段,严重违规甚至违法获得中国银行北京分行的信贷支持,其具体运作者正是已被逮捕的中国银行董事、北京分行行长牛忠光。

  这些问题贷款,主要以租金、虚假房贷和车贷的名义,累计达到13亿元,最终流向境外。上述资金也是构成黄光裕在上世纪90年代创业时的第一桶金。公开信息称,这些贷款在“鹏润系”和“新恒基系”的庞大网络中频繁调转,光是一个“鹏润”,就开立了上百个账户,查账就像走迷宫。

  本周四,记者连线了国美集团副总裁李俊涛,他表示:“现在黄光裕正在协助警方调查,我们不方便表态,目前公司运作一切正常,我能说的就这些。”

  据了解,目前来看黄光裕所涉的操纵证券市场罪,是中国《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新近规定并强化的罪名。犯此罪者,最高可处十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前“上海首富”周正毅、上海社保案中的富豪张荣坤等,已均因此罪获刑。

  不过此前公安部门表示,公安部今年启动的新一轮调查,已明令不针对国美电器,警方称黄光裕犯罪事宜“主要涉及其个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相关报道:

    黄光裕:资本原罪波及首富

    黄光裕:富不敌法 理应引起彻底反思

    清算公路大王刘根山:南环高速案即将开庭

    公路大王刘根山旗下茂盛系多家公司再被起诉

    董正青:审后4月“择日宣判”无消息

    董正青案开庭时间未定 广发证券借壳仍存变数

    三被告再次翻供 董正青承认与广发高层矛盾

    董正青自爆家丑:广发证券历史上的股东是假的

    王益案引爆中国股市堰塞湖

    熟人揭秘汪建中 大黑嘴熊市屡创红色星期一

    北京首放是黑嘴 证监会罚汪建中1.25亿

    新浪声明:本版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手机看新闻 】 【 新浪财经吧 】
Powered By Google 订制滚动快讯,换一种方式看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