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公司业绩地震:资金断裂直击公司发展“命门”

文化公司业绩地震:资金断裂直击公司发展“命门”
2018年08月13日 09:16 界面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finance_biz@sina.com

  文化公司业绩地震:资金断裂、跨界阵痛、闭眼狂奔、监管重压

  行业内隐藏的问题被揭开,泡沫不断被挤出,上市公司之间的竞争或许已经到了凭实力“肉搏”的时候了。

  镜像娱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化传媒公司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业绩大地震”!

  近日,文化传媒上市公司相继发布了2018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半年报,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的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前,有6家公司在上半年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

  另外,包括印纪传媒华闻传媒骅威文化等在内的6家公司上半年净利润预计降幅达到70%以上。文投控股华媒控股等公司目前尚未发布半年业绩预告,但一季报业绩或亏损,或“腰斩”,半年报存在较大的亏损风险。

  据调查,在这些业绩动荡剧烈的公司中,乐视网暴风集团等都陷入了严重的资金困境,前者甚至逼近退市边缘;骅威文化、长城动漫等跨界转型而来的公司也在“水土不服”中艰难挣扎,后者甚至只能借助政府补贴度日;电广传媒腾信股份等闭眼狂奔,斥巨资收购的公司业绩贡献不佳;东方网络、印纪传媒等试探监管红线,企图以不合理的会计计算方式增厚业绩,甚至涉嫌财报造假……

  随着业绩频频“暴雷”,大多公司股东的股权质押份额不断扩大,股价跌破平仓线、司法冻结、退市危机等接踵而至。

  现金流断裂直击公司发展“命门”

  现金流作为公司的发展“命脉”,一旦断裂造成的后果不可估量,宣亚国际目前刚陷于亏损还不算严重,但暴风集团大股东所持股票被司法冻结,乐视网更是濒于退市边缘。

  1、乐视网5次发布“退市”公告

  在此次统计的上市公司中,乐视网的亏损最为严重。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乐视网预计亏损超过11亿元,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亏损6.36亿元。此次亏损的直接原因,便是“严重的资金紧张压力”。

  8月10日,乐视网公告称:“公司资金问题尚无法得到解决,公司经营未能得到全面好转,下半年存在持续亏损的可能性。如经审计后公司2018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公司存在股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这已经是乐视网在不到1个月时间内,第5次发布“退市风险提醒”。

  自从贾跃亭累计减持套现117亿元出逃后,乐视网便一步步陷入发展困境。即便有融创中国150亿“接盘”,但乐视网的现金流依然难以为继,亏损的局面也一直未有改善。

  截至今日收盘,乐视的市值已经跌至85.77亿,与融创中国“接手”乐视之初的701亿市值相比,不足两年便下降了87.8%。

  不过,融创似乎并没有放弃乐视网的想法,昨晚(8月9日),乐视网公告显示,公司审议通过了3件议案:子公司乐融致新和乐创文景合作《童话侠》项目,由乐创文景向乐融致新支付2000万元合作费用;乐视网旗下乐融文化租赁融创物业广告位设备,播放商业广告内容;以及乐融致新向乐视商业保理申请借款1.1亿元。

  然而尽管如此,被退市危机环绕的乐视,前路依然艰难。

  2、暴风集团融资20亿变5000万

  “前车之鉴”还在眼前,有着“小乐视”之称的暴风集团就已有了步其后尘之势。

  暴风集团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预计亏损8500万至9000万,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1572万。暴风集团同样面临着濒于断裂的现金流,雪上加霜的是,暴风集团并没有一个像“融创”似的角色为其持续输血。

  暴风集团的营收依赖以互联网电视为主的销售商品营收,然而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此项业务的毛利率为-7.15%,也就是说,作为支柱业务的互联网电视产品销售并未给公司贡献业绩。在此情况下,今年年初,暴风集团仍提出2018年“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进一步加剧资金链的崩盘。

  今年5月29日,暴风集团公告称:公司预计将于10个交易日内推出再融资不超过5000万元的增发计划。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暴风的融资渠道为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通道,而5000万的金额为此通道的融资最高值。而在20天前,暴风集团刚向证监会申请撤回了该公司于2016年8月份推出的再融资申请,当时的拟融资金额达到20亿。

  从融资20亿变为5000万,反映了暴风集团捉襟见肘的资金困境。2018年的一季报数据显示,暴风集团的流动资产总额为18.29亿元,而流动负债则高达19.75亿元,其流动资产已经不能够覆盖流动负债,资金链在未来一年内有较大的断裂风险。

  资本已经闻风而动。7月6日,暴风魔镜股东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对冯鑫名下暴风集团327万股股票进行司法冻结。

  3、宣亚国际5个募投项目中3个进展为0。

  此外,现金流同样紧张的宣亚国际也已经出现了亏损的迹象。2018年上半年,宣亚国际实现净利润260万,较上年同期的2722万下降了90.44%。实际上,宣亚国际在今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已经达到325万,即公司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亏损了65万元。

  去年,宣亚国际上市不到两个月,公司就拟以28.95亿元收购蜜莱坞48.2478%股权,成为蜜莱坞控股股东,而蜜莱坞旗正是映客直播背后的公司。此次收购难免“借壳”的嫌疑,八个月后,宣亚国际宣布终止此次收购,随后复牌便连吃六个跌停,公司的股价持续下跌,截至目前市值已经下滑近139亿,降幅达82.2%。

  除了收购映客失败,宣亚国际自身的业务也没有很强的盈利能力。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主要的子公司共计4家,其中仅一家净利润达到97万,其余三家累计亏损超800万。

  此外,宣亚国际的募投项目推进缓慢,共计募集的2.48亿资金中,有7380万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为目前投放最大的项目,另外有3个项目进度为0。

  综上所述,公司的现金流一旦无以为继,陷入亏损之后将面临现金流的更大断层,若不及时输血,公司面临的将是致命的打击。

  跨界多依赖收购

  但“水土不服”,发展不畅

  随着文化传媒行业崛起,尤其是影视市场被做大,热钱不断袭来之际,伴随着大量公司“跨界入行”。比如前身是玩具企业的骅威文化、奥飞娱乐;从焦炭行业走来的长城动漫;曾是量具量仪、机床工具行业龙头的东方网络……比比皆是,就连“土生土长”的华录百纳在业绩亏损之后,也选择易主给“门外汉”,业内的跨界风潮还在继续,但有不少公司的业绩表现却不尽人意。

  1、骅威文化头部剧断档近1年

  2018年上半年,骅威文化的净利润预计在3299万之间,与上年同期的1.52亿相比,下降了78.37%。这已经不是骅威文化第一次业绩断崖式下滑了。

  骅威文化的前身是广东骅威玩具工艺股份有限公司,后来由于玩具业务不断亏损转而引入影视和游戏业务。

  2015年至2016年,骅威文化先后斥资24亿收购了唐家三少、撒冷持股的第一波网络,与桐华绑定的影视公司梦幻星生园,以及风云互动网络科技等公司。其中,梦幻星生园承诺2015年至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4亿元、1.65亿元。而标的公司的业绩对赌成了骅威文化在此期间几乎全部的业绩来源。

  然而,到了2017年,多家公司的对赌期截止,失去对赌保障后,并购标的业绩滑坡将直接拉低公司净利润。后来,骅威文化抛出了拟不低于30亿收购张纪中女儿公司——东阳曼荼罗的公告,东阳曼荼罗给骅威文化的对赌承诺高达14亿。

  在此期间,公司参投的影视项目孵化缓慢。半年报中显示,骅威文化3.9亿卖给优酷的《幕后之王》,以及《他看见我的眼睛》目前正处在后期制作,尚未确认收入,是造成业绩下滑的一大原因。实际上,2017年至今,骅威文化的头部剧便一直处在断档状态。

  骅威文化长期无作品输出,业绩又对收购标的极其依赖,最终引发净利润的剧烈波动。而这样的现象,几乎是“跨界公司”的通病。

  2、长城动漫业绩依赖政府补贴

  2018年上半年,长城动漫预计净利润在500万至750万之间,相较上年同期的2923万下降了74.3%至82.9%。

  长城动漫原名为四川圣达,是一家大型独立焦炭企业,后来斥资10亿收购的包括美人鱼动漫、湖南宏梦卡通、杭州东方国龙、北京新娱兄弟等在内的7家动漫产业类公司,标的的业绩对赌同样是其业绩的主要来源。

  一般而言,孵化出爆款动漫IP的时间相对更长,公司的回报周期也更长,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而长城动漫的研发投入已经从2016年的1400万以上,下降至2017年的945万。

  另外,财报数据显示,长城动漫在2016年便已亏损8063万,2017年净利润却暴增至1.27亿元,而天芮经贸、东方国龙等公司均未完成业绩对赌。长城动漫对此的解释是“收到政府补助”。

  据统计,长城动漫在近3年内共得到政府补助1.71亿元,公司业绩也与补助息息相关。关于政府的补助问题,深交所也曾对此出具问询函。而今业绩大幅下滑,恐怕并非政府“拨款不足”,而是长城动漫“转型阵痛”。

  3、美的少主控股华录百纳

  2018年上半年,华录百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2.6亿至2.65亿,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6400万。

  华录百纳的业绩剧变,主要是由于公司的综艺节目大不如前,影视项目嗅觉滞后,体育板块“烧钱”利薄。而亏损规模较第一季度的4600万扩大至2.6亿的规模,还与公司经历的实控人变更有关。

  5月28日,华录百纳的原控股股东华录文化完成了与盈峰集团和普罗非的股权交接,涉及的股份转让款高达18亿元,随后,盈峰集团拿到12.55%的股份,成为华录百纳的控股股东。

  据了解,盈峰集团和普罗非的法人为何剑锋,他的父亲是美的集团的创始人何享健。跨界而来的新股东还需要时间打破行业壁垒,易主前后的磨合期带来的业绩动荡不可避免。

  当下,华录百纳不仅业绩亏损,股市表现更是萧条。仅从2018年至今,华录百纳市值已从107亿跌至50.3亿,降幅达52.9%。“门外汉”跨界入局,华录百纳的业绩扭转、股价提振恐怕路漫漫。

  投资“闭眼狂奔”

  标的“暴雷”招致业绩亏损

  跨界而来的公司在转型初期需要较长的时间熟悉行业环境,依赖并购标的扩充业绩似乎“情有可原”,但业内也有不少公司以收购的形式盲目扩张,而“闭眼狂奔”最终带来的便是业绩亏损。

  1、电广传媒投资标的频频“暴雷”

  2018年上半年,电广传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3000万至4500万,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1.22亿。

  电广传媒有着“中国传媒第一股”之称,2017年以前,其业绩从未有过亏损的情况。直到2017年的业绩预告发布,公司的预计净利润仍达到2600万以上。然而到了今年4月,电广传媒发布的2017年年报却显示,公司在报告期亏损额高达4.6亿元。之后,电广传媒的业绩便一直亏损至今。

  2017年底至2018年初,电广传媒曾经历过一次剧烈的人事动荡,公司高层几乎全部变更,此事对公司的业绩剧变确实有一定影响,但更主要的还是电广传媒此前收购的多个标的公司业绩亏损。

  2015年前后,电广传媒投资收购了标的公司包括深圳九指天下、深圳亿科思奇、北京金极点、上海久之润、成都古羌、北京掌阔、广州翼锋等互联网新媒体公司,花费总计约35亿元,其中不少都是高溢价收购。

  然而,这些新媒体公司的业绩却不尽人意。电广传媒2017年财报数据显示,九指天下预测净利润为8500万元,实际亏损超4000万元;广州翼锋预测净利润为4000万元,实际亏损近4000万元;;极点预测净利润为3350万元,实际亏损近1500万元。在此情况下,电广传媒已经开始着手剥离亏损标的。

  实际上,电广传媒“闭眼狂奔”是想要迅速摆脱对传统业务的依赖,但盲目的收购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腾信股份亦是如此。

  2、腾信股份投资项目或停运、或被封

  2018年上半年,腾信股份媒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4500万至5000万,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90万。

  腾信股份的亏损持续已久。财报数据显示,腾信股份在2016年亏损2.66亿,2017年亏损1.37亿。然而,腾信股份曾经的辉煌却让业内多家公司可望而不可即。

  2014年,腾信股份以150元/股的股价冲上第一高价股,2015年股价更是飙升到220元/股。当时正值“互联网+”的风口期,而腾信股份是A股第一家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在疯狂“炒概念”的时代,腾信股份就这么受到了资本的追捧。

  而在风口褪去,腾信股份的股价也迅速下滑,高层随后紧急套现,仅在2016年4月-6月的三个月时间内,3位高管累计套现近3.3亿元。

  此外,腾信股份的投资眼光也不尽人意,2015年先后投资了车瑞信息和火钳刘明两家公司,但前者停止运营,后者旗下公众号“关八”被封杀。2017年10月,腾信股份又拟收购北京飞扬广告和北京勤诚互动广告两家公司,但目前已终止交易。

  在腾信股份的收购过程中,标的公司之间几乎毫无关联,腾信似乎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盲目扩张频频失利,公司业绩连连亏损。

  财务造假、滥用停牌、违规披露

  监管红线不可逾越

  监管红线一直是上市公司不可触碰的雷区,但“试雷者”却不再少数。尤其是在近两年,监管力度不断加大,越来越多公司被证监会“关怀”。

  1、东方网络涉嫌财务造假遭警示

  2018年上半年,东方网络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6000万至7500万,而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5099万。东方网络的业绩亏损与其涉嫌财务造假有关。

  8月7日,东方网络收到广西监管局出具的警示函,函中认为公司存在4处违规:

  1、公司2017年年报业绩预告不准确;

  2、公司 2017 年前三季度定期报告披露的收入、利润不准确;

  3、公司未及时披露购买、出售资产重大事项的进展情况;

  4、公司募集资金专户设立程序不规范。

  这已经是今年5月以来,东方网络第三次被证监会关注。起因是东方网络在2017年年报中大幅修改了公司业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原本的1832万变为亏损2.7亿。公司实际控制人彭朋也准备在转让业绩“变脸”之际自己持有的全部股权。

  此前,东方网络在对2017年年报的问询函回复中,列出8项利润调整项目,其中包括《镇魂》收入调减,影响利润-2415万元;《11部版权摊销》成本调增,影响利润-6033万元等,累计下调利润将近3.2亿。

  东方网络企图用不合理的会计处理方式来达到粉饰财报的目的,有财务造假的嫌疑。使用相似手段的还有印纪传媒。

  2、印纪传媒涉嫌滥用停牌、违规披露

  2018年上半年,印纪传媒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2170万,相较上年同期的2.68亿下降了91.89%。而印纪传媒同样存在调低会计计提比例增厚利润的事实。

  2018年一季报中,印纪曾给出的业绩预估为:公司2018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为2.68亿元至4亿元,远远高出现在的2170万。对此,深交所曾对印纪传媒发出问询函,公司在监管压力下恢复了会计计提比例,业绩随之“腰斩”。

  此外,印纪传媒还因为涉嫌滥用停牌被证监会“关注”。

  在印纪传媒停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肖文革曾大规模套现13.6亿,引发股市动荡,股权质押逼近平仓线被迫停牌。随后,印纪传媒宣布拟收购镜尚传媒构成重大资产重组继续停牌,大股东继续套现将规模扩大至24亿。

  7月9日,印纪传媒复牌,次日便收到了来自监管部门的关注函。随后印纪传媒的股票拉出7个跌停,市值在7天内累计下跌近112亿,降幅达52%。

  3、华闻传媒变更控股股东欲撇开“阜兴系”

  2018年上半年,华闻传媒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为8185万,相较上年同期的3.6亿下降了77.23%。

  与印纪传媒几乎如出一辙,华闻传媒在复牌后也收到5个跌停板,随后公司的股权质押面临爆仓危机,证监会的“关怀”更是不断。

  华闻传媒的主营业务是代理《华商报》等纸媒的广告、发行、印刷等,营收占比达到公司总营收的82%以上。传统媒体衰落的趋势早已明朗,而华闻传媒却迟迟没有推进转型。

  直到今年1月,华闻传媒才开始涉足人工智能领域,计划收购与自己业务没太大关联的车音智能,后来重组失败,又公告称拟以16.8亿元现金收购车音智能60%的股权,标的公司的估值达到28亿元。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当下,华闻传媒的突然转型难免被质疑“炒概念”,收购并不顺利。

  另外,据了解,华闻传媒与“阜兴系”关系密切,阜兴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朱一栋的堂妹是华闻传媒的控股股东。而朱一栋近期失联,原因或许与“阜兴系”内部的财务问题有关。这个消息无疑对陷入漩涡的华闻传媒极其不利。

  后来,华闻传媒变更了工商登记,将控股股东变更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随后证监会向其发布关注函,要求华闻传媒说明公司与“阜兴系”的关系。

  7月30日晚,华闻传媒的控股股东国广传媒1.672%的股权遭遇平仓被迫减持,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

  自“崔永元事件”之后,文化传媒股便集体飘绿,市值大面积蒸发,业内风声鹤唳。资金链断裂面临退市、跨界公司遭遇“阵痛”、闭眼狂奔的扩张屡屡碰壁、挑战红线的公司遭遇制裁,行业内隐藏的问题被揭开,泡沫不断被挤出,上市公司之间的竞争或许已经到了凭实力“肉搏”的时候了。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