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会下警察如何进行执法
2016年07月29日 11:01 新浪司法

  7月26日上午,公安部举办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针对民警在现场执法中遇到问题应当如何规范处置,进行了统一视频培训。视频培训主要包括刑事、治安、交警等警种在现场执法时遇到的具体问题,其中“面对群众围观拍摄,不影响执法的民警不得干涉”、“便衣民警执法时应出示《人民警察证》”等规定获得了大家广泛赞誉。

00

  高兴之余,我发现新的执法细则出台的时间恰好也是5月。今年的5月,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月份。5月7日雷洋案发生,随后昌平警方和被害人家属方就案件各自发声,表达不同观点。但有一点是双方共同争议的焦点,以及社会公众所最关注的:昌平警方在执法过程中,到底有没有遵循正当的程序?随后,在5月下旬,公安部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三版)》等深化执法规范化建设、完善执法权力运行机制的有关改革文件。

  雷洋案发生后,网上也可以看到很多各地警察的执法视频。有些视频相对完整,但大多数视频只是执法过程中的部分片段。对视频中的信息应该客观理性的看待:不能因为恰好看到警察使用了暴力,就认为一定是警察的错;或者看到当事人反抗警察,那警察就一定是对的。全面了解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之后,要客观理性地分析双方的是非对错就必须有一个明确的判定标准了。目前警察执法的这个标准就是修订的《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三版)》(简称“执法细则”)。

  当然,一个标准出台之后,有赞成的,那就必然也有反对的。正如执法细则中大家关注的“民众围观拍摄执法,民警不得强行干涉”,就有网友认为能起到监督执法作用,有人认为可能妨碍执法,也有的人说执法记录要规范,可谓众说纷纭。那如何理性地从法律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呢?

  首先,没有任何执法规范是完美的。对现有规范的遵守和执行,比等待一个完美的规范重要的多。一个规范好不好,要找之前的规范去做对照,也要了解这个规范出台的背景。“执法细则”第三版相比之前而言,进步是明显的。例如,允许群众在不影响正常执法情况下对执法行为的围观拍摄,至少让执法行为能暴露在阳光下接受大家的监督,也让拍摄的群众免去了可能被没收手机或其他拍摄器材的恐惧。这一点肯定是社会文明进步的结果。规定便衣警察执法时出示《人民警察证》,被执法人在现场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提出该要求,也避免了不法分子冒充便衣警察对群众造成伤害事件的几率。

  当然,相比西方发达国家对警察执法规范的完善,我们的执法细则可能也还有不少可以细化和补充的地方。例如,使用强制力控制被执法人之后,是否还能够继续使用暴力?如果能,适用的场景情况有哪些?面对可能对警察或他人造成人身威胁的嫌疑人,警察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采取哪些措施制止可能的威胁?此外,对于多达44章11万多字的执法细则,能否将其中最常用的与群众在公共场合行为相关的内容以生动形象、容易理解记忆的方式多做宣传?因为对于执法规范,不仅应当执法人员知晓,可能被执法的人员也应该熟悉;这样才能形成信息对等、互相监督的局面,促进公正、透明执法。

  即便没有那么完美,但公安部此次修订的新执法细则,让执法从程序模糊化到逐步有章可循,必然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法治社会的基本要求是程序出台了就应该遵守;如果大家非要讨论出一个完美的制度才去遵守,那只能造成持续的混乱。而且,就一个制度而言,如果能够颁布出来实施的,即便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总体上还是要体现公平公正的基本原则的。在现代社会,相信没有人敢颁布一个明显不公的规定来强制执行。此次执法细则修订可以说是以雷洋案为契机的,修订的代价大家也是看得到的。如果认为这个制度不完美或不符合自己的心意就明里暗里地用各种方式阻止它的实施,那一定要想想这么做的结果到底是在推动社会进步还是相反。

  其次,“重实体、轻程序”其实是个伪命题。大家都追求公平正义,这个追求是我们社会保持正能量发展的基本动力。但即便追求公平正义,也是有方法的;而不是喊着这个口号就可以为所欲为。如同给树苗浇水,都是希望树苗茁壮成长;但如果不了解这颗树的特性,那浇水过多可能会泡死它,浇开水可能会烫死它。好心办坏事的情况也并非罕见的。我们曾经有个流行的说法,叫“重实体、轻程序”。貌似是最追求终极正义的说法,而且现实中的确有不遵守程序但最终达到正义目的的情况。但仔细想想,提倡重视程序,难道是真的因为这么提倡的人不重视实体正义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实体正义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你认为实体正义就一定是终极的实体正义。时光无法倒流,曾经发生的事实也没人任何人能够还原。为了保证实体正义最大频率、最大限度地得到体现,严格的程序是通往实体正义的最佳途径。因此,到底是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偶发运气违法程序得到实体正义重要,还是以机制保证实体正义的大概率高水平的实现重要?相信大家自有判断。(具体可以参照公众号文章““重实体、轻程序”其实是个伪命题”)

  最后,程序本身也是需要不断完善的。虽然法治社会要求目前的程序得到严格的遵守,但也并非提倡程序经久不变、停滞不前。虽然如前所述,程序本身不可能完美,但对程序要有追求更好的心态。前段时间看到做公务员的同学在国外访问学习,其中就有对警察执法、刑事诉讼及犯罪惩罚制度的内容,对此深感赞赏。良好的程序制度,是无价之宝。通过借鉴学习他人先进的制度,对自身制度加以改善,并严格遵照法治精神实施和遵守,才是我们建设法治社会的良方。

  兴奋之余,不禁联想了一下,公安部这实施细则啥时候能推广到城管那呢?

  律师简介

  刘建强律师(微信公众号:沙子的世界,知识产权法之柳叶刀),自1996年起从事法律职业;在法院工作5年后,自2002年起作为专职律师执业至今,目前在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在知识产权、争端解决及公司法律服务领域积累了丰富的执业经验。刘建强律师为众多世界500强公司及内资企业提供知识产权保护策略法律意见,并代理了大量知识产权维权和诉讼、仲裁等争端解决案件,赢得了令客户满意的结果。基于客户对其专业能力的认可,刘建强律师被国际权威法律评级机构《亚洲法律评论》(AsiaLaw Profiles)评为2013、2014、2015及2016年度中国诉讼、争端解决及知识产权领域领先律师;在2014年被《中国法律与实践》(China Law & Practice)评为知识产权领域的领先律师并同时获明日之星提名;此外,在《亚太法律500强》(Asia Pacific Legal 500),《钱伯斯(亚太)》(Chambers Asia Pacific),《世界商标评论》(World Trademark Review)及《全球法律专家》(Global Law Experts)等媒体上也得到推荐介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编辑:sfeditor6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