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瀚:香港司法机构如何推动调解
2016年06月23日 15:08 新浪司法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号:SIFAADR)供稿

香港高等法院林文瀚法官
香港高等法院林文瀚法官

  一、香港调解发展的概况

  香港在1980年至1990年期间开始使用调解,最初是在一些建筑工程纠纷(如新机场建设纠纷)和离婚案件中推行。从2000年开始,家事法庭推行家事调解试验计划,发现调解可以处理很多家事纠纷,于是在三年的试验计划结束后,建立了常设措施。接着,在建筑纠纷等领域制定一系列试验计划。

  其实,香港早在2001年开始考虑民事司法改革,其中一个重要部分是调解。因为民事司法改革需要修订很多法例,所需时间相当长,并需通过立法会批准,最终于2009年才实行。关于调解部分,司法机构在2007年成立调解工作小组,推行了一系列措施和试验计划,涉及建筑物管理纠纷、邻里纠纷、公司纠纷、股东纠纷。到2008年金融风暴时,因出现了很多金融及服务方面的纠纷,律政司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应对这方面的纠纷。到正式推行民事司法改革时,香港司法机构制定了关于调解的《实务指示31》。这个指示对推广律师或者诉讼人的调解意识有一定作用。律政司调解工作小组在2010年发布报告书,提出了48项推动调解的建议,并制定《香港调解守则》。另外,香港在高等法院大楼设立了联合调解专线办事处。联合调解专线办事处不属于司法机构,也不属于律政司,而是由一些专业组织,包括律师公会、大律师公会、仲裁会,以及一些专业团体,比如测量师协会,共同设立。高等法院给办事处提供办公场所,如果法庭有案件考虑调解,会将案件转到办事处。办事处收到案件后会安排适合的调解员。香港与内地的不同之处在于香港的调解不是在法庭进行,也不是法官主持,而是社会专业调解员进行,所以需要一个中介将调解员与想要调解的人士连接起来。开始推广调解后,也就是从2011年开始,司法机构开始收集在法院诉讼后进行调解个案的数据,评估调解的成效。收集的数据除了包括达成和解协议的比例之外,还包括调解程序所需时间及费用,从而分析调解的成本及成效。香港聘请律师的费用非常昂贵,诉讼所需时间也相当长,内地规定普通程序在六个月内结案,香港是不可能在六个月内结案的。在香港的司法制度下,当一个案件开始之后,律师和诉讼人员才去准备案件,案件拖得久的原因在于律师做准备工作需要两、三年时间,之后法庭才会排期审讯,而且排期到审讯之间也有一段时间。因香港律师要做很多前期工作,审讯时很多证人要给对方律师盘问,所以香港的诉讼成本高,诉讼时间长。

  香港司法机构还通过制作调解的宣传短片及立法去推动调解。2013年香港颁布了《调解条例》。最近正在进行道歉法例的立法工作。道歉为何与法律有关系呢?因为在调解过程中,从法律角度看,被告会觉得道歉等于承认自身有责任或者过错,所以律师都会叫被告不要道歉。但在处理受害人感受时,道歉有助于处理感情,让双方有一个合理的讨论空间,所以道歉法例是必需的。

  二、香港推动调解的策略

  在一个社会中,从完全没有调解到真正运用调解,需要经过不同阶段。

  第一个阶段,让有关人员认识调解。记得在2005年、2006年开始推广调解时,法官对调解认识不多,律师对调解的积极性也不高,很多人不知道调解有没有用。第一步是让法官认识调解。首先,我自己去英国学习,看看英国如何做调解。我回香港后向法官推介调解,让法官学习调解,甚至接受调解训练。我们的目的并非让法官去调解,因为香港的法律制度不允许法官做调解,而是让法官加强对调解的认识,了解调解如何运作,调解为何有用,这是非常重要的。在2007年之后,我们多次安排法官参与调解培训课程,有些是自己举办的,有些是外面的培训机构举办的。另一方面是让律师专业团体认识调解。香港有很多当事人都是听从律师的建议去处理纠纷,所以当法庭确定了应当积极考虑调解的方向后,我们希望得到律师方面的支持。在这个方面,我们举办了很多讲座。此外,《实务指示31》的出台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律师有责任去跟当事人解释和考虑调解,这是律师专业操守里面规定的责任。有了这个认知后,律师团体也都不得不去认识调解,在认识之后,运用调解,相信调解可以帮助当事人用较为合理和快捷的方法去处理纷争。除了律师及大律师团体,还有有关政府机构,比如法律援助处,也支持调解。香港有很多民事案件都是由法律援助负责安排律师,法律援助处是支付金钱一方。支付金钱一方认同调解很重要。如果调解是合理的纠纷解决方式,当事人应去尝试,如果不尝试,法律援助处可能会终止法律援助。司法机构开始推动调解时,为了取得法律援助处的支持,让法律援助处了解调解的优势,同意法律援助包括调解,这是香港很重要的经验。除了法律援助、律师、律政司之外,当事人的认知也很重要。这项工作是由联合调解专线办事处去完成的。如果想了解调解方面的知识,我们会引导当事人去调解专线办事处,甚至指示当事人去办事处了解调解。

  第二阶段的工作是制定相关法律及实务指示、调解条例及道歉条例,建立咨询服务办事处,成立调解推动政策工作小组、律政司督导小组,另外,香港调解是需要双方自愿的,建立调解的公信力需要一个好的管理机构。在调解初期,没有规定哪些人可以做调解员,严格来说,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是调解员。要推动调解就要规定哪些人具备哪些专业水平才可以成为调解员,其中一个重要工作是建立一个评审专业组织。香港在2012年建立调评会组织,由不同调解专业组织组成一个大的机构:香港调解资历评审协会,负责调解员的管理、专业资格及专业训练,处理对调解员的投诉,专业操守的纪律处分,专业资格的维持及认可。

  最后,最重要的是提高社会对调解的接受程度,让使用调解的人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参与调解。以香港经验来看,如果参与的人没有诚意,无论调解有多少好处,或者调解员的技巧有多好,也没有办法成功调解,因为调解始终需要当事人有诚意,愿意考虑不同的方案,目前香港在这一方面还需努力。

  其实香港推动调解的组织不只是法庭、律政司、律师团体,还有一个很宽的层面,社会不同组织都要参与。调解要在一个社会里落地生根及成为社会文化,需要社会各阶层参与。在公众层面推广调解的一个措施就是举办一系列调解会议。2007年开始推动调解时,九个关注调解应用组织联合举办了第一届调解会议,主题是“香港调解前瞻”。合办的组织包括司法机构、律政司、大律师公会、律师公会、香港大学等。2012年,在律政司的带领下举办了第二届会议,即香港调解研讨会,主题是“调解为先”,希望处理纠纷时考虑调解方式,调解不成才去诉讼。会议邀请了国际专家交流经验,除了第一届参与人外,还有保险协会等组织参与。2014年,律政司举办了调解周,主题是“调解为先,互利双赢”。活动除了一些会议形式,还包括公务员团队举办的讲座。推广面再次扩大,赞助机构也增加了许多。2016年,律政司再次举办调解周,主题是“调解为先,与时并进”。在小区举办了调解嘉年华,在律政中心举办了知识产权调解、医疗调解等研讨会。以上活动得到了很多人支持。

  三、法院关注调解的原因

  香港司法机构推广调解的原因在于加强案件管理。香港推动民事司法改革,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案件管理。处理一个诉讼或者一个争议,就像一个工程项目,目的是解决纷争,达成一个决定,有时是调解方案,有时是诉讼判决。以往香港以诉讼解决纷争,但是诉讼过程费用贵、时间长、消耗大,当事人需要投入大量经济成本及精力,未必符合经济原则。有时一个纷争涉及标的额不大,比如几十万的案件,打官司需要花费几百万,完全是不合理的。如果是做生意,或者是做工程,没有人会以这种方式去做。民事司法改革就是推行积极的案件管理,在法院认为采用另类解决纠纷的程序属适当的情况下,鼓励各方采用该程序,并便利使用该程序,说明各方全面或部分以和解方式解决争议。诉讼各方及其律师须协助法院达到上述目标。

  香港实行强制考虑调解的方式,考虑之后可以不调解,但如果不合理拒绝调解,会有一些惩处的措施。其实是否是强制调解、强制考虑调解,并不重要,因为调解模式与诉讼模式最大区别是调解协议必须经双方接受才可以。即使采用强制调解方式,和解也必须是当事人自愿接受的。进行调解也并非不会进入诉讼程序,只是在进入诉讼程序之前当事人先考虑是否有和解可能。不论是强制调解还是强制考虑调解,结果都是一样的,都没有违反诉权。考虑到香港的历史、环境和制度,我们认为用强制考虑调解会比较适合,也不排除将来香港会考虑将某些类型的案件适用强制调解。调解作为处理民事纠纷案件管理的一个环节,可以有很多可能性,调解甚至是强制调解并没有违反双方到法庭诉讼的权利。在香港家事法庭,法官听了当事人陈述的案情后,会提出一个建议方案,类似内地的调解模式。通过这种方式,很多案件都达成和解。

  四、《实务指示 31-调解》

  《实务指示31-调解》于2010年生效,适用于高等法院和区域法院的民事案件。目的就是让各方积极考虑采用调解,在诉讼初期表明是否考虑采用调解方式处理纷争。如果一方有调解意愿,即可向对方送达“调解通知书”,对方在收到后以“调解回复书”的形式予以回应。根据实务指示,律师有责任与当事人探讨调解,解释调解的好处,如果立案时选择不使用调解,需要说明不使用的理由。为了配合《实务指示31》的实施,2010年在高等法院设立了调解信息中心,处理与法院有关的调解查询,为诉讼当事人和市民举办调解信息讲座,提供进行调解简介和有关数据。另外,在司法机构网站设立调解网页。通过专业调解员的调解后,如当事人未达成协议,会经法庭审讯,由法庭作出判决。需要注意的是,即使调解当日没有达成协议,但也缩短了争议的范围。调解会议完毕之后当事人也可能自行和解。调解不是一个独立步骤,只是排解纷争中的一个程序,和其他相关程序共同解决纷争。当一方当事人提出一个和解方案,另一方不同意方案时,如果最终诉讼结果低于一方提出的和解方案,法庭会对拒绝方案的一方进行惩罚。

  五、调解专业化发展

  2012年香港成立了调解资历评审协会,简称调评会,由律政司倡仪,由业界主导。宗旨是使香港调解员的培训及评审准则向国际认可标准及水平看齐,推动香港调解专业化及调解文化。调评会的工作是制定参与调解或训练的专业人员的认可标准,制定调解训练课程的认可标准,对已符合标准的人士或训练课程进行认可。调评会是司法机构外的组织,但是也有法官参与,希望向国际专业资格看齐,积极推广调解文化,提升香港作为国际解议解决中心的地位。

  六、司法机构关于调解报告的资料

  根据收集回来的资料,家事调解的成功率较高,一般在74%左右。很多家事案件是财务纠纷,如果将家庭的财产用在打官司上,那当事人所分到的财产就会少,故当事人不如用调解方式处理。在费用方面,由于家事调解由社会服务机构的调解员进行,平均调解费用较为合理,通常是8000港币。调解花费的时间平均是十几个小时。建筑物管理案件调解所花费用更低,因为建筑物管理案件都是由义务调解员提供服务的,所以收费很低,时间也较短,大概在六小时以下。高等法院案件的调解成功率比家事法庭低,但是有一部分案件即使没有达成调解协议,也会在半年内解决,大概调解成功的比例在六成,费用会稍高,达到10000港币至20000港币,时间在五个小时左右。

  如需更多数据,可以查看香港司法机构的网页,网址是mediation.judiciary.gov.hk。目前,经香港调解资历评审协会认证的综合调解员的人数为2038名,家事调解员的人数为250名,其中91名调解员同时具备综合调解员和家事调解员的资格。

  最后,诉讼不是解决纷争的唯一途径,在法律程序开展前或之后,亦可考虑调解。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编辑:sfeditor7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