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深港合作,打造具有前海特色的多元化纠纷解决平台
2016年06月12日 14:20 新浪司法
强化深港合作,打造具有前海特色的多元化纠纷解决平台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号:SIFAADR)供稿

  2016年5月28日,深圳前海合作区诉调对接中心揭牌仪式暨第一届前海涉港商事调解论坛在深圳前海举行。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蒋惠岭、深圳市政法委副书记梁增昌、深圳市人大内司委主任傅伦博等领导和嘉宾为前海法院诉调对接中心揭牌。最高人民法院和广东地方法院法官,深圳、香港部分司法行政机关、行业协会、仲裁机构、调解组织、律师事务所代表,以及人民日报、南方日报、深圳特区报、香港商报、大公报、文汇报、香港卫视、凤凰卫视等境内外媒体代表200多人参加了揭牌仪式和商事调解论坛。

  第一届前海涉港商事调解论坛由前海法院与深圳国际仲裁院、深圳市前海香港商会、粤港澳商事调解联盟、香港联合调解专线办5家单位共同举办。论坛分为两个单元进行:第一个单元是“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与司法裁判”,由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指导处副处长龙飞主持。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蒋惠岭所长、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高晓力法官、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戴佛明庭长以及前海法院胡劭法官,围绕法院推动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发展新空间、调解协议可执行性问题、调解前置程序的构想作了主题发言,进行了深入探讨。第二个单元是“国际商事调解的最新发展与前海的实践”,由深圳国际仲裁院院长刘晓春主持。深圳国际仲裁院调解中心、粤港澳商事调解联盟副秘书长谢卫民、香港联合调解专线办顾问陈庆生大律师等嘉宾就内地与香港调解的最新发展、香港民事司法制度改革等主题做了发言。 现将会议主要内容综述如下:

  一、主动作为,突出法院的推动与保障作用

  蒋惠岭所长指出,繁荣和发展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要突出司法的引领、推动和保障的作用。法院作为具有专业法律专业知识的精锐部队,拥有最强有力的资源,是解决社会纠纷的最后守门员,作为整个纠纷解决机制“法治化”的连接点、导入点,法院发挥其独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具体是要用指导调解、规范程序、司法确认等方式带动整个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他认为,要在合理利用资源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法院的辐射功能,重新配置诉讼资源与非诉讼资源,具体方式包括:委托调解、委派调解、律师调解、专家调解等。他还指出,我国的仲裁事业不够发达,全国251个仲裁委员会一年承担不到20万的案件,法院应当将支持仲裁事业发展作为重大课题,帮助内地仲裁事业赶上来,避免纠纷解决机制的“跛腿”发展。

最高人民法院高级法官、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蒋惠岭
最高人民法院高级法官、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蒋惠岭

  二、积极探索,优化完善多元纠纷解决机制

  蒋惠岭所长指出,调、判结合是内地法院的传统,司法调解从过去到现在都发挥很大的作用,调解贯穿整个诉讼程序,这是我们的优良司法传统。但是,近年来,中国受西方ADR的观念冲击非常大,调解程序也有新的变化和发展,特别是调解与裁判的适当分离。这项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尊重调解程序的科学规律。为了维护当事人的自由意志,避免“以判压调”的问题,我们应当对调判结合进行改革。立案阶段的调解法官原则上不能参与同一案件的审理程序。但是,审判阶段的法官,在当事人同意其调解的情况下,可以继续调解。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高晓力主审法官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高晓力主审法官

  高晓力法官认为赋予调解协议可强制执行性,会更大程度发挥调解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中的作用和地位。对于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一方不履行的情况,有四种解决方法:一是起诉到法院,请求对方当事人按照调解协议的内容支付相应的款项。当事人之间仅仅就调解协议之间的债权债务发生关系,就协议确定内容来确定相互权利义务关系,法院应予以支持。二是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给付内容的,当事人可以依照我国公证法的相关规定申请公证机关出具公证债权文书,依法赋予调解协议强制执行的效力。三是对具有给付内容的调解协议,当事人可以向法院申请支付令。四是申请司法确认。当事人可以依据调解协议到有管辖权的法院申请司法确认,经司法确认的调解协议即成为具有强制执行力的法院裁判文书,这是一种更为有效的解决方案。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戴佛明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戴佛明

  戴佛明庭长指出由于诉前联调工作并非法律制度安排,在人员、经费和程序设置等各个方面都欠缺制度保障,近年来在不少地方的联调机制出现了“松口掉线”的情况。随着立案登记制的实施,案件数量大幅度的增长,为了更好地发挥调解功能,将调解作为一种必经和独立的审前程序设置,在实践层面上讲是完全必要的。探索建立调解程序前置最大的问题在于是否违反调解自愿原则。依照目前法律规定,是否选择调解方式和是否接受调解内容均由当事人自主决定,这一原则可称为绝对自愿原则。而调解前置程序使调解成为了必经的强制性程序,当事人无权选择,但调解内容是否接受依然由当事人自主决定,因此调解前置程序是相对自愿原则。这与现行法律确定的调解自愿原则存在矛盾。按“凡重大改革必须于法有据”的要求,依照法治精神,应当通过有权机关授权改革试点的方式解决,以此达到依法改革的目的。

  三、整合资源,形成全社会参与的解纷体系

  范文波副会长认为近年来银行业不良资产化解的压力一直在持续增加,相应地,银行债权纠纷案件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如何及时有效地化解纠纷,维护深圳金融秩序稳定,保持深圳银行业金融生态环境持续稳定向好,是银行业协会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经济秩序健康发展,不仅是法院的责任,也是银行业协会的责任,更是整个社会的责任。深圳银行业协会将积极配合前海法院诉调对接中心开展工作,充分发挥银行各业务领域专家的专业优势,探索符合司法规律的高效便民的银行纠纷解决方式。

深圳市银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文波
深圳市银行业协会副会长范文波

  谢卫民副秘书长指出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探索仲裁和商事调解相结合,形成了仲裁庭组织下的调解以及专业调解机构调解的两大调解模式,建立了SCIA调解+SCIA仲裁、商会调解+SCIA仲裁、展会调解+SCIA仲裁、香港调解+内地仲裁、资本市场纠纷“四位一体”解决模式、粤港澳商事调解联盟等六大独立调解和独立仲裁相结合的创新机制。加强仲裁与调解有效结合既可以固化调解成果,在境内外具有可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也可以降低当事人解决纠纷的成本。

深圳国际仲裁院代表谢卫民
深圳国际仲裁院代表谢卫民

  四、他山之石,学习香港调解仲裁先进经验

  黄吴洁华律师介绍黄吴洁华律师介绍:香港的企业产生纠纷时倾向快速解决,为了与对方继续保持合作的机会,因此偏好选择调解来解决纠纷。香港高等法院规则第一章提出要高效利用司法资源,这关系到司法效率以及当事人的解纷成本,因此法庭有责任鼓励并引导当事人通过诉讼之外的其他途径解决纠纷。香港的民事司法制度中有一个步骤,双方当事人如果都同意调解的话并已经达成协议,那么需要将调解协议提交调解机构和法庭存档。在调解中假如双方当事人对调解员的选定、调解开始的时间以及调解的内容有争议,可以申请法庭给予指示。

香港律师协会理事黄吴洁华律师
香港律师协会理事黄吴洁华律师

  陈庆生大律师介绍要发挥调解在纠纷化解中的作用,最重要的是要形成法院主导、政府支持、民间团体配合的机制。调解制度是香港特区法院进行民事司法改革,提高诉讼效率的一大措施。调解的广泛运用对于提高法院的工作效率,公平分配司法资源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香港的法院作为中立司法机关,不能命令当事人做调解,因此成立了联合调解专线办事处,为当事人提供调解咨询,并将个案转介到各专业调解机构。这样的操作模式对内地调解制度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香港联合调解专线办顾问陈庆生
香港联合调解专线办顾问陈庆生

  萧詠仪太平绅士指出香港的仲裁司协会是非牟利性机构,致力于推动香港成为本地及国际解决争议的中心。主要职责是培训仲裁员、调解员,制定会员恰当的行为和职业道德守则,参与ADR方面的法律制度改革,致力于发展与其他地区解决争议机构的联系。她认为,推动调解解决纠纷符合公众利益,也是世界发展的潮流。香港调解发展迅速有三大原因:一是特区政府大力支持。政府致力将香港建成亚太区国际的ADR中心,2007年的施政报告要把调解成为特区政府的政策目标。二是司法机构的支持。香港高等法院发布《调解实务指示-31》,成立调解统筹主任办事处、调解资讯中心、联合调解专线办事处等机构,推动调解调解解决纠纷在香港的适用。三是律政司的支持。律政司成立了调解工作小组、调解专责小组,加大了对调解的宣传,以及协助公众怎样选择适用调解。

香港仲裁司学会前会长萧詠仪女士
香港仲裁司学会前会长萧詠仪女士

  五、强化合作,打造国际化的纠纷解决方式

  蒋惠岭所长指出“国际化”是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之一。加强我国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司法机构、仲裁机构、调解组织的交流与合作,有利于提升我国纠纷解决机制的国际竞争力、公信力,形成互惠、双赢的局面。去年,瑞士银行的瑞信研究所发布了全球化的研究报告,指出区际合作是未来全球化的新形式,这给我们的ADR发展有很大启发。当前的全球化更多的是地区化和区域化,地区和区域之间联系紧密,机会更多,更有活力。目前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与瑞士银行所分析的趋势非常接近,我们国家要将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打造成国际化、外向型、合作型的综合纠纷解决机制。前海法院以及其他一些法院与港澳、粤港澳调解联盟的做法,与港澳特区合作,与其他地区和国家合作,打造国际化、外向型的纠纷解决机制,创造纠纷解决的“中国经验”。

  萧詠仪太平绅士认为“一带一路”战略为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和挑战,面对区际、国际间的商事纠纷,调解应当有更大的作用,内地的专业人士应该加强与港澳以及国外专业人士的交流与合作,加强商事调解服务机构之间的交流合作,共同提升粤港澳地区商事调解服务水平和在亚太地区的整体地位,推动商事调解机制专业化、专门化、协同化发展。

  胡劭法官介绍前海法院依照“国家主导、司法推动、社会参与、多元并举、法治保障”的理念,与13家机构合作,将商事调解组织、行业调解组织及其他境内外调解组织引入法院,引导社会资源和市场资源向矛盾纠纷化解集中,实现了调解工作的社会化。他指出,前海法院诉调对接中心的特色之一就是“国际化”。前海法院聘任了32名港澳台籍以及外籍调解员,实现了调解队伍和调解机制上的国际化特色。这些调解员是金融、银行、保险以及国际法等相关领域的专家,有着较高的教育背景和执业经验,让他们参与到涉港案件的调解,不仅有利于发挥他们的专业优势,消除因制度理念和生活环境的差异对案件调解的影响,推动不同地区、国家在法治建设中的沟通、交流与合作,满足国内外当事人的司法需求,提升区际、国际公信力。

深圳前海法院法官胡邵
深圳前海法院法官胡邵

  谢卫民副秘书长指出粤港澳商事调解联盟是粤港澳专业人员交流调解理念、发挥调解专业技能的高端平台。通过该合作平台,内地和港澳地区的调解专业人员可以联合起来,充分发挥调解专业能力,快速、有效、低成本地解决境内外商事争议,为内地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的发展及“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实施做出重要贡献。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编辑:sfeditor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