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世界知产强国,法律应具有国际视界
2016年04月28日 10:51 新浪司法

  ——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与商评委及乔丹体育商标争议再审案解析

  案件背景:2016年4月26日,备受关注的美国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英文本名:Michael Jordan,下称“乔丹”)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及第三人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乔丹体育”)商标争议行政系列纠纷案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开庭审理。事情的起因在于乔丹体育于2002年注册了中文名“乔丹”、拼音“QIAO DAN”等以此为基础的几十个商标用于体育用品相关类别。各方就商标争议自2012年开始进入了漫长的法律程序,期间经过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两级法院审理,均判决原告篮球明星乔丹败诉。本文仅就相关媒体报道梳理的再审中各方所提观点及本案案件的意义进行分析点评。

  庭审及媒体报道的案件焦点:

  1、原告起诉的主要理由是:

  《商标法》 第三十一条 【不得损害他人在先权利、不得抢先注册】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被告所注册中文及拼音商标侵犯了乔丹的姓名权。

  2、被告反驳的主要理由:

  原告的姓名为英文“Michael Jeffrey Jordan”。争议商标中文名“乔丹”及拼音“QIAO DAN”并非原告姓名权的客体。中文“乔丹”及拼音“QIAODAN ”属于相关媒体介绍、报道新闻所创设的通用语,不属于原告乔丹的姓名权权益及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主动商品化使用的称谓,属于公共符号。

  3、被告商标注册是否存在主观恶意问题

  笔者看法:

  一 、笔者认为,双方争议的第1、2个焦点可以概括为以下问题:真实姓名之外的艺名、笔名、翻译名等名称符号是否能够获得姓名权的保护?

  1、原告起诉的姓名权来源于《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属于任何民事主体均享有的基础民事权利。对于笔名、艺名、翻译名是否能够获得民法领域姓名权的保护,目前不存在明确的民法规定可以直接适用。司法实践的判例结论也不尽相同,但是从笔者查阅的相关案例看,对于真实姓名之外的名称符号获得保护的掌握还是比较严格的,或者说在民法领域对姓名权的保护目前原则上限定为真实姓名。

  2、但是笔者个人认为,在艺名、笔名、翻译名等名称符号经过长时间的使用,能够使该名称符号与特定主体建立联系的,使得公众能够通过该名称符号识别主体身份的,则应当对名称符号予以姓名权利的保护。理由如下:

  首先,民事主体所创设笔名、艺名、翻译名所对应的民事权益仍归属于特定民事主体自身,并没有凭空创设民事主体,并未超出民事主体享有民事权益的合理范围,具有享有民事权益的法理基础。

  其次、民事主体经过长时间向社会宣示所创设的笔名、艺名、翻译名等名称符号,其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根据权利义务的对等原则,应当允许其享有名称符号所对应的民事权益。

  另外、其创设笔名、艺名、翻印名等名称符号的行为符合民法关于民事法律行为的规定,在具有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法律和公共利益的情况下,应属有效的法律行为,应产生民事权利的后果。

  最后,笔名、艺名和翻译名在我们的社会现实中长时间大量存在,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予以保护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维护。例如“鲁迅”是我国民国时期的著名作家周树人的笔名。“成龙”是国际知名的影星,其真实姓名也不是成龙,而是房姓名称,但是公众通过成龙两个字基本能够识别相关主体的身份。再比如笔者之前评论过的莫言商标案,莫言也不是真实姓名,而是笔名。因此,对于广泛应用的、能够识别主体身份的名称标识予以名称权利的保护更有利于社会秩序的稳定。

  3、对于翻译名是否可以和笔名、艺名的同等看待的问题。笔者认为,除真实姓名外,笔名、艺名或是翻译名都是区别身份的名称表示方式,不应存在本质差异。翻译只是不同语种之间对同一事实的不同表述,如果否认翻译名对同一事物的指向同一性,会导致社会秩序和权利的混乱。比如根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与外国国家的名称相同和近似,与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和近似,不得注册为商标。因为任何外国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名称都涉及到外语翻译为中文的问题。例如“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我们翻译为美利坚合众国,简称“美国”,美国是我们的叫法,不是该国家的法定名称。但实践中无论申请“美国”还是“MEI GUO”注册商标都不会予以注册的,这方面有太多的案例,笔者不再列举。而如果把同一事物中文名和英文名认定为两种客体,那么中文名字“美国”则不再属于外国国家名称,因而是应当可以注册的。同理,此时中文名“联合国”也应当可以注册。所以,仅因翻译名称的不同就认定保护客体不一致的逻辑会产生法律适用的矛盾冲突。

  具体到本案,笔者认为,无论是Jordan,还是乔丹,其指向应当是一个保护客体,而不是两个。换句或说,如果Jordan应该提供姓名权保护,则仅依据其中文翻译名“乔丹”来说,仍然应当提供姓名权保护。

  4、将笔名、艺名在一定条件下视同姓名予以保护已经在反不正当竞争领域具有明确依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自然人的笔名、艺名等,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姓名”。而《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的商品”。在商品化经济日益发展的今天,名人姓名本身除人格权益外,还蕴含着财产性权益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商标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都是以规范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目的,以诚实信用和公平为原则的法律规范。根据(2001)《商标法》第41条的规定,以不正当竞争手段取得注册的,利害关系人可以申请撤销。所以笔者个人认为,反不正当竞争法律法规,也应当成为本案的考量因素之一。

  二、被告商标注册是否存在恶意的问题

  根据《商标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相关规定引申出的原则,注册商标应当具有显著性,应当具有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并且避免与其他商标和其他商事权益冲突,尽可能避免商品表示混淆,使公众产生来源误认。回归到本案,从网络查询资料可知,NBA(美国国家篮球协会)篮球赛在1989年即通过录像播放的形式进入中国,在1993年开始进行比赛直播至今。原告篮球明星乔丹曾经六次夺得NBA总冠军,职业生涯获奖无数,并且代表美国夺得了1992年奥运会篮球赛的冠军。简言之,在2000年的时候,篮球明星乔丹已经具有极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乔丹、体育、和篮球已经足以使公众产生存在联系的认知。客观来说,对于经营体育用品的商家不可能对此毫不知情。此时,善意注册商标行为应当注意避免使相关公众产生商品来源的误认。但是,从庭审来看,被告不仅未尽可能加以区别来源,反而将原告儿子的中文译名及原告照片的剪影也注册为商标,其混淆公众认知,将自己商品与原告产生联系的意图比较明显,笔者个人认为其目的不能称为善意注册、使用商标。

  三、乔丹商标案的影响和指导意义

  前面两点仅限于就问题依据法律的分析,对于个案来说,还是完全要依赖于证据说话。但是无论乔丹商标案的结果如何,本案所引申出的问题,比如对于外国人名是否进行姓名权保护,比如对于外国名人的中文称谓例如“梅西”,“罗纳尔多”,“科比”等等能否注册成为商标应用,以及涉外民事案件的法律适用等问题会有一定指导意义。这些问题在经济全球化的当下,对于中国市场经济秩序构建和塑造商标国际形象都会产生影响。此外,本案全程庭审直播有利于公众关注并更全面的了解《民法通则》和《商标法》等民商法律,对于推动知识产权法律的立法、司法创新,建立世界水平的知识产权强国具有促进作用。

  律师简介

  王忠律师,北京市中洲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要关注文化传媒,知识产权,及刑事辩护领域。为多家国有及民营企业提供常年法律服务,长期为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提供采访咨询。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oyazhong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编辑:sfeditor6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