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法院2015年度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件
2016年04月22日 12:28 新浪司法

  案例一 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诉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4号】

  【案情简介】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在江苏、湖南等省份拥有多个以“港中旅”为字号的关联企业,通过发布广告、发行刊物等方式宣传“港中旅”标识,经过持续良好的经营和推广宣传,港中旅集团先后获得了中国企业500强等荣誉,2006年和2010年分别注册“港中旅国际”、“港中旅”商标。2008年张家界春秋旅行社有限公司将企业名称变更为张家界港中旅旅行社有限公司,2009年变更为张家界港中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2014年12月变更为张家界中港国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当月又变更为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上述公司在从事旅游经营活动中,将“张家界港中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港中旅”作为企业名称或商业标识进行宣传,将“港中旅”三个字以不同字体、不同颜色等方式突出使用。港中旅集团认为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100万元及合理支出10万元,并登报消除影响。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港中旅”字号具有相当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可以企业名称来保护。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将“港中旅”作为企业字号登记并在其经营和网络宣传中擅自使用,构成不正当竞争。在其经营场所、网络宣传中突出使用“港中旅”标识,用以标识其服务来源,侵害了“港中旅国际”注册商标专用权。以旅游局、税务局等国家机关公布或者记载的企业相关数据为基础,结合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自认的相关年度营业收入等数据,综合确定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每年度的侵权获利(旅游业务营业收入×利润率ד港中旅”品牌所占利润比例),计算2012、2013年度侵权获利数额,全额支持了港中旅集团的赔偿请求,并认定了5997元的合理支出。

  【典型意义】在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纠纷案件中,侵权获利是确定赔偿数额的前置考量因素之一。这需要权利人积极收集、补强证据,确实因客观原因无法获取证据的,可以申请法院保全证据、调查取证、责令侵权人披露账簿、资料等相关材料。本案二审中,权利人提交了证明全国旅游业务利润率的证据,法院依申请调取了相关证据,以地方税务局核定的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期间开具发票实际金额作为该公司的旅游营业收入,以侵权人实施变更企业字号等侵权行为前后年度营业收入增长额为基础推定“港中旅”品牌对侵权获利的贡献率,以国家旅游局官方网站公布的该行业利润率来计算经营利润,精细化计算侵权获利并结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来依法确定赔偿数额。既保护了“港中旅”品牌,也有力地制裁了侵权。此案是权利人积极举证而获得高额赔偿的典型案件。

  案例二 邵阳湘里人家饮食连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长沙湘里人家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30号】

  【案情简介】邵阳湘里人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通过特许经营的方式,授权许可全国多个省份的加盟商使用“湘里人家”品牌经营湘菜餐饮业,并获得了部分荣誉。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宋东明。2011年11月,邵阳湘里人家公司通过公证对网站www.xlrj.net实施仿冒他人企业名称、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取证。至本案起诉时止,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在湘潭市等地共发展加盟商18家,平均加盟费为每家12万元。长沙湘里人家公司在其网站上宣传廊坊、湖北大悟、青海格尔木、威宁、安徽阜阳加盟店即将开业,漳州、岳阳、山西怀仁加盟店已开业或试营业;截至2012年9月27日,有 8家以“湘里人家”为字号的餐饮店加盟长沙湘里人家公司。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湘里人家”字号已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其可以作为“企业名称”进行保护。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未经许可,将“湘里人家”企业标志以许可加盟、悬挂店招等方式擅自在商业活动中使用,构成了不正当竞争。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邵阳湘里人家公司的商业信誉和服务声誉,构成不正当竞争。根据现有证据,权利人的损失无法计算,本案以侵权人侵权获利来确定赔偿数额。因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应扣除的成本和费用,且考虑到长沙湘里人家公司直营店有获利、商业诋毁行为亦应承担赔偿责任,酌情将加盟的成本和开支与直营店获利、商业诋毁应支付的赔偿相抵,以长沙湘里人家公司加盟收入作为计算其侵权获利的依据,确定赔偿损失80万元。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宋东明从邵阳湘里人家公司辞职后开设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攀附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已有的商誉,在其开办的网站上将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历史发展和相关荣誉嫁接移植入长沙湘里人家公司,虚构自身的发展历程及所获荣誉,甚至为了争夺潜在客户还利用互联网刻意捏造、散布有损于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商誉的虚假信息,全方面打击对手,其行为已构成仿冒他人企业名称、虚假宣传、商业诋毁不正当竞争,且侵权手段恶劣,侵权性质较为严重,理应受到制裁。法院以侵权人公司网页载入的相关内容作为计算其侵权获利的相关基数,合理判赔,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案例三 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赵汉葵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224号】

  【案情简介】2008年,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完成桌面游戏“三国杀”。2010年,游卡公司的股东边锋公司注册第6592067号“ ”商标,并许可游卡公司使用至2020年。赵汉葵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均为纸牌,与第6592067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相同,被诉侵权产品上有“ ”、“ ”、“ ”、“ ”标识,且均无厂家信息和防伪标识。游卡公司认为赵汉葵销售的产品上的商标图案与第6592067号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侵害了其商标专用权,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6万元。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商品名称可区分为通用名称和特有名称,对于某标识(包括商品名称)是否更容易成为消费者选择商品种类而非识别商品来源的标识之认定,应建立在有充分证据证实的基础上,并以此来确定商标的保护范围。本案中“ ”商标基于权利人较长时间使用,具有了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并能与商标权人形成唯一对应关系,没有证据证明除权利人外有其他市场主体合法使用“三国杀”商品名称或标识,赵汉葵所销售的商品上突出使用与诉请保护的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且未标注任何生产者信息,可以认定该使用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系商标意义的使用。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到对游戏名称与商标重合的情况下对商标保护范围的确定问题,以及目前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的“商标性使用”的判断标准问题。首先,游戏开发者为其开发的某款游戏所取的特定名称应区别于商品通用名称。其次,在认定商标性使用时,既要看客观事实,即标识的使用方式,又要看使用人的使用意图,诉请保护的商标是否挤占了其他市场主体在同一类商品上使用标识(或游戏名称)的空间,与现实市场格局相关的消费者的消费认知和消费习惯等,作出是否是商标性使用的认定。这为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的商标性使用的判断提供了借鉴。

  案例四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诉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长中民五初字第00375号】

  【案情简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系美术电影《葫芦娃》的著作权人,享有《葫芦娃》中“葫芦娃”、“蛇精”美术作品著作权。湖南卫视播放一档名为“百变大咖秀”的节目,该节目中的道具及表演人员通过化妆方式模仿的动漫形象,均使用了《葫芦兄弟》中“葫芦娃”、“蛇精”的动画形象。湖南卫视网站对“百变大咖秀”节目中涉及“葫芦娃”形象、“蛇精”形象进行了大幅、长篇宣传。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认为湖南卫视侵害了其复制权、发行权,曾要求湖南卫视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但湖南卫视未予回应。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

 [1] [2] [3] [下一页]

编辑:sfeditor8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