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高院发布民间借贷十大典型案例
2015年08月13日 09:24 龙虎网

  龙虎网讯 自古以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是,有些钱你借出去以后根本就收不回来了,连法律都不保护。这些钱,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比如:“分手费”、“请托费”、“赌债”……昨天,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近年来江苏法院民间借贷案件审理情况,并公布典型案例提醒市民注意。据了解,今年1—7月,江苏全省民间借贷总标的额达318亿元,平均每件标的额超48万元,最高标的额达3亿多元。

  【新解释】

  “高利贷”——

  年利率在24%以下的受法律保护

  江苏省高院发布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来,随着民间借贷规模的不断扩大,江苏全省民间借贷案件收结案数量均逐年攀升,今年1-7月,江苏全省各级法院共新收民间借贷案件8万余件,较去年同期增长4.6%。民间借贷案件数已超过婚姻家庭案件,成为法院民商事案件“第一大案”。

  不容忽视的是,民间借贷中当事人约定利率超过法定利率最高限额的“高利贷”现象成为常态,有的“过桥”贷款利率甚至超过100%,“利滚利”现象较为常见。针对这一情况,上周,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司法解释中,就民间借贷案件的利率认定做出了较大调整。新司法解释实施后,江苏全省法院在审理时不再拘泥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倍”这一条件,年利率在24%以下的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

  “目前江苏省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对年利率超过36%的高利贷不予保护,即便借款人已经支付超出部分利息,依然可以向法院主张退还。”江苏省高院民一庭副庭长杨晓蓉介绍,根据最高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对于“高利”部分,设“两线三区”,24%以下的受法律保护;超出36%的部分不受法律保护,已经支付的也要返还;在24%—36%之间属于自然债务区,已经支付的部分,无权再主张返还,未实际支付的部分,可以主张返还,法院会支持。

  【新形式】

  “P2P”网络借贷—— 采取“庞氏骗局”模式卷款跑路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不断创新,众筹、P2P网络借贷等呈高速扩容态势,但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制,引发较大的法律风险。P2P网络借贷平台资质良莠不齐,部分平台经营管理不善,有的被不法分子利用,P2P跑路现象增多,引发大量连锁诉讼。部分P2P以开展借贷业务为名实施涉嫌非法集资的行为。有的P2P平台采用“庞氏骗局”模式,挪用投资人的资金,卷款跑路,侵害投资人的权益。

  值得一提的是,“职业放贷人”的出现也是近年来民间借贷案件的一大特点。部分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后,再将贷款转投至民间借贷市场赚取高额“差价”。信托公司、投资公司、咨询公司、融资担保公司等中介机构也纷纷介入,形成风险程度高、监管体系薄弱的“影子银行”系统。有的地方还出现专为借贷双方提供“搭桥”服务的职业中介组织,使流向分散、信息不透明的民间借贷行为趋于组织化、公开化。还有一些非法或涉黑背景的中介机构以非法集资等形式取得民间资金从事高利放贷,或以贷养贷,谋取不法利益。受高利诱惑,有的公务员、教师等人员参与到专职放贷中;有些银行等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充当起借贷双方的“资金掮客”,利用管理漏洞操纵信贷资金流入民间放贷以牟取利差。

  【经典案例】

  这些钱借出去就收不回了!

  “分手费”

  朱某、武某是特殊朋友关系,突然有一天,朱某将武某给告上了法庭,要求其归还30万元及相应利息,并提供了借条一张。法庭上,武某很委屈,说二人是情人关系,借条是被逼所写,二人在闹分手,他实际已支付分手费1万元了。法院认为,朱某唯一能提供的证据就是欠条,欠条形成时二人还是情人关系,欠条并不能直接证明是因借款行为产生,双方的短信内容也只能证明二人在协商分手及分手费等问题,也不能证明实际发生借款30万元的事实。法院以朱某诉讼请求依据不充分为由,驳回朱某其诉讼请求。

  法官寄语:

  现实生活中,当事人因分手等原因,一方承诺向另一方给付分手费,并出具借条,事实上双方之间并不存在真实的借款事实。债权人仅凭借条起诉,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借款金额、出借人的经济能力、交付方式、交易习惯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相关证据,综合判断借款事实是否发生。如果债权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借款交付事实,也不能就借款发生的具体情况作出合理说明的,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赌债”

  张某于2010年4月在姚某开的香烟店认识了吕某。据吕某称,同月28日,张某因赌博向他借了10万元,结果输了个精光。同年5月,张某赌博又输掉30万,吕某替其归还。之后,张某给吕某打了张借条,约定借款数额为140.4万元整,借款期为1个月,以房产抵押。其期间,姚某因多次组织他人在香烟店从事赌博活动,被法院以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随后,吕某将张某告上法庭,要求其归还借款140.4万元。

  法院认为,吕某与张某既非亲属亦非朋友,出借140万元巨款仅收4000元利息,明显不合常理。吕某的陈述前后矛盾,其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认定。吕某明知张某向其借款用于赌博仍然出借,其借贷关系不受法律保护,据此驳回其诉讼请求。

  法官寄语:

  赌博产生的债务经常以借条、欠条等形式存在,借条上往往不会注明该债务系赌博债务。法官在审理民间借贷案件中发现存在涉赌因素时,应从严审查借贷关系的合法性。赌博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违法活动,对于明知其所出借的款项系他人用来从事违法活动而仍然出借的,其借贷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高利贷”

  宋某与焦某在经营发廊时认识。2008年1月和3月,宋某向焦某分别借款30万元和10万元,但实际拿到的却只有27.6万元和9.2万元。随后,宋某向焦某打了借条,称借款90万元。对于这笔高利贷,宋某无力支付,最终被焦某诉至法院。据焦某称,这90万元的本金为40万元,按月息8%计算,利息为50万,合计正好90万元。法院认为,焦某没有证据证明支付90万元,且无合理理由,据此判决宋某支付焦某本金36.8万元及利息(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

  法官寄语:

  民间借贷案件中,高利贷现象较为普遍,约定的利率往往高于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对此法院予以适当调整。出借人不得预先扣除利息,预先扣除利息的,以实际出借数额计算本金。对于借款本金数额的确定,不能单单依据借条认定,而应综合全案证据和事实进行分析判断。如果债权人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交付事实,且不能就借款发生的具体情况作出合理说明的,对其请求不予支持。

  “请托费”

  顾某与赵某系朋友关系,顾某委托赵某为其女儿上大学帮忙。顾某按赵某所说,将10000元请托款于2011年上半年汇入柏某银行账户,后又委托朋友付给赵某20000元请托款。应顾某要求,赵某向顾某后补借据一份。法院审理后认为,综合款项的交付时间、交付方式过程与顾某女儿入学时间、顾某为女儿入学确向赵某请托等事实相吻合,再结合顾某对该笔债权的处理方式,足以认定该笔借款实为顾某交付赵某用于请托他人为其女儿上大学之用。双方就此形成的债权债务有违社会公序良俗,不应认定合法有效。法院遂驳回顾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寄语:

  民间借贷案件中,有些借条、借据字面上反映的是借贷关系,但实际上并不存在真实合法的借贷事实,而是由某些其他基础关系引起的转化型借贷关系。对该类案件,应具体分析其基础关系而依法认定其效力。对于合法的请托,按照委托合同关系处理;对于涉及权钱交易等违背公序良俗的请托而形成的债务,如因为不符合条件,而请关系、找人情调动工作、升学、升职等形成的债务均不受法律保护。对于已经给付的部分,资金提供者主张返还的,法院不予支持。

  “超时的”

  卜某于2003年1月起先后五次共计向冯某借款30500元,但仅有第一笔约定了还款期限。后经冯某催要,卜某未能还款,双方闹上法庭。法院认为,2003年1月的借款,双方约定使用期限至2003年12月1日,但冯某于2013年8月起诉,已是十年之后,早已超过诉讼时效。而其他四笔未约定还款期限的借款,冯某出借后一直向卜某索要,未超过诉讼时效。据此,法院判决卜某偿还冯某借款本金35500元及相应利息。

  法官寄语:

  欠债还钱,一旦进入法律程序,法律即对它的定义作出了严格的限制。对于约定还款期限的债权,到期后债务人不偿还的,债权人需及时催讨。若超过诉讼时效后起诉至法院,且不存在诉讼时效中止、中断情形的,债务人以诉讼已超过诉讼时效为由抗辩,法院予以支持。对于未约定还款期限的债权,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

相关新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