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五中院:校园伤害案学校担责成常态
2015年06月23日 11:11 法制网-法制日报

  法制网记者吴晓锋 通讯员郝绍彬 胡 军

  教育机构经常被认为是校园伤害案的担责方。近日,重庆五中院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自2014年3月该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成立以来,共审结校园伤害案件71件,63%的案件由教育机构担责,校园伤害案件呈现学校承担责任常态化、未成年人伤害情形多样化、受伤害年龄低龄化、学生心理伤害显现化等特点。

  92%监护人认为学校应担责

  据悉,在重庆市五中院判决和调解结案的65件案件中,受害人起诉学校为被告的案件52件,占80%。未成年人在学校内受到身体伤害后,多达92%的涉案未成年人的监护人认为学校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法院生效裁判学校承担部分责任的案件25件,学校承担全部责任的案件15件,学校承担补充责任的1件,共占63%;学校不承担责任的案件11件,占17.1%。

  据介绍,未成年人在学校(含幼儿园)学习生活期间,因学校、教师或管理人员、其他学生、第三人的行为或过错导致受到人身伤害的情形较为多样。其中学生之间相互玩耍、打闹导致受伤害的占多数,为40.8%;值得注意的是,因为老师体罚或批评,或担心害怕老师体罚或批评等,导致自残、自杀或出现精神障碍的,71件案件中有该类型案件4件,占5.6%。除此之外还有学生在进行正常体育活动中受伤害、放学后不及时回家导致触电、溺水等事故受伤害、上课期间私自外出玩耍导致受伤,或学校安排外出实习发生意外受伤的,或因学校管理不力,在学校内被校外人员打伤等情况。

  重庆五中院分析认为,学校及教师对学生的人身安全教育缺乏专业性、系统性和持续性是校园伤害案频发的重要原因。部分学校将安全教育停留在书面上制定了、口头上讲过了,没有运用于实际操作中;部分学校受经济发展等制约因素,没有提供符合安全的教舍、桌椅、操场、体育设施及其他教育设备;学校及教师对学生进行玩耍、打闹的风险性估计不足,对一些有风险性的学生游玩没有及时教育和制止;学校不注重学生对其教育管理措施的心理承受能力考量,缺乏对学生人身伤害受害人的心理疏导中,对学生行为异常没有心理干预及时介入等。这也是学校容易被搁以责任的原因。

  监护人的安全教育缺位也是原因之一

  调研表明,未成年人校园伤害呈年龄低龄化趋势。在65件案件中,受害人年龄小于14周岁的案件占67.8%,近五成涉案学校为小学。

  调研还发现,未成年人监护人的安全教育缺位也是校园伤害性案件贫乏的重要原因。多数未成年人监护人推诿安全教育管理责任,对未成年人的上下学的接送,对于学校对教学的临时安排重视不够,疏于与学校的配合,导致学生在无人监管下受到伤害。

  重庆五中院呼吁,学校、教师和家长应共同加强对未成年人,尤其是更加注重对无民事行为能力学生的安全教育。有条件的学校应设置专门针对教师管理队伍的安全课程,开展与学生心理年龄相适应的心理辅导。

  重庆五中院建议,学校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标准配备符合规定的课桌、座椅、教室、运动器械和活动场地,并辅之学生意外伤害保险、探索学校责任保险等多种措施,共同构建保护未成年健康成长的社会网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