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龙股份高毛利率可疑 应收账款与存货周转率均掉队

雪龙股份高毛利率可疑 应收账款与存货周转率均掉队
2019年11月20日 06:59 中国经济网

感知中国经济的真实温度,见证逐梦时代的前行脚步。谁能代表2019年度商业最强驱动力?点击投票,评选你心中的“2019十大经济年度人物”。【我要投票

  原标题:雪龙股份高毛利率可疑 应收账款与存货周转率均掉队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1月21日,雪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龙股份”)首发申请将上会。雪龙股份拟在上交所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3747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5.51亿元,分别用于无级变速电控硅油离合器风扇集成系统升级扩产项目、汽车轻量化吹塑系列产品升级扩产项目、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运营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雪龙股份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广发证券

  2017年11月21日,雪龙股份第一次冲刺A股IPO,未能通过审核。

  2017年10月13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雪龙股份拟募集资金4.51亿元,保荐机构为西部证券。与上次IPO报送的招股书相比,此次雪龙股份募集资金增加1亿元,其中用于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的募集资金增加4008.83万元,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的募集资金增加6000万元。

  据中国经营网报道,第二次冲击A股市场的雪龙股份,与前一次披露的招股书相比,其在2014年3月至2016年9月经历8次资产重组而股权不变的情况被直接删除。该问题在2017年上市时受到发审委关注,要求进一步披露原因。

  雪龙股份不存在控股股东,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为雪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贺财霖与贺频艳、贺群艳为父女关系,贺群艳、贺频艳为姐妹关系。本次发行前,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雪龙股份93.07%的股份,合计控制雪龙股份95.00%的股份。

  投资时报在报道中质疑,雪龙集团是一个家族完全控股企业。对企业来说,家族控股有利的一面是决策迅速、执行力强、信任度高;但另一方面,家族控股公司治理容易形成“一言堂”、“经验主义”、“对人才不信任”以及“轻易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这对中小投资者来说并不有利。

  过去6年中,雪龙股份5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跟不上营业收入。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2亿元、2.46亿元、2.23亿元、2.84亿元、3.56亿元、3.1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03亿元、2.61亿元、1.97亿元、2.06亿元、3.08亿元、3.17亿元。

  过去6年中,雪龙股份3年现金流跟不上净利。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794.18万元、7467.55万元、4846.31万元、6685.30万元、1.05亿元、9139.8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685.62万元、9834.64万元、6655.25万元、3384.48万元、1.02亿元、1.37亿元。

  2018年,雪龙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0.2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3.0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13.57%。

  雪龙股份综合毛利率大幅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5.26%、57.25%、56.96%、58.28%、58.62%、54.32%;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0.72%、37.21%、34.22%、49.61%、49.03%、46.33%。

  据华夏时报报道,招股书显示,雪龙集团公示的核心技术人员共有6名,包括贺财霖、贺频艳、段耀龙、虞宁、虞雷斌、史嵩雁。而上述几名没有专业化背景的核心技术人员,雪龙集团如何保持研发塑料材料改性自主核心技术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能否实现技术领先,维持高盈利让人怀疑。

  虽然雪龙股份毛利率较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高出近10个百分点,但其应收账款周转率与存货周转率均不及行业平均。

  2013年末至2018年末,雪龙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9016.56万元、7544.33万元、7851.44万元、1.02亿元、1.03亿元及9205.91万元,占同期末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4.97%、28.23%、24.20%、为44.18%、37.43%及37.71%。报告期内,雪龙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88、2.97、2.90、3.14、3.47和3.28。近三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4.81、4.86、4.90,雪龙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处于行业垫底。

  2013年末至2018年末,雪龙股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140.09万元、4148.45万元、4063.17万元、4288.41万元、4800.70万元和5402.63万元,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11.46%、15.52%、12.52%、18.51%、17.48%和22.13%。报告期内,雪龙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59、2.53、2.34、2.84、3.24、2.86。近三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2.88、3.35、3.02,均高于雪龙股份存货周转率。

  雪龙股份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逐年上升。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8亿元、1.55亿元、1.46亿元、1.90亿元、2.41亿元及2.1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23%、62.98%、65.25%、66.87%、67.71%及68.33%。各报告期,雪龙股份对第一大客户一汽集团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6.29%、35.04%、33.47%、41.94%、41.79%及36.28%。

  据华夏时报,雪龙股份在第一次申请IPO前夕的2016年,雪龙集团突击分红2.66亿元,相当于瓜分尽三年的净利润,几乎全部进了贺财霖家族的腰包。2018年5月,雪龙集团再次派发现金股利3371.75万元。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今,雪龙股份共进行4次分红,共派发现金股利3.05亿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向雪龙股份发去采访函,截止发稿,未获回复。

  雪龙股份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 2017年IPO曾被否

  雪龙股份主要从事汽车发动机冷却风扇总成、离合器风扇总成及汽车轻量化塑料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具体包括风扇总成、离合器风扇总成、汽车轻量化塑料件等,广泛应用于商用车、非道路移动机械等领域。

  雪龙股份不存在控股股东,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为雪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雪龙股份股东为香港绿源、维尔赛控股、贺财霖、贺频艳、贺群艳及联展投资,分别持有公司26.60%、20.00%、17.68%、15.36%、15.36%、5.00%的股份,无持股超30%以上的股东,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为雪龙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贺财霖与贺频艳、贺群艳为父女关系,贺群艳、贺频艳为姐妹关系。本次发行前,贺财霖、贺频艳及贺群艳直接及间接合计持有雪龙股份93.07%的股份,合计控制雪龙股份95.00%的股份。

  贺财霖:雪龙股份董事长,1947年2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高中学历,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职称,宁波市北仑区第七、第八届人大常委,荣获中国百名行业创新杰出人物、全国优秀民营科技企业家、中国民营企业时代先锋人物、第二届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浙江省民营企业英才、宁波市慈善楷模、宁波市十大慈善之星、宁波市劳动模范、十大风云甬商、北仑区最具社会责任感企业家等称号。曾任中国民营企业家联合会副会长,浙江省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汽摩配商会常务副会长,宁波市民营企业协会副会长,北仑区工商联合会副主席,宁波市北仑区霞浦电信零件厂厂长,宁波市北仑区霞浦礁碶电配厂厂长,宁波市北仑汽车塑料风扇厂厂长,宁波雪龙汽车风扇厂厂长、总经理,群频电子及前身宁波雪龙汽车风扇制造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雪龙咨询执行董事、总经理,雪龙有限董事长、总经理,东泽发展董事。现任全国内燃机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专家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全国内燃机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冷却风扇工作组组长,北仑区高新技术企业促进会会长,雪龙股份董事长,捷斯特总经理,宁波市北仑金石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江西鄱阳湖城国际旅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贺频艳:雪龙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1974年10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职称,宁波市北仑区第九届人大代表。曾任雪龙有限总经理,北仑区第八届政协委员。现任浙江省汽摩配商会常务副会长,浙江省汽车工业协会副会长,宁波市民营企业协会副会长,雪龙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雪龙进出口总经理,捷斯特执行董事,长春欣菱执行董事、总经理,雪龙创新中心监事,江西鄱阳湖城国际旅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监事。

  贺群艳:雪龙股份董事、副总经理,1973年3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工程师、经济师职称。曾任宁波雪龙汽车风扇厂出纳,群频电子及前身宁波雪龙汽车风扇制造有限公司出纳,雪龙咨询出纳,雪龙有限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雪龙股份财务总监。现任雪龙股份董事、副总经理,捷斯特监事,雪龙进出口监事,长春欣菱监事。

  投资时报在报道中质疑,雪龙集团是一个家族完全控股企业。对企业来说,家族控股有利的一面是决策迅速、执行力强、信任度高;但另一方面,家族控股公司治理容易形成“一言堂”、“经验主义”、“对人才不信任”以及“轻易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问题,这对中小投资者来说并不有利。

  2019年4月10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雪龙股份拟在上交所主板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3747万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5.51亿元,其中2.87亿元用于无级变速电控硅油离合器风扇集成系统升级扩产项目,4553.69亿元用于汽车轻量化吹塑系列产品升级扩产项目,1.18亿元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1.00亿元补充运营资金和偿还银行贷款。雪龙股份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广发证券。

  此前,2017年10月13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雪龙股份拟募集资金4.51亿元,其中2.87亿元用于无级变速电控硅油离合器风扇集成系统升级扩产项目,4553.69万元用于汽车轻量化吹塑系列产品升级扩产项目,7769.69万元用于研发技术中心建设项目,4000.00万元偿还银行贷款。保荐机构为西部证券。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雪龙股份IPO被否。2017年11月21日,雪龙股份第一次冲刺A股IPO,未能通过审核。

  证监会发审委提出雪龙股份存在实际控制人大额资金占用的情形;报告期毛利率和净利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水平,而研发费用占比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雪龙股份将原持有子公司的股权转让给维尔赛控股和香港绿源,后又将上述股权原价购回;林玮宣(中国台湾居民)曾为雪龙股份前身雪龙有限的股东,后将股权转让给香港绿源等问题。

  新版招股书删除8次资产重组信息

  据中国经营网报道,第二次冲击A股市场的雪龙股份,与前一次披露的招股书相比,其在2014年3月至2016年9月经历8次资产重组而股权不变的情况被直接删除。

  2017年10月13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雪龙股份曾转让捷斯特100%股权给维尔赛控股,雪龙股份子公司香港庆捷盈转让麦迪威25%股权给香港绿源,香港庆捷盈转让雪龙风扇25%股权给香港绿源,香港庆捷盈从香港绿源处受让麦迪威25%股权,香港庆捷盈从香港绿源处受让雪龙风扇25%股权,雪龙股份从维尔赛控股处受让捷斯特100%股权,雪龙股份转让长春欣菱100%股权给维尔赛控股,雪龙股份从维尔赛控股处受让长春欣菱100%股权。综合来看,8次资产重组均系同一控制下的股权转让,重组的意图大多是避免同业竞争,减少关联交易,只是股权左兜右转其实又回到原地。

  一系列资产腾挪动作,在上市之时受到发审委关注,要求进一步披露原因。

  不过,在IPO被否不到一年后,2018年9月20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在发行人重大资产重组情况一栏,上述资产重组信息被全部删除。

  去年业绩下滑 五年收到的现金跟不上营收

  过去6年中,雪龙股份5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跟不上营业收入。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2亿元、2.46亿元、2.23亿元、2.84亿元、3.56亿元、3.19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03亿元、2.61亿元、1.97亿元、2.06亿元、3.08亿元、3.17亿元。

  过去6年中,雪龙股份3年现金流跟不上净利。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5794.18万元、7467.55万元、4846.31万元、6685.30万元、1.05亿元、9139.80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4685.62万元、9834.64万元、6655.25万元、3384.48万元、1.02亿元、1.37亿元。

  雪龙股份表示,主营业务收入变化与商用车行业景气程度相关联。

  近三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平均值

  2013年末至2018年末,雪龙股份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9016.56万元、7544.33万元、7851.44万元、1.02亿元、1.03亿元及9205.91万元,占同期末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4.97%、28.23%、24.20%、为44.18%、37.43%及37.71%。

  报告期内,雪龙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88、2.97、2.90、3.14、3.47和3.28。

  近三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4.81、4.86、4.90,均高于雪龙股份应收账款周转率。

  雪龙股份表示,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略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主要原因为客户基础不同。公司客户主要为一汽集团、玉柴集团及北汽福田等,中原内配客户主要为一汽集团、中国重汽和国外商用车及工程机械厂商,新坐标客户主要为一汽大众、长安汽车和上汽通用五菱等,华培动力客户主要为国外汽车零部件企业,浙江仙通客户主要为上汽通用五菱、浙江远景和奇瑞汽车等。不同客户约定的付款条件、付款周期存在一定的差异,公司与主要客户一般约定3-4个月的回款周期,与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保持一致。

  近三年存货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平均值

  报告期各期末,雪龙股份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4140.09万元、4148.45万元、4063.17万元、4288.41万元、4800.70万元和5402.63万元,占流动资产比重分别为11.46%、15.52%、12.52%、18.51%、17.48%和22.13%。

  报告期内,雪龙股份存货周转率分别为2.59、2.53、2.34、2.84、3.24、2.86。

  近三年,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货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2.88、3.35、3.02,均高于雪龙股份存货周转率。

  雪龙股份表示,近三年公司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变动趋势以及水平均保持一致。2018年度,存货周转率有所下降,主要由于长春欣菱于2018年度开始投产,增加了原材料的采购,导致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增长较快。

  综合毛利率大幅高于同行平均值

  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5.26%、57.25%、56.96%、58.28%、58.62%、54.32%;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0.72%、37.21%、34.22%、49.61%、49.03%、46.33%。

  雪龙股份表示报告期内,雪龙股份综合毛利率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具有合理性,主要原因为:雪龙股份掌握塑料材料改性自主核心技术,自产材料在制造发动机冷却风扇方面的性能优于同类进口材料,而且自产材料的生产成本更低,显著提高雪龙股份的产品毛利率;公司实施从材料改性到成品产出的全流程化生产,大幅降低成本;雪龙股份与合资企业华纳圣龙、东风马勒形成相对稳定的寡头竞争格局,竞争对手采取的生产策略和销售策略有利于整体维持市场产品的价格水平;雪龙股份产品具有定制化、差异化的特点;雪龙股份实施成本精细化管理和自动化生产,具备良好的成本控制能力。

  据华夏时报报道,招股书显示,雪龙集团公示的核心技术人员共有6名,包括贺财霖、贺频艳、段耀龙、虞宁、虞雷斌、史嵩雁。

  资料显示,贺财霖是高中学历,小学教师出身;贺频艳具有本科学历但并不是材料学出身;段耀龙为本科学历同样不是材料学毕业;虞宁为大专学历,机电一体化技术专业;虞雷斌大专学历,工程师职称;史嵩雁大专学历。

  仅凭上述几名没有专业化背景的核心技术人员,雪龙集团如何保持研发塑料材料改性自主核心技术让投资者摸不着头脑,能否实现技术领先,维持高盈利让人怀疑。

  前五名客户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上升

  2013年至2018年,雪龙股份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8亿元、1.55亿元、1.46亿元、1.90亿元、2.41亿元及2.18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1.23%、62.98%、65.25%、66.87%、67.71%及68.33%。各报告期,雪龙股份对第一大客户一汽集团的销售收入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6.29%、35.04%、33.47%、41.94%、41.79%及36.28%。

  雪龙股份表示,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且在报告期内占营业收入比重呈上升趋势,主要系公司下游行业集中度较高所致。

  申请IPO前突击分红 5年共分红3.05亿

  据华夏时报报道,雪龙股份在第一次申请IPO前夕的2016年,雪龙集团就突击分红2.66亿元,相当于瓜分尽三年的净利润,几乎全部进了贺财霖家族的腰包。2018年5月,雪龙集团再次派发现金股利3371.75万元。

  招股书显示,2015年至今,雪龙股份共进行4次分红,共派发现金股利3.05亿元。

  2015年8月22日,雪龙股份2015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500.00万元。

  2016年1月30日,雪龙股份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2.36亿元。

  2016年8月15日,雪龙股份2016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2990.00万元。

  2018年5月31日,雪龙股份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作出决议,按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派发现金股利3371.75万元。

责任编辑:常福强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11-21 祥生医疗 688358 50.53
  • 11-21 中科海讯 300810 24.6
  • 11-21 华辰装备 300809 18.77
  • 11-20 新大正 002968 26.76
  • 11-20 迈得医疗 688310 24.7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