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鞋王”破产!停牌近三年今日终退市 曾拥有3195家零售门店 陆毅曾为其代言

“一代鞋王”破产!停牌近三年今日终退市 曾拥有3195家零售门店 陆毅曾为其代言
2019年08月26日 19:24 上游新闻

原标题:“一代鞋王”破产!停牌近三年今日终退市 曾拥有3195家零售门店 陆毅曾为其代言 来源:上游新闻综合

由于经营不善,导致负债累累,在停牌3年后,有着“中国真皮鞋王”之称的富贵鸟依旧没能逃脱退市的命运。

富贵鸟(01819.HK)8月26日晚间公告,公司8月24日收到泉州中院公告及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2019年8月12日,港股上市公司富贵鸟发布公告称,2019年8月9日,联交所向公司发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后上市日期将为2019年8月23日,而股份上市地位于今日即2019年8月26日上午9时起取消。这意味着,富贵鸟正式沦为资本市场的“弃儿”。

自2016年9月1日起富贵鸟股票停牌,3年漫长等待来退市的消息。而此前,富贵鸟也曾发布公告表示,由于股份暂停买卖,并且有尚未偿还债务,影响业务经营,公司正在破产重整,根据破产重整的进度安排复牌计划。

欠债42亿,一代鞋王“退市”

顶着“中国真皮鞋王”称号,2013年,富贵鸟登陆港交所。但没想到,上市仅三年,就停牌了。

富贵鸟的上市之路也很波折。2010年,富贵鸟原计划在港股IPO。但到了2012年,又转向A股,在A股IPO暂停和财务核查开始后,富贵鸟却未提交财务自查报告,并在2013年5月31日撤回材料。最后,又由A股转回港股上市。

上市后的富贵鸟,日子过的也不太好。自2015年起,其业绩开始下滑。

据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富贵鸟净利为3.92亿元,同比减少了13.09%;2016年净利润为1.63亿元,同比减少了约59.16%。2017年上半年业绩净收入约为4.12亿元,同比减少了48.09%,归属于富贵鸟所有者的净损失约1088.7万元。自2017年中期财报后,富贵鸟就再无财报披露。

更雪上加霜的是,富贵鸟连续投资的金额公司共赢社、叮咚钱包石狮市富银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如今倒闭或陷入危机。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诉富贵鸟,请求判令富贵鸟支付福兴公司货款5.67万元;同年12月,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请求判决富贵鸟清偿货款56.81万元及利息。上述两起案件开庭时富贵鸟都没有答辩,受理法院均判富贵鸟向原告支付货款。

高负债也是富贵鸟倒闭的原因之一。此前,为支持公司业务转型需要,富贵鸟于2015年4月发行公司债“14富贵鸟”(代码122356),发行总额8亿元,期限5年。随后,其还发行了公司债16富贵鸟SCP001(代码011698173)4亿元,16富贵01(代码118797)13亿元。

这些债为后续公司陷入危机埋下了伏笔。据中国基金报报道,去年3月1日,14富贵鸟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别下探12.53%和34.76%。仅仅四个交易日,该只100元票面价值的产品从每单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计跌幅,一举创造出中国资本市场史上最低价公司债产品纪录。

作为债权受托管理人的国泰君安在去年2月份发布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解事项,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发行人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

停牌前,富贵鸟股价报3.88港元/股,总市值51.89亿港元。据统计,富贵鸟涉及到的债权人超过了200家,公司即将取消上市地位,投资人手中的股票,几乎等同“废纸”。

探寻昔日“富贵”之路

1957年,富贵鸟的创始人林和平出生在福建省石狮市一个名叫长福村的地方。与许多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们幼时的经历一样,林和平的家庭经济条件困难,其从10岁开始便辍学干活,替父母分忧。

种地、烧砖、卖鱼,几乎什么苦活累活林和平都干过,直到1976年长福村成立了“长福村瓦窑农业社”,林和平进入该社担任管理人员兼出纳,才算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干就是6年。

后来在1982年,平时头脑灵活,做事爱琢磨的林和平被社员们一致推举为“瓦窑农业社”的厂长。3年的厂长工作,为林和平日后创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为其打开了眼界。

1984年,伴随着改革开放、下海经商的浪潮,石狮人纷纷办厂,不甘落后的林和平拿着仅有的4万块钱,跟19个堂兄弟一起创立了富贵鸟集团的前身——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生产单价只有几元钱的人造革的凉鞋和拖鞋。

当时,整个工厂只有十几个工人,经营、管理制度也极不灵活,因此前景也不被人们所看好,逐渐地有人选择退出,5年之后,持股人最终只剩下了林和平、林和狮、林荣河与林国强这四个堂兄弟。

于是四人重组了旅游纪念品厂,决定转向生产真皮休闲鞋,并注册了“富贵鸟”商标。“一代鞋王”的故事就此开始。

企业重组后的第一年就证明了转变方向是正确之道,以一笔出口前苏联1万多双皮鞋的订单为开头,1990年全年竟卖出了10万双休闲皮鞋,相当于年计划产销量的10倍。

随后石狮旅游纪念品厂更名为石狮市福林鞋业有限公司,并在1992年正式成立了富贵鸟集团,与之而来的是数不尽的企业荣誉与蒸蒸日上的公司业绩。

“国家级星火计划龙头企业技术创新中心”、“中国驰名商标”、“国家免检产品”、“中国真皮领先鞋王”等等,这些都是围绕在富贵鸟集团头顶上的光环,林和平本人更是曾连续两年荣获“福建经济年度人物”称号。

2012年,凭借着2000余家品牌专卖店,富贵鸟一跃成为全中国第三大品牌商务休闲鞋产品制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产品制造商。其营业收入也从2011年的20.37亿元,升至2014年的29.44亿元,同年净利润达到4.5亿元。

截至2013年6月30日,富贵鸟在国内的31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拥有3195家零售门店以及60个经销商。其中,经销商门店1259家,第三方零售门店1702家,直营门店234家(主要分布于一线城市)。员工最多时,人数曾接近1万人。

而这已经是富贵鸟的巅峰所在了,很快,“一代鞋王”便走上了下坡路。

鞋抵债,创始人子女放弃继承权

2017年12月,富贵鸟创始人之一林国强去世,其子女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

据多家媒体报道,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而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富贵鸟的债务情况一直都不乐观,据国泰君安此前的报告,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至少49亿元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这包括货币资金1.65亿元、应收账款2亿元、存货2亿元、其他应收款42.29亿元、固定资产1.15亿元。

本来快被渐渐“遗忘”,今年5月网上流传的富贵鸟《偿债能力分析报告》再次震惊金融圈。以该方案计算,富贵鸟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而且一大半还要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即100元的债最终能换来1.11元现金和1.63元购物券。按富贵鸟一双价值149元的鞋子计算,至少得需要1万元的债券。

款式单一、未能迎合新消费,库存积压,涉足不熟悉的金融业等等,6年时间,富贵鸟从高调上市到陨落退市。但它并不是第一家折戟的鞋企,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破局无望,沦为“前车之鉴”?

实际上,富贵鸟真不是唯一的“没落者”。

昔日曾火遍大江南北、还请周杰伦代言的鞋子品牌“德尔惠”如今也身背负债、落魄停业,其实控人丁家兄弟也被列入企业“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曾经在国内市场上叱咤风云并被成为“大众鞋王”的达芙妮日子也并不好过。根据达芙妮近年来财报数据,达芙妮已经连亏4年,市值跌去约97%……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国内上市的运动鞋服企业却发展强劲。以李宁和安踏为例,两者公开财报显示,近年来安踏的营收与归母净利润连续增长,截止2018年12月31日,安踏的营收突破200亿元,同比增长44.4%;而李宁不仅于2015年扭亏为盈,其于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196%。

这其背后,实则是国内运动鞋服的强势增长。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运动鞋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运动鞋行业已经进入一个新的增长期。2017年,我国运动鞋市场规模突破千亿元,达到了1025亿元。预计2018年我国运动鞋市场规模将达1134亿元,同比增长10.63%。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私有化退市的百丽国际旗下的运动业务板块,滔搏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营收近年来取得连续增长,日前,其还向港交所提交招股申请,拟单独赴港IPO。

那么,富贵鸟能否凭借创新产品线再次“起飞”?国内的传统皮鞋企业又该如何改善业绩颓势从而迎来翻盘?

“从负债、破产到如今的退市,说明富贵鸟外部资源整合重组无望,仅靠资不抵债现状企图东山再起更是难是加难,只是一个美好的理想。这只鸟注定走上不归路了,留给业界的更多是警示。”程伟雄说。

不过,在程伟雄看来,尽管偏商务和工作场景的皮鞋穿着过于庄重,而休闲、生活类场景的皮鞋主导穿着已让位于兼备舒适度、功能性、便利性、生活潮流化的运动鞋,但皮鞋企业依然有发展空间。“在商务与工作场景上,皮鞋企业的产品研发需要进一步强化品质感、精致感,一改以往产品的古板、笨重与没有设计感。”

“在消费牵引生产的新模式下,产品、价格导向替代了渠道、营销导向,形成性价比为王的新局面。而在商品流通环节,互联网的渗透使信息传递不可同日而语,产品便成为了行业竞争的决定因素。”天风证券分析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他同时表示,从整体行业来看,生产新模式已经颠覆了传统的商品经济,尤其拼多多的悄然风靡一定程度上显示了三四线消费者开始注重性价比,而非高端昂贵名牌和低端劣质无品牌的两极分化。因此,未来预期消费者对产品设计美感的追求也将不断提升,传统鞋服产品更应在产品设计与研发创新上下功夫。

 综合自钛媒体、36氪、央视网等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停牌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8 中科软 603927 --
  • 08-28 安博通 688168 --
  • 08-27 瑞达期货 002961 5.57
  • 08-21 南华期货 603093 4.84
  • 08-15 日辰股份 603755 15.7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