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 | 一名私家侦探的17年职业生涯

正午 | 一名私家侦探的17年职业生涯
2019年07月15日 12:23 界面

原标题:正午 | 一名私家侦探的17年职业生涯 来源:界面新闻

正午 | 一名私家侦探的17年职业生涯

私家侦探是一个带着神秘感的职业,但戴朋俊却习惯抛头露面。从业十七年来,他有一套自己的原则。

2019年07月15日刘子珩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

正午

​口述| 戴朋俊

采访、文| 刘子珩

 

私家侦探是一个带着神秘感的职业,但戴朋俊却习惯抛头露面。他经常出现在电视和视频节目中 ,是中国曝光率最高的私家侦探。

他身材中等,不胖也不瘦,留极短的头发,有一双精明的小眼睛,偶尔射出锐利的光。当需要隐藏身份的时候,他就穿上黑白灰的衣服,把包往胸前一背,锋芒收住,成了人堆里不起眼的一个。

目前在国内,私家侦探是特殊的行业,没有清晰的规定,在工作过程中尺度的拿捏,全凭个人经验。

从业十七年了,戴朋俊有一套自己的原则,不会去碰法律的底线,不会调查熟人。条条框框,把自己束缚起来。他说:“我是什么样,中国的私家侦探就是什么样。” 

以下是他的口述。

 

几年前,有一个公司的女职员,怀疑她老公出轨,但是又没有证据。她做了一年的心理咨询,在这期间,通过女人的第六感,以及种种情况,她还是认为她老公出轨。后来,心理咨询师建议,她跟她老公一起来做治疗。她老公也配合她来了,而且信誓旦旦地说,我没有出轨,是我老婆多疑了,精神不太好。

这种情况下,心理咨询师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已经在他的专业范围之内做到最好了,但是那位女职员还是认为老公出轨。他就推荐说,要不你找个私家侦探查一下。后来,就找到我了。

我们接受委托之后,按程序把她的老公作为目标,开始行踪调查。第二天,上午还是蛮正常的,下午的时候,男目标开车带了公司里一个女上司出去了。刚开始也是工作,但是到了三点多钟,把车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两个人在酒店的大堂里面,喝茶,坐得很近。

我怀疑有问题。

首先,这个距离太近了,俩人几乎挨着。其次,我进去的时候,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看是不是认识我,是她的一个习惯,眼神比较犀利,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私家侦探跟踪目标的规矩,是不要跟目标对视,因为对视容易给对方留下印象,但也不能故意躲避目标的眼神。所以原则上来说,你到了一个并不能确定目标在哪个位置的地方,你眼睛就看前面。就算要转也是很正常地转,不要停留,不要对视。

所以目标看我一下,在这个情况下,我眼睛还看前面,她看我我不看她。他们当时背对着过道,面向一个格子一样放书的装饰品,中间有洞。我绕一圈绕到格子后面的时候,目标就不关注我了。我到了后面以后,把摄像机打开。

正常的情况下,我们都会有一个工作包,背在胸前。目的是什么?掩护。摄像机一定不能这样举,你这样举的话,人家一看就在拍东西。所以你要有一个包,把摄像机放包里,再打开包,镜头对准,看屏幕,同时眼睛余光注意观察周围。这时你不要乱动,你要融入这个环境。人家不知道你在干嘛,就算看你有点奇怪,跟他没有关系,也不会管。你的心理素质要很强大,通过那个口把他们全部拍下来。

他们刚开始喝喝茶,喝咖啡都是很正常的。但是慢慢地,男人的手就搭在女目标的肩膀上了。两个人在公共场合,你搭着你上司的肩膀什么意思,那肯定是有问题的。

拍的期间抓拍到他们两次接吻的镜头。接吻蜻蜓点水,一下就分开了,但是他们之前会有一个动作,把嘴给撅起来。如果撅起来的时候,你再开机,是来不及的。我从业到目前为止,拍到这种在公共场合接吻的镜头很少的。这次运气很好,拍到这个,就算成功了。

最后我的委托人也没有离婚。但是这个事情她确认了,你不要说我神经病,我也不需要再去心理咨询室里面治疗了,要不然她会疯的。我帮她寻找到了真相。

 

我1982年出生在江苏泰兴的乡下,特别贫穷的一个地方。这种地方的农村孩子,如果没有家庭背景,爸爸妈妈挣不到大钱,或者自己学习不好,那能够拥有的选择其实很少。我们叫农村子弟,是几乎所有同龄人当中,底层的底层。

1997年,我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爸妈跟我说,要不我们花点钱,让你去读一个职业学校,学一点技能,以后也能混饭吃。我考虑了一下,说不用了,因为我觉得我在学习方面没有天分。

我认为天分这个东西很重要。我做过缝纫学徒,学过厨师,摆过地摊,都不行,都没有天分。我不喜欢,也受不了。

2003年,我22岁,已经在社会上工作了几年,一事无成。因为“非典”,窝在家没有出门。我看到了一档电视节目,讲中国的私家侦探。当时特别兴奋。我隐隐感觉,这个可能是我可以尝试的东西。因为我当时感觉这个行业没有门槛。现在这个行业还是没有门槛。你不需要很高的学历,你只要能吃苦,或者说愿意做这个行业,努力奋斗就行。我觉得它应该属于是,找了一条捷径,一个逆袭的机会。现在叫屌丝逆袭,那个时候我真的就是屌丝。

我在网上找到了节目中的私家侦探魏武军,然后发了电子邮箱,毛遂自荐说我是谁谁谁,目前大概什么样的情况,想跟着拜师学艺。他回我说,是要收学费的,目前比较高,两万。我比较穷,就没有去。

在圣诞节的时候,当时我在网上认识的女朋友跟我讲,你一天到晚泡在网上干嘛,男人应该以事业为主。我觉得挺愧疚的,22岁在农村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我一事无成,一无所有,你说如何安身立命?

所以当时我又给魏老师打了一个电话,说我是谁,联系了多长时间了。当时机会就出现了,他说你等一下,我正好在苏州有一个委托要进行,需要帮手。

过了几天,元旦的那天早上8点多钟,他打电话给我,说你现在买票去苏州吴江,这边有个小区,里面有一辆车,是一个黑色的帕萨特,你去看一下那个车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就在小区门口等着,这个车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回来,你记录下来,我晚一点过去。

元旦的时候票是很紧张的,临时买是肯定买不了,而且那天下了大雾。其实这个情况已经体现了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魏老师说那天你要去吴江,只会告诉你一个地点,不会告诉你怎么去,也没有办法来帮你去,你只能通过自己来想办法。这就是进入这个行业最基本的一个能力,执行力。

我在半路拦了一辆长途车。因为你知道去哪个方向,去苏南你就到往南的那个路口拦。我拦了一辆去无锡的车,到了无锡再坐火车到苏州,到苏州以后再坐中巴车到吴江,到了吴江还得再打一个摩的,才能到那个小区。

下午3点多,到了那边,看了一下那个车确实在。而且很巧,目标在洗车。

傍晚5点多钟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奥迪A4过来了。车停下来以后有一个人下车,四处观察了一下。那个人五十多岁,很魁梧,阳刚正气。我在电视里见过,就是魏老师,于是打了招呼。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说,目标住在这栋楼的几楼几零几,然后教了一些简单的工作方法。比如,怎么来分辨目标是不是在家里面?看他车在不在,晚上看灯亮不亮。白天怎么办呢?如果夏天的话,看空调转不转。

当时魏老师带我看了一下,给我租了一个摩的,第三天就走了。我在那蹲守,观察跟踪,看一下目标,每天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每天什么情况,及时跟魏老师汇报。

后来目标去了一个小区,但又不是朋友的,又不是亲戚的,而且他跟他老婆撒谎了。这个虽然不能证明什么,但是这个地方会成为我重点观察的一个地方,确认他进了哪一个单元几零几,这里面有哪些人进出。后来发现,只有一个单身女性进去了。因为正好对面是一个花园,我就把相机往那边一架。咔,拍到一个拉窗帘的镜头,目标和一个女的在里面。

这个单子做得比较成功,魏老师非常满意。他说小伙子还挺不错的,想不想一直做下去。我肯定想啊。我就跟着他学艺,也没交学费了。到目前为止,我从业第十七年了。

 

我师父以前是记者,1992年突然在报纸上看到,当时国内有了第一个私家侦探,叫端木宏峪,是我们国内真正的行业鼻祖。这个人是一个老刑警,从公安系统退下来以后,开了一个私家侦探所。我师父看到之后,也在成都注册了一个民事调查事务所。

但很快,公安部发了一纸通告,禁止设立私家侦探社,端木就不做了。但我师父一直坚持了下来。有一定规模之后,成都的市场还是太小了,2000年他又去了更大的一线城市。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允许将私人录制的录音和录像作为证据,这给私家侦探从业者带来了新的希望。

在我们国家,刑事案件是绝对不允许民间机构插手的。我认为,私家侦探在中国的环境里,应该跟律师差不多的意思,是帮助解决民间纠纷问题的。当然律师还牵扯到刑事案件,但是私家侦探不能。民间对私家侦探有需求,而且需求量非常巨大。

私家侦探不是万能的,千万不能把自己当成执法者,我们没有任何执法权。这个行业,它是一个民间机构,就像公司一样,不能行使任何国家机器的权力。比如警方有搜查、逮捕、拘留这种权力,但是我们没有。像这种类型的委托,我们是拒绝受理的。

我们目前团队有七个人,做的委托以婚姻调查为主,占80%。其他的一些,比如欠钱跑掉了要我们帮他找人,是否受理要看具体情况。比如法院已经判下来了,需要执行,但是执行需要找到被执行人,以及被执行人的资产。很多时候就算找到被执行人,我们也会建议委托人不要立马执行,再观察看看,也许他狡兔三窟,有其他住的地方,或者其他的资产。

我们都是通过行踪来确认东西的。因为包括调取个人信息这些,已经明确写到法律里面,是不能做的。

行踪就是一个大数据,一个人每天的活动轨迹,去见了哪些人,是能够通过这些来确认很多东西,推理出很多东西的。我们没有办法来看他的微信聊天记录,没有办法来窃听他的电话,这都是违法的,但是你可以通过他的行踪来观察。这个过程你得掌握底线,第一你不能干扰对方,第二你不能被对方发现,第三你不能传播扩散这些。 

我们一般都不改装设备,所有的设备只是伪装,贴个东西,包块布。这些设备也是民用设备,我们就是把所有的民用设备用到极致。

比如,我们要在酒店的走廊拍画面。这个是公共场合我可以拍。但如果人站在那边,就很容易暴露。所以我把摄像机伪装起来放在那,它自身有wifi,我把它连起来,可以控制。这样即使人不在也可以拍他们出门的镜头。

婚姻调查,也就是抓出轨,最好的是捉奸在床。但是捉奸在床,要分场合的。如果是委托人自己及其配偶的住处,不管是买的还是租的,委托人都有权利。但是如果是对方的,就一定不行。

我知道我的底线在哪里,我在规避法律风险上比较看重。但这种底线很难把握,很多从业者都会出问题。  

所以,我觉得这一行,品行比能力更重要。能力差一点没关系,可以慢慢练,但如果品行不好,能力越大,破坏力也越大。

我们现在都是靠自律,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都靠我们自己提防。我们能自律,不代表其他做这个行业的人能够自律。因为没有法律规范,有很多骗子会冒充私家侦探来诈骗。因为这个行业是一个神秘的行业,一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大家都可以说我就是私家侦探,你能分辨吗?

戴朋俊在工作中

 

戴朋俊在工作中

 

 

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风险,其实是来自委托人。我有两次差点出事,都是因为委托人特别强势。外行指挥内行,肯定要出问题的。

在湖北有一个委托,委托人是比较强势的一个女企业家,在那个市能量很大。她老公在她企业里面做经理,年薪百万。然后,她老公去找了一个小三,一个大学生。但他又不敢去开酒店,因为到哪里都可能会碰到熟人,而且人家不会帮这个男的,会帮女企业家。他当时开的是丰田商务车,所以就带着小三车震。

我们怎么确定他车震呢?两个人上车以后,他会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然后他们停半个小时,或者个把小时就走了。但是你去那地方一看,有避孕套有卫生纸,这个就能确认了。

当我们把这个情况反馈给委托人以后,我们就再等下一次机会。我跟委托人说,我们两辆车,我一辆,你自己一辆。因为他停在那边,我们一前一后把他堵起来,他才跑不掉,即便人下车也跑不远了。但委托人觉得没必要,说他一见到我腿都软了,动都不敢动,我一说话他吓死了。我想,那好吧。

到了那边以后,我们远远在后面,委托人车刚停下来,还没下车,只见目标的那辆车一脚油门踩到底,立马就跑。看到目标就跑了,我们本能就跟上去了。你知道,要追一个人的时候,他如果开一百码,你至少要开一百二、一百四才能追上。

当时那个地方,是一个正在修建的马路,一直往前开,正好看到在建一个立交桥,过了立交桥就是一个房子,我们以为是个死路。但是,它左手边有一条小马路,一条九十度直角的路。他因为知道,所以能够提前预判减速拐弯进去。但我们不知道。

当我们发现前面是一堵墙的时候,立马踩刹车。正常情况下也是能踩得住的,但是那天运气很不好,路上有碎石子。刹车踩到底,还往前滑,刹不住。我能看到那条路,往左边打,方向盘打不过去。当时是要么拐不进去就翻车,要么就撞到前面的墙。最后是运气好,能够拐到那个弯里面。拐进去了以后我刹车,开门,整个人瑟瑟发抖。

还有一次是在南宁,委托人是一对姐妹,委托我们去查她们父亲。七十几岁的老头,认识了银行里面的一个信贷员,是有夫之妇。她们知道父亲给了很多钱给那女人,她们受不了,已经给了几百万了。

因为是自己家的房子,委托人也有家里的钥匙,所以我们建议她们在家里放一些设备。后来通过这些设备,发现那个女人到老头家以后,两个人上床了。老头直接躺在床上,然后女人在上面有一些动作,一会儿就结束了,然后两个人开门走,这些全部拍下来了。过了两天他们又来了,女人还把包落下了。委托人到家里一翻,这个女人更多的资料又出来了。什么都有了,非常完美。这个案子就可以结案了,但是结案之前要把设备给撤掉,做一些收尾工作。

那天是委托人妈妈的忌日,当时男目标出门以后,应该去邻近的一个县城,至少要两个小时才能回来。他走了以后,我说要不留一个人在楼下,万一你们父亲突然回来,至少我们能够提前知道。但妹妹大手一挥,放心,他两个小时之内不会回来。我一想,算了,你既然这样说,那就听你的。

上楼以后,我把门的保险给锁了。半个小时后,只听那个门锁,咔咔咔咔,他父亲回来了。因为进不去,他就敲门,问谁在里面,又打电话给他公司里的人。一个差不多四五十岁的人,开了车过来了。

我和两姐妹在里面,她们让我躲起来。因为她们家很大,本来是一百七十几个平方的一套,还是个复式的,上下将近三百平,还买了对门的,那就是快七百平了。

我躲好以后,老头一进来,立马冲到厨房拿了一把刀,对着他女儿一顿猛揍,打得鼻青脸肿。然后拿刀逼她们,问家里还有谁,一定要讲出来,你不讲出来,我今天把你给杀掉。实在没办法,我就出来了。老头拿刀对着我,说你现在在我家里,我一刀把你给捅死了,也是正当防卫。

我就说,大爷你拿刀干嘛,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说你在我家里干嘛?我说,我刚才在楼下马路边,两位大姐说找我回来帮点忙,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又说你叫什么名字,把你身份证给拿出来。我说,我的身份证在酒店里面。他对叫来的那个人说,你押他过去,把身份证拿过来。我想,能出门就好。

开车出来,那就要找机会了。突然,我收到委托人一个短信,叫我找到机会赶紧走。当我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开车的那个人接了个电话。我一听,是通知他,让他带我回去。他踩刹车想掉头,那我就不管了,车门一开,立马跑到对面马路。我人可以跑过去,他车掉不了头,我就立马走了。

永远不会有第三次了。

 

防火、防盗、防闺蜜,这个话说的是有道理的。能够捅你一刀的就是你兄弟。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看到过很多人性的阴暗。很多人出轨的对象就是身边的人。我骨子里属于乐观的那种,只有被自己用心对待过的人伤害过,才能知道原来坏人可以这么坏。我也遇到过忠诚和背叛,有从业至今一直在身边尽心尽力十几年的老拍档,也遇到过手把手教了两年的徒弟,为了能多挣点钱可以不认师父,还把团队里的新学员给拉走了的情况。

当年跟着师父做徒弟,我最穷的时候什么情况?我会把饭煮熟了,炒着吃。鸡蛋是肯定没有的,只会放花椒。在洗碗的时候,我看着对面小区万家灯火,我就在想,其实我没有必要这么苦的,我回老家至少有菜有饭,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因为我做了一个我自己喜欢的行业,我想出人头地,我想在这个行业里面做好。从2005年到2013年,我也回过老家发展。但市场太小了,消费水平太低了,只能挣点小钱,挣不到大钱。所以我又回到了一线城市。

目前我们的收费差不多五天要五万到十万之间,这个价钱不便宜。

但我有自己的原则,不会什么钱都挣。我始终认为,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亲戚朋友是不调查的。你不能让别人对你产生这种不确定性,你一定要有确定性。包括对我的爱人,我可以怀疑你,但我绝对不会来调查你。

从业十七年,我的生活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是个屌丝,现在我逆袭了。我在这座城市的郊区有了一套商住两用公寓,等过两年社保交够了,我一定会去市中心买房。二十几岁谈婚论嫁的时候,父母给我借钱付了一个首付,到县城里面买房。他们说已经把我从农村带到城市生活。现在我的目标是在一线城市扎下根,给我的子女一个平台。

一个和谐的社会是怎样的社会,不是没有问题的社会,而是可以解决问题的社会。我们遇到问题,可以寻求国家机构处理,也能够通过民间公司帮忙。我们这个行业其实真的很被需要,你可以说我们是私家侦探,也有可以说我们是婚姻调查员。我们合法取证,替人寻找真相。

 

—— 完——

 

题图为戴朋俊。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18 苏州银行 002966 7.86
  • 07-17 景津环保 603279 --
  • 07-17 科瑞技术 002957 --
  • 07-16 丸美股份 603983 20.54
  • 07-16 大胜达 603687 7.35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