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下石油魂

祁连山下石油魂

——追记中国石油玉门油田总经理陈建军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富春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6月20日   01 版)

  陈建军在工作中。

  扫一扫 看视频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我们怀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富饶的宝藏……”两只拳头紧握,双腿不停颤抖,5月的一天,在山东济南解放军960医院一间普通病房里,身材高大的陈建军一遍遍哼唱着《勘探队员之歌》。

  拒绝用大剂量镇静剂,他用旋律高亢的歌声为自己止痛。时间一天天过去,陈建军的病情恶化,陷入了昏迷。

  “好!好!好!”三声低沉的声音从寂静的病房传来,奄奄一息的陈建军挣扎着张开双手想要鼓掌。“胜利!大胜利!”他用尽全力兴奋地呼喊。“是不是找到大油田了?”一旁的护士新奇地问道。

  当在场的人们为这突如其来的对话高兴时,陈建军慢慢恢复平静,闭上眼睛,又陷入昏迷,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从此再没有醒来。5月28日,56岁的陈建军停止了呼吸,永远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油田、离开了他深情挚爱的亲朋。

  陈建军生前是玉门油田党委书记、总经理,玉门石油管理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噩耗传到千里之外的玉门油田,祁连山含悲,石油河呜咽。“学石油干石油一片忠诚献石油,想玉门为玉门一片丹心照玉门。”挽联挂在玉门油田追思会会场,来自油田及社会各界的人士伫立默哀,含泪告别这位可敬可爱的石油人。

让“石油摇篮”重现光芒

  1984年,21岁的陈建军从西南石油学院石油地质专业毕业,作为“油二代”的他,选择来到父辈战斗过的祁连山下石油河畔,回归哺育他长大的玉门油田,开始了为石油奋斗的一生。

  玉门油田分布在河西走廊腹地、祁连山北麓,作业区气候干旱、风沙四起。陈建军不去坐机关,而是奔向火热的生产一线。从那时起,他的足迹踏遍酒泉盆地的沟沟坎坎。

  “油气勘探是一项有风险、又充满激情和收获的事业,勘探开发要牢固树立‘认识无止境、探索无止境、找油无止境’的理念,敢于突破旧框框、敢于否定过去、敢于冒大险,只要认识到位、研究到位,就要大胆部署、大胆实施。”这是陈建军勘探找油的心得。

  20世纪末,面对老油田油气资源接替不足的困境,陈建军带领团队及时调整部署,将勘探重点重新放在河西走廊,将酒西岰陷青西凹陷作为主攻方向,并创造性提出“下凹找油”新见解,按此思路,发现了青西油田,使油田勘探实现新的突破,地质探明储量实现了翻番。2000年,还是在“下凹找油”理论的支撑下,酒东盆地油气勘探获得突破。

  青西、酒东油田相继被发现,玉门油田产量回升,“石油摇篮”重现光芒。2001年,陈建军荣获国家第十届“孙越崎科技教育基金能源大奖”。从此,为了找到更多油田,他如同“拚命三郎”,进入“为油癫狂”的境界。

  玉门油田副总经理苗国政至今清楚记得,1998年8月8日,柳102井获得日产50立方米高产工业油流,看到多年的研究成果变成现实,陈建军拿起油沙亲了又亲、吻了又吻。当工作人员把油样拿给他时,陈建军竟忘情地喝了一口,兴奋地说:“你们闻闻,有一股油香”。

  2002年年初,陈建军走上主管勘探开发的副总经理岗位,提出“突出预探,强化地质综合研究、强化勘探开发一体化、强化技术进步和管理”的思路。他身体力行,带领勘探人员用脚步丈量开发区每一寸土地,在青西油田60口井开发中,他亲临每一处现场,了解生产层位,和采油队一起研究井位、酸化压裂及开钻试油方案。

  “青西一口重点井要投产,出油结果凌晨12点才出来,怕打扰他休息,就没及时汇报,他很生气。”当时陈建军外出开会,等了一夜没消息,第二天早上6点就打电话问情况,时任厂长苗国政受到了陈建军的批评。“他很少发火,那次令我印象很深。”苗国政说。

石油摇篮的旗帜不能在我手中倒下

  “石油摇篮的旗帜不能在我手中倒下,要高高飘扬在祁连山脚下。”作为开发建设近80年的老油田,玉门油田矿区面积小,资源严重不足,多年出现亏损,油田的出路在哪里?石油人的生计如何保障?2015年,陈建军上任玉门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将更多精力投入到谋划油田的可持续发展中。

  围绕扭亏脱困和高质量建设百年油田,陈建军提出“油田上下游一体化,主营业务与工程技术服务一体化,勘探与开发一体化”思路,明确优先发展勘探开发业务,稳健拓展炼油化工业务,协同推进工程技术业务的布局。

  为统一思想,凝聚共识,陈建军马不停蹄到各单位调研,倾听意见和建议。“陈总心系整个油田,对工程技术服务行业的了解超乎我的想象。”当时在油田作业公司任职的赵文义对陈总雷厉风行的作风深有感触。

  2016年9月24日,赵文义去北京出差,在油田驻北京办事处门口碰到陈建军,他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告别。没想到,晚上8点,陈建军敲响了赵文义的房门。

  “我当时惊讶不已,心想领导这么忙,怎么会来找我。”陈建军进了屋就说:“我刚参加完北京石油机械厂的一个工作交流,你是学机械专业的,你觉得咱机械厂该如何发展摆脱困境,你有没有什么高招?咱们聊聊。”

  面对坦诚的陈总,赵文义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不知不觉,俩人聊到凌晨两点。“你谈的很好,问题很多,困难也很大,但咱们石油人最不怕的就是困难,最擅长的也是克服困难……”陈建军的话让赵文义感动不已。

  一年后,赵文义担任机械厂厂长。“就按你的想法,放心大胆干!”陈建军告诉赵文义放手去闯。很快,机械厂大胆探索,通过内部挖潜、产品升级、减员增效实现了大幅减亏,2018年实现扭亏为盈。

  陈建军把全部身心都扑在玉门油田,一心希望带领这个老油田扭亏脱困,实现产油重上百万吨的目标。由于工作繁忙,加上他平时自认身体素质好,连续7年没去做体检。谁也没想到,凶险的癌症正在袭来。

  2017年5月初,陈建军持续高烧不退,检查发现了恶性肿瘤细胞,后被确诊为肠癌转移到肝癌。面对突如其来的重病,陈建军并没有消沉,他相信自己的身体能恢复起来。在医院治疗了一个多月,他带着化疗的药品赶回油田,开始和时间赛跑,忘我地投入到油田工作中。

  2017年10月,玉门油田发展迎来新契机,多年争取的资源取得实质进展,中石油集团公司批复长庆油田环庆片区划归玉门油田开发。陈建军赶赴西安,和长庆油田签订了第一批环庆矿权流转区块勘探开发协议。随后,他又迫不及待地驱车赶往150公里以外的环县。

  从庆阳市到环县有一段90公里的崎岖山路,同行人劝他沿公路看看就回去,可陈建军执意要实地踏勘环庆区块460平方公里的山塬沟坎。每到一处,陈建军都会捧起一捧黄土仔细端详。

  2017年12月,由于身体极度虚弱,陈建军被送往上海做癌症治疗手术,术后他在医院待了15天,又带着化疗药品匆匆赶往油田。

  2019年年初,在油田开发迎来80年之际,陈建军在职代会上提出“三年扭亏为盈、五年重上百万,高质量建设百年油田”发展战略,并绘就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玉门石油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可谁也不承想到,他们的带头人却被病魔击倒了。

一片赤心照玉门

  “你这样工作不行呀!就是‘铁人’也撑不住,一定要多休息,注意身体。”在职代会上,钻采院院长、师弟孙梦慈看陈建军作报告时,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一直流到脖子里,劝他注意休息。“现在环庆勘探刚刚起步,重上百万吨有了希望,等以后油田扭亏了,产量上去了,我一定找个时间好好休息。”陈建军说。

  “看着他满脸的疹子,我们都很心痛。”油田常务副书记刘战君和陈建军共事多年,劝他注意身体,“可建军总说油田到了关键时期,把工作安排好再说。”

  今年4月19日,陈建军最后一次主持召开油田干部大会,每讲一句话就要咳嗽几次。当天,他住进医院,高烧不退,病情加剧。可是他还召集班子成员,在酒泉医院的病床上开会,研究公司发展大计。5月3日,陈建军不得已离开奋斗了35年的玉门油田,前往济南看病。

  “我们相识40多年,结婚20多年,一起出门的次数仅有两次,一次是在他考博士时一起去了成都,一次在开会时去了北京。”陈建军的妻子说。

  陈建军的脑子里只有石油,除了石油没有别的爱好。对自己儿子的爱,也倾注了石油人的浓烈情怀。从事石油勘探工作,经常和岩石打交道,他给儿子取了带“岩”的名字。每当重点油井开发时,他都会带儿子上井。

  儿子陈玮岩眼中的父亲是个“石油痴”。他回忆起窿101井试井的一幕,“父亲带我上了油田,寒风呼啸,喷油的那一瞬,他振臂高呼,奔向井场,激动地把手上的原油抹在了我的脸上,兴奋地说‘你是石油的儿子,是玉门的孩子’。”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陈建军最放不下的是自己的父亲,这位老石油人,深知儿子对石油的一腔赤诚。

  2018年,陈建军的头发掉了、身体瘦了、眼窝深了、皮肤黄了,身体每况愈下,他还是抽时间看望父亲。老人让他注意身体,却不知道儿子已病魔缠身。

  4月30日,生病住院的父亲出院了,打电话叫家人一起聚聚。但陈建军已虚弱到无力起身,只能勉强说:“您刚出院,记得要吃清淡,要多保重……”对着电话那头的父亲,陈建军数度哽咽。

  直到陈建军的骨灰回到祁连山下,85岁的父亲才知道,儿子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马富春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6月20日 01 版

祁连山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27 苏州银行 002966 --
  • 06-25 大胜达 603687 --
  • 06-25 中信出版 300788 --
  • 06-25 丸美股份 603983 --
  • 06-24 红塔证券 601236 3.46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