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意,想跳槽? 新职业教育瞄准入职焦虑症

不满意,想跳槽? 新职业教育瞄准入职焦虑症
2019年06月16日 00:49 经济观察报

  不满意,想跳槽? 新职业教育瞄准入职焦虑症

  令三节课和它的创始团队没有想到的是,2019年,他们从事的新职业教育培训正在成为当下教育行业的一个重要风口。

  这家成立尚不满4年的公司,在5月21日,获得了由双湖资本领投的1.3亿元B轮融资,而这已经是它15个月内来得到的第二笔融资。

  新职业教育概念不同于传统职业教育,它不以考证、承诺就业为目的,聚焦于长线学习和终身学习,以能力提升作为主要标志,培训领域是在一些诸如新媒体运营,电商领域的新销售、无人机驾驶员、大数据人才等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带来的增量就业空间内。“它瞄准的是初入职场,所学专业与实际工作间存在断层,急于突破自身知识瓶颈的新职业人群,对准的是现代职场人普遍面临终身学习的焦虑。”三节课创始人后显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职业教育是2019年政策发力的重点,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扩招100万人后,政策方又相继印发了多份有关职业教育改革、能力提升的方案和办法。

  政策利好因素作用下,运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察觉到政策端透出的潜在信号,纷纷将目光调准这一赛道。

  根据i-EDU发布的2018年教育产业投融资事件统计分析显示,2018年全年教育行业共发生投融资事件640起,涉及金额达993.59亿元。其中,职业教育与K12培训合计占据2018年教育行业交易金额的60.6%,总金额为602.17亿元。

  互联网教育资深投资人歪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最近被提出的“新职业教育“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作为投资人的他也在关注这一领域,尽管尚未出手。

  三节课预估新职业教育行业将拥有400亿元市场规模,并且每年以18%——20%的速度增长,至2025年,这一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元。

  在歪叔看来,新职业教育兴起是由两个因素所驱动:一方面人们长期学习的需求,从早期中华网校延伸出一个对教育服务体系的长期需求,包括:产品经理、设计师等相关职业,甚至是office培训,它可能不提供从业证书,但对职场人能力的提升和薪酬方面涨幅会有帮助;另一方面,知识付费时代的来临,让一些不需要拥有学校资质的人,能够将自己长期知识储备整理总结,并在网上进行分享、收费。

  从前台到运营专员

  此前在一家科技企业前台工作的吴仪是在2018年年初开始谋划跳槽,现在的她已经进入一家教育公司担任产品运营专员。“每天都是重复琐碎的事情,消磨了我不少耐性,更可怕的是随着年龄的增加,令我越来越恐惧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几天”,谈起以前的工作时,吴仪表示。“青春饭”是吴仪对前台职业属性的定位,出于对未来职业生涯的规划,这一次她的选择比较稳妥:“前台技术含量低,这也让我看清楚,为了以后职业发展,尽量选一些有技术含量的工种。”

  在科技公司的吴仪,接触互联网自然是最方便的选择,“但是技术,我不行,太专业,运营是基于对互联网产品的理解,有想法,懂一定产品概念,还能有自己一定创意,是我喜欢并且能从事的。”

  基于这些因素,吴仪报名一所新职业培训学校,并在课程中选择了互联网产品运营方向。“反正课程也不贵,至于效果,至少在线上学习一段时间,能够让我这样的外行知道产品运营是干什么的”,吴仪说。

  能力提升、更换工作,所学专业或第一份工作经历与今后想从事职业间没有太大关联,这些职场人习以为常的诉求,让三节课和它的三位创始人看到了机会。

  在后显慧看来,大量大学生毕业后跨专业就职,它带来的是能力方面的鸿沟。“我学的是a,但从事的工作是b,之间差异需要后续市场化培训来解决,这也让我们切入到一个好的市场,即大学里不培养,但行业里很需要的新职业培训领域。”后显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新技术和新的商业模式为这些新职业提供了空间。伴随着互联网时代的下沉,5G、人工智能加速来临,在面向业务经营管理中,诸多新领域开始诞生一大批新职业。它既包括:新媒体运营,电商领域的新销售,也包括:无人机驾驶员、大数据人才等岗位的出现,针对这些新岗位的培训,正在成为时代下的新需求。

  2019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了以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为代表的13个新职业为例,与之相对的是,2018年高等院校撤销本科专业416个。

  新职业,新商业故事

  每周,后显慧和他的团队都会就一个知识课程进行探讨、打磨、录播。尽管新职业教育红利期已经到来,但选择以何种商业模式切入,与知识付费相比,公司是做轻付费还是重培训等等,都在考验着这家最先切入这一陌生领域的年轻公司。

  经过审慎思考,三节课在2016年的时候,决定按照线上教育培训机构的模式做新职业教育,确定三年只专注作三件事的目标:建立从ToC到ToB的商业闭环,对学习效果做强交付;重教研体系,打磨互联网课程快速迭代能力;重用户运营,和用户做朋友,建立口碑自传播。

  后显慧说,区别于知识付费,尽管二者都是在线上提供课程,但知识付费是帮助人们解决从“不知道”到“知道”的问题,而三节课要做的是帮助从业者解决从“做不到”到“做得到”的问题。“为此,三节课更注重将学生成果做产品外化,与脉脉等招聘招聘网站合作,打通B端,让学生作品能够在网站中得以展示,并交付给企业做出选择”。

  此前,职业教育巨头的商业经验可以为新职业教育的玩家提供参考。

  与年轻的三节课相比,达内算是职业领域中布局较早的职业教育培训机构。这家2014年即在美股上市的老牌企业,早于17年前,就看到了市场对IT白领的需求,推出了一系列基于包括:JAVE大数据、UID、产品经理、网络营销、高级电商等IT全产业链的职业课程版图。

  在谈到与新旧职业教育培训企业时,达内方面认为,二者的相同点都是关于职业技能教育,培养学生都是实操、实战的技术能力,而不同点则在于培养目标不同,达内偏向于IT白领、新东方和蓝翔偏向于蓝领培训;在教学内容的方面,达内教授的是IT技术,这一教学内容迭代要更快,教学内容和实战案例也需要不断更替,而新东方烹饪、蓝翔技术作为传统行业,教学内容相对固定,课程迭代速度也较为缓慢。

  新投资风口?

  后显慧认为,在经历过两轮职业教育波峰后,进入2019年,职业教育3.0时代正在来临。

  具体而言,他把职业教育划分为三个时代——1.0时代,城市化进程打开,农村人口从城市迁徙,社会需要大量蓝领工人,诞生了蓝翔、新东方烹饪等职业教育机构;2.0时代,从1999年开始,由于高等教育大量扩招,催生了北大青鸟、尚德在内的一系列职业技能培训公司——而现在,进入3.0时代,伴随着互联网时代来临,大量新职业的诞生,在职人群终身学习成长需求,正在成为新的驱动力。

  这种驱动力在市场端初现迹象,后显慧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尽管,今年三节课在营销端投入与往年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收入方面还是实现了300%的增长。

  在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面前,新职业教育会成为新的教育投资风口嘛?

  对此,歪叔认为,职业教育要做到盈利并不困难。职教消费属于半刚需状态,用户消费意愿和对金钱的承接能力都还不错,只要企业产品线搭建足够完善,能够实现进阶式服务,财务状况就会相对理想。

  但同时,他也指出,从投资人角度而言,投资职业教育带来的回报并不会很丰厚:投资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爆发式增长,这样才能保证在每个阶段都有收益,但职业教育要遵循教育领域的稳增长,不可能像游戏、社交等领域呈现爆发式增长;另外,职业教育是有类目限制的,每一个方向都是很深的垂直领域,比如说运营、产品经理,但对培训者而言,类目消费是有限的,它的增长天花板就摆在那里,如果一家企业能影响这个市场30%的人群,已经可以成为这个行业的头部企业了。

  后显慧则认为,投资人对目前阶段投资回报并不敏感,现在,最主要的是打磨课程,做口碑。

  接下来,获得融资后的三节课将重点聚焦于四个方面:继续拓展互联网新商业、新技术课程品类,预计在2020年开设8个学院;与BAT、TMD等互联网公司展开合作,共建核心人才评估标准;启动“校友会”+“就业办”计划;遵循自创的RAC学习引擎,加固教学中台系统的能力。

  而达内,则将继续推进与校企间的产教融合:一方面与产业链下游企业开展紧密合作;另一方面与产业链上游高校开展深度合作。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正在快速进化的新职业教育玩家仍旧需要解决一些投资人提出的问题。

  “职业教育尤其是非应试教育下,教学质量如何评估?第二,学员素质参差不齐,企业本身不具备筛选和淘汰学员的机制,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资质不符合岗位需求的学员,他的教学结果也很难达到预想效果;第三,教育严格来说是一整套评测体系链,职业教育的特性是必须在教中学,学中用,作为教育平台本身能否提供给职业培训者一个实践场景,目前来看,新职业培训大多是提供一个教学平台,在实践方面尚有欠缺。”歪叔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责任编辑:李锋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03 三只松鼠 300783 14.68
  • 06-24 红塔证券 601236 3.46
  • 06-18 宏和科技 603256 --
  • 06-18 中国卫通 601698 --
  • 06-17 新化股份 603867 16.29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