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青年军重夺苏杯,后李永波时代的国羽新生

【特写】青年军重夺苏杯,后李永波时代的国羽新生
2019年05月27日 11:01 界面新闻

【特写】青年军重夺苏杯,后李永波时代的国羽新生

中国队苏杯阵容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相比于夺冠,此役更重要的是国羽新生代得到一次历练。

罗盈盈

国羽双塔组合李俊慧/刘雨辰。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罗盈盈

编辑 | 石一瑛

  1

  2019年5月26日,在广西南宁体育馆,石宇奇挥出一记重杀,世界第一桃田贤斗站在球场中间还没回过神,球已经在靠近底线的位置稳稳落地。

  这是当天苏迪曼杯决赛的最后一球,随着中国队拿下这枚制胜分,国羽连胜男双、女单和男单三场对决,击败实力强劲的日本队,第11次在苏迪曼杯笑到最后。

  中国羽毛球队全员第一时间欢呼着涌入赛场,互相拥抱,尽情庆祝胜利。

  张军被抛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庆祝的人群中,一个“胖子”特别显眼,他乐呵呵着一张圆脸,慢吞吞往球场跑去。队员们集体将其横着抛起来,但由于身体太重,抛了一次就赶紧把他放下来。

  他就是前混双世界冠军张军,今年初上任新一届中国羽协主席,同时是中国羽毛球队双核主教练之一。与张军搭档的另一位主教练夏煊泽调侃道,“把他抛起来确实很费劲,所以大家放弃了。”

  带领一支平均年龄仅24岁的队伍登顶之后,张军和夏煊泽在央视直播间的镜头前如此开着玩笑。这样的轻松一刻,他们久违了。

  这一天,南宁体育馆的欢呼声,吹散了两年前黄金海岸的阴霾,国羽青年军终于打出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用张军赛后的话说,“我们解开了心结。”

  国羽双核主教练张军(左二)与夏煊泽(右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心结未了

  国羽前10次登顶苏迪曼杯,捧起冠军奖杯的都是李永波,这一次,变成了李永波的高徒张军。

  颁奖仪式上,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对张军竖起大拇指,大声说道:“恭喜啊,真牛!”这句赞美通过电视直播被传到全国观众的耳朵里。

  两年前,张军和夏煊泽刚刚升任中国羽毛球队双核主教练时,他们接受的首场大考正是2017年黄金海岸苏迪曼杯。但首次迎考并不顺利,中国队遭遇一场惨痛失利。

  当时,一路磕磕绊绊闯入决赛的韩国队,成为国羽七连冠的狙击手。摆出一副低姿态的韩国在决赛中全面爆发,尽管当时男单世界第一孙完虎遭雪藏,成池铉的稳定、张艺娜/李绍希的经验、蔡侑玎/崔松圭的冲劲,最终帮助韩国夺冠。

  相反,虽然老将林丹保持全胜,傅海峰第8次征战苏杯决赛赢下开门红,谌龙稳拿男单,这些都改变不了最后整体失败的局面,国羽七连冠梦碎。

  实际上,这样的颓势在里约周期已经开始,伦敦奥运会包揽全部五冠之后,国羽沉浸在高光时刻,没有及时完成新老交替。中国羽毛球青黄不接的同时,诸强崛起,亚洲邻国日韩的威胁空前。

  危机时期,林丹和谌龙仍能担起男单重任,从前最薄弱的男双亦保持竞争力。但女队的衰落显而易见,随着李雪芮伤退,王仪涵、王适娴、于洋和赵芸蕾等人退役,一批20岁出头的小花被推到一线——2017年苏杯决赛,输掉的三场正是女单、女双和混双。

  “原本我们感觉希望很大,半决赛对阵日本这么艰难都挺过来了。我们希望能夺冠,但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两年前丢冠后,张军难掩失落。

  与男子团体赛汤姆斯杯和女子团体赛尤伯杯不同,创立于1989年的苏迪曼杯,又称世界羽毛球混合团体锦标赛,被视为世界羽坛最顶级的团体赛。此项比赛从1989年开始举办,两年一届,每逢奇数年举行。

  24年前,从李永波带着一支青春无敌的中国队首次拿下苏迪曼杯开始,国羽在近13届赛事中全部闯入决赛,其中11度登顶。尤其在2005至2015年间的6届比赛中,无论挑战者是印尼、韩国、丹麦还是迅速崛起的日本,冠军始终是中国队。

  对于两位新帅而言,战绩如此骄傲的国羽卫冕失利,无缘七连冠,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心结。

  2017年苏杯亚军领奖台上,深情失落的国羽队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止跌反弹

  从中国羽毛球史上首个混双奥运冠军到国家队双打主教练,从中国羽协副主席到当选新一届羽协主席,张军在羽毛球生涯的道路上一路迈进。

  搭档夏煊泽曾是国羽男单主力,夺得过2003年世锦赛冠军和悉尼奥运会铜牌,退役后一直留在国家队执教。伦敦奥运周期,他出任一队男单主教练,率队在伦敦和里约夺得男单冠军。

  2017年,上任国羽双核主教练之后,张军和夏煊泽分别负责双打和单打。刚刚带队便丢掉苏迪曼杯,两人揽过失利的责任,随即提出“止跌反弹”的工作方向。

  针对苏杯出现的问题,国羽先是专门成立混双组,要求主力组合不能兼项其它双打项目。经过不断磨合,重组后的郑思维/黄雅琼脱颖而出,从世锦赛、亚运会到公开赛一路夺冠,重新确立国羽混双在世界羽坛的领先地位。

  国羽女双后备力量严重匮乏,对此,2017和2018年,国羽连续两年邀请专家组对女双进行会诊,并以选拔女双人才为前提举办两次全国大集训,希望通过这样的新形式,从适龄层中寻找有潜力的运动员。

  2018年12月底集训期间,张军请来自己的教练刘新民、昔日混双冠军搭档高崚以及熟悉女双训练的李瑞,帮助队员丰富女双打法。国羽还从中国篮协“偷来”红蓝两队的平行竞争机制,以此队内竞争大赛资格。

  “之前,我们强化男双人才厚度时,曾出台制度,每个地方队参加全国比赛,单打选手不允许兼双打,这样势必会让地方队加强双打的培养。其实,女双是一样的道理,”张军解释称。

  国羽头号混双“雅思组合”郑思维/黄雅琼。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过去两年,新教练组提倡快乐训练,“不能老是一本正经”。

  与李永波的严厉风格不同,张军与队员的年龄差距不大,说话软糯温和,一张圆脸常常露出诙谐表情,看上去极具亲和力。外界开玩笑,称其为“又一个不懂球的胖子”。

  为了给训练增加乐趣,张军经常登梯爬上裁判席坐着“执法”队内比赛,训练间隙还带着弟子去郊外玩耍。

  “现在90后和00后球员的思想差异比较大,队伍要人性化管理,对队员要多关心,和队员有了感情基础,严厉一些,他们也能适应得了,”张军深谙此理。

  南宁苏迪曼杯1/4决赛,郑思维深受发球失误困扰,连续被判罚发球过高,他在局中休息时对教练表示,“我感觉我的手都捏不紧球了。”张军连忙搞笑安慰,“我当年打奥运会半决赛的时候也发不出来。”

  对阵日本的决赛上,张军担心队员心态紧张。在双塔组合和陈雨菲赢下比赛后,他拿着球拍去热身场地与双打选手对打,帮助队员进行心理疏导。

  此前南京世锦赛,石宇奇在决赛中负于桃田贤斗,教练组对他就是以鼓励为主。

  夏煊泽认为,队员在交了学费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是运动员和教练要一起走好的过程,“石宇奇去年底总决赛中击败桃田,充分说明他通过输球总结和改正了问题,找到合适的进攻方法去赢球,对于其他运动员来说是一个激励。”

  通过一系列改变,2018年,国羽战绩开始呈现回升趋势。

  这一年,石宇奇等7人成为新晋世界冠军,中国男队赢得汤姆斯杯、亚运会男团冠军,显示出整体实力。在世锦赛和年终总决赛上,中国队收获两个男双冠军,混双也在世锦赛、亚运会和总决赛登顶。

  女队方面,尽管国羽未能拿回尤伯杯桂冠,但亚运会的女双冠军同样成色很足,女单亦时隔两年在高级别赛事中站上最高领奖台。

  女单陈雨菲逆转击败日本名将山口茜后庆祝胜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大胆启用新人

  重夺苏杯,张军和夏煊泽反复提到“历练”这个词。相比于一场胜利,此役更重要的是一批新生代球员得到锻炼,建立起信心。

  除了队内管理训练方式改进之外,2017年苏杯过后,张军曾公开表示,“在起用新人和理念创新上,要更大胆一些。”

  本届南宁苏迪曼杯,中国军团派出年轻选手担纲的20人大名单,参赛阵容中仅有谌龙一位奥运冠军得主,陆光祖、韩悦、韩呈恺、周昊东、何济霆、杜玥、郑雨、王懿律等8人更是首次出战苏杯。

  这支队伍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在对阵日本的决赛场上,国羽阵容的平均年纪更是仅为22岁,这是一张绝对的“青春牌”。

  相反,林丹、张楠、李雪芮,三位奥运冠军作为前国羽男单一哥、双打一哥以及女单一姐,全部落选本届苏杯,国羽培养新人的决心可见一斑。

  “我也想把张楠他们放进来名单,但是出于培养年轻人角度,肯定选择排名靠前或者有潜力的年轻人,”张军说道,“就算输了也是成长,这次夺冠证明他们经受得起考验。”

  中国队不能再依赖这些老将东征西战,通过苏杯这样的国际大赛锻炼年轻队伍很有必要,对于这一点,国羽教练组深信不疑。

  现在看来,锻炼新人的效果显著。

  李俊慧/刘雨辰拿下决赛首场胜利,成为比赛走向的关键胜负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届赛事,双塔组合李俊慧/刘雨辰已经接班风云组合蔡赟/傅海峰,扮演中国队“定海神针”的角色,男双成为国羽最稳当的一分。尤其在决赛上,身高均超过1.90米的双塔毫不怯场,双压进攻出色,全面压制住日本选手,为国羽赢得开门红。

  赛后夏煊泽提到,首场男双的胜利很关键,很大程度上激励了后面的女单和男单,成为比赛走向的胜负手。球迷评价称,“双塔打团体赛关键分,那叫一万个放心。”

  面对实力强劲的日本女将山口茜和男单世界第一桃田贤斗,陈雨菲和石宇奇均是在先输一盘的情况下逆转取胜。从技战术、临场发挥到心态调整,这场大赛为新生代球员带来了全方位的锻炼和成长。

  实际上,决赛前,国羽已经做好女单和男单可能丢分的准备,尤其桃田贤斗被视为难以战胜。以至于,两场硬战赢下来之后,从张军、夏煊泽到龚伟杰、张宁等羽毛球名宿,纷纷表示从未想过能“3-0”拿下比赛。

  前女单世界冠军王琳认为,“男女单在这场比赛是一个蜕变的过程,他们成熟了。”

  早前,一张半决赛前的照片传出,在南宁的训练馆中,石宇奇和陆光祖对抗时,旁边观战的队伍颇为壮观,夏煊泽、钟波、孙俊、陈郁、戴金彪、钟波和吴云勇等人自发围在场边,给予年轻选手指导。

  用夏煊泽的话说,本届苏迪曼杯过后,对于年轻球员来说,队内团结和凝聚力获得一次极大的提升。

  此役过后,国羽新添6位世界冠军,他们分别是陈雨菲、韩呈恺、周昊东、杜玥、李茵晖和黄东萍。

  谌龙与石宇奇赛后拥抱,国羽头号男单接班悄然进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不过,相较于新人的进步,新晋国羽队长谌龙则有些难堪。

  在赛前的动员大会上,谌龙被推选为本届苏杯的队长。这是谌龙第四次参加苏杯,同时是国羽20人阵容中资格最老的一员。

  但在1/4决赛上,谌龙两局不敌丹麦名将安赛龙——这是谌龙职业生涯在苏杯的第一场败仗,同时是国羽本届赛事丢掉的唯一一分,不败金身告破。

  谌龙的辉煌生涯里有个越不过去的“黑历史”,截至目前,他已经五次在团体大赛上丢分。除了连续三届汤姆斯杯输球之外,作为头号男单的谌龙曾在仁川亚运会男团决赛中不敌韩国选手孙完虎,国羽最终惜败,无缘三连冠。

  对于为何总在团体赛输球,谌龙赛后解释,“苏杯这是我第四届,还是第一次输球,确实感觉遗憾,毕竟是团体赛,总希望为队伍拿下一分。但比赛就是这样,只要你做得不如对手好,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在南宁赢得决赛之后,石宇奇与谌龙在人群中来了一次意味深长的拥抱,国羽头号男单的接班正在悄然进行着。

  2019年苏杯国羽全家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等待复兴

  20多年前,中国羽毛球队同样曾陷入老队员退役、新人上不来的局面。

  1992年夏天,中国队在巴塞罗那奥运会带回一银三铜,没有任何一枚金牌。老一代主帅王文教和陈福寿先后下课,年事已高的一批球手亦挂拍而去。

  李永波接过国家队的教鞭之后,1994年,中国队不仅没有收复汤姆斯杯,还丢掉统治10年的尤伯杯。广岛亚运会,国羽一金未得,甚至都没能进入各个单项的决赛,只带回七块铜牌。那一年,中国选手没有在一级赛事里夺得任何冠军。

  迫不得已,国羽对教练团队和队员施以全面的年轻化政策。

  李永波对教练班子进行大换血,大胆启用田秉毅、李玲蔚等年轻教练。队员选拔方面,他重点培养葛菲、顾俊、叶钊颖、董炯和孙俊等一批年轻队员。与此同时,国家队放弃部分过了巅峰期的世界冠军,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

  随着一批年轻选手逐渐成熟,1995年,国羽将处于鼎盛时期的印尼队拉下马,历史上首次夺得苏迪曼杯,当时被称为“洛桑大捷”。亚特兰大奥运会,女双组合葛菲/顾俊又为国羽夺得第一枚奥运金牌。

  1998年,女队夺回尤伯杯,2004年男队捧得阔别12年的汤姆斯杯,国羽首次实现苏杯(团体)、汤杯(男团)和尤杯(女团)的大一统,中国羽毛球就此走上巅峰。

  这样的场景,与近几年国羽的形势很是相似,但当前的中国队仅走在全面复兴的起点上。

  此番落败的日本队仍是国羽劲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1月,张军当选中国羽协主席后表示,苏迪曼杯是他上任后的第一项重大赛事,“夺回苏杯是我们两年多来一直坚守的奋斗目标,我希望以此提振全面冲击东京奥运会的士气。”

  如今,重夺苏杯的目标完成后,国羽将休息一周,随后又将为东京奥运积分赛开启新的征程,争取各个单项满额参赛。作为这个周期的终极任务,东京奥运会才是国羽复兴的真正考验。

  “东京奥运会我们的目标就是朝五块金牌去冲击,”上任羽协主席不到半年,张军已经多次重申这个目标。

  不过,重夺苏杯只是一个开始,中日对决的羽坛主旋律远远没有结束。

  尽管日本队输掉苏杯决赛,但这支亚洲劲旅的整体实力不可忽视,尤其国羽女队的竞争力仍处于下风。与此同时,明年奥运,日本将拥有不可比拟的主场优势,眼前多的是挑战。

  “我们的目标还是盯着前面的东京,”夏煊泽说道,“从领奖台下来,我们就要重新开始。”

(本文来自于界面)

张军 国羽 夏煊泽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24 红塔证券 601236 --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