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胆英雄尹奉吉 遗骸发现记

孤胆英雄尹奉吉 遗骸发现记
2019年05月22日 03:04 华西都市报

寻找尹奉吉遗骸现场照片。

尹奉吉孙女尹柱卿在纪念活动中献花。

  《大阪朝日新闻》号外刊载“虹口刺杀案”,刊发被炸现场以及尹奉吉被捕照片。

  月进会现任会长李泰馥介绍有关尹奉吉的研究资料。

  月进会名誉会长李佑宰,介绍尹奉吉遗骸挖掘过程。

  1932年4月29日,尹奉吉在上海虹口公园扔下炸弹所产生的辉煌战果,直到十三年后再一次展示在世人面前。1945年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战列舰举行的日本战败投降仪式上,左腿穿着假肢的日本外务大臣重光葵一瘸一拐爬上战列舰,代表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当年的“虹口公园刺杀案”震惊世界,包括日本陆军大将白川义则在内两人被炸死,重光葵等至少4人被炸残、炸伤。
  2019年4月29日,是尹奉吉义举87周年。这一天,在尹奉吉老家韩国礼山郡和上海虹口公园同步举行了纪念活动。87年来,关于尹奉吉的诸多事迹和资料不断被挖掘出来,一位就义时年仅24岁的韩国抗日青年,留下了和安重根相当的历史遗产,世人也得以重新“发现”尹奉吉。


刺杀日本政要无人幸免

  1932年4月29日,日本人在上海虹口公园庆祝日本天皇寿辰“天长节”。
  这次活动还有另外一个背景。三个月前的1月28日,日军侵入上海,史称“一二八淞沪抗战”。战争中我十九路军奋勇抵抗,日军推进艰难。2月28日,日本天皇钦点陆军大将白川义则率军作战。最终,迫使十九路军退出上海,签订停战协议。
  于是,日本决定借庆祝“天长节”的机会,在上海虹口公园举行“淞沪战争祝捷大会”,以此炫耀武力。
  4月29日上午8时许,根据之前的设计,尹奉吉身着西装,肩挎军用“水壶”,一只手提着“饭盒”,因为会说日语,轻松进入会场。当活动进行到11时左右,尹奉吉来到检阅台左角前10米处。11时40分,全场一万多名日军官兵和数千名日侨扯着嗓子唱日本国歌,注意力都在检阅台上。这时,尹奉吉手臂一挥,将“水壶”抛了出去,掷到检阅台中央。
  巨响过后,检阅台顿时坍塌,血肉横飞。检阅台上的日本政要,无人幸免。
  当时媒体报道曾有形象描述:
  “该青年两手一挥,一便当高飞台上,霹雳轰炸,天地震动,台上人物,应声纷扑。时在午前11时40分也。河端破腹即死;侵略上海之敌总司令白川大将,身中204个大弹片,小片无数,至5月26日,毙于沪;第三舰队司令野村中将眼球突出,一目失明;第九师团长植田中将,折只足;驻华公使重光葵,亦折脚,虽免惨死,然皆残废。此外,驻沪总领事村井、民团书记友野及其倭卒倭妇,皆负伤。于是倭贼上下号啕,所谓21发皇礼炮,亦因一声炸响而停,瞬息之间,庄严庆祝会,顿成凄惨阎罗殿。”
  除了将“水壶”误为“便当”外,这段记载准确而生动。
  白川义则,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等多次侵略战争,一路升任日本关东军司令,手上沾满中韩两国人民的鲜血。
  虹口公园爆炸的壮举很快通过媒体传遍中外。尹奉吉投出的这一枚炸弹,是韩国独立运动者们暗杀成果最大的一次,上一次是在23年前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了伊藤博文。


道别
一声﹃黄泉下相见﹄

  尹奉吉,号梅轩,本名禹仪。1908年5月23日出生于朝鲜半岛忠清南道礼山郡。尹奉吉自小享有“神童”的美称,11岁时,亲身经历韩国“三一独立运动”,由此开始接触革命思想。
  1930年3月5日清晨,22岁的尹奉吉与家人不辞而别,坐上北上的火车,越境去往中国东北,最后于1931年5月8日来到上海。此时的上海聚集大批流亡韩国人,包括韩国临时政府领袖人物安昌浩以及日后被称为“韩国国父”的金九等人都在这里。
  在上海期间,尹奉吉结识了独立运动家安重根的弟弟安恭根。
  当时韩国临时政府的活动处于非常低迷的状态。为开辟韩国独立运动的新途径,金九组建了“韩国人爱国团”,这是一个暗杀组织。首次活动在尹奉吉举义前的两个月,1932年1月8日,韩人爱国团成员李奉昌曾在日本东京投掷手榴弹袭击裕仁天皇。虽然樱田门事件没有成功,但却鼓舞了尹奉吉。
  经过安恭根的引荐,金九在结识尹奉吉后,对这个年轻人也十分欣赏。当时尹奉吉正在努力学习英语,准备游历美国开阔视野。但当他听到金九策划的虹口刺杀行动后,义无反顾接下任务。
  1932年4月26日,尹奉吉加入韩人爱国团。4月29日一早,尹奉吉去虹口公园前,跟金九交换了怀表。金九的儿子金信后来回忆说:“我在重庆读书时,曾看到过一块镀金怀表,当时很想拿去玩一玩,可是父亲很严肃地对我说,‘这是尹奉吉义士留下的表,你不要随便碰。’尹奉吉前去虹口公园行刺日本占领军白川大将前,他掏出怀表,对我父亲说,‘我的表是六元钱买的,你的表只值两元钱,再过两个小时,我这块表就用不到啦,我们换换吧。’父亲送他上了车,只说了一声‘黄泉下相见’。”
  两个小时后,爆炸声震动东北亚。


就义
尹奉吉长眠金泽

  在成功扔出炸弹后,尹奉吉也像他的前辈安重根一样,并未逃跑,而是从容被捕。
  安重根被捕时,日本曾装模作样给他请了律师,并在常规法庭上审判。尹奉吉被捕后,日本已毫无顾忌,直接将他交给宪兵队,并通过军事法庭审判。
  1932年5月25日,日本上海派遣军军法会议法庭对尹奉吉进行审判。整个过程不允许旁听,也不允许记者采访。尹奉吉最终以“杀人”、“杀人未遂”等罪名被判处死刑。次日,白川义则在医院因伤势过重死亡。
  被判死刑后,尹奉吉被押在日军上海派遣军宪兵队本部拘留所。
  1932年11月18日,尹奉吉被秘密从上海转押日本神户,后又关押在大阪陆军卫戍监狱。
  2002年,韩国方面在拍摄关于尹奉吉的纪录片时,在日本防卫厅资料室中找到一份“满密大日记”,其中有关于尹奉吉生命最后阶段的详细报告。
  根据这份报告记载,1932年12月17日,尹奉吉被带到日本金泽陆军兵工厂。18号下午5点,尹奉吉被押往位于金泽市的植田谦吉第九师团法务部拘留所。在这里,医生还检查了他的健康情况。
  19号上午6点钟,步兵第七队19人来到拘留所。7点15分,完成相关准备工作后,尹奉吉被送到刑场,同行的还有看守所所长和两个宪兵。行刑前,日方宣读了对尹奉吉的判决书,并询问有何遗言。尹奉吉说:“要说的早就说过了,现在我无话可说。”随后尹奉吉被蒙上眼睛,被绑到十字架上。
  7点27分,一声枪响。随后,医官上前检查,确认一枪打在尹奉吉的眉心处,当场死亡。
  7点40分,尹奉吉的行刑结果被报告上级。
  10点30分,一切结束。
  年仅25岁的尹奉吉英勇就义。
  在尹奉吉就义后,当时日军对外声称行刑地点是位于金泽三小牛山的东南侧平地。但这份日军内部档中却记录为:“三小牛山西北山谷。”
  据此,在日韩侨民团开展了追踪工作。通过一一对照30余张1940到1950年代地图和航拍图片、当时行刑的图片等资料,并访问了熟悉地形的当地居民。最终在2010年,在尹奉吉被枪杀后的78年,行刑的准确地点终被确认——位于“三小牛山西北山谷”。
  这一发现证实了日方当年公布一个错误地点,是有意的政治安排。

寻找遗骸
老僧尼保存秘密多年

  尹奉吉就义后,日方用一口棺材装上他的遗骸,扔到金泽市野田山附近的一个公共墓地的角落。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韩国光复。金九于当年11月23日回国后,会见了尹奉吉的遗属。1946年4月26日,金九出席了礼山郡举行的纪念尹奉吉上海义举14周年的活动。同年5月中旬,尹奉吉、李奉昌和白贞基的遗骸从日本运回韩国,金九也专程来到釜山迎接。6月15日,釜山举行了规模浩大的追悼会。6月30日,韩国为三人举行了国葬。
  此后每年的4月29日,韩国礼山郡都会举行纪念活动,主办方就是尹奉吉“遗产”之一——月进会。
  当年在韩国时,尹奉吉看到农民生活困苦,目不识丁,发起成立月进会,在农村开展启蒙教育和自治运动。他是第一任会长。如今月进会依然是韩国著名的民间组织,现任会长叫李泰馥,是第十三任,之前他是韩国青瓦台部级高官。月进会的办公室,设在尹奉吉故居大院内。
  今年4月29日,上午举行公祭,来自中国、日本、蒙古等相关代表参加,尹奉吉的孙女尹柱卿也从首尔赶来,她是韩国国家独立纪念馆的馆长,这里保存着和她祖辈一样有关为韩国独立斗争的历史。
  李泰馥介绍,今年是韩国临时政府成立100周年,今年12月将举办“尹奉吉与韩国临时政府”论坛。
  韩裔日本人朴贤泽,每年都会来参加尹奉吉的纪念活动,他是月进会日本支部会长。当年他的大伯朴东祚、父亲朴圣祚、叔叔朴仁祚,都曾参与过尹奉吉遗骸的寻找和挖掘工作。
  朴贤泽对封面新闻记者说,1946年3月1日,金九派了四位韩国人到日本金泽,组织旅日韩人寻找尹奉吉遗骸。“每天有50多人,连续三天有近200人次参与挖掘工作,寻找了大约60多万平方米,‘野田山’的整个山头都找了一遍,但都没有找到。”朴贤泽说,最后又通过大量的口述资料,才确认了尹奉吉的埋葬之地。
  日本战败后,这处公墓仅剩一个老太太管理员,她提供了部分线索。当时附近还住了一个叫山本了道的老僧尼。朴贤泽的父亲和叔叔曾对这僧尼进行过详细访问,因为当时的客观环境,山本了道并不敢多说,只说“你们去树林里找找”,这是一个比较明晰的指向。
  月进会名誉会长李佑宰则介绍,当时尹奉吉的遗骸被随便扔在山坡之上,这位僧尼于心不忍,偷偷安葬。山本了道于1988年去世,92岁。
  此外,他们还找到了当时执行枪决任务的那位宪兵的弟弟等人,最终通过众多线索进行拼揍,1946年3月6日,尹奉吉的遗骸被找到。
  在寻找遗骸的同时,韩方还找到了尹奉吉就义时捆绑他的那根竖柱。如今已作为文物在尹奉吉纪念馆里展出,为“宝物第568号”。同时,日本监狱方面也交还了尹奉吉和金九交换的那块怀表。如今,在韩国纪念金九的白凡纪念馆里,保存着这两块表的原物。
  1930年,尹奉吉在离开家乡之时,给月进会会员黄钟震写封信,希望他能接管月进会的工作,并转告自己的家人离家的原因。
  离家前他留下一张字条:“丈夫离家生不还”。这,是一个战士的决心。

封面新闻记者 王国平
金泽 尹奉吉 遗骸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6-11 元利科技 603217 54.96
  • 06-11 松炀资源 603863 9.95
  • 06-04 卓胜微 300782 --
  • 06-04 国茂股份 603915 --
  • 06-03 红塔证券 601236 --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