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信股价过山车 资金链问题或致破产清算

优信股价过山车 资金链问题或致破产清算
2019年04月18日 18:24 iBroadcast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优信被做空,不是偶然,更是必然。

市值从上市前的32亿美元,跌至不足6亿美元。股价跌跌不休,如何重建信心是优信接下来面临的难题。

最近两个交易日,中概股公司优信(UXIN.US)的股价上演了一轮“过山车”般的表演,让投资者和吃瓜群众明白了什么叫“惊心动魄”。

美国时间4月16日,优信股价最高暴跌52.79%,盘中暂停交易,恢复交易后当日振幅高达60.98%,收跌于36.07%,股价跌至1.95美元,总市值仅剩5.7亿美元。美国时间4月17日,优信股价暴涨逾51%,截至收盘,股价为2.95美元,接近4月16日开盘价3.05美元。

优信股价暴跌缘于一份调研报告,发布这份优信调研报告的主体是J Capital,在其英文版官网首页头版附有做空优信报告,措辞严厉。J Capital看空优信的理由可归纳为几个方面——虚高的交易、隐藏的债务、内部人员抽取大额佣金、虚假的交易记录、夸大的库存等。

J Capital Research报告指出,优信创始人戴琨个人将2.8亿美元从公司转移至个人。

优信随后回应称: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了针对优信的严重失实的做空报告,并相信随后出现的股价大幅异动与这份报告有直接关系。声明还表示,戴琨在上市前期出售公司股票套现一事,更是无稽之谈,戴琨不曾在任何时间以任何形式主动出售公司股票获取一分钱利益。

暴涨暴跌一夜之间可算偶然事件,市场长期下跌却隐含某种必然。2018年6月2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优信发行价为9美元,总市值27.61亿美元。上市之前,优信最后一轮融资约2.5亿美元,估值约32亿美元。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优信股价跌跌不休正在吞噬投资人的信心,这也给了J Capital Research这样的做空机构可乘之机,做空机构如猎犬一般嗅觉灵敏,专盯那些有问题的公司,炒作套利。如果优信公司基本面没有问题,业务运转良好,做空机构没有可乘之机,就不会盯上优信。

优信在股市上糟糕的表现也会影响员工的心态:公司股价低迷,期权如废纸,侵害员工利益。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员工来说,收入主要靠股权,工资是次要的,优信股价这样的表现,很多员工的希望已经落空了。

股价还会影响优信的品牌美誉度,然后影响消费者及合作伙伴的信心。

牵一发而动全身,如何重拾信心是优信接下来面临的问题。事实上,优信上市以来一直有在进行信心建设:去年12月6日,优信宣布与淘宝达成战略合作,受这一利好影响,优信的股价一度从3.2美元暴涨至9.87美元。

在优信宣布与淘宝达成合作之后,大搜车、瓜子等也相继与淘宝达成了合作,这些大大对冲了优信与淘宝合作的“含金量”,随后优信股价一路下滑。

摊上事儿了。对于优信来说,可能牵涉华融贪腐案是个雷,一个可能带来灭顶之灾的雷。

J Capital报告称,优信创始人戴琨从公司套现约2.8亿美元:戴琨在上市之前从公司获取了第一笔1亿美元,在2018年12月获得了大约1.8亿美元,而当时股票仍然处于锁定状态。除了戴琨外,另外两位内部人士在同一笔交易中赚了约2.7亿美元。

J Capital报告称,戴琨赚取的第二笔1.8亿美元交易牵涉到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去年中国华融卷入了腐败丑闻,其董事长赖小民于2018年11月7日被逮捕并被控腐败。与戴琨签订贷款的子公司华融房地产有限公司董事长汪平华,也于2019年1月22日被逮捕并被控腐败。

两位董事长的腐败案的同一罪名是操纵香港股票。

J Capital报告称:追缴保证金和出售股份的时间是第一宗腐败案发生后的第二个月,而股份清算则是在第二宗腐败案发生前完成的。报告认为这不是巧合,这笔贷款与腐败调查有关联不只是时间巧合问题,华融如果愿意的话,它很容易操纵优信股票的交易。

J Capital报告认为,优信交易事件具有共谋的特征,可能使优信成为调查人员关注的焦点。中国华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通过华融房地产公司向戴琨提供了贷款,之后又有四家实体在贷款中使用了特殊用途的BVI架构。这笔贷款是在优信上市之前发放的,这意味着股票抵押物不是流动的。

J Capital报告称:这存在异样,首先,存在IPO不会发生的风险;第二,用作抵押品的股票不受锁定;第三,原始贷款不包括保证金。保证金准备金于2018年9月28日增加,并于2018年12月1日生效。

如果优信在去年12月的巨额抛售中与华融有任何关系,优信可能会在中国的相关腐败案件中受到调查。这将成为优信不能承受之重,压倒优信。

根据优信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优信第二大股东京基集团贷款违约,其所持有的6.5%优信股权已转给了华融澳门。而后者可以酌情出售这些证券,包括但不限于将该等证券转换为美国存托股份并于公开市场出售,以偿还融资协议及相关文件项下的未偿还贷款及应计利息。

二手车电商是个烧钱的行业,优信的资金链也绷得很紧。人人车是前车之鉴,资金链断裂带来的血崩效应,甚至可能让优信猝死。优信2018年6月27日IPO时融资2.25亿美元,发行可转债融资1.75亿美元。根据协议,2019年6月27日,如果优信的股价没有达到9.72美元—9.855美元,上述1.75亿美元将无法转换为股票,届时将变成需要偿还的债务。

3月14日,优信发布2018财年财报,财报显示,优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167亿美元。参照2018年单季度亏损均值4亿元,以及2018年Q4调整后亏损约2.4亿元计算,2019年前两个季度亏损额或将在5至8亿元之间,账面现金将仅剩2至5亿元。到期后,如果股价不达标,优信恐将无力偿债。

除了这笔可能到来的到期债务后,优信还有其他债务:优信在6月底到期的短期借款6亿元,可转债近12亿元,总额高达18亿元。优信被做空后,虚报交易量与交易价格的问题被曝光,将导致资金方从严审核。原有优信主营的助贷业务,交给银行的贷款保证金或被要求进一步上调,这将导致优信现金流进一步吃紧,影响优信的业务。

△优信发表回应 J Capital做空报告的声明

持续巨亏、信誉不佳、口碑负面不断,业务发展受限,可能进一步产生恶性循环,导致优信业务量大幅下滑,进而导致现金流情况更加吃紧。将引发各方面的合作方(包括银行、广告代理商等)出资、垫资等收缩或中断,进而使得公司经营难以为继,债务人提前加速追债。

如果事情如此恶化,破产清算将成为优信唯一的出路。

J Capital报告还显示:优信子公司债务高达241亿人民币,公司债务水平这样,令人吃惊,该公司还面临倒闭风险。这家子公司是优信子公司凯枫融资租赁(杭州)有限公司,在2016/2017年的一份财务报表中,公司账面上的债务高达241亿元人民币,是优信市值的两倍多,而债务未在美国财务报表中披露。

报告认为,优信将汽车作为抵押品,并在“租赁”期间拥有这些汽车。截至2017年12月31日,凯枫融资持有248亿元人民币的借款和2414亿元人民币的长期资产。J Capital报告称,资产应该是客户支付贷款时持有的汽车。

优信在其IPO招股说明书中报告显示:“通过我们的贷款便利化服务购买的汽车被抵押作为抵押品。”J Capital报告认为,这一庞大的债务融资可能被用于将钱转移到国外。

优信 股价 戴琨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5-10 泉峰汽车 603982 9.79
  • 04-24 日丰股份 002953 --
  • 04-23 有友食品 603697 --
  • 04-17 中创物流 603967 15.32
  • 04-17 运达股份 300772 6.52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