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MH370“终极报告”结论不明 诉讼索赔前路多艰

马航MH370“终极报告”结论不明 诉讼索赔前路多艰
2018年08月02日 01:53 21世纪经济报道

  马航MH370“终极报告”结论不明 诉讼索赔前路多艰

  本报记者 彭苏平 上海报道

  一份备受关注的马航MH370“终极报告”最终并没有给出确切结论,这让很多失联乘客的家属非常失望,也让正在进行的诉讼“难上加难”。

  7月30日,马来西亚政府公布了一则全长800多页的调查报告。MH370航班失踪后,马来西亚等国已组织了多轮搜寻行动,但由于飞行记录仪数据、客机主要残骸等证据缺失,飞机失踪的原因仍不得而知,事故的责任主体也未能确认。

  尽管有无明确的法律责任并不影响索赔,根据《蒙特利尔公约》,无论航空公司有无过错,赔偿本身没有争议,但赔偿多少却是纠纷的焦点。在不少还在进行诉讼索赔的家属及律师看来,这份试图“撇清”关系的报告并无实际价值,“令人失望”。

  目前,无论是在中国、美国还是马来西亚提起上诉的案件,进展都不是特别顺利,审理进程缓慢,甚至被驳回。著名航空律师、北京航空法学会常务副会长张起淮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在今后的诉讼中,该报告可能会被相关被告人作为举证依据,以开脱责任,但根本上来说,责任是无法排除的。

  “终极报告”遭质疑

  “调查组无法断定MH370航班消失的真正原因。”这份沉甸甸的报告囊括了调查组人员的详细记录,但却未能回答马航失联乘客家属和大众最为关心的问题。

  在30日举行的发布会上,MH370调查负责人郭师传(Kok Soo Chon)公布了报告所能确定的几个关键信息。“可以断定,MH370返航了,返航不是因为机械系统异常,不是自动驾驶系统,而是手动控制。”

  也就是说,折返行为是人为操作,但具体是何人尚不清楚。郭师传表示,不排除第三方非法干预的可能性,但没有证据显示飞机被远程操控。报告显示,波音尽管申请了远程遥控技术的专利,但并未在飞机上安装。

  7月31日晚,张起淮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份报告性质不明,且没有指出责任人和事故原因,更像是一份各方推卸责任的“声明”,总体而言“比较令人失望”。

  张起淮目前在国内共代理了35名乘客的诉讼案件,并与合作律所一起推动在美国的诉讼。去年11月20日,他代理的MH370部分乘客家属起诉案件正式启动,在北京铁路运输法院进行了庭前会议。

  张起淮表示,调查报告无法指出“应答信号消失的原因”,“不能确定飞机是否被飞行员以外的人支配”,包括偏离预定航线原因在内的诸多情况均未查明,不符合相关准则要求的“防止事故再次发生”的规定。

  在原因未能查明的情况下,报告作出的诸如机长和副机长状况良好、飞机未安装远程遥控设施的结论,被解读为“企图排除责任方的责任”。不少涉事乘客家属都对此不甚满意。来自山东济南的文先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说来说去还是在推卸责任。”

  对于调查报告中的疑点,他举出几个例子,一是从飞机偏离航线到最后失踪,中间的时间段为何没有第一时间追踪,二是发现的飞机残骸也没有证据表明就是失联飞机上的。“残骸怎么来的,有照片吗?”他追问道。

  这些问题目前没有人能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而种种迹象显示,这很可能是马方出示的最后一份详细报告。尽管郭师传在发言时强调,因为还没有找到受害者和大量残骸,这并不是“最终报告”,但他同时坦言,报告发布之后,调查小组将再无工作进行。

  张起淮也在专门写就的一篇文章中分析,这篇安全报告不像是按要求定期公布的“中期报告”,也绕开了“最终报告”这个概念,但仍有不少与“最终报告”一致的特征,例如完全参照了“最后报告”的格式,并在相关章节载明,“已按照‘最后报告’的要求,其初稿已送交事件相关的7个国家的民航部门”。

  诉讼艰难推进

  由于没有分析出具体原因,这份报告也未能给正在进行诉讼的马航乘客家属带来实质性的好消息。

  “如果能知道是谁的原因,在诉讼过程中可以更有针对性地举证。但这份报告出来之后,更加不能确认谁是责任主体,我们也不能再等了,因此所有可能承担责任的关联方都将被起诉。”张起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宣布失事后,马航为家属提供了5000美元的慰问金。此外,马航还提出了和解方案。当时,超过40位乘客家属与马航签署了和解协议。

  但是,有无责任的赔偿标准不同,仍有不少家属选择了诉讼:按照国际法律的规定,如果马航无法证明自己在事故中没有过错,就应当承担更多赔偿。

  据了解,未与马航达成和解的家属在美国、中国、马来西亚等各地均有诉讼案件,由于权责不明,被告也涉及航空公司、波音、保险公司等多方,甚至有家属将马来西亚民航局及政府告上了法庭,不过已被驳回。

  张起淮代理的国内案件中,失联乘客家属主要提出了书面告知失联飞机现状、查明并公布事件原因和责任、对家属赔偿等要求,被告包括新老马航、波音公司、罗罗公司、德国安联保险集团,新马航是老马航连续历经MH370和MH17空难后重组而成的新公司。

  国内涉及马航的案件统一由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受理。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3月8日,即案发后的两年,该法院已立案受理相关民事索赔诉讼36件(其中和解撤诉1件)。8月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法院,但未能获取最新案件数量。

  去年11月20日、21日,张起淮代理的诉讼在上述法院召开了庭前会议,供各方交换证据,尽管法院将“马航案”列为当年度的重点工作之一,但该案迟迟未开庭。法院宣传处人士对记者表示,“案件还在审理之中。”

  一位曾被委托马航案件的律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案的一个难点在于,按照中国法律,很难找到相关条文来支持这么高的赔偿金额(1000万以上),达不到这个金额家属又不会满意,所以法院的位置比较“尴尬”,最好的方式是让双方在庭外和解。

  “但和解的问题是,国内公司可能会听从法院建议进行和解,但马航不是中国的公司,这方面没什么可担心的,也谈不上什么额外赔偿,这时候双方就僵持不下了。”他推测。考虑到马航案件的诉讼难度及可能的赔偿金额,他最终没有代理。

  事实上,很多家属在美国、马来西亚等地也同时提起了诉讼,甚至在美国诉讼成为一部分家属的首选,原因在于美国的法律制度更为健全,赔偿标准更高。

  知名律师郝俊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中国死亡赔偿金大体按照受诉法院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标准,按二十年计算,年纪太大的还要再减;而美国的赔偿标准则是按照余生可能赚取的收入衡量,此外还有精神损害赔偿,这样算出的赔偿金额会远远高于国内水准。

  但是在美国起诉势必会面临更复杂的流程,而且美国法院很可能会以管辖异议驳回诉讼。郝俊波表示,除非在中国、马来西亚审理存在明显有失公平的因素,否则法院可能以“不方便管辖”原则驳回案件。去年9月,马航案件在美国华盛顿法院进行了管辖权异议的听证会,但至今未作出裁定。

  尽管路途艰难,但在不少家属看来,这也是“倒逼”真相呈现的一种有力途径。“我关心的是报告有什么问题,它违反了哪些法条、隐瞒了什么信息,为什么四年多了调查仍毫无进展,这些只有通过法律手段才能‘薅’出来。”文先生表示。

  (编辑:贾红辉)

责任编辑:魏雨

马航 马来西亚 诉讼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