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ING经济学家: 美元走强不会引发亚洲金融危机

专访ING经济学家: 美元走强不会引发亚洲金融危机
2018年05月30日 01:38 21世纪经济报道

  专访ING经济学家: 美元走强不会引发亚洲金融危机

 
 

  本报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近期,美元指数连续走强,新兴经济体开始逐步承受压力。土耳其里拉阿根廷比索墨西哥比索、印尼盾等新兴市场货币接连遭遇重创。

  美元走强是阶段性反弹还是周期性回转?美元走势将对新兴市场产生哪些影响?人民币是否会遭受新一轮贬值压力?

  针对以上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专访了荷兰国际集团(ING)亚太区研究部负责人兼首席经济学家Robert Carnell和ING大中华经济师彭蔼娆。

  欧洲避险情绪推高美元走势

  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涨势凌厉,不断突破整数关口,现报94.3。

  这波涨势能否持续?Carnell认为,预测美元接下来的走势比较困难,因为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的动力都很强劲,这两股力量可能会相互抵消。但他强调,这并不意味着美元指数会完全持平。“未来六个月,将具有周期性的变化,某些时候美元会走强,某些时候又会弱下来。”

  对于美元近期的走强,Carnell指出,今年以来,美元一直相对疲弱,直到近期才出现走强。这实际上跟美国国内的政策没有太大关系,“美联储多次加息对美元的影响非常有限”。

  他认为,“美元指数走强的主要原因是美元兑欧元汇率的反弹。”自2月中旬以来,欧元对美元自1.23的高位开始下降,截至5月28日亚市盘中,交投于1.17附近。

  Carnell指出,由于一季度经济放缓、通胀率低于预期,欧元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但他强调,实际上,欧元区经济并不存在根本性问题,低通胀是全球性问题,并不仅仅发生在欧洲。“欧元区整体经济增长依然是稳固,欧元也将重回上升通道。”

  他进一步解释道,当前,每个欧元区经济体都在增长,包括希腊。欧洲的经济复苏不仅体现在贸易上,甚至是消费。欧元区当前的增长动力来自于投资的增加,而投资还有持续增长的空间。

  近期,意大利政局使得欧元的阴霾再次加剧。Carnell对新政府的稳定性表示高度怀疑。他认为,这两个政党的理念南辕北辙,组阁后也必然矛盾重重。“就像一对新婚夫妇拜了天地步入洞房,但恐怕在蜜月期间就会开始吵架。”

  至于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Carnell认为,意大利新政府可能对欧盟的财政规则发起挑战,比如,拒绝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控制在3%以下。

  “接下来,就要看欧盟是不是能坚持立场,对意大利说不。”对于欧盟可能实施的惩罚措施,Carnell猜测,可能是暂停意大利在欧洲议会的投票权。但他认为,还不至于直接把意大利赶出欧元区,“如果那么做的话,无异于是自我毁灭”。

  新兴市场不存在经济危机

  随着美元不断上涨,新兴市场货币近期一度出现暴跌。其中,土耳其里拉兑美元再次跌至纪录新低,印尼盾跌至2015年以来最低,印度卢比跌至16个月来最低。Carnell指出,新兴市场受到的冲击是否会持续,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元的未来走势。

  “过去12个月,美元走弱是新兴市场获得的重大利好之一。这意味着这些国家的央行不需要采取什么措施就可以获得一个强劲的货币。因此,它们可以维持较低的利率,这保护了这些国家的经济。”Carnell指出,如果美元兑欧元升值的话,这将给新兴市场的增长带来威胁。

  近期,不仅美元指数持续走高,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近期也一度升穿3.10%,创下自2011年以来新高。在Carnell看来,随着特朗普税改方案的实施,美国十年期国债可能进一步走高,预计将达到3.50%。

  但Carnell强调,尽管美元走强已经导致新兴市场出现资本流出,但并不会出现严重的经济危机。“美元现在没有太强,没有偏离太多基本面,与此同时,大多数新兴经济体也不存在很高的经常账户赤字,因此,并不需要过度担心。”

  他指出,除了土耳其、印尼、阿根廷之外,亚太经济体外汇储备充足,外债水平较低,企业收益增加,经济发展稳定, “基本上每个国家都有健康的账户盈余”。因此,即使本币与美元存在关联度,所受到的负面冲击也相对有限。

  对于中国今年一季度经常账户出现的逆差,Carnell认为,这主要是受到季节性因素,预计并不会持续。彭蔼娆指出,预计2018年中国资本流动相对平衡,由于美元走强,人民币升值的幅度会缩小到2.6%。今年第四季度,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将在6.33左右。

  中国政府杠杆率增加较快

  近期,中国宣布了一系列扩大开放的改革措施。彭蔼娆表示,她最看好的是发改委宣布将在今年内取消新能源汽车、船舶和飞机制造业的外资股份占比限制。

  “这意味着外资企业将有机会进入充满机遇的中国市场,而国内产业也可以吸收外国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这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她表示,希望这个过程可以再快一点,并将开放的领域进一步向其它产业扩展。

  除此之外,中国在金融领域的扩大开放措施也广受关注,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但彭蔼娆认为,对外国投资者来说,中国金融领域扩大开放的吸引力相对较小。

  “中国金融业是一个非常热的行业,国内银行和金融机构的竞争已经很激烈了。这个空间比较小。”她认为,尽管中国资本市场大幅开放,但并不意味着外资机构在每个金融产业都有盈利空间,比如在支付领域,外资机构就很难与国内企业竞争。

  不过,彭蔼娆提出,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还有很大的空间。“随着中国人越来越有钱,他们会想办法把钱留给下一代。这一块目前相对空白。”

  今年以来,国内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发。截至5月20日,总计有20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金额逾163亿元。彭蔼娆认为,当前,债市的风险是在上升的,而且集中在与地方政府有关的债券。“国内企业债和地方政府债的风险在上升。”

  但彭蔼娆认为,这并不会造成信贷紧缩,因为目前来看还仅是个案,没有造成大面积的违约浪潮。更重要的是,如果出现信贷紧缩的迹象,央行会放松流动性。“我不担心会爆发重大的风险。”

  对于近年来中国去杠杆的成效,彭蔼娆指出,当前的总信贷是GDP的2.3倍,低于2017年2月的2.62倍。其中,企业信贷是GDP的1倍,低于2017年2月的1.2%。在供给侧改革的影响,企业信贷将进一步下跌,到年底预计降到GDP的80%。

  与此同时,彭蔼娆指出,当前,政府债占GDP的比例已经从2016年的50%升高到85%,而且可能在今年年底进一步攀至100%。“政府债可能会不断上升,未来五年可能会形成一个风险,但这个风险预计不会爆发。”

  另外,彭蔼娆预计今年中国家庭住房按揭占GDP的比例为50%,比2017年2月的40%有所上升。她认为,房地产政策已基本控制住了楼债,家庭住房按揭不会激烈上升,今年的楼市预计会比较平稳。

  (编辑:张涵)

责任编辑:张国帅

热门推荐

收起
新浪财经公众号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Array
Array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