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税改 离推行只差一步 新一轮减税潮临近

  记者 周佳 陈益刊 郭丽琴

  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30年来最大的税改法案又迈出关键一步。

  继美国众议院上月通过减税法案后,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1时50分,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结果通过了参院版本的税法改革法案。此次税改的最大影响将是美国企业所得税从35%大幅降至20%。但特朗普随后表示,结果可能是22%,也可能是20%。

  从12月4日开始,参众两院将着手解决两个版本之间的分歧,并拿出最终法案呈交给总统特朗普。如果一切顺利,特朗普将在今年底正式签署该法案,预计未来10年内将削减1.4万亿美元的税收。

  “美国税改方案已经度过最艰难的国会辩论阶段,距离税改推行只有一步之遥。”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冯俏彬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着美、英等国都有减税计划,全球将掀起一轮减税浪潮。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官员梁国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此大幅度的减税,会刺激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提振市场繁荣。但大规模减税是有代价的,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和主权债务的持续上升将是一个主要问题,长期来看,将成为制约美国经济竞争力提升的一个重要因素。

  此外,美国税改是否会立刻导致国际金融和产业资本流动产生巨变仍难断言。事实上,税率仅是影响资本流动的因素之一,市场规模、营商环境、宏观政策等也都是重要因素。

  企业减税影响最大

  曾在美国里根总统时代任经济顾问、财政部经济研究局主席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菲尔斯登(Martin Feldstein)对此次税改公开评论道:“特朗普一直通过唤起对里根时代的减税回忆来获得对新税法的支持,但是两者的侧重不同。里根时代的减税主要是减少个人所得税,而目前的减税主要是减少公司税。”

  在波士顿某知名研究所工作的陈立涛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经过仔细测算发现,此次税改对中产家庭来说减税额度很少,反而像特朗普这样的富人比较受惠。而在今年4月末,陈立涛曾对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大加赞赏:“公司税差不多砍了一半,个人免税额翻了一倍,你还要怎样?”

  公司减税方面,参众两院通过的税改法案版本有所不同。根据参议院版本,企业要推迟一年,也就是从2019年起才能享受减税,而众议院版本则从明年开始就将企业税降至20%。

  在美国,小型企业主通常选择把公司和个人收入合并报税,以简化报税程序和成本。所以,独资经营、合伙经营和股份制的小企业和家族企业等税赋流转公司(pass-through business)不单独申报企业收入、缴纳企业税,而是合并到企业主个人的收入中去。在新的税改框架下,这种小企业主源于公司经营的收入将不再需要像以往那样按照普通工资收入缴纳最高可达39.6%的所得税,而是缴纳比较优惠的税赋流转税(pass-through tax)。参议院版本的税赋流转税为23%,众议院版本的税赋流转税为25%,都有大幅度减少。“美国中小企业的税率很高,减税对中小企业非常有利,能够提高每股收益率。” 阿尔杰投资管理(Alger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资深副总裁、基金经理张韵(Amy Zhang)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美国银行在给客户的研究报告中预测,如果按照众议院版本,在2018年就享受低税率的情况下,“标普500公司的每股收益在2018年可以增长6%,达到每股平均139美元。其中减税是最大的推动力,每股平均提升19美元的收益。”

  至于减税是否在提升股价的同时还能刺激经济增长,各方则意见不一。

  标普美国首席经济学家贝斯安·博维诺(Beth Ann Bovino)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降低企业税率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好的姿态,但是它们是否会拿钱来发展经济,还是放在一边,用作分红等?”

  高盛则对税改对经济增长的预测比较保守,且认为短期效应更大:“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税改可以在2018~2019年提升GDP(国内生产总值)年0.1~0.2个百分点。减税带来的经济加速效应在之后的年份中会逐步变小。”

  吸引海外资产回流

  美国此次税改的一大目标就是停止资产外流。特朗普此前表示,希望通过税改鼓励美国公司将数万亿美元的海外利润带回美国。

  一般来说,国际税收竞争将驱动资本、技术等流动性生产要素从高税国流向低税国。“美国大幅降低企业税负和海外汇回归本国的利润税负,正是特朗普希望资本回流从而带动美国经济增长。”长期关注美国税改的上海财经大学胡怡建教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他国家会担心本国资本受此影响出现外流。

  根据法案,美国将目前的全球征税体制转变为属地征税体制,对海外子公司股息所得税予以豁免。

  与此同时,此次税改针对跨国企业新增了20%的“执行税”,以限制这些企业通过和美国以外分支机构的内部交易来避税。这一新税种可能冲击国际产业链,阻止跨国企业将产业转移出美国。

  对于美国跨国企业目前为避税而囤积在海外的2.6万亿美元利润,新税法没有免除其推迟缴税的义务,而是给予了优惠税率——一次性缴纳14%便可合法汇回美国,以吸引美国企业海外资产的回流。

  事实上,不能通过简单比较各国企业税率就得出企业投资必将流向低税率国家的结论,因为税率仅仅是影响企业投资的因素之一,其他因素包括市场规模、供应链、产业集群、营商环境、法治环境、宏观政策等。

  美国银行在报告中预测:“美国企业滞留在海外的利润有20%~40%是以美元以外的外币保存,如果汇回美国,会出现2005年《投资家园法案》通过之后那样的美元大幅升值。同时,美国企业海外资金的92%都是投资5年以下的短期债券,汇入美国之后会造成海外市场短期融资利率因为流动性减少而上升。”

  国际税收竞争加剧

  美国税改引起不少大国高度关注,也使得国际税收竞争加剧。为了优化营商环境,提高国家竞争力,一些国家已经宣布或正在推出减税计划应对。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已正式批准进一步下调企业所得税税率的政策,将在2020年前降至17%,并承诺英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将保持在二十国集团国家中最低水平。

  印度今年推出了几十年来规模最大的税制改革方案——“商品与服务税”(GST)法,希望建立起优化税种、简化税制、建立国内统一市场的税制。印度还计划大幅削减多种商品的税率,以减轻消费者和企业的负担。德国也在今年宣布减轻中低收入人群的赋税。

  为了降低企业负担,中国近些年也推出了大规模减税降费举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在今年6月份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2013~2016年累计为企业减轻负担2万多亿元。今年已出台的减税降费措施可以使企业全年减负超过1万亿元。

  今年4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推出一批减税举措,当时李克强告诫有关部门,“许多国家都在酝酿出台减税措施,在新一轮全球竞争中我们要有‘抢跑’意识,用实际举措提高企业的竞争力!”

  6月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再次强调,必须从全局出发,给企业一个良好稳定的预期,持续保持中国的国际竞争力。

  9月27日在营改增座谈会上,李克强表示,我们要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全面深化改革开放,通过简政减税降费,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形成鼓励创业创新、推动产业升级、促进各类市场主体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综合优势,更大程度激发市场活力。

  财政部部长肖捷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撰文称,密切关注国际税改动态,审慎评估和研判国际税制发展趋势,进一步完善企业所得税制度。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