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4日00:27 经济观察报

  央企金控平台的一匹黑马:五矿集团展开金融大布局

  王雅洁

  9月18日,涨停。

  9月19日,停牌。

  9月21日,五矿信托掌门人履新。

  短短几天时间里,上市不到一年的五矿资本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五矿资本),突然聚焦了无数业内人士的目光。

  巧合的是,在涨停的当天,中国五矿官方对外公开消息,称9月15日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中国五矿)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国文清已经与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正式会面,共商合作事宜。

  在上述会面中,国文清向王传福介绍了中国五矿镍、钴、锂、铜、铝、稀土、萤石等金属矿产资源储备、采选、冶炼等情况,他还表示,目前,中国五矿旗下金融业务已经实现了全牌照,下一步,在新材料领域,中国五矿将致力打造贯通上下游的“新动力板块”。

  事实上,他所说的中国五矿旗下实现全牌照金融业务的金控平台,只有五矿资本一家。而且,与诸多央企金控平台只做金融业务不同的是,五矿资本自带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国文清提到的“镍、钴、锂”等资源,都是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的重要资源。

  如果中国五矿敲定与比亚迪展开业务合作,未来五矿资本将发挥什么样的效用?

  一名国资研究人士认为,就现在的情况看,未来究竟是由五矿资本操刀负责新能源板块的拓展,还是单独拆分出来,直接与其他企业合作等等,这些依旧是未知数,更需要集团层面的宏观意见。

  不仅仅是新能源业务,金融业务的前景同样可期。

  经济观察报获悉,五矿资本最新的金融业务战略布局已经清晰,随着这一轮改革的推进,五矿资本正从一个利润来源单一、业务股权分散的投资公司逐步发展为利润稳健增长、股权结构清晰的金控上市公司。尤其是旗下的信托业务,发展态势十分迅猛。

  企业内部数据统计显示,“十二五”期间,五矿资本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05.4亿元,年均增速36%;累计实现EVA42.6亿元,净资产收益率始终保持在行业优秀值9.1%之上。2017年,金融行业在“控风险、降杠杆、去通道、强监管”的整体基调下运行,各项业务全面进入清理整顿期,经营环境严峻,市场竞争加剧。五矿资本克服困难,今年上半年完成利润总额14.68亿元,归属母公司净资产303亿元。

  新动向

  燃油汽车退出市场,大势所趋。除了英、法、荷等,中国也已经启动相关研究,着手制定传统燃油汽车退市时间表,对新能源汽车及锂电池产业而言是一个令人振奋的重大利好消息。

  而比亚迪作为A股新能源汽车龙头,今年股价更是一路走高。9月21日王传福公开表示,到2030年,全国所有汽车将电动化,从全电动汽车到轻度混合动力车。

  基于此,中国五矿愿与比亚迪公司在镍、钴、锂等资源获取、“云轨”项目市场开拓、新材料供应与技术研发、汽车板加工配送与供应及金融合作等方面,进一步拓展合作方式,深化合作层次,实现全产业链上的优势互补、互利共赢。

  王传福认为,相比地铁项目,“云轨”项目具有投资小、建设周期短、运营成本低的优势,近年来云轨项目市场需求增长较快。自9月1日比亚迪公司第一条“云轨”商业线开通以来,截至目前,全国有60多个城市拟实施“云轨”项目。

  关于新能源汽车,王传福还预判,在不久的将来,国家或将全面禁止燃油车的销售。汽车行业的全面电动化,将引发新能源汽车及锂电池需求的呈几何式增长,相关有色金属的需求量也将大幅上升。未来,比亚迪公司将逐步向产业链上游的相关金属矿产资源端延伸,希望能够与中国五矿在“云轨”项目市场开拓及实施、新能源汽车研发制造等领域加强合作,实现共赢。

  二者商讨合作事宜的背后,不容忽视的是五矿资本的身影。

  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除去五矿稀土拥有新能源概念,其生产的稀土产品能给新能源业务提供基础矿产资源,中国五矿旗下的其他上市公司业务多以金属矿产品的开采、生产、加工、商贸等为主。

  由此,五矿资本便成为中国五矿旗下唯一一家符合国文清在会面中提及的金融全牌照要求,也符合拥有新能源电池材料业务的金控平台。如果未来中国五矿与比亚迪正式展开合作,五矿资本很有可能成为主力军之一。

  不过,由于集团层面对于合作的更多细节尚未进一步披露,五矿资本同样不能擅自做决定,直接敲定下一步的新能源板块发展新规划。

  值得注意的是,在9月19日,五矿资本发布公告,拟通过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控股子公司松桃金瑞矿业开发有限公司55%的股权,挂牌转让的股权价格不低于1050.06万元。该事项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鉴于该事项存在不确定性,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公司申请,本公司股票自2017年9月19日起停牌。

  此时停牌与比亚迪是否存在关联?

  五矿资本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透露,这次要出售的和新能源业务没有关系。资产出售主要是出于聚焦企业主业,致力调整企业资本结构优化的目的。“比亚迪与集团层面的沟通与此次资产出售不构成必然因果关系。比亚迪与集团层面的沟通,或许可能和第二天的涨停有关系,当然这些仅限于市场的猜想”,上述五矿资本相关人士说。

  而且,此次五矿资本停牌时间预计不会太久,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此次资产出售事宜早有商讨,在发布公告前,企业本身也做好了相对充足的铺垫,处理起来难度不会特别大。

  路径

  为何一家涉及全牌照且专注于相关金融业务的金控平台,旗下会带有实体板块-新能源电池业务?这一点在众多央企现有金控平台中,并不多见。“不是设计成这样,而是碰巧成这样”,五矿资本相关人士表示,五矿资本旗下之所以自带新能源实体业务,是由“金瑞科技”这个平台带过来的。

  他所说的“金瑞科技”,是指金瑞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12月,金瑞科技重大资产重组获得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大股东中国五矿向金瑞科技注入178亿元金融资产,同时引入中海集运、中建资本、中国平安等实力雄厚的十大战略投资者,并配套募资150亿元,搭建起了“金融控股+产业直投”的全新架构。

  2017年5月,金瑞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五矿资本股份有限公司。

  在上述基础上,五矿资本目前的业务规划,主要分为两部分,一块是金融控股,另一块是产业直投,例如新能源电池材料便属于产业直投领域。

  再往前回溯,五矿资本在上市之前,又是如何探路,进而寻找出一条可行路径,最终转型升级成一家顺利上市的金控平台?

  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在这一年,五矿资本迎来了新的领导班子,确定了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发展战略规划,并实施至今,目前五矿资本“金融牌照业务为主、金融投资业务为辅”的转型发展思路便是当年敲定的。

  同样在2009年,五矿资本开始为上市做着各种准备和努力。当年由五矿资本提交给集团的报告中有这样一句话:“这一年为上市种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我们心怀希望,脚踏实地,力争发展成一家金融上市公司”。

  为了这颗希望的种子,五矿资本内部定下的战略规划为:第一阶段是2009至2011年,为战略调整期,梳理股权关系,搭建金控平台,丰富业务资质,转变盈利模式,为后续发展打下坚实基础;第二阶段是2012至2014年,为战略发展期,聚焦金融主业,做强优势业务,补充金融业务牌照,为行业领先做好准备;第三阶段是2015至2020年,为战略领先期,其中前三年与央企背景的金融控股公司对标,后三年向行业领先企业看齐,力争成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金控上市公司。

  但是,上市目标的实现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对于五矿资本来说,是“生死存亡”的一年,“如果上市成功,今后就会打开发展空间,有更好的发展,才能促使我们有能力做很多深化改革的举措。如果上市不成功,很可能集团对金融业务的宏观规划整体都会发生变化。现在回头看,2016年是唯一的时间窗口,如果错过了,再想上市几乎不可能”。五矿资本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目前,五矿资本的金融业务已经涵盖投资、信托、金融租赁、证券、期货、商业银行、基金和保险等领域,形成了“基础支撑业务—重点发展业务—财务性投资业务”的合理梯队和持续稳定的盈利模式,管理金融资产规模逾8000亿元人民币。

  核心业务

  发展至今,“金融牌照业务为主、金融投资业务为辅”中的核心业务包括哪些?从五矿资本配套融资的用途来看,信托、租赁、期货、证券是其主要业务,而在这其中,信托业务又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五矿资本相关人士表示:“信托业务一直是五矿资本的基础性业务,一直以来其业绩占到整个五矿资本的将近一半。可以这么说,信托业务做的好不好,直接影响到五矿资本整体业绩好不好”。经济观察报获悉,从利润贡献占比来看,五矿信托常年占据五矿资本内部第一。

  承担五矿资本信托业务的公司便是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这家1997年成立(前身为青海省庆泰信托)的企业,经过重组,2010年更名为五矿信托。

  企业内部数据统计显示,现在的五矿信托综合实力居于行业中上游,业绩增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017年仅上半年就实现利润总额8.2亿元,管理信托资产总额增长至4806亿元。

  经济观察报获悉,上述成绩的取得并不容易。五矿信托更是在历经四年多的艰苦谈判与筹备之后,才得以从幕后走向台前。

  2002年,五矿集团以五矿投资公司(1999年成立五矿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为五矿资本前身,简称投资公司)为管控平台组建金融板块以来,一直致力于金融业务范围的拓展工作,当时五矿旗下的金融板块已有财务公司、租赁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等,但信托牌照的获取一直未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在金融业中,信托公司因其功能之多、经营范围之广,被称为“金融百货超市”。它能够联通资本、货币和产业三大市场,为企业提供融资工具,实现股权投资,进行制度设计,几乎可以囊括除存款储蓄、证券经纪、保险以外的其他所有金融业务。

  基于此,2006年下半年,在先后与甘肃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西藏信托有限公司多次谈判未果的情况下,五矿决定转战青海庆泰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庆泰信托)。

  在最开始的攻坚过程中,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国开行中途退出。

  经济观察报获悉,当时,经过长期的充分调研,2008年7月,投资公司联合国家开发银行、西宁城投、青海华鼎向国务院报送了庆泰信托破产重整方案。当年年底,国务院做出批复,原则同意庆泰信托破产重整方案。根据事先约定,四家参与重整企业的持股比例为投资公司、国开行、西宁城投各占30%、青海华鼎占10%,若另外三家中任何一家因故无法参与,则投资公司要求绝对控股。结果,国开行中途退出。这样一来,30%的股权如何分配、重整三方谁来控股,随即成为焦点问题,破产重整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在与银监会、国资委深入沟通以后,投资公司深感重整工作推进的希望渺茫,鉴于信托牌照取得的紧迫性,经请示集团公司领导,投资公司开始同青岛海协信托、华宸信托、中融国际信托、新时代信托等公司进行接触,准备择优作为备选方案。但由于庆泰信托重整方案已经国务院核准批复,投资公司仍然将庆泰信托破产重整作为重中之重。

  事件的转机出现在2009年11月。投资公司重整三方决定最后再谈一次,结束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和此前一样,谈判气氛紧张而激烈,彼此没有任何让步的迹象。投资公司甚至做好了谈判破裂的心理准备。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青海方面先“兵”后“礼”,谈判最终峰回路转,西宁城投、青海华鼎最终同意由五矿方控股。

  当时全程参与信托牌照争取的负责人,是徐兵。这位五矿资本史上的第一位总经理,曾先后在广州中科信集团有限公司、湖南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等工作。2009年12月,中国五矿出资近56亿元,控股湖南有色,时任湖南有色董事长助理的徐兵也加入五矿。

  当年的艰辛付出为如今信托业务的发展奠定下基础,2017年9月21日,五矿信托还迎来了新的掌门人王卓。据悉,出生于1971年2月的王卓,曾任珠海华能技术开发公司总经理,华能贵诚信托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职务。在五矿资本内部人士看来:“王卓是业内公认能力很强的资深高管”。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