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记者 程丹

  摘牌的戏码这两天陆续在别人家的市场中上演:先是老千股华多利集团没有防备地在交易中突然被港交所除牌;后有一度飙涨4500%的妖股稳盛金融收到纳斯达克的摘牌通知。不少投资者感慨:为何人家的摘牌这么容易,A股退个市咋就那么难?

  其实不然,每个摘牌股背后都有着道不完数不清的黑历史。作为一家从事汽车及相关产品营销和分销业务的公司,华多利集团自1998年2月在港交所上市后,多次尝试跨界转型,从LED(发光二极管)显示屏和LED灯的安装服务到放债业务,再到房地产和太阳能发电业务,处处撒网却处处不见鱼的华多利集团营收连年下降,现金流常年处于负值,目前已连续4年亏损,去年的亏损金额甚至超过收入的两倍。而稳盛金融在公司没有任何重大经营改善的情况下连续暴涨,股价已较上市时翻了45倍,面对纳斯达克的问询,这家注册地在山西的中资公司也摸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其被要求在完全满足纳斯达克提出的追加信息披露要求前,不允许在市场上继续交易。

  要么是经营不善,要么是妖股,这些公司都有着在成熟市场看来不得不摘牌的理由。摘牌虽不易,但较A股更为灵活,如港交所,触发退市摘牌的条件规定得相对笼统,一旦港交所认为发行人不满足上市条件,将会强制公司进入摘牌程序,在具体运用中还会结合其他情形进行判断。而在纳斯达克,交易所要考虑到投资者对个股的认同程度,其中市值和价格就是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另外,美国股市要求上市公司老老实实披露所有情况,包装过的成绩和善意的隐瞒,都会遭致灭顶之灾。

  这么一对比我们就不难发现,在条条框框的退市摘牌标准之外,成熟市场拥有一定范围的自由裁量权,可以对市场诟病较多的上市公司股票进行退市或摘牌,这也就很好地解释了港交所退市企业多于A股、纳斯达克退市企业数量每年都维持在150家以上的原因。

  反观A股,经历了2012年、2014年两轮退市制度改革,在前所未有的执行力度下,央企退市第一股、主动退市第一股、重大信息披露违法退市第一股、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等一批颇具典型性、警示性的退市案例,一次次震动着市场的神经,市场存优汰劣、新陈代谢的机能开始形成,退市的鼓点越来越密,一批绩差股、僵尸股被送出市场。

  但要彻底冲刷“拥壳自重”“炒小炒差”的陈腐淤泥,还需要进一步完善退市制度,细化退市指标,特别是需借鉴美国经验,针对信息披露指标等非量化指标应多给以解释,利用证券法修订契机加强对信息披露违法的处罚力度,对财务信息造假进行事前的制度防范,紧盯连续亏损的*ST公司,在敏感时点重点稽查是否存在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关联方输送利益等行为。此外,还需借鉴美国的集体诉讼制度来规范上市公司运作,集体诉讼的巨额赔偿惩罚将会使得想要造假的公司有所顾忌,从而提高上市公司财务信息质量,提高退市制度的执行效率。

责任编辑:邵文燕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