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报记者 陆一夫 发自广州

  随着云计算和大数据的爆发式发展,人工智能再次站到了互联网时代里的浪潮之巅。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加入到追逐人工智能的赛道上,但成绩最耀眼的并不一定是BAT,而是科大讯飞—基于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领先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技术,科大讯飞已占有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0%以上市场份额,是当之无愧的明星公司。

  而由MIT Technology Review评选的全球50大最聪明企业榜单中,科大讯飞首次上榜就名列全球第六,在同期上榜的中国公司中位居第一。

  胡郁就是这家人工智能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1999年,胡郁与其他创始人共同创立了科大讯飞,现任科大讯飞执行总裁、消费者事业群总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带领的科研团队在讯飞超脑计划上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引领科大讯飞走在世界人工智能技术前沿。直至去年年底,胡郁卸去讯飞研究院院长一职,转而担任科大讯飞新成立的消费者事业群总裁。

  从实验室研究走向大众消费者,胡郁在这个角色的转变中有自己的思考。目前科大讯飞成立了智慧教育、智慧城市和消费者三大事业群,这既是科大讯飞的核心业务构成,也是公司生态圈层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胡郁去年还担任了科大讯飞的轮值总裁,对公司整体的经营情况和运作起到整体把控作用。

  在他的带领下,科大讯飞建立了基于人工智能的混合正交商业生态体系,涉及智慧家庭,声音商品化,语音云平台,广告平台等多项业务,并发布了讯飞输入法、灵犀、讯飞等产品。截至2017年4月,讯飞开放平台在线日服务量超35亿人次,合作伙伴达到30万家,用户数超10亿,以科大讯飞为中心的人工智能生态正在逐步构建。

  在第二届企业创新生态圈大会暨时代财经-诺奖经济学奖论坛举办前夕,胡郁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他向记者表示,目前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人工智能的崛起奠定基础,也让中美两国成为世界上唯二两个既拥有AI技术准备,又拥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和产业构型的国家。核心技术与产业的深度结合,让现在成为人工智能真正爆发的前夜。

  时代周报:在科大讯飞的人工智能应用里,语音是最为外界所熟知的部分,但您在最近的采访里谈到,科大讯飞并不仅仅是一家语音公司。在语音之外,科大讯飞是否也计划打造像苹果这样软硬结合的公司?还是说追求像安卓这样的开放系统模式?

  胡郁:作为亚太地区最大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上市公司,从成立至今,科大讯飞在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领域已经深耕了十八年。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科大讯飞在2010年就率先发布了全球首个提供移动互联网智能语音交互能力的讯飞开放平台,并持续升级优化。讯飞开放平台全面开放业界最领先的语音合成、语音识别、语音唤醒、人脸识别、麦克风阵列等10多项核心能力,旨在构建全新移动互联网语音及交互生态。

  科大讯飞的生态体系框架已经确立,第一层是围绕讯飞超脑,各事业群、事业部主导的方向,构成了核心层,也是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构成;第二层是在一些探索性方向,通过科大讯飞、战略投资者、业务团队共同参股的方式对新业务方向进行孵化;再往外围是30万家的创业者,这样就形成了更大范围的围绕科大讯飞核心技术的产业生态。科大讯飞会按照这个生态的道路不断的往下去推动。

  时代周报:2016年底,科大讯飞新成立了智慧城市、智慧教育和消费者业务三大事业群,您也从研究院院长一职转而担任消费者事业群总裁,对于您来说这样的转变过程里有哪些思考和体会?

  胡郁:我虽然不再担任研究院的院长,但是讯飞设立了一个核心研发平台,把从联合实验室到AI研究院,从核心技术引擎开发、云平台架构及服务提供、资源制作等进行整合,我现在作为公司的领导分管核心研发平台。

  另一方面,科大讯飞新成立的三个事业群—智慧教育、智慧城市和消费者事业群,我现在是消费者事业群的总裁,消费者事业群业务范畴包括手机、电视、车载、玩具、机器人、智能家电、智能家居VR、穿戴式设备,包括讯飞开放平台、广告业务都属于消费者事业群的范畴。2016年我是公司的轮值总裁,理论上要对整个公司的经营情况和运作起到整体把控作用。

  时代周报:在和硬件厂商合作时,科大讯飞最重视的是什么因素?目前像手机、电视等细分领域里,哪些产品对语音交互的需求最大?

  胡郁:语音交互可以分场景来看,要具体了解是在哪种场景下。在汽车里面会发现讯飞的飞鱼助理语音使用率高达50%-75%,这种情况下只能通过语音交互,比所有的手段都有效。但是在手持手机触摸交互方面,语音的使用率不同公司的数据可能不一样。汽车只是现在能看到必须使用语音输入的一个地方。

  在将来越来越多的物联网时代场景里,语音为主、智能交互为辅的时代越来越成为可能。这点不仅是我们,也有越来越多大公司的战略正在往这里走,要做决策是非常难的。但大公司真正作出了决策,说明很多人早就提出过,而且证明战略上这个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时代周报:目前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追逐人工智能,甚至包括一些传统行业也在布局,这是否说明行业开始出现泡沫?过去人工智能领域也曾出现过两次“寒潮”,这次是否也会面临同样的挑战?

  胡郁:人工智能改变世界的过程,需要在一个又一个的领域来进行应用的创新,并且通过跟领域专家的结合来获得行业的数据。这决定了人工智能产业不是一家公司可以包打天下的,必须要建立产业生态。产业生态的好坏、建设的快慢,决定了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进程。

  对于科大讯飞来说,我们的生态体系框架已经非常明确。第一层是围绕讯飞超脑,各事业群、事业部主导的方向,这构成了我们的核心层,也是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构成;第二层是在一些探索性方向。在这一层风险与机遇并存,但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可能在所有探索性方向都做前期风险投入;再往外围的第三层是30万的创业者,这样形成了更大范围的围绕科大讯飞核心技术的产业生态,我们会按照这个生态的道路不断往下去推动。

  今年是人工智能诞生的第61年,人工智能发展的路并非一帆风顺,历经了三次浪潮。1956年后,人们认为AI很快能够满足大家的需求,但当时计算机速度很慢、存储量很小,人们也意识到人的智能思维过程不能单纯依靠符号表示。这一阶段,中国并没有参与。

  20世纪80年代,随着个人电脑的发展,人工智能再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美国推出“星球大战”计划,欧洲提出“尤里卡计划”,日本提出“第五代计算机”,中国当时则发起了863计划,第一次开始进行研究人员的培养和补充。

  到了20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信息化技术已经可以帮助人们解决很多实际问题,但人工智能却无法达到这样的程度,于是人工智能又再次陷入了低谷。但在这期间,中国已经储备了从事人工智能科学研究的人才。

  现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为人工智能的崛起奠定基础,也让中美两国成为世界上唯二两个既拥有AI技术准备,又拥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基础设施和产业构型的国家。目前,核心技术与产业的深度结合,让现在成为人工智能真正爆发的前夜。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