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内加尔的鼓童在街头表演。 郭 凯摄

如果没有在非洲工作的这段经历,对我而言,雨季也许只能是一个地理课本上学来的名词。到了非洲,才体会到旱季和雨季变化的神奇,感受到雨季的可爱。

我生活在西非之角的塞内加尔。今年雨季比往常来得迟了一些。漫长的旱季和短短几个月的雨季交替变幻出非洲大地上别样的风景。旱季,一连数月滴雨不下;雨季,天天有雨,或者瓢泼大雨,或者绵绵细雨。农作物收成,往往取决于这雨季的贡献。

住在靠近大西洋的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气候还是非常宜人舒适的,不冷不热,不干不湿,有很多西方人喜欢来这里休闲度假。但是如果往内陆走,气温有时会高达40多摄氏度,甚至傍晚吹的风都是热的。

雨季快到来的时候,空气中往往更加燥热,让所有人都变得像池塘里张大嘴的鱼,心里喊着:下雨吧,下雨吧。当雨下来的时候,万物得以滋润,每个人都会从心里感到凉爽,还有一丝难得的宁静。

非洲的雨下得就像当地人的性格,直率,热烈,变化多端。经常是刚刚还艳阳高照,一转眼就噼里啪啦地下起雨来。那种南方的绵绵细雨,在这个地方倒是很难见到。一场雨过后不久,地就干了,来得快去得也快。挂在外面的衣服也不用担心会被淋湿,因为不用多久又会晒干。对于这里常见的猴面包树,这稀薄的雨水也就够了。它的根伸得很长、很广,在地下构成了庞大的自供水网络,因此可以在贫瘠干旱的土地上长存,长得遮天蔽日,存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小王子》的作者在他的书中,专门描绘一个小王子在他小小的星球上,每天都要把猴面包树的幼苗与玫瑰区分开来,加以拔出的劳作场景。因为猴面包树的根系强大,吸水能力强,在地下不断生长,会撑破小王子那个脆弱孤独的小小星球。

雨季之前,则是穆斯林的斋月。各大商铺、营业网点也会改变自己的工作时间。缩短白天的工时,延后晚上的关门时间。走在大街上,你会觉得城市顿时安静了很多。

斋月终于结束了,男女老少都换上了新衣服,探亲访友,杀羊宰牛,热闹起来。就在这样的热闹中,雨季也到来了。雨落在非洲大地上,滋润着万物,孕育着希望。

热门推荐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