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林志吟 广州报道

  坊间关于乐视大裁员的传闻愈演愈烈。5月19日,《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乐视致新方面确认,乐视致新目前不存在裁员情况。而种种迹象表明,作为乐视网的核心业务,同时也是乐视超级电视运营主体的乐视致新,正在加速与乐视非上市公司隔离。

  乐视致新回应:没有裁员

  乐视的资金链紧张危机最先是在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方面引爆,之后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也间接受到波及。截至目前为止,整个乐视体系似乎暂未从困境中脱离。

  有媒体报道称,乐视的大裁员将涉及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体育等多个乐视系公司。其中,乐视控股与乐视体育是裁员的重灾区。报道称,乐视体育700人的团队,将缩减至200人。相反,乐视影业、乐视致新暂未有裁员计划。

  本报记者向乐视控股公关部门解情况,对方回应称,“公司暂无回应”。

  乐视致新公关部的相关人员则对记者明确表示,乐视致新没有裁员情况。“其他部分并不了解。”

  本报记者注意到,5月16日关于乐视致新总裁梁军的一次专访中,有媒体问及如何看待目前乐视体系的资金链、人事动荡问题时,梁军的回应颇显得底气十足。

  “我们团队没有谁走了,五年前的那些人今天都还见在。我甚至看到一个新闻,叫‘乐视旗下的酷派减300个应届生’,最多就是老贾跟酷派有关系,不是乐视跟酷派有关系。现在很多标题有‘乐视’的,打开以后全是其他的。我只能说我们保护好用户的利益,这是我们未来赖以生存的基础。另外,我们的团队非常稳定。缺钱的是非上市公司的业务。”梁军表示。

  加快与乐视非上市公司隔离

  本报记者从乐视致新方面获悉,5月18日起,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据悉,调整后,梁军将直管超级电视的销售,同时乐视致新将在人员、组织等方面实现资源整合:第一,超级电视的销售职能统一并入乐视致新,超级电视相关的销售团队将由梁军直接管理;第二,LePar体系的组织结构将进一步优化和调整,LePar将设立东部、中部、南部、北部四大线下销售区域总部,分区管理此前的13个大区。

  乐视致新曾主导过超级电视的销售。但情况到了2016年后,则有所变化。当年,乐视生态进行了零售变革,搭建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该平台为乐视非上市体系中的子公司,全面负责乐视生态下包括超级电视、超级手机、VR、AR以及MFL(Made for LeEco)所有智能终端产品的销售与服务。

  对于此番超级电视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公关部相关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乐视致新想集中一切优势资源以大屏生态发展为主线,打通产品、销售、营销、运营、服务全产业链,实现产、销联动,打造高绩效、扁平化的团队,做大、做强核心业务,奠定乐视超级电视在彩电产业中的重要地位。”

  不过,在外界人士看来,乐视致新的做法或也有其他打算,即加快与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隔离。这样的做法,无疑顺应孙宏斌入股乐视时的期望。

  今年1月,孙宏斌向乐视注资150亿资金。入驻乐视之后,孙宏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分割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

  孙宏斌曾对外表示,乐视的优势不仅在于有视频,更包括它有自制能力和电视,“电视1000万台的时候,它就相当于两个卫视的收视”。三个东西加起来,就是大文化大娱乐产业的一个方向。具体到业务上讲,就是电视卖出去之后,厂商就知道用户每天在家看什么,就“可以定点推送广告,当然还包括会员收入”。

  乐视致新策略或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乐视致新动作频频。除了调整销售智能外,乐视致新又推出了一个共享电视运营模式。所谓的“共享电视”玩法是,让用户利用自己的超级电视参与运营,创造价值,如广告、购物等,而乐视电视将用户创造的价值,通过生态补贴会员,以超级会员的行驶共享给用户。

  其实,无论乐视致新如何做,其最终的目的都一样的,即朝着盈利的目标前进。

  今年4月21日乐视网在发布年报时,同时做出了“乐视超级电视将率先扭亏”的表态。2016年,乐视致新净利润亏损6亿多元,这也直接导致了乐视网净利润的下滑。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在5月16日的专访中也谈到,乐视致新2016年的亏损,是因为乐视致新当时的战略即亏损。

  “今年我们说的是要盈利,主要是第二阶段考虑现金流,实际上我们最近也一直在思考,我们是不是要这么快的让致新盈利,因为盈利的前提,一定是投入上做到比原来稍微谨慎一些,但今年的电视市场正处在一个转变或者调整期,上半年的数据,海信同比掉了15%,创维也一样,市场会有一个转型的过程,这个转型过程就是消化过去两年互联网大潮带来的过度消费。”梁军表示,在整个行业进行调整的时候,正好是进攻的时候,下半年乐视致新的策略上可能会有些调整。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热门推荐

APP专享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