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境外经贸合作区将成为“一带一路”重要抓手

  境外经贸合作区是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一种创新模式,深化了我国与东道主国家的双边务实合作。它为企业搭建起分享国际市场资源和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平台,使我国出口可以有效地绕过贸易壁垒,减少贸易摩擦。同时,境外经贸合作区还能为企业产能输出、缓解国内生产经营成本压力等提供了有效渠道。

  境外合作区对于促进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走出去”作用明显。我国“走出去”企业往往对其他国家政治制度、政策法律、语言文化不熟悉,不适应,也面临着工业基础设施薄弱、产业配套差、水电路等外部配套条件不足等诸多困难。合作区为我国企业“走出去”搭建公共平台,积极拓展海外发展空间,为发挥产业集群和投资规模效应效益创造了条件,实现互补协同、共同抵御风险,对推动中资企业“走出去”具有较强的带动作用。在一带一路倡导的五通基础上,使得沿线国家的民众收益需要本地的产业的发展,而产业园区的建设和发展对于沿线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境外综合公共服务平台

  首先,境外经贸合作区为入区企业提供高效和高水平的园区管理服务,搭建企业集群式国际化发展平台。合作区建立规范园区管理制度,增强园区团队建设,为入区企业投资运营提供政策法律咨询、优惠政策申请、投融资服务、商业注册、规划设计咨询、物流清关等“一站式”服务,解除了企业后顾之忧。

  其次,完善基础设施条件,节约企业自身基建大量投资,集中精力从事主业经营。合作区主要负责园区“七通一平”等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进行配套服务用房以及工业厂房“孵化器”等建设,为我国中小企业入驻开展生产创造良好的环境,克服了外部配套条件制约,降低了企业建设成本和难度,缩短了投资周期。

  第三,帮助企业“集体出海、抱团取暖”,有效增强了应对风险的能力,有利于争取所在国优惠政策。合作区改变了企业各自为战的局面,实现抱团出海,加强了我国企业对当地政府、社会的整体影响力,提升了话语权,形成了“避风港”,有效抵御了可能面临的政局动荡、社会安全和政策变动等风险。

  多形态功能服务平台

  中国境外经贸合作区虽然没有固定的发展模式,但是从各个园区的发展情况和主导产业来看,为中资企业提供了多形态的功能服务平台,具体可以划分为以下五类:

  第一,市场寻求型。该类型的合作区企业拥有特有的生产技术优势且国内市场已经进入成熟期。而合作区的东道国自身市场需求大,且相关生产要素成本较低,有利于中国企业的专业化生产和经营,提高劳动生产率,扩大企业品牌效应,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例如巴基斯坦海尔-鲁巴经济区,以家用电器制造业为主。

  第二,出口导向型。该类型的合作区以出口加工贸易为主导产业(如纺织服装和家具等行业),园区所在东道国在国际贸易中关税偏低,产生的贸易摩擦相对较少,也较少受到反倾销反补贴的限制,例如俄罗斯乌苏里斯克经贸合作区。

  第三,资源开发型。该类型的合作区以东道国特有优质的自然资源和能源为基础,吸引着中国因资源短缺而发展受阻的企业。中国企业在进入该类合作区时会考量东道国资源禀赋的程度、牵头企业和当地政府间关系的密切程度以及劳动力成本,例如俄罗斯托木斯克木材工贸合作区和赞比亚中国经贸合作区。

  第四,技术研发型。该类型的合作区为企业提供学习东道国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的机会。中国企业在该类型园区通过聘用当地高素质的劳动人才和科技人才,学习和吸收当地先进的技术和管理,从而优化投资企业的产业结构,提升整体实力,例如韩国韩中工业园。

  产能合作与社会责任

  境外经贸合作区契合所在国发展诉求,是我国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和全球产业布局的重要承接平台,为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创造空间,有力地推动了装备“走出去”和国际产能合作。非洲、东南亚地区资源丰富,并处于快速城镇化过程中,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需求旺盛,国内优势产能转移过去有广阔的市场空间。

  一方面,通过合作区建设,我国建立了有效利用境外矿产、油气、森林、农业等各类资源的渠道,有利于保障海外资源的长期、稳定供应。另一方面,合作区立足于资源综合开发利用,有力地回击和驳斥一些国际舆论认为我国开展境外资源合作是“掠夺资源”、搞“新殖民主义”的不实之词。合作区定位于加强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发展下游生产加工,增加资源产品附加值、推动东道国经济和产业发展,把更多利益留在当地,留给当地人民,是一种互利共赢的合作。

  境外经贸合作区的发展有力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履行了社会责任,树立了中国企业负责任形象,巩固和深化我国与相关国家友好关系。合作区为东道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产值和税收收入,并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合作区还通过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如赞助修建市政道路,援建校舍、图书馆和体育文化设施,捐助公益基金,组织语言和技能培训及文化交流等活动,在所在国政府和社区民众中树立了良好口碑,得到社会舆论的好评。

  一带一路的重要抓手

  作为未来我国对外开放的统领,“一带一路”合作倡议自2013年提出以来,得到沿线国家积极响应,已成为兼顾各方利益、反映各方诉求的共同愿望。境外经贸合作区作为“创新商业运作模式”,受到国家高度重视,在对外投资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将大力推动发展,引导国内企业抱团出海、集群式“走出去”。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大多处在工业化进程初期,市场潜力巨大,吸引外资意愿强烈,境外经贸合作区将成为一带一路的重要抓手,深化与沿线国家的产业合作,促进高效、顺畅的区域价值链连接,使我国与沿线国家合作更加紧密,利益更加融合。通过产业通,带动道路通、政策通,从根本上促进贸易通、货币通,最终实现民心相通、和谐发展和合作共赢。

  (作者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战略管理学教授、北京大学国际经营管理研究所常务副所长 武常岐)

责任编辑:周宇航

热门推荐

APP专享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