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之后 英国人热衷双重国籍

  记者 王蕾 盛媛

  很多人忙着申请入籍欧盟国家,或向欧盟倡议向已居住在欧盟各国的英国人继续给予“欧盟公民”待遇

  出生在曼彻斯特的24岁英国女子凯莉·林奇,住在都柏林12年了。2月16日那天,她拿到了爱尔兰护照。

  “英国脱欧百分之百是刺激我申请加入爱尔兰籍的主要因素。一旦脱欧正式发生,拿着非欧盟护照去欧洲旅行肯定有麻烦,拿了爱尔兰护照,就保留了欧盟公民身份,也就可以保持现在自由出入的权利。”林奇说。

  虽然居住在欧盟的英国公民不至于如有些人夸张描述的那样,一夜之间会成为“非法移民”,也不会面临被“驱逐出境”的尴尬。但是,这些离家的英国人,对脱欧后生活会发生怎样的改变还是一头雾水。如林奇这样担心“旅行不便”的还是小事,更多已经居住在其他欧盟国家的英国人,对自己是否能继续保持目前的合法居留和工作的权益,如何保护自己在欧洲的资产,如何继续享有社会福利、医疗,将来孩子的教育是否会支付高额的“非欧盟”成员学费……有很多问号。而已经退休移居“阳光沙滩”西班牙、葡萄牙等国的老人们,对未来自己如何终老他乡,也产生极大的恐慌。

  他们中的很多人正在各处忙着申请入籍欧盟国家,或向欧盟倡议给已经居住在欧盟各国的英国人网开一面,继续给予“欧盟公民”待遇。

  根据联合国的有关数据,目前有450万英国人居住在海外,而居住在欧洲的有130万人,其中主要居住国为西班牙、爱尔兰共和国、法国、德国。由于渴望阳光沙滩的原因,以居住在西班牙的人数为最,有近31.9万人;爱尔兰第二,有近24.9人;另有17万人住在法国;德国则排在第四,约有10万人。

  欧盟成员国在不同的条件下承认双重国籍。

  英国政府明确表示,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德籍华人尹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德国是欧盟中国籍法最严格的国家之一,但也承认欧盟成员国的双重国籍。

  申请爱尔兰护照人数激增74%

  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伊始,来自英国的申请爱尔兰护照人数比去年同期猛增74%。仅1月份一个月,有7045名北爱尔兰公民申请爱尔兰护照,去年同期只有3072人;而来自英国其他地区公民的申请者数量也有6026名,2016年1月的人数为2501人。

  爱尔兰外交和贸易部护照办公室的数据显示,2016年申请爱尔兰护照的总人数高达73.3万人,尤其是自从去年6月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之后,申请者急剧增多。

  由于大量的申请涌入,2月中旬,爱尔兰政府不得不宣布招聘230位临时工作人员来应对堆成小山的申请文件,爱尔兰外交部长查理·福莱纳根(Charlie Flanagan)表示,目前其中一半以上的人员已经到位。“2017年初的情况来看,申请爱尔兰护照人数激增的情况可能会有所持续,我们会密切关注护照申请的情况。”

  由于地理位置以及同祖同宗的关系,爱尔兰(也称“南爱”)是英国居民最心仪和容易获取并保持欧盟公民身份的国家。按照爱尔兰共和国移民法要求,凡祖辈中有一人为爱尔兰出生的、凡出生时父母中有一位拥有爱尔兰国籍(不管是不是在爱尔兰共和国出生的)、2004年12月31日之前出生在爱尔兰岛(包括北爱尔兰)的人(自动成为爱尔兰公民),都在有资格申请爱尔兰护照之列。

  南北爱尔兰交界处一个叫作登达克地区的官员,甚至向爱尔兰外交部提出在他们地区内增设“护照办公室”,以满足不断上升的申请需求。

  事实上,不仅仅是爱尔兰。根据英国《卫报》2016年10月的报道,英国公投决定脱欧之后几个月,丹麦、意大利和瑞典等国家都有报告显示,英国公民申请这些国家的国籍人数出现激增现象。报道称,2016年前8个月,有2800名英国人在18个欧盟国家申请加入其国籍,同比增长250%;其中申请丹麦护照的人数较2015年的数字增长10倍,瑞典也有3倍的增长。

  “你什么时候成为德国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麦吉尼斯(Damien McGuinness)感受到了在德居留的英国人申请德国籍的迫切和热情。

  “你什么时候成为德国人?”麦吉尼斯说他最近在柏林和英国朋友聊天时,这是出现频率最多的问题之一。他的大部分朋友要么正在申请德国国籍,要么在数着日子等待在德国居留的时间够了立即申请。因为没有人知道一旦英国正式脱欧会发生什么。

  艾斯米(Esme)是一个相当有计划性的人。她在英国脱欧公投的前一周就预约了和德国政府相关机构面谈,参加了公民测试,提交了所有文件,几周后,她在柏林新克尔恩区的市政厅参加了成为德国人的仪式。

  令她感到惊讶的是,和她同时参加仪式的有约50人,来自22个不同的国家:叙利亚、美国、伊拉克、土耳其、意大利、法国,还有另外一些是自己的老乡,来自英国。仪式上,一位大提琴演奏家和一位钢琴家演奏了22个国家的国歌,最后,一位歌手演唱了“欧盟国歌”——贝多芬的《欢乐颂》。

  在仪式上,一些人学着宣告忠于德国宪法。但艾斯米说,她内心是有一些不同想法的,她怀疑很多现在加入德国国籍的英国人,更多的是从签证和护照的实际角度出发的。

  离不开的西班牙阳光沙滩

  “退欧之后,我们可能不得不回英国了。”住在西班牙南部海岸已20年的保罗,经营着一家英国酒吧。退欧的消息,至今让他惴惴不安。“不知道退欧对这里的英国人意味着什么,以后的生活和生意会有怎样的变故,不过相信政府之间会达成合理的协议,因为我们需要西班牙,西班牙也需要我们在这里为经济做贡献。”

  缺少阳光沐浴的英国人,对西班牙情有独钟。早在上世纪70年代,由于英镑估值高企,一大批劳动阶层的英国人,就来到西班牙海岸城市寻求更温暖舒适的生活。这一波浪潮随着廉价航空、打包式旅游方式的出现愈加风靡,至2010年达到高峰。特别是在西班牙的布拉瓦( Costa Brava)和布拉卡(Costa Blanca)等地区,近100万英国人建立起一个“小英国”,英国人由此也成为西班牙外来移民人数最多的一个族群。

  由于退欧,这一切可能都要改变。

  早在去年7月,英国公投结果刚一出来,就有两位在西班牙长期居住的英国公民(Giles Tremlett 和William Chislett)在一个叫作“改变”(Change.org)的网站上提出倡议,要求西班牙政府能够给予居住在西班牙10年以上的英国人西班牙国籍。该倡议得到了近2万人的响应。

  就在不久前,一位住在西班牙瓦伦西亚的英国纪录片导演杰玛·米德顿(Gemma Middleton)在“改变”网站上发起倡议,希望西班牙政府可以考虑在英国脱欧后,能够保留居住在西班牙的英国人欧盟公民的同等待遇。

  英国人在欧待遇取决于首相?

  2月13日,英国《卫报》披露了欧盟一份文件称,在欧洲居住生活的英国人的未来,取决于欧盟国家各自的具体法律和移民政策,文件显示,英国对欧盟公民在英居留条件将相对苛刻。这预示着在欧洲的英国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英国方面的脱欧白皮书和首相特蕾莎·梅有关脱欧12项要点中,都一直强调会保障在英欧洲公民以及在欧英国人居留和生活的合法权益,但在脱欧实际上丢失“欧盟公民”共性后,这样的“口号”式承诺如何落实和兑现,从不清晰。同时,英国政府还一再强调,脱欧就是为了夺回国家边境管理权。上周末,英国《每日邮报》突然爆料称,梅将在3月初启动里斯本50条的同一天,立刻停止执行欧盟移民出入自由的现行政策。虽然英国政府方面很快辟谣,但仍对在英和英国在欧工作生活的双方公民产生压力和负面影响。

  2月15日英国国家统计局(ONS)公布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在英国工作的欧盟公民数量录得5年来最大降幅,总人数下降5万,至230万。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