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的“黑天鹅” 又要起飞了

  记者 王蕾

  与英国退欧和特朗普的情况如出一辙,荷兰民众的摇摆票,很可能是隐藏很深的无形杀手

  “英国第一”、“美国第一”,现在轮到“荷兰第一”了?

  就在众人目光聚焦法国极右翼候选人勒庞是否会成为欧盟瓦解的第二股力量时,另一个欧洲金发碧眼政客也正在酝酿着一场“撤离”和“回归”。

  他就是荷兰自由党党魁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这位由于极右言论而被列在各恐怖主义组织死亡名单上的政客,已经有12个年头无法一个人走在街头、一个人开车出行,随心所欲享受普通人生活,甚至连到门口打开自己的邮箱都没有可能。

  但他在即将于3月15日举行的荷兰议会大选中得到追捧。最新民调显示,威尔德斯的支持率有19%,高出执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下称“自民党”) 3个百分点。

  荷兰选民将进行的大选投票,将成为2017年欧洲首个重大事件,撕裂欧洲的“黑天鹅”呼之欲出。

  对于熟悉欧洲政治的人来说,威尔德斯的名字并不陌生。就在2016年底,荷兰法院判处威尔德斯煽动歧视罪名成立。他被指反对伊斯兰教,且经常发表反对伊斯兰教及移民的言论。他被称为“荷兰版特朗普”,在他的竞选活动中,公开扬言禁止伊斯兰国家移民。威尔德斯作为极右翼先锋,辨识度也颇高,一头茂密的金色卷发往后梳拢,也常发惊人之语,甚至招来官司。

  喊出“荷兰第一”

  “英国人做到了,美国人也做到了。投票吧,让荷兰的国家主权重归于我们手中。”这是荷兰自由党竞选宣传片上的口号。

  在近期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专访时,当记者问及威尔德斯是不是会效仿特朗普,在荷兰作出特朗普在美国所做的行为时,他表示自己不是任何人,他在自己党内,为自己的国家作出贡献。

  “确实,我们可以看到,被我称为‘爱国主义春天’的事件正在各地发生;我们看到,在美国,尽管社会精英们冷嘲热讽,特朗普还是胜选了,我想我也能够重复他的胜利,因为民众希望夺回控制自己命运的权利。现在不仅仅是‘美国第一’(American First),而且也是‘荷兰第一’(Dutch First)。”

  在威尔德斯看来,欧盟是一个极权主义组织,多元文化融合是过去10年发生在欧洲最糟糕的事情。

  威尔德斯因其极右言论,在2009年以煽动种族仇恨的罪名被告上荷兰法院。2011年6月23日,荷兰法官宣判威尔德斯无罪。法官认为他的反伊斯兰教评论可能令许多人感到不安,但是这些评论都属于言论自由的范围。威尔德斯后来又被起诉煽动针对荷兰摩洛哥裔居民的歧视和仇恨,2016年12月,他因仇恨言论被判有罪但未被强制处罚。

  威尔德斯胜算几何

  不过,也不能过分高估威尔德斯。

  “自由党在这次大选中很可能从目前的第三大党晋升为第一大党,但这并不意味着能赢得绝对多数,目前荷兰无一政党能够成为绝对多数党,这就意味着一定是联合执政。如果自由党确实赢得第一大党,那么,威尔德斯可能首先被要求联合其他党派组建政府,但是目前情况来看,尚未有任何党派愿意与之联合。” 伦敦政经学院欧洲政策教授萨拉·赫伯特(Sara Hobolt)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道。

  事实确实如此。近日,当前第一大党——自民党领袖即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和自由党联合组建政府,其他政党也纷纷表明过不与威尔德斯“联合”的决心。

  “当然,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自由党支持另外两个中右派少数党联合,交换条件就是执行部分自由党的政策。”赫伯特补充说。

  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还有谁不相信所有不可能都有可能?只要自由党成为第一大党,威尔德斯就有极大可能先法国的勒庞一步,为欧洲大陆民粹主义泛滥推波助澜,掀起瓦解欧盟的惊涛骇浪。

  根据最新民调作出的预测,自由党有可能获得150个下议院议席中的31至37个;自民党则位居第二,在22至26个席位。而且,席位在其他各党间分散,很可能不得不有5个党,甚至6个党联合执政,其他政党大概分别能够获得的席位在10至15个左右,而目前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工党近况堪忧,丢失席位的可能性很大,更何况还有很多选民在意识形态相对接近的政党间举棋不定。

  与特朗普和英国退欧的情况如出一辙,这些摇摆票,很可能是隐藏很深的无形杀手。

  跨国公司联合呼吁抵制民粹

  荷兰一直被誉为是欧洲最自由、民主、开放的国度。荷兰社会长久以来以宽容异己扬名四海,其法律允许堕胎、性交易、选择性地使用毒品如大麻等。早在16世纪后期开始,国民就享受宗教自由,比任何其他欧洲国家都要早,2001年,成为全球第一个立法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2002年,荷兰又成为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

  显而易见的是,民粹主义对跨国企业冲击巨大,荷兰国内也呼吁在自由开放的道路上“不转弯”。根据荷兰媒体报道,包括皇家壳牌、联合利华、飞利浦等公司在内的一些大型跨国公司,在上个周末联合举行以“全球问题,荷兰解决方案”为口号的公关活动,旨在抵制民粹主义,激发社会积极情绪。

  确实,那些在荷兰力挺自由党的人、在英国想要退欧的人,以及在美国投特朗普票的人,同处一个社会阶层,遭受着同样的生活窘困,抱怨和担忧也是如此相同——“外来移民抢走了我们的工作和福利”,“我们的国家太小,装不了那么多人”,“我们要夺回国家主权”。

  联合利华的欧洲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民粹主义是社会缺乏进步的一个症状。“现在人们看不到增长前景,对未来非常消极并失去信心。”他还说,“在选举辩论中,人们只谈今天,而不谈未来。”在他看来,为了打击民粹主义,人们需要一个新的商业模式,知道未来十年如何工作。

  说起来,法国、德国算是欧盟的中坚,荷兰是小而美的前沿。如果前线溃败,欧盟的大后方堪忧。

责任编辑:周宇航

下载新浪财经app
下载新浪财经app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