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蕾莎表态“硬脱欧” 英镑波动加剧

  记者 周艾琳

  1月17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伦敦兰卡斯特宫就英国脱欧事宜发表演讲。她明确了英国脱欧后绝对不会继续留在欧盟“单一市场”,要摆脱“半留半走”的状态。

  面对强硬的“硬脱欧”表态,英镑不但没有出现此前预期的暴跌,反而一度对美元暴涨3%,创下逾8年以来最大涨幅。18日,欧盟轮值主席国马耳他总理Muscat表态称“退欧协议必须不及欧盟成员国待遇”,受此影响,截至19:30分记者发稿时,英镑对美元下跌0.9%,报1.2298。

  1月19日,特蕾莎将到访达沃斯论坛并发表演讲,其言论已经引发各界热议,脱欧进程势必继续影响汇率走势。

  嘉盛集团分析师Kathleen Brook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蕾莎演讲中以下有关脱欧的观点帮助了英镑反弹——第一,确认议会将就英国与欧盟的最终脱欧协议展开投票;第二,有关英国提出的、与欧盟的新关税协议的细节,英国希望与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的贸易可以免税;最后,特蕾莎希望用两年时间达成脱欧协议的目标,并且在达成协议后有一个分阶段实施的过程,以确保英国顺利过渡到脱离欧盟的新现实。

  此外,似乎特朗普也帮了英镑一个大忙。特朗普在同日接受外媒采访时强调强美元打击美国竞争力,且其经济顾问在冬季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强美元或是美国经济的最大风险之一”,美元大幅回调。伴随着1月20日特朗普即将宣誓就职,强美元走势能否延续也值得关注。

  英镑暴涨与“硬脱欧”共存

  硬脱欧表态和英镑暴涨同时出现,各界一度怀疑——难道是市场买错了吗?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称,“没错,因为特蕾莎描述的脱欧设想都是利好英国的”。特蕾莎公开讲话表示:“英国不会半退半留,不会延长欧盟单一市场的成员国身份,不会寻求其他国家已经采纳的模式。”英政府将推动退欧协议在议会进行投票,脱欧决心明确,其实并不“软”;同时她表达了关于贸易、人力流动、资本及金融业的一些看法,所隐含的脱欧前景全方位利好英国。“市场看懂了,因此英镑暴涨2.5%,接近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有外汇交易员表示。

  此外,过去市场买的是担忧——英国强脱欧预期强化一般伴随英镑跌。欧盟单一市场体系下,英欧相互之间,人、物、资本几乎全流动,一旦退欧,三要素双向流动成本加剧,互相损害,两败俱伤;现在与未来市场买的是边际变化:英国强脱欧已经被纳入预期,脱欧已成基本情景,关键看具体脱欧的细节,只要英国强势坚持的政策利好英国,态度越强英镑越强,因此出现强脱欧伴随英镑走强。

  某参加此次冬季达沃斯的NHK伦敦驻站记者也对第一财经记者提及,特蕾莎·梅提到了英国脱欧的进程需要英国议会投票,这也意味着如果从欧盟拿不到一个好的脱欧条件,英国不会轻易妥协,这也从一定程度上鼓舞了英镑多头的士气。他也表示,此前公布的经济数据向好,这也助力了英镑反弹。英国12月CPI年率上升1.6%,升幅创2014年7月来最高水平,且高于预期值1.4%和前值1.2%。

  此外,就特蕾莎的人员流动政策来看,在恐怖袭击频发的背景下,她对于人员自由流动的强硬态度某种程度上利好英国经济。此次特蕾莎的表态体现出,英国想通过退欧拥有移民控制权,将可以避免负担难民的涌入,但她又明确表达希望继续引入欧洲的高技能劳动人口,这从整体利好经济。

  就退出欧洲单一市场而言,特蕾莎也表明了希望同欧盟国家逐步签署新的更大胆的自由贸易协定,并重新进入欧盟市场,这样就不用每年都向欧盟支付巨额“会费”。

  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也于18日表示,英国希望脱离欧盟单一市场,但依然希望获得准入。英国不应该因为退欧受到来自欧盟的关税惩罚。特蕾莎·梅暗示英国将准备退出欧盟关税联盟,因为这使得英国无法自主抉择。例如,欧共体以关税同盟为基础,对内取消成员国之间的关税,对来自非成员国的进口产品实行统一的共同对外关税率,就称为共同海关关税或共同对外关税。

  此外,从外汇交易本身而言,“英镑货币对美元的交易容量并非很大,在交易清淡时间点,很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的情况。” 洛克-克里克集团创始人、世界银行前首席投资官Afsaneh在达沃斯期间对记者表示。

  美元回调,英镑反弹能否持续?

  当然,一个货币的反弹仍不可忽略外部因素——1月以来美元的持续回调也使得英镑充实动能。截至北京时间1月18日晚间记者发稿前,美元指数报100.69,较特朗普当选后的高点回调近3%。

  在特蕾莎讲话的同一时期,特朗普高级经济顾问Anthony Scaramucci在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强势美元可能是美国经济前景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不过他也表示,美国经济目前能够承受强美元的冲击。更早前,特朗普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也开始“口头打压”美元,他称美国公司无法与中国竞争,因为美元太强势,并且在“消灭我们”。

  此外,市场此前多数押注美元走高,因此一旦趋势逆转,恐慌性抛售也更加猛烈。CME数据显示,截至1月10日,美元多头持仓量高达260亿美元,接近一年新高。而周二的市场波动也正体现了投资者对于“特朗普式贸易”的疑虑,此前正是因为对于特朗普财政刺激、减税、去监管的预期,才导致美股、美元、债券收益率在大选后暴涨。

  尽管英镑暂时反弹,但市场最大的疑问在于——这种反弹能够持续吗?

  “英镑眼下强力推进当前反弹,但我们必须记住原因不仅仅是特蕾莎的演讲。脱欧还有给英镑造成困境的能力,但我们目前看到短期内调整可望延续。”Kathleen Brooks告诉记者。

  她所暗示的“外力”之中,除了美元走弱外,“特朗普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还表示,英国排在与美国签订贸易协议的名单前面。可以说,特蕾莎拥有‘特朗普牌’,可能在与欧盟进行脱欧对话中占有议价能力。”

  然而,也存在一种普遍的担忧,即特蕾莎所提的诸多脱欧条件可能并不现实,欧盟恐会“以硬还硬”,否则英国脱欧后反而比过去过得更好,这恐将会大幅激发其他国家效仿,欧盟也会避免此类问题。

  因此,主流观点认为,脱欧谈判真正开启后,各种争论和博弈不会停止,后续英、欧交锋会愈发激烈,欧元英镑波动加大。“这必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说是两年,但各种谈判的推进可能要花上五年甚至是十年。”Afsaneh对记者称。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下载新浪财经app
下载新浪财经app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