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2日21:41 中国产经新闻报

  年终“讨薪”屡现 建筑领域仍是重灾区

  农民工保薪制度陷“罚而难慑”困局

  本报记者 吴琼报道

  俗语有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可没钱,又怎么过得好年?眼看就要过年,辛苦了一年的农民工兄弟们,今年的薪酬,你们都领到了吗?我们当然希望可以听到肯定的回答,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1月11日,澎湃新闻报道了一起关于“农民工河北讨薪被打断手脚”的新闻。事实上,在近年来类似事件并不在少数。

  有媒体还曾报道,16岁的安康少年小张在西安一家汽修厂做了一个多月小工,有316元的工钱没有结清,就在小张去讨要工钱时却被打。最终在有关媒体的帮助下,该少年讨回了剩余的工钱。与其他被欠薪的农民工相比,该事件中的小张无疑是幸运的。

  但事实上,仍有许多农民工的欠薪问题有待解决。受实体经济下滑、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等因素的影响下,一些地区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仍广泛存在,特别是目前的建筑领域。

  讨薪事件频发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指出,随着2017年春节临近,工程建设领域又将迎来工程款、工资款结算的高峰期。预计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仍将易发、多发,而其他行业欠薪的问题也会更加凸显。

  这一顽疾至今都还未被根治,在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看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首先,少数企业主唯利是图,想要通过霸占农民工的“血汗钱”以增加自身的利润。

  其次,受一些客观因素的影响,如建筑行业,不少地方实际上是施工方垫资施工,尤其是多方转包。这造成了农民工工资支付资金链条断裂,使农民工讨薪时面临房地产开发方、承包方、施工方相互推脱,形成冤找不到头,债找不到主的现象。

  此前也有媒体报道了一位名为李洪武的农民工的讨薪之路。找包工头讨薪未果,李洪武便去了当地的劳动监察大队,得到的回复却是,其工资单上没有包工头的签字,他们没法管。无奈,又去劳动仲裁机构,又被告知这事不在他们受理范围之内。想要起诉,法院又要求提供包工头的身份证信息。推来推去,李洪武的这条讨薪路可谓艰辛万分。

  这也暴露出致使农民工欠薪事件愈演愈烈的另一个因素,农民工不知如何维权或举报无门,政府有关部门监督检查不力等。苏海南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尽管恶意拖欠工资的行为已被纳入刑法之中,却仍然存在某些地方政府监察处罚不力、劳动者维权意识不强或投告无门等现象。

  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农民工权益保障制度不健全等因素外,与目前的实体经济不景气因素也是息息相关的。他指出,许多欠薪企业存在资金不足等生存处境艰难的情况,这也直接导致农民工欠薪问题的出现。

  但知名经济学者、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郭凡礼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却提出,实体经济不景气并不能作为农民工讨薪事件愈演愈烈的原因,公司经营不佳、资金链断裂更不可以作为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借口。

  在他看来,农民工讨薪事件并非单纯的经济问题,其背后所折射出的是我国人力资源保障、诚信建设、工人合法权利保障制度不完善,尤其是追责制度落实不佳等问题愈发严重。

  需要看到的是,“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农民工外出打工就开始出现了欠薪的问题。”苏海南还强调道,这种问题已经由此前普遍存在于各个行业逐渐集中在建筑、餐饮等劳动密集型行业,还多出现在私营企业内。

  为此,党中央国务院一贯高度重视,并要求各级政府严肃处理拖欠、克扣工资等问题。

  苏海南告诉记者,经过多年治理,农民工欠薪的现象已由此前普遍存在于各个行业逐渐缩小到建筑、餐饮服务、来料加工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且大多还出现在私营企业内,拖欠工资的总额度逐渐减小。"

  他强调,“但这一问题还远未终结,还需要继续花大力气多方协同深入治理。少数地方有关部门对欠薪问题不作为的,应进行问责。”

  制度伴随症结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相关制度的完善与否,对于农民工能否及时拿到工资至关重要。在郭凡礼看来,建立完善的保障体系刻不容缓。

  他指出,多个部门应该联合起来,从企业资质审核、企业工资支付手段、违法违规企业查处等方面着手,将欠薪问题的核心症结集中在企业层面,然后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为解决这一问题,国务院办公厅于去年印发的《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提出,将完善工资保证金制度。并规定,在建筑市政、交通、水利等工程建设领域全面实行工资保证金制度,逐步将实施范围扩大到其他易发生拖欠工资的行业。建立工资保证金差异化缴存办法,对一定时期内未发生工资拖欠的企业实行减免措施、发生工资拖欠的企业适当提高缴存比例。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也在一定程度加大了相关企业的压力。

  苏海南还介绍道,在建筑行业,有许多垫资现象出现,尤其是一些政府项目。

  有媒体报道称,在这些政府的工程项目中,有很多在合同签订后都是分文不付或协定基础完成至一定额度后再付进度款。施工企业为此需垫付大量的资金。这也就直接影响农民工工资的发放问题。

  为规范工程建设的市场秩序,发改委等多部门加强了对政府投资项目的审批管理,严格审查资金来源以及筹措方式。同时,财政部门也要加强对政府投资项目建设全过程的资金监管,按规定及时拨付财政资金。

  此外,北京汇都律师事务所律师薛晓波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对待农民工追索工资的案件上,人民法院早就给予了双优先待遇,即优先审理、优先执行。不仅如此,国家在这类案件上一般也是会给予法律援助的,基本一申请就会通过。也就是说,农民工可以通过法律援助,由律师帮忙去追索其劳动报酬。

  但大华铭仁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出,虽然法律援助案件不收取律师代理费,但这个过程中,农民工在吃、住、行等方面还是会花费不小的数目。这可能会令农民工在打官司期间无心打工,从而丧失了收入来源。即便找了新工作,一旦雇用方知道该名农民工官司缠身,大多还是会被拒绝录用。

  “这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农民工的维权成本,令许多农民工在维权的道路上望而却步。”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

  其实,有关保障农民工群体的相关制度安排还有许多,但有效解决欠薪问题的症结依然难解。究其根源,宋清辉指出,已有的制度要求,并没有在大多数地区得到普遍和有效的落实。例如个别地方政府不重视、不妥善处理信访等舆情。

  “国家现在也动用刑事法律来处理这个问题。还专门出了一个司法解释,对恶意欠薪的给予治罪。”薛小波说道。

  违法成本过低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企业拖欠工资属于违法行为,但根据现有的规定来看,企业的违法成本还比较低。

  有媒体曾报道,2015年12月11日,青岛市北区劳动保障监察局接到职工投诉称,青岛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拖欠全体职工工资。经相关部门的核查,该单位拖欠112名职工2015年8月至11月份的工资共计123.59万元。市北区劳动保障监察局向该单位下达了责令改正指令书,并约谈了单位负责人,督促企业抓紧筹集资金发放职工工资。在市北区劳动保障监察局的跟踪落实下,该单位已发放职工工资约50万元,并承诺春节前将剩余拖欠工资补发完毕。

  在郭凡礼看来,违法成本过低是变相鼓励企业违法。显然,相关的法律法规还有待完善。

  为此,薛小波分析指出,“治罪还有个‘门槛’,需要仲裁,也需要一些机关的移送,而不能像普通案件一样直接报警。”

  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对于劳动争议纠纷,要经过劳动仲裁才可向法院提起诉讼。通常情况下,仲裁机构在收到仲裁申请后的5日内,就要决定是否会受理。而法院在收到起诉状后,应在7日内立案或裁定不予受理。

  但据某业内人士透露,超期的情况时有发生。有时即使是律师认为应当立案,办案机关也会不予立案。

  事实上,“相关法律法规的适用条件正在发生改变,国家有关部门应当积极深入用工企业中,了解企业和民工的真实状况,尽快修改相关法律法规,最大限度内保护合法用工企业和民工的正当权益。”郭凡礼强调道,尤其是在国家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做好该项工作对于稳定经济增长、缓和社会矛盾有重要作用。

  “但这还需要地方政府对此引起足够的重视,确保各项制度落到实处。”宋清辉对记者坦言道。

  在薛晓波看来,想要解决这些症结,也需要给予更多的时间以及更多的宣传。尤其是在宣传方面,希望所有的农民工在没有签订劳动合同的情况下,拒绝开工。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下载新浪财经app
下载新浪财经app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