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8月12日02:48 证券日报

  ■本报见习记者 谢若琳

  8月10日晚间,*ST山水披露公告称,由于债务缠身,公司大股东北京六合逢春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六合逢春)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被强制转出。转出后,六合逢春不再持有公司股权。

  去年6月份,公司第一、二大股东黄国忠、六合逢春全权授权自然人林岳辉、徐永峰行使股东权利(权利授权有效期为三年)。随后,两位股东庞大的债务官司浮现,其股权也被频繁冻结。

  而此次六合逢春“全身而退”,也意味着,目前林岳辉、徐永峰共同控制的*ST山水股权,仅剩黄国忠一人9.88%的股权,明显低于钟安升及其一致行动人的18.04%。

  那么,*ST山水掌门人是否会再易新主?钟安升背后的“公海赌王”连氏家族,是否会重出江湖?

  债务缠身

  第二大股东股权遭强售

  *ST山水表示,公司接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8月9日,持有公司1810.7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 8.94%)被强制扣划至自然人陈钟民名下。后续强制卖出上述18107.2万股以清偿所涉及的债务。目前陈钟民不需要编制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

  而此次六合逢春所持股份被强制划转,意味着林岳辉、徐永峰共同控制的*ST山水股权比例由18.82%下降至9.88%。公告称,未来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会变更,公司将按照相关规定和事项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实际上,黄国忠和六合逢春第一、二大股东的地位,早已“名存实亡”了。去年6月份,黄国忠、六合逢春全权授权自然人林岳辉、徐永峰行使股东权利(权利授权有效期为三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一致行动人徐永峰、林岳辉。

  随后,徐永峰和林岳辉筹划重组,计划卖壳给深圳市新鸿鹄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鸿鹄科技)。彼时,黄国忠、六合逢春曾一度反悔,想解除授权委托。2015年12月,黄国忠和六合逢春发布《关于撤销对徐永峰、林岳辉先生授权的声明》。但是,公司表示,由于撤销声明未加盖公章,此前的《授权委托书》是经过公证的,依然有效。

  卖壳心切

  大股东股权被轮侯冻结36次

  今年4月份,新鸿鹄科技借壳事宜破产,*ST山水表示,未来3个月内不再筹划增发事项。但是,这并没有影响黄国忠卖壳套现的决心。

  6月22日晚间,*ST山水发布公告称,收到的是第一大股东黄国忠发来的《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扫描件),黄国忠拟向岳阳鼎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下称“岳阳鼎盛”)转让其所持的上市公司2000万股股份,占公司股权的比例为9.88%。双方同意标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之日前1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

  而这份转让协议,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次日,*ST山水就收到上交所下发的《关于对山西广和山水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股东股权转让事项的问询函》,要求公司披露相关风险。

  对此,*ST山水表示,此次股权转让,是黄国忠“一厢情愿”,“上述股权转让的意向协议中,约定了先决条件,而黄国忠所持公司的2000万股股份处于质押、冻结、轮候冻结状态,未满足意向协议中的先决条件,且黄国忠目前处于被山西证监局立案调查阶段,存在《减持规定》第六条规定的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的情形。所以,本次股东拟转让股权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实际上,除被质押及冻结外,黄国忠所持的2000万股*ST山水,共被轮候冻结过36次。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股东在自己被证监会调查、股权被质押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企图转让股权,说明套现的心情已经非常急迫。”

  丧失控制权

  两大股东彻底闹掰

  另一方面,有知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眼看六合逢春的股权被强售,黄国忠才慌不择路,急于转让股权的。”今年3月份,上述知情人士就曾告诉记者,黄国忠以及六合逢春实际及控制人丁磊均已不在国内,“为了躲债,双方都跑路了,与公司交流也全凭邮件”。

  由于一致行动人意见不合,黄国忠与六合逢春之间“友谊的小船”也彻底闹翻。6月28日,黄国忠向*ST山水连发两份声明,要求解除与六合逢春一致行动人的关系,并全权授权自然人杜常青代为行使股东权利。

  然而,对于上述两条诉求,黄国忠也未能如愿。一方面,黄国忠委托的代表“所托非人”,接到上交所发来的《关于对山西广和山水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股东授权行使股东权利的问询函》后,杜常青就“知难而退”。7月12日,杜常青因个人原因辞去了黄国忠的授权委托。

  另一方面,黄国忠也与昔日的“战友”彻底闹掰。对于其要求解除与六合逢春一致行动人的关系,也遭到各方反对。公告显示,林岳辉、徐永峰、六合逢春均认为,“黄国忠要求解除与六合逢春的一致行动关系的声明,未经六合逢春同意,是其单方行为,该声明是无效的。”同时,六合逢春认为:目前*ST山水实际控制人仍为林岳辉、徐永峰二人。

  最大的讽刺是,2015年底,黄国忠、六合逢春还一起发声,要求撤销对徐永峰、林岳辉的授权。8个月后,六合逢春已经选择站在了林岳辉、徐永峰一方。

  “实际上,8月23日,六合逢春的股权被强制转出后,就不再持有*ST山水公司股权。而林岳辉、徐永峰所控制的股权比例下降到9.88%,就仅剩黄国忠一人的股权了,换句话说,现在的黄国忠是‘一个人在战斗’。”上述知情人士指出。

  控制人或易主

  连氏家族再出江湖?

  更重要的是,林岳辉、徐永峰所控制的股权比例,意味着公司或将再新易主。回溯年初,1月28日至2月17日期间,*ST山水股价从10.61元/股涨至22.22元/股,在短短9个交易日内,贡献了5个涨停板,上涨一倍多。

  在上交所接连发问下,*ST山水的暴涨之谜显露真面目:钟安升、郑俊杰、连妙琳、连妙纯、侯武宏、钟梓涛6名自然人频繁举牌,将公司推上“妖股”宝座。

  *ST山水公告显示,除钟梓涛外,钟安升等另外5名自然人为一致行动人,并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很重要的是,而其合计持股比例已经达到18.04%。

  显然,目前钟安升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远远超出林岳辉、徐永峰所控制的股权9.88%。而证券日报曾经发表文章《山水文化股权大战:鸿鹄系与“公海赌王”家族或存隐秘联系》,揭露钟安升背后与“公海赌王”连卓钊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更让人关注的是,实际上,六合逢春股权被强制转出后,连卓钊家族已经曲线控股*ST山水。而对于未来,*ST是否会再次重组,《证券日报》也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马天元 SF180

相关阅读

全球“放水竞赛”已成囚徒困境

负利率政策还将通过汇率和国际资本流动渠道释放出来,“放水竞赛”已成囚徒困境。在逆全球化趋势及负利率政策预期影响下,各国竞争性货币政策会卷土重来,全球资产价格的波动会因此变得更加动荡。

汇改仍是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1994年汇率并轨,我国就确立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让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既定的方向。2015年8月11日,优化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价机制,这推动人民币汇率形成市场化又迈出了关键一步...

量价两难下的人民币保卫战

可以看出,外储的减少并不完全是外资望风而逃,而是外债的减少、藏汇于民和主权基金的使用,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外债风险,提高了国家竞争力和社会福利。换句话说,与其让外汇储备趴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里不动,不如将储备货币换成投资性、生产性资产,以更好的提高...

打破贬值预期需要进一步汇改

为什么外汇市场供不应求的局面难以改变呢?从外汇市场基本面看人民币并不一定是贬值货币。然而在当前人民币定价规则下,人民币对美元期望值是贬值,这自然会增加外汇需求和减少外汇供给。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