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7月31日07:19 投资时报

  30万合伙人外加7.5个鸟巢 村村乐目标岂止“农村分众”

  随着郭为、刘军等投资人加入,这家控制中国最广阔末梢配送终端的公司从化肥开始了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而这已与估值无关

  来源:《投资时报》

  文 | 施南

  上篇

  四十七岁的刘军从来就是鹰派人物,哪怕距他突然舍弃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及摩托罗拉管委会主席的头衔已整整过去一年。

  这位清华自动化系高材生22年炫目的职业生涯,包括IT高管中难得一见篮球控卫的身材和北方人特有敞亮嗓门,仍然会令对方不由自主间感受到某种“压迫感”。

  然而,在北京东直门东中街一栋并不起眼写字楼的三层,面对小自己整整七岁体形瘦削的胡伟,刘却多少刻意收敛了自己的锋芒。

  “我在尝试一个新的角色。过去做企业运营,我相信是比较得心应手的,现在做投资人还是新手。”刘说。

  确实,对于总部设于此的村村乐公司而言,刘军承担了双重角色:拥有少数股权的投资人,以及公司的董事长。而达成这一奇特设定的正是胡伟,村村乐创始人—若干年前刘在联想出任微机事业部总经理时期并不出名的部下。

  毫无疑问,刘的去职是联想集团此后一系列风暴的发轫,而回归自由身的他摇身变成天使投资人也不出人意料。在经历一家本土IT制造企业从小至大做强的完整训练后,刘军很清楚自己心仪企业的标准像—位于行业发展的风口方向;具备护城河的商业模式;一支成熟的管理团队。如果一定要给第三条要素加一个备注,那么最好是前联想系员工掌舵。

  无论之前投资的肆拾玖坊,还是村村乐,均同时拥有上述特征。更重要的,两家新兴企业尤其是后者,在针对相关产品输出渠道构架上的独特方式,让这位两次帮助前东家完成渠道革命的老手,都不禁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惊鸿一瞥。当胡伟点开村村乐主页面并迅速搜索到“辛集”子项时,兴奋感顿时跃上巅峰。这是距河北省府石家庄约65公里的一座人口仅60万的城市。尽管昔日也曾顶着“皮毛甲天下”的盛名,不过很长时间以来,缺乏钢铁、医药、纺织、旅游、白酒等重点产业支持的辛集,远不如唐山、邯郸、保定、衡水出名。以至本省曹妃甸的名头也在其上。但村村乐恰恰在当地有人,或者说有着可以随时调动资源完成相关物资村级配送的合伙人,就如同其在中国近30万个行政村一般。而这个数据占到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广大农村地区近一半份额,即使扣除2.5亿外出打工人群,也相当于辐射了近四亿人口。经济总量与中国最接近的美日两国,不过3.17亿和1.27亿。

  为何是辛集?原因如此简单:刘军老父的故乡。而脱口而出闪袭的前提,是胡伟对前老板的家事并不知情,使用百度还是360的结果,只能显示刘乃“北京人氏”。这让刘军很满意和感慨:“我看到了互联网颠覆的功率,对于传统营销渠道,关键就是颠覆”。

  刘军迅速做出了投资村村乐的决定。事实上较他领先一步的是老相识了,当年联想另一位少帅,现任神州控股董事长的郭为。有了后者前期3000万元人民币的A轮投资,精明如刘者深信成功的概率已大幅提升。

  但刘仍有些许不满意,即使在他顾及角色转换后,依旧能从只言片语中透露出类似的信息。并非源于胡伟不擅款曲的作派—这种创业者身上特有的执着风格反而让刘喜欢,关键是,这位十六年前的小弟,现在的合作伙伴,似乎太“鸽派”了。

  下篇

  情感与理智,对于出身河南驻马店周边村庄的胡伟而言,就像童年触目所及的天空和土地,总是奇妙地融合为一体。

  “整个村子都来送我,大家为我准备了礼物、鸡蛋、蛋糕和一元钱纸币”,很多年后,他告诉哈佛商学院研究底层经济的迈克尔·楚,“泪水一直在我眼睛里”。他甚至不讳言能考上吉林工业大学计算机系,源自青春期一段懵懂感情的激励。

  迈克尔·楚当然不是出于打探个人隐私的癖好而接触胡。事实上,他正在寻找一个经典案例以便为来自二十多个国家的学生进行一次“麻雀解剖”式讲课,而他本人的另重身份—1961年诞生的安信永公司—一家全球性非盈利小额信贷公司CEO,无疑让其对于村村乐有了独特的认知。

  想想这是一家怎样的企业?利用2009年中国政府电影下乡的财政扶植计划,通过影片贴片广告方式迅速在农村地区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毛细血管部队”,进而又将广告载体从大银幕转向随处可见乡间垅上那些长10米高1.5米的墙体。整整十万面墙,150万平方米的面积,相当于7.5个可以同时容纳9.1万名观众的鸟巢国家体育中心,不到一周时间,就可以从淘宝到通用雪佛兰汽车完成一次内容指定传递。而那些墙体,原本只是用来刷写政治口号或政策宣导,安置和维护成本基本为“零”。

  当那些曾经大书“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或者“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的地方,现在成了“大黄蜂”们耀武扬威的场所,这本身就具有了足够的戏剧性。更何况,就如同毛细血管本是普通人体内最微末的血液流通管路,但一旦相加却长达15万公里,足以绕赤道四圈,胡伟用互联网传达商业指令,刷墙人手机拍摄远程汇报成果的闭合模式,几乎构建了又一个分众。而这种无论基于资产还是人力成本都“轻如鸿毛”的商业形态,又以利润大额返还具体实施者从而达成了强有力的粘合,并由此构建自身的护城河。

  一年时间秘密调研汇总而成的“村村乐:赋权于中国农村”报告,最终在2016年3月正式成为哈佛商学院100多个关于中国企业案例中的新晋者,并开创了一项纪录:迄今为止诞生时间最短的公司。毕竟,直至2013年6月,村村乐才注册为一家法人机构,而此前,它更多是胡伟实现个人财务自由后远遁美国加州,在自家花园里一解乡愁的某种实验。

  无论迈克尔·楚、郭为还是刘军,相当清楚村村乐孕育的很可能是一种针对中国农村熟人社会的全新渠道。尽管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外出打工潮使得这种稳固了近千年的人际网络发生了裂变,但在当今中国农村,依旧存在一个基于知名度和信任感的社交圈,包括在任、原任村级干部,具备一定文化基础特别是热衷通过互联网了解外部世界资讯、头脑灵活的年轻人,与村民保持固定频次交往的协税员、民办教师、电工、农产品专业大户,一旦这批人士被网罗进一个社交平台,那么刷墙仅仅是一个开始,招工也不过是一个小case。可以想象,一个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将使这些合伙人甘之若饴为一切中国农村需要的商品打开一个偌大窗口,哪怕那些仅适用于长尾理论只适合于部分地区部分人群的商品。

  问题是,研究者和投资人眼中的村村乐与胡伟眼中的它未必完全契合。当有人问及传言中的10亿美元估值时,胡可以自负地告诉对方:“中国广告市场6000亿元,农村地区占五分之一,仅此一项,就不止这个数。”但转过脸来,他却让本已兴致勃勃、畅所欲言的刘军扫了兴,“这个就别说了”。低声、却肯定。

  “村村乐的目标是让农村更好,而不是让村村乐自身赚钱更多,农村这个市场你要没有情怀没有一些韧劲,是有问题的。”显然,他不是余佳文,不是王凯歆,他是刘军投资的企业中创始人年龄最大的一位,虽然离开联想后的若干宗生意从未失手,但胡伟有他很“鸽派”的理智。

  并不多余的话

  忘记独角兽!忘记估值!从360的周鸿祎到易凯资本王冉,近日不断异口同声。几乎所有的风投机构也给出近乎相同的建议:创始企业必须在自由现金流和利润率之间选择前者;规避一切需要大额资金投入才能启动的项目;谨慎对待持续烧钱模式;最好关注抗周期和防御领域中的机会。

  恭喜恭喜,虽然只不过初具名气,但这家率先且仅专注于农村渠道平台的公司正符合上述特质。更有意味的是,当阿里、京东、苏宁纷纷启动农村开拓计划时,已扎好马步的村村乐却无意于抢速度般全品全网扩张。以“化肥来了”计划为名,胡伟目前对农资产品的末梢定制渗透兴趣浓浓。捎带,上下游贯穿小龙虾全产业链也是颇有嚼头的想法。

  “杀猪杀屁股,各有各门道,嘿嘿”,或许只有出身于土地上的人才深解其中之意吧。当然,“天下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之大事必作于细”,韩非子两千年前脱胎于《道德经》的箴言胡伟也很欣赏。那,是他河南老乡。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相关阅读

香港证监会“夺权”港交所?

不论哪一个监管机构主导上市审批,提升港股市场素质最终仍需落实到企业管治的改善和规范中来。改革上市架构,在推动改革的漫漫长路中,只是第一步的尝试,未来无论法律条例的修改,监管和执法的加强,还是投资者教育的改进,无处不关键,也无处不艰难。

商务部为何棒打“美年大健康”

假如商务部这一大棒狠狠砸下来,不是打蔫了“美年大健康”,而是窒息了中国医疗市场健康发展的活化因子、消解了医疗服务及健康管理市嘲供给侧”改革能量,中断了医疗服务市场多层次需求与多层次供给的有效循环。

华润才是结束万科宫斗的钥匙

很久以来,华润并没有太多的声音,可能是囿于央企的身份吧。但王石主动敲门来了,华润该如何表示呢?一扇门关上,另一扇门快要打开了!

日元为何能成为避险货币?

半年来,日元对人民币的涨幅已接近30%,促进了人民币在没有对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下有序释放了对一篮子货币的贬值压力,并通过改善贸易条件推动了中国出口的企稳。在日元币值趋稳之后,一旦美联储加息预期重启,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压力可能再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