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鞋王”蔡其瑞:让郭台铭佩服不已

楚天金报讯 “习马会”虽然已经落幕,但带给两岸的深远影响刚刚开始。

  站在马路上环视一周,你会发现自己身处台企磁场里。你手里的iPhone,绕不开郭台铭;你脚下的运动鞋,可能跟蔡其瑞有关。

  郭台铭你已很熟悉了,他是电子代工业的“成吉思汗”,也曾久居台湾地区首富宝座。蔡其瑞你可能有点陌生,但宝成集团——这家拥有42万名员工的全球最大运动鞋、休闲鞋代工商,你应该听说过。

  你习惯了鸿海(富士康)的成长史,认为它是台湾地区代工业的最大骄傲。但宝成资格比它老。它在鞋业中的地位,比鸿海在电子业的地位甚至还要显赫。宝成某些经历,鸿海还只是刚经历到。

  成名

  “动物鞋面”赢50万双大单

  宝成比鸿海大5岁。当蔡其瑞的父亲1969年在台湾鹿港小镇创立雨鞋、拖鞋作坊时,19岁的郭台铭还在半工半读,根本还没完成学业。

  至于蔡其瑞本人,他1940年出生于台湾彰化,曾是教师,后弃教从商。宝成一举成名,得益于一个创意。蔡其瑞将小动物的脸谱画在鞋面上,一下吸引了许多鞋子经销商,最终拿下一笔50万双的订单。这在20世纪70年代初期,可谓天文数字。

  那年代,台湾做鞋子的企业扎堆,宝成只是其中一家。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对台湾地区实施了长达4年的反倾销,出口配额导致许多小企业死亡。蔡其瑞坚持下来,家族企业成立10周年时,他在鹿港投资建成第一座现代化工厂,员工增至万人。这一下吸引了大品牌,阿迪达斯不久给了它第一笔订单,开启了宝成与鞋子品牌巨头代工合作的里程碑。

  1982年,蔡其瑞去当时鞋子最大代工国家韩国,某家巨头得意地带他去釜山工厂参观,炫耀壮观场景。没想到,这激起了蔡其瑞的斗志,他想,韩企能做到,台湾地区企业也能做到。回到台湾,他立刻砸钱盖模具厂,自主研发模具,开始垂直整合之路。

  接下来的一个判断,让蔡其瑞不仅赶上,还超过了韩国对手。那时新台币韩元大幅升值,鞋子代工业面临出口压力,开始寻求到海外投资。当年中韩还没建交,大量韩企远赴印尼,而蔡其瑞则认为最大市场在大陆,于是西进珠海建厂。

  战略

  一路壮大赶超韩国对手

  蔡其瑞在珠海设厂的第二年,又选择了制造业基础更好的东莞。相对制鞋工业已渐成气候的厚街镇,蔡其瑞选择了工业还在启蒙阶段的高埗镇,因为那里不仅交通便利,地皮也更为便宜。蔡其瑞在高埗投资创办了大面积的鞋厂,以他父亲的名字命名,这就是如今东莞第一大厂“裕元”。

  借着祖国大陆改革开放的春风,裕元一路壮大,很快就取代了韩商在国际制鞋业的地位,成为耐克、阿迪达斯、锐步、亚瑟士、新百伦、彪马、匡威等各大品牌的代工厂。

  在东莞投资的第二年,宝成集团即顺利在台湾上市。随后蔡其瑞大显身手,不仅逐步扩大高埗裕元的规模,1993年又进入东莞黄江镇开办鞋厂,后来更是在黄江开办电子厂,扬言像生产鞋子一样生产电脑。珠海、东莞高埗、东莞黄江、中山……珠三角遍布了蔡其瑞的十几家工厂。

  说回蔡其瑞的老对手,结果是韩企不适应印尼文化与市场管理,铩羽而归;而宝成一举超越它们,成为上世纪90年代全球运动鞋业代工市场冠军。

  理念

  垂直布局令郭台铭佩服

  不过,市场判断与投资举动并非宝成持续超越的根本原因。它的垂直布局、内部管理才是根本。从1982年到20世纪90年代末,蔡其瑞几乎每过两年就会在鞋业上下游尤其鞋材供应方面开拓空间,形成了一个分布于中国大陆、印尼、越南等地,由近100家鞋材企业构成的供应链,保障了自身原料、模具、设备及鞋类配件的快速供应,减少了市场不确定性。截至目前,不出中国大陆,宝成便可借旗下许多关联公司完成生产响应。

  这一高度整合能力,打破了此前多年大品牌很少集于一家的局面,如今耐克等30多个国际知名品牌商一直与它合作紧密。宝成内部的各品牌管理业务几乎等于一个个子公司。

  基于此,宝成由OEM(纯代工制造)顺利变身ODM(代工设计制造)企业。它曾让郭台铭佩服不已,后者常去那里参观,自称学到不少经验。

  但这还不够。因为代工即便全部走到ODM的阶段,也会陷入一种依靠规模化扩张获得增长的老路。

  这正是宝成2008年将旗下分销业务宝胜国际剥离出来的背景。宝胜是阿迪达斯、耐克在中国的最大零售商之一,另外还代理匡威、彪马、斯凯其、锐步、李维斯等众多国际品牌业务,线下直营门店超过4000家,加盟店2000家。2013年6月起,宝胜国际还布局电商,如今其O2O的核心系统已覆盖数千家门店。根据财报,宝胜2015年上半财年营业收入为11.87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2.8%,纯利2633万美元。

  (综合《第一财经日报》《南方都市报》、中新社报道)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