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基金8亿资金离奇挪用 金元惠理子公司牵涉其中

2014年08月18日 11:43  中国新闻网  收藏本文     
万家基金8亿资金离奇挪用金元惠理子公司牵涉其中

  万家基金旗下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遭恶意挪用。

  东方IC 图

  随着房地产进入调整,基金子公司的风险会有蔓延的态势。基金子公司在房地产项目投资方式上所受监管相对宽松,对资本金也没有过多要求。这也是基金子公司在地产项目上大幅扩张的原因。然而基金子公司资本金普遍以千万计,而公司运作的产品规模却是几亿甚至几十亿。在如此高的杠杆倍数的放大效应下,一旦出现偿还能力问题,依靠基金子公司目前的资本恐难以偿付

  8月13日下午,花旗大厦的36楼,已装修完毕的半个楼层挤满了记者。当天,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被曝旗下产品有8亿元资金遭到第三方恶意挪用。随后,另一家同在上海的金元惠理基金子公司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公司也牵涉其中。

  仅仅一小时后,金元百利宣布召开紧急发布会,刚刚上任1个月不到的金元百利总经理吴自力详尽叙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而投资者广为关注的约800万元第一期利息兑付问题,答案可能是:“遥遥无期”。

  资金被挪用

  今年6月下旬,万家基金旗下子公司万家共赢资产管理公司(下称“万家共赢”)发现其发行的一只总额近10亿元的有限合伙理财产品遭遇第三方恶意挪用。经查,遭遇挪用的8亿元资金有5.9亿元出现在金元百利公司一只产品的账户上,另外2亿元被用于偿还深圳中行的一个到期理财项目。金元百利的这只产品的合作方是深圳吾思基金,一家专注于地产项目的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这家机构与深圳景泰的实际控制人同为李志刚。

  之后,万家基金紧急行动后,目前被挪用的8亿元资金已经追回1亿元,另外7亿元在银行冻结,实现保全,但存在权属问题,还需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现在等待法院的判决,一切细节问题由于涉及到刑事诉讼,我们目前不方便透露。”万家基金相关人士表示。

  在当天的发布会上,吴自力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上述有限合伙理财产品名为“万家共赢景泰基金一号至四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该计划按照资产管理人与深圳景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投资于与中国银行云南分行有个人房贷业务合作关系的开发商的部分售房受益权。然而今年6月20日,深圳景泰在资产管理人和投资顾问均不知情的情形下违反合伙协议,擅自变更景泰一期基金的投资策略,将资金用于其他用途。

  资料显示,吾思基金2013年9月份和金元百利联合发行过一期产品,即“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2014年1月份又发行“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户区改造二号投资基金”。

  另据了解,金元百利的城中村改造项目理财产品原本定于8月12日付息,但这只规模约为5亿元的产品已经宣布违约。吾思基金此前为了救急,通过深圳景泰挪用了万家共赢产品的资金。

  吴自力的话语里充满困惑:“这个项目前景良好,我们并不知道李志刚会被抓进去,我们投资的有限合伙理财产品确实收到了5.9亿元,但是法院没判,你们哪知道这个钱就不是我们的呢?”

  事实上,上述项目即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按照吴自力的说法,这个项目通过中国银行深圳上步支行向融资人云南丰华鸿业房地产公司发放贷款,资金用于昆明官渡区宝华寺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项目。通道费为0.6%,数额为300余万元。

  此外,上述产品原本期限12到18个月,预计收益9.5%到13.5%,第一期产品募集规模5亿元,第二期产品募集规模1亿元。 原本金元百利的城中村改造项目理财产品原本定于8月12日付出第一笔利息,约为800万元,不过按照吴自力的说法,目前何时付息还“未有确定时间”。而总共5期的利息总额高达5000多万元的利息同样未有确定时间。

  对于如何解决,金元百利出具了一系列方案,其中包括:项目公司的风华鸿业70%的股权质押和将近4亿元的应收账款;其次,与昆明官渡区政府就如何继续推荐宝华寺项目一级土地继续开发的工作计划。通过多种渠道联系宝华寺项目的接盘方,洽谈接盘事宜。

  而资金被挪用的万家基金一方,也在之后发出声音。 万家基金相关人士之后给媒体发来的声明中这样表示:就媒体报道涉及公司产品事宜,万家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特此声明,在此事件中,公司第一时间向监管机关和相关部门报告,积极采取措施,目前已经有效控制相关资产,能够保障投资人本息安全,资产管理人将全力维护资产委托人的权益,确保资产管理计划按期或提前兑付。

  万家共赢公司某不愿具名的高管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不愿意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也相信只是偶然现象。

  “这件事情出乎意料,不一定每一家基金公司子公司都有这个问题,今年信托行业也有不少问题,金融行业对于此类事件应该是事前防范,事后补救,只要相关工作做到位,发生风险的概率就会低”。

  不过,上述高管还对记者透露,不管是从律师方还是哪一方,他们对5.9亿元的资金归属,丝毫不担心。

  兑付高峰迭起

  今年以来,基金公司子公司兑付风险频繁出现。 除了万家共赢和金元百利,多家基金公司旗下子公司更是出现危机。华宸未来同样在近期遭遇兑付危险,不过牵扯到更多问题。

  据记者了解,近日,华宸未来基金子公司华宸未来资产旗下“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因投资标的淮南志高欢乐园项目停工,面临违约风险。

  华宸未来基金负责人表示,项目方目前正在进行资产和债务重组,预计两到三周内就会签署协议。引入重组方后,将对资产进行处置,没开工的项目也会重新开工。

  据华宸未来基金负责人介绍,华宸未来基金目前已经和“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人进行了沟通。项目出了风险,投资者虽然担心,但是相对于信托贷款的债权金额,由于淮南志高的资产负债率较低,抵押物价值充足,不管从行业来说,还是企业自身来说,这块资产的质地较好,也不涉及复杂的产权关系,投资者对风险的解决比较乐观。

  上述负责人表示,“该项目属于当地的重点项目,符合产业转型方向,当地政府也非常重视,加上抵押物的处置,相对来说安全比较有保障。公司会跟相关方保持积极沟通。”

  据介绍,“华宸未来-湖南信托志高集团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于2013年7月份成立,2015年7月份到期。投资者有100人左右。此外,华宸未来资管计划的规模为3亿元,到期日为2015年7月存续期24个月,今年7月已经到了付息日,两期计划的第一年年度利息分别为1458万元和1840万元。由于不能付息,已经事实违约。现因融资人生产经营出现困难,并正在进行资产重组,未能在付息日支付第一年利息,从而相应的信托计划未能进行收益分配。鉴于目前项目的实质性风险状况,已经触发信托提前到期的条件。这是日前华宸未来资产在临时公告中所称。

  《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拨打华宸未来负责人万云的电话,却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万云此前公开对媒体称,已经和相关方面沟通,考虑起诉国元信托连带起诉湖南信托这2个合作方,湖南信托在资金划拨上并没有按照工程进度进行划拨,而是信托成立后一次性就打出去。湖南信托在资金划拨上存在管理疏忽,华宸未来资产接下来将主要就此进行起诉。

  就在年初,财通基金[微博]子公司财通资产在去年12月17日30日分别发行的两期光耀扬州·全球候鸟度假地资管计划因债务人光耀地产的资金链断裂存在兑付危机。而财通基金曾在事件发生后公开表示,公司拟定了三套风险处置预案,主要包括项目公司股权收购、债权转让、资产处置变现等三种方式。

  根据最新情况,财通资产已经选择资产处置变现,也就是拍卖项目土地和项目公司股权的方式追回本金和预期收益,而最快在1-2个月左右事件将得到妥善解决。

  “基金公司子公司之所以出现如此众多的问题,因为目前他们的业务方向基本和信托差不多,信托能做的大部分业务基金公司子公司同样也能做。因此,在野蛮生长的背后,基金公司子公司遇到危机是迟早的事。”上海某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基金子公司的资管产品按照业务类型主要分为通道类业务和融资类业务,主要包括:房地产项目融资、地方财政平台融资;基于传统证券投资(专户)业务延伸的股权质押和资产证券化业务等。房地产融资和与地方政府的基建类项目占据基金子公司主动管理类业务的七八成。由于基金子公司的“万能牌照”投资范围与信托公司无异,在2012年底后经历了爆发式增长。

  好买基金首席分析师曾令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很多信托会在今年的七八月份出现兑付高峰。其实,各种信托或类信托业务竞相模仿,在业务模式上并无太大区别,因此,在房地产信托出现问题之后,就会集中爆发。

  监管将从严

  不过,基金子公司狂飙猛进的背后,隐藏的风险的确“一触即发”,不过,尽管发展迅猛,监管层并未掉以轻心,监管政策也一直在加强。 中国基金业协会今年6月专门制定了《基金管理公司风险管理指引(试行)》,单独用一个章节提出了子公司的管控风险,要求基金公司防范子公司可能出现的风险传递。

  深圳某基金公司人士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基金子公司在房地产项目投资方式上所受监管相对宽松,对资本金也没有过多要求。基金子公司资本金普遍以千万计,而公司运作的产品规模却是几亿甚至几十亿。在如此高的杠杆倍数的放大效应下,一旦出现偿还能力问题,依靠基金子公司目前的资本恐难以偿付。

  数据显示,在野蛮增长下,基金子公司背负着高杠杆。67家基金专户子公司的合计注册资本仅为32.13亿元,相较于1.38万亿的管理资产,“杠杆”高达429倍。其中,基金子公司中,有29家注册资本仅2000万元,占比43.28%。基金子公司业务将面临着信托的刚性兑付问题,对于注册资本平均不足5000万的资金子公司,高杠杆下,未来偿付能力堪忧。

  “基金公司子公司的通道业务的风险应该被重新认识,子公司的新业务本来是信托公司的优势,基金公司子公司介入会有一些意料之外的风险,而且风险和收益明显不对等。基金公司子公司此次集中爆发的这些问题都是之前积累的问题所留下的。”上述深圳公司人士表示。

  不过,对于这些问题,监管层也一直很重视。早在今年5月,证监会[微博]就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从事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即专户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要求子公司尽快建立健全风险管理制度,这则《通知》被视为基金子公司版“99号文”其中就规定了子公司专户产品募集的资金“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且子公司不能通过“一对多”专户开展通道业务。此外,严禁员工私下接受融资方任何形式的回报。这也被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基金子公司的监管借鉴了信托的监管方式。此前,只有2012年底证监会公布的《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暂行规定》,子公司业务基本不受限制。

  除了监管层的“三令五申”的政策以外,基金子公司练好“内功”也开始变得分外重要。

  上海某行业分析师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基金公司子公司开展各种业务无可厚非,不过迅速膨胀的业务,对基金子公司的风控能力无疑是个重大考验。基金公司子公司只有练好内功,如在事前风险控制、设立完整的投策会,风控委员会等完整的体系,再去开展业务,可能会更好防范风险。

  “基金子公司做通道类业务主要面临三大问题:一是权责不清,一旦出现问题就会出现银行、基金子公司相互推诿的情况;二是资管规模扩张太快,意味着风控方面相对薄弱;三是基金子公司自身实力有待加强。尽管是通道,也算是背负几万亿元的风险,无异于小马拉大车,很容易翻车。”格上理财研究中心研究员王燕娱这样对媒体表示。

  钱景财富分析师也表示,由于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过大,会面临更大的刚性兑付和道德风险。由于部分地产项目并不符合信托公司合规和风控的硬性要求,而基金子公司却可以突破相关标准,这样可能会出现项目不能如期兑付的问题。基金子公司本身的风控能力相较信托公司要弱,运作的项目出现风险的概率加大。此外,与信托公司相比,基金子公司普遍存在人才和经验匮乏的问题,加之盲目扩张,对于项目的把控力度较弱。(胡芳)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猜你喜欢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
  • 新闻央视多名女主播被带走问话随后获释
  • 体育英超阿圭罗席尔瓦破门曼城2-0 利物浦2-1
  • 娱乐23岁柯震东被传吸毒持续失联 父母心急
  • 财经购房者麻木面对救市 房企继续降价走量
  • 科技冰桶挑战浇到中国被指炒作大于公益
  • 博客谁为青年人的理想“保鲜”
  • 读书优劣悬殊:抗美援朝敌我装备差距有多大
  • 教育男生高考170分谎称470 得知父母回家跳崖
  • 凯恩斯:股市已不仅仅是经济的晴雨表
  • 玄铁令:唱多大牛市者跑得比兔子还快
  • 华沉思:迎来混乱我们的不动产登记
  • 朱宁:特别受益的板块可能会走出行情
  • 慕容小散:吓跌的股市里有钱捡
  • 易宪容:名义利率全面下降是牛市前提
  • 叶檀:不动产登记会否引起房价大崩溃
  • 冉学东:中国式融资成本过高没特效药
  • 刘杉:救市之后 房价明年开启主跌浪
  • 傅蔚冈:从公共服务看城市化成本